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萨尔拉夫的狼群 > 第43章 单骑突袭
    森林中的厮杀声已经响成一片,盖洛普瞧了阵地所在的方向一眼,加持了鹗之锐目后,他的目光穿过森林中层层的植物,看着那边被火光映红的夜空。

    真像烟花晚会。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盖洛普并没有感到半点轻松,敌我力量对比上的悬殊是很难用其他办法弥补的,而且由于第一次与巨人交战,不清楚对方的具体实力如何,只能将成年人族的移动速度等比例放大后估算出一个大约的速度,然后以此来计算自己与对方最可能相遇的交战地点。

    然而巨人的移动速度比估算中要快,当盖洛普听见有东西在空中划过的呼啸,并根据石块飞行的抛物线推测出它们的发射地点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偏离了目标。不过也并非完全没有好处,这使他迂回到巨人们的右后方一百多丈的地方,还发现了敌军的后半部不仅与前半部脱节,并且停了下来原地警戒,完全没有跟上去帮一把的样子。这意味着在侦察队撤退的时候,那些令他最感到头疼的大地精编队很可能不会参加战斗。

    猎人向着不断往伏击阵地投出石块的地方潜行过去,靠近到距离三十多丈的地方时爬上一棵大树。待找到适合稳定身体又不会影响射界的狙击点后,他坐了下来,双腿紧紧夹住胯下那一尺多宽的树枝,从箭袋抽出三支四棱放血箭,又摸出一瓶没用完的石芮芹汁浇到箭簇上,然后搭到放平的复合长弓上,缓缓拉开绷紧的弓弦。

    独眼巨人身材高大,想必肌肉结实,皮肤又厚又坚韧,因此盖洛普根本不指望一根四尺不到的羽箭能射翻一个巨人,这好比拿小左轮一枪打翻霸王龙那样困难。所以放血和麻痹两种效果一起上,还怕一支放血箭的效果不够好,一口气上三支——这种箭簇不是盔明甲亮的产品,而是乌托邦军械库里的存货,对付一般家伙,盖洛普都不舍得用。

    凭借着微光视觉和鹗之锐目的帮助,盖洛普足以在这距离上看清那面兽皮旗下每个敌人皮肤上的毛孔。兽皮旗下见不到那个豹狼人指挥官的身影,只有十来个豺狼人战士,除了两个弓箭手负责警戒外,其余的豺狼人都忙着从林道两旁搬来一些体积大到可以让独眼巨人当炮弹的石块,而三个独眼巨人忙着发射这些“弹药”,期间还有从前线退回来的传令兵回报前线的情况,让独眼巨人修正他们的弹着点。

    盖洛普调整着复合长弓的角度,直至箭头与其中一个独眼巨人的后颈连成一条直线,然后竖起耳朵感应着风的流动。几个呼吸过后,夜风骤停的瞬间,被拉到对满月状的弓弦发出复位的震鸣,箭矢嗖的一声离弦飞出。

    成为目标的独眼巨人只听见耳边传来一声不祥的风声,就感觉脖子上忽然多了几件东西,剧痛让他捂住脖子,随后是一片骇人的麻木感从刚才传来疼感的地方扩散开来,他下意识地想要发出呼喊。可是张开的血盆大口里只发出呵呵的微细声响,喷薄而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双手并顺着胸膛流下,活像挂上了一条触目惊心的红领带。高大雄壮的身躯在濒临死亡的刺激下胡乱地手舞足蹈了几秒,随后轰然倒下,还压住了一个因运来弹药而不幸路过的豺狼人。

    “敌袭!”豺狼人弓箭手的大声示警掩盖了第二次四棱放血箭射出产生的风声。豺狼人战士们连忙丢下手中要运送给独眼巨人的“弹药”,有盾牌则背靠背举盾蹲守,没盾牌的操起武器直接趴下,第一时间减少自己被射杀的可能性。只是他们没想到对手的目标压根就不是他们。

    成为二号目标的独眼巨人在同胞倒下的刹那间回头转身,不料正好让脸庞上那颗大眼睛对上了飞来的箭矢。柔软又富有弹性的眼睛吸收掉箭矢全部的冲击力,使箭矢没入半尺不到就硬生生停下。变成瞎子的巨人在撕心裂肺的惨叫中,一边用盖洛普听不懂的语言咒骂,一边两条胳臂向虚空乱舞,试图就此抓住那个令他失去光明的凶手——这就是独眼巨人的悲哀之处,巨大突出的独眼给予了他们连猎鹰都羡慕不已的良好视力,可一旦眼睛被破坏就意味的失明,毕竟其他生物好歹有两只眼睛,哪怕一只瞎了,还有一只备用。

    不理会那个正在发狂开始威胁到周围豺狼人安全的“无眼”巨人,盖洛普的右手闪电似的又从箭袋抽出三支四棱放血箭,顾不上重新吹起的夜风,迅速挪了挪复合长弓做了点风向修正便将羽箭射出——敌人已经反应过来,则意味着射冷箭的时间结束了。

    最后一个独眼巨人反应不慢,作出的应对也相当高明。只见他急忙蹲下,使本应命中后脑勺的羽箭只是擦过他的秃头飞过,随后把怀里没有投出去的大石头掷过来。

    这也太准了!

    呆在树上的盖洛普眼睛顿时眯紧了,他马上伏身紧抱树干。

    反击的大石头没有飞向猎人,而是狠狠的撞到他所藏身的那棵大树的树干,立刻制造出大量飞溅的木屑和被震得纷纷落下的绿叶。但更大的伤害是树干距离根部的位置被凿出了一个不规则的缺口,如同一块刚刚被战狼啃下一部分的鲜肉,紧接着这棵大树在木料折断的勒勒声中轰然倒下。

    盖洛普晃动着身体从已经坠地的树冠中钻出,忍不住惊出一身冷汗之余,拔腿就往回跑。独眼巨人这一下反击充分说明了对方也是精于射击——虽说扔石头与射箭很难放在一起类比,但能从箭矢射来的方向反推出袭击者的位置,并在瞬间扔出石头反击还有这么高的精准度,便是说明对手有着不低于自己的实力。何况盖洛普已经觉得自己很走运了,要是大树倒下的方向再偏移一些,没准他就会被压在树下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敌人跑来给自己补刀。

    又传来一声石块飞来的呼啸。盖洛普心中一冷,急忙往旁边一滚,任由石块一头砸在另一棵撞在它飞行轨迹上的大树上,于是又有一棵树木应声折断倒地。他举弓回射三箭,听见一声闷哼,便继续转身逃跑。从身后独眼巨人发出的愤怒咆哮以及豺狼人的大呼小叫来看,这群家伙全被他彻底激怒,正追杀过来。

    我天生就是群体引怪的命么?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点过嘲讽天赋啊!

    盖洛普一边自我腹诽,一边跑着圆弧状的路线把敌人带向西边。不得不说,目前的这一幕跟第一次遭遇战和杉木村救援战很像。

    精准又要命的石块没有再扔来一块,毕竟那种石头不像羽箭能够一大捆背在身上,不过独眼巨人挥舞着一尺宽的大木棒同样可怕,那个愤怒的家伙大踏着步死死紧跟,把挡路的东西无论是大树或者灌木一律推倒踩翻,怕生稍微拐个弯而减少速度,让盖洛普从他的眼前消失。豺狼人弓箭手射出的羽箭在身旁呼呼飞过,由于有身处森林的关系,大部分羽箭在途中被植物枝叶挡下,偶尔几枝比较有准头的亦被链甲衫上的鳞状甲片弹开,而盖洛普瞅到机会就回射一箭,看看能不能干掉一个,至于威力惊人的火球箭却施展不出来,以他当前的施法水平没办法做到一边逃跑着躲避箭矢一边集中精神咏唱施法,假如停下来施法,那么独眼巨人的大棒子绝对会在他完成法术前先一步把他敲成小饼饼。

    不过在射出第十支箭后,盖洛普不想再引怪了。离开伏击阵地,从山腰一路跑过来奔袭,已经消耗了他大半体力,现在开始有些气喘吁吁了,但身后的独眼巨人仍旧霸道的遇树推树只最近的直线距离,还有余力大喊大叫——估计是在问候盖洛普祖上的女性亲属。再玩追逐游戏拼谁比谁的体力更充沛,搞不好先累趴下的会是他自己。何况一直被人追着打实在太憋屈,简直是上辈子常说的叔叔能忍舅舅不能忍也。

    “你有完没完啊!”盖洛普从随身皮袋里摸两个干草包裹的泥球,打个响指用不必咏唱的点火术点着泥球,便抛到身后。

    泥球落入草丛,明明没有剧烈燃烧,愣是持续冒出大量的浓烟。那是他为了今夜赶制的狼烟球,既是用于脱身扰敌的烟幕弹,也是构成第三道防线的核心,灵感来源于蓝星历史上的第一款毒气弹——龙裔帝国的万人敌。

    这种拳头大小的狼烟球用干草枯枝和粪便等引火物捏成。盖洛普还想把砒霜、巴豆、石灰粉等毒物添加进去,这样烧起来后会产生毒烟。无奈乌托邦的仓库没有这些存货,野外收集更是妄想,只好把附近能找到的一些毒草添加进去凑合。要是真按照龙裔帝国的古法配方制作出来的话,狼烟球燃烧后产生的烟雾绝对会“闻一闻醒脑提神、吸一吸舒筋活血”……不对,应该是咳嗽连连,目不视物,甚至双目失明、皮肤溃烂。

    为了制造这些小玩意,盖洛普收集了昨天队里全部大角羊拉出的粪便,至于灰风和踏雪的就略过了——狼的消化能力非常强,又加上是肉食动物,粪便里没多少可燃物,参考和狼同科的鬣狗便可知一般,它们粪便连做肥料都不行,跟石灰无异。

    灰鳞鸟同样跳过,最后把主意打到其他队友身上,然后引来狼女们一众奇怪的目光,有诧异有嘲讽有错愕也有感到恶心的。经历一番颇费口舌的解释后,狼女们才收起了那些奇怪的目光,但仍旧不肯配合,连只要办法有效就一定投支持票的海伦都很犹豫。

    “这……啊,我不是不理解啦,这样做也是为了减少大家的伤亡。可是呢,我、我肚子现在没有那个……那个意思,没办法提供给你,想带个头也不行啦。”他记得当时海伦像一个含羞少女那样低着头,扭扭捏捏地说出这番婉拒的话。

    当打算放弃从队友身上采集材料的时候,在他解释后就跑开了的赫萝回来了,手上捧着用枝叶包裹起来、还冒着腾腾热气的新鲜便便。那一瞬间,盖洛普的脸上流下了不知是无奈还是感动的泪水,随后其他队友一个接一个交出当天产出的便便,只是那天除了赫萝以外,所有女孩子都有意无意地躲着他。

    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尽可能保住大家的生命,屎尿屁我都玩上了,我容易么?你们就不能稍微理解我一下。被郁闷了一天的盖洛普当时很想这样大喊一番,不过最后在理智上还是忍了下来。

    盖洛普蒙上面巾遮住口鼻,返身往独眼巨人的侧翼迂回,绕过浓烟弥漫的区域。

    急于报仇的巨人冲进了烟雾,即便无法辨别盖洛普的位置,照样乱挥着的大棒,不时有大树被打断倒下。盖洛普可没想过要跟独眼巨人进行盲斗,首先如果是正面交锋被敲死也就认栽了,可要是被胡乱挥舞的大棒打死或者被倒下的大树意外压死,那样就死得太冤了,然后他的目标是跟在独眼巨人身后的豺狼人,懒得卷入不必要的战斗。

    事实上那些豺狼人战士见到独眼巨人冲入烟雾便停下脚步,有点脑子都清楚直冲进去有多危险,尤其是不清楚烟雾后面有什么等着自己。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分成两批沿着烟雾区域外围搜索过来。这个谨慎的分兵决定正中盖洛普下怀。

    烟雾区右侧的那队豹狼人率先倒霉。一支从矮灌木后飞出的箭矢射进了队里弓箭手的喉咙,弓箭手的尸体尚未倒地,同行的战士一手举盾护胸,一手从背后抄起标枪掷向箭矢飞来的地方。

    几支标枪落在空无一人的草地,滚到一边的盖洛普再度开弓搭箭,而见到敌人被迫从藏身处现身的豺狼人也各自展开攻势,或伸手再取标枪或挥舞手中的近战武器大叫着冲上来。

    可是盖洛普的动作更快一些。套在食指和中指上的铁扳指前后闪动,暗红色的动物筋制弓弦幻化出一抹虚影。

    一个敌人一支羽箭,人人有份,绝不落空。第一支箭射入一个豺狼人刀盾手的右眼,第二支箭在一个长矛手的脸上开出一朵血花,第三支箭插入盾牌没能遮盖的胯部,第四支箭穿喉而过。此时第二轮反击的标枪刚刚离脱豺狼人战士的手掌,盖洛普弃弓前滚,然后比獴之牙在钢铁铿锵中滑出钢鞘,迎向豺狼人战士劈下的战刀。

    铿的一声,比獴之牙与战刀撞在一起,然后被豺狼人倾注了全部力量的战刀压得贴在主人身上。

    豺狼人咧嘴一笑,冷笑道:“狼族小妮子,比力气,你这身板子差太远了。”

    又被误认为女性的猎人也笑了,只是面巾遮住了他的笑容,不然那位肌肉发达的豺狼人肯定会察觉到危险。盖洛普右手突然发力,撑住比獴之牙,左手闪电般伸出,按在豺狼人裸露的手腕上,一股不强不弱的电流传入对方体内。

    元素魔法中风系的零级法术——电爪,只能通过接触传入电流麻痹对方的肢体,杀伤力虽小但胜在无须咏唱。

    豺狼人战士只觉得右臂一麻,不听使唤地无力垂下,心中一冷,这小妮子是萨满!

    战势逆转的瞬间,盖洛普双手握剑用力推开对方的战刀,随即将比獴之牙刺入豺狼人的心脏。眼角瞥见另一个豺狼人挺着长矛从侧翼刺来,盖洛普旋身抽剑,带起一抹血花后侧身一让,使刺来的长矛堪堪擦着他胸前穿过,而手中的比獴之牙则撞上了那个收不住脚的长矛手。

    那个倒霉蛋脸上带着惊恐万状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身体如同撞上热刀的奶酪般通过比獴之牙,然后变成两截倒伏下来的尸体。

    目睹盖洛普这般威猛,剩下三个敌人转身就逃,手中的武器都扔掉,生怕会影响他们逃生的速度。

    盖洛普见状也没打算去追,摸出一个狼烟球点燃扔到附近不远处的地方。刚才的厮杀已经引起了独眼巨人的注意,那货正往这边赶来——只有这货才是真正要解决的目标,支援他的那些豹狼人尽管也要清理,但只属于附赠的小礼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