棉花糖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况天长游 > 正文 第二十章、翡绿神官
    赢王佐并不惊慌,眼前这个东西茫然望着他,居高临下,并无攻击性,鹰面人身,脖子旋转180度与赢王佐对视,双方皆是沉默不语,气氛尴尬凝固,到底还是赢王佐先开了口:“额,你的裆部怎么啦。!”

    这句话让鹰面瞬间又将头倒回180度,弯下背,发出凄厉的哀叹,它的下半身布满绿藻状的植物,依稀可见的躯体部分被腐蚀到只剩一堆白花花的骨头,特别是裆部还长出了青色的蘑菇。

    “看来这个棺木的密封性不是很好啊。”赢王佐想笑,但是不敢,眼前这个不知道算不算生物的东西,造型奇特,却是很悲惨。

    鹰面人身一怒,展开双翼,却只有一片翅膀还沾有几根石质化的羽毛,另一片翅膀只剩骨架,但是卷起的气浪一时让赢王佐也不得不张开双臂护住面部保持平衡。

    狂风过后,鹰面人身将自己周身清理了一遍,灰黑色的躯体,只有极少的部分皮肉完好,一大半就只剩个骨架,说是生物,更像是行尸走肉。

    不过到底,这具行尸走肉,终于含糊不清的开了口:“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敌人?”

    赢王佐不以为意,但是感叹这什么身体构造,居然还能口出人言,“应该不算是敌人,但也不算是朋友,有个人给我了个玉石,这个玉石又找到了你,把你唤醒。要真的说,我还想问你的过往。”

    “玉石给我。”鹰面人身往前踏出几步,语气散发着戾气“这是我的东西,不是你的。”

    这让赢王佐不是很满意他的态度,退后两步,正色道:“不感谢我这没什么,这一来是把我当成偷盗你东西的人,如果我不给你,会怎么样?”

    “那就去死!”鹰面人语气一冷,周身起了旋风,从虚空中抓出两把螺旋状的刀刃,向赢王佐袭来,意图一击取走性命。

    第一下,赢王佐凭多年的经验闪扭身躲掉了,但此时的他却没有任何反击的可能,燃火无法使用,就凭借现在的身体状况,又能闪躲几招?自己心脏的扑通狂跳,他没有遇见死亡的感觉,只是感觉下一秒,将要失去五感踏入无尽的黑暗中。

    砰!赢王佐周身有了风墙,楞生生的将鹰面人身所有的攻击挡了下来,锐利风刃如被无数条细线所拉扯,在风墙前毫无穿透之力。

    玉石,不知何时回到了赢王佐头顶,鹰面人身做了个空翻,两个人再次面对面,都不敢轻举乱动,几个呼吸的时间,玉石青光大胜,大量的光凝聚一点照射到鹰面人身残破的躯体。

    在光芒照射下,鹰面人身渐渐从行尸走肉转向有了可以正常到不令人反胃的观感,血肉重生,而玉石在迸射光芒时形体越缩越小,直至消失。

    获得重生的鹰面人身,扑腾起了双翼,在空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声,赢王佐听出了,这里面的满足和欣喜。

    但在天空,盘旋了几周,鹰身人面主动下落,又一次回到了赢王佐的面前,毕恭毕敬行了个礼,“之前本物冲动冒犯,多有得罪,恳请谅解,尊上息怒。”

    赢王佐并不言语,只听见鹰身人面继续说道:“本物乃是穹顶之下,萃视界尊长麾下的碧空双翼,我的主人即是翡绿神官——拉奥•伦加。感谢你把我从无尽封闭中救起,作为回报,请让我带你一程。这是主人唤醒我后给我的命令。”

    一阵狂暴的飓风席卷过了荒漠,随后消息,空中只剩草末四处飘荡,茫茫然然空无一物。

    呼噜噜,一阵怪异的打鼾声穿透赢王佐的耳膜,醒来后他发现周围是一个巨大的石室,碧绿的藤蔓布满了整个石室,此时一个老者在赢王佐不远处端坐着,而鹰面人面正俯身跪拜在一个石座前,细细低语,赢王佐有些不知可谓,此时他全身还有些麻痹,抬脚都没有力气,全身上下的经络有些抽搐的疼痛,但并没有什么大碍,就在他重新找回身体的控制权,几根藤蔓突然缠绕他的小腿部,很快又攀上了他的腰部,来到他的胸前,勒住了他的脖颈,赢王佐闻到一股植物浓浆的散发出的清气,清爽,也是带来死亡的气息。

    远处的老者站起了身,双手合十,毕恭毕敬的呼喊出一个名词,“穹顶大人!”

    此时赢王佐的眼睛瞪的很圆,他的周围,走动着一个个被碧绿藤蔓附着的人形生物,他们表情呆滞,浑身上下极度潮湿,有些身躯还滴落着些许汁水,还有一些,看上去很不健康,他们躯干或是发黑或是枯黄,移动中有树皮剥裂的声响。

    穹顶?到底是什么?赢王佐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大拱门的形状。

    地上出现了一个绿色虚影,好似一个年轻男子的模样矗立不动,它的周身浮起了绿色的气泡。

    远处跪拜着的鹰身人面此时被绿色气泡完全笼罩。

    “你回来啦!我的双翼。回归翠之门把!”

    鹰面人身发出尖锐的嘶叫声只消一会,鹰面人身被绿色虚影完全吞噬,一根汗毛都没留下。

    随后,绿色虚影转向了赢王佐。

    “你来此处,是因为适格者吗?”如竹片刮擦的声音,传入赢王佐的脑海里,极度酥麻制幻,这个声音只指向他,回荡在脑海里。

    毫无回响,赢王佐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清楚,他之所以到这个地方要做什么?他被鹰身人面带来此处,还没来得及思考他就被勒紧命门,神志有些涣散,乃至想说什么,没有头绪。

    “你学过古法体技?”绿色虚影颤抖着发音,这是一阵强烈的刺激,这种刺激电流一般上下贯通了他的身躯,原本有些神志不清的赢王佐瞬间来了劲,全身颤抖着,努力撸直舌头,“是的。”

    “但没什么用。这个身体承载不了。”缠绕在赢王佐身上的藤蔓松开了,赢王佐又能顺畅的呼吸了,绿色的虚影退回到巨大的藤蔓里,赢王佐脑海里又响起了声音,“翠之门,你进不去的,但你确实有适格者的潜质,所以你不需要作为养料留在这里,如是吾言,求得下次机缘,你的古法体技偏向炙热,但是你却轻易不可浴火,一旦滥用不仅仅烧灭肉体还会焚尽灵魂。言尽于此。”

    一旁的老者摇了摇头,满心失望表情溢余颜面。他上前拍了怕赢王佐的肩膀,“我们上去吧。”四周一片漆黑,倏得,周围换了风景。

    天,蒙蒙亮,老人和赢王佐返回地面,站在一座高塔前,老人看了看四周,谈了一口气,“打不开翠之门,那里面的人永远徘徊于此,但这不是你的劫数,况且很多人进去了,也都失败了。”

    赢王佐茫然,什么翠之门,穹顶是什么,适格者又是什么意思,一头雾水不说,刚才发生的一切,是梦,还是现实。

    老者沉默了一会,突然说了一句问句,“你知道穹顶吗?”

    赢王佐摇了摇头,“不,那是一座大拱门吗?”

    老者嗤笑了一声,又沉默了一刻钟,在周围声音归于沉寂时候,又发了声音,“穹顶意味着无上的力量,对人是如此,对妖物也是如此,穹顶之下,皆为妄虚,这也是为何那里被称为庇护之地的原因,如何强横的妖力也比不上穹顶作为绝对机制的力量,奥硕力量本源无可比拟。这里是穹顶之越,翠之门,维系天地的力量之一,我是这里的管理者,翡绿之神官,伦加。”

    “什么?我完全听不懂,翠之门,翠之神官,穹顶,这些都是什么啊?”赢王佐还是搞不明白,他心里明明白白记得,自己犯了罪罚,要被分配到偏远地区服两年苦役,倒霉的落在一片沼泽中,然后被鹰身人面的怪物带到这里,而现在,他又要重新审视一个问题,他真的还是在腔骨岭吗?这个问题之前他没有想到过,但这个时候,似乎有必要提了。

    “老先生,这里还是腔骨岭吗?”赢王佐鼓起勇气问出了问题。

    “必然不是。”老者散开了自己的外部装饰,赢王佐顿时放大了瞳孔,这是翠绿闪耀的身躯,被厚厚的翡翠包裹的身体攀爬着无数条清晰的藤蔓状的刻纹,在身体的最中心部分,一个翠绿的心脏强健的跳动着。

    “有东西想要以意外致你于死地,那个传送根本不是送你到约定的地点,如果不是我的话你现在应该是在隔绝之地的某处,以你现在的认知水平,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那您又为何救我。”赢王佐好生不解。

    “远司的原因,他是我的朋友,他预料到这件事,告诉我将来会有一把可以开启翠之门的钥匙,不过现在看来你并不是。”老者默然说道。

    “远司…”那个熟悉的名字,冥冥之中又给他指明了道路,赢王佐看了看天空,这样子是回不去庇护之地的,而下一步要往何处,他心里没有准数。

    “那老先生能否给我指明一条去路。”赢王佐双手合十,做礼拜状。

    老者侧了侧脑袋,不言不语,良久过后又开始自言自语“我是相信你是翠之门的钥匙才让碧空双翼带你来的,到现在这般地域,也不能什么都不教就让你自身自灭,如是我说,你不用太过担心,这里是穹顶之下碧翠塔花园的一部分,以机制区分来看,离腔骨岭非常之遥远,这里又是一个独立的存在,类似腔骨岭深处的庇护之地,但要更为密封,衔环翠蚺保护着这里的一切,魔神裔力量无法侵蚀到底,外力非强大到摧毁机制,是不可能有其他生物随意进出的,安全是没有问题,只不过你是有危险的,危险在于你可能被这片地狱的原生生物偷袭吞吃掉,真要如此那也是你的命数。好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跟我走吧,别那么多废话!”

    赢王佐大概了解了目前的处境,翡绿神官仑加说的够多了,没有任何兴趣跟赢王佐再多扯一句话,指令明确跟随他离开此地,他飘在半空中,快速移动,赢王佐只能快步跟上,但依然很慢,仑加飞行了一段,却发现赢王佐没有跟上,转眼看见赢王佐气喘吁吁的样子,不耐烦地呼出了一口气,地上突然长出了绿草缠绕到赢王佐的膝盖,根须坚韧,瞬时间固定住,拖拽着赢王佐向前,

    “老先生,太快啦。”赢王佐欲哭无泪。天茫茫,一个老者浮在半空,没有任何回应,不管是翻山还是越岭,没有任何中途停歇的意思,而他的不远处,一个青年男子,手舞着试图保持平衡,腿无奈被固定着,被一堆草推动着,惊恐的大叫着,飞速向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