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萨尔拉夫的狼群 > 第44章 初次交手
    藏在树冠内的盖洛普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复合长弓在手中拉至满月状,一支破甲锥箭直直地指向前方,嘴里还衔着一支箭以作备用,箭袋里的箭只剩下三支,经不起更多的消耗。假如两支箭都射失,那么他就抽出已经回鞘比獴之牙来场贴身肉搏。

    远方的厮杀声渐渐减弱,大概海伦他们已经转移了,但他决定解决了独眼巨人才能走。加持在眼睛上的鹗之锐目失效了,先前扔出去的狼烟球也燃烧耗尽,即是说盖洛普的优势消失了。幸好在此之前解决了掩护独眼巨人的豺狼人战士。现在是一对一,小个子与巨人的较量。

    他向森林中望去,树冠外面的世界飘来沉厚而缓慢的脚步声。‘哗啦’一声,盖洛普看到自己正前方茂密的树丛一下被一个巨大的人影分开了,从后面冒出一张只有一只巨眼的脸庞,独眼巨人正往他所在的地方走过来。

    失去了鹗之锐目,独眼巨人的动态视力必定比伍芙尔人要好,能把石头投得像狙击箭一样准这事很能说明问题。目前巨人已经冷静下来,没有刚才那种破绽百出的狂暴,证明盖洛普错过了解决他的最佳时间。巨人右手拎着木棒,左手抓着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块,以蓄势待发的状态警惕着周遭。

    盖洛普默默地咽了咽口水,一滴渗出的汗水沿着精致的脸部轮廓滑落,碰上面巾后被吸收进去变成一点小小的水痕。伍芙尔人的嗅觉比巨人要灵敏,不过目前帮不上什么忙,而听觉方面谁优谁劣,盖洛普实在不敢在这节骨眼上赌一把。他宛如一片阴影似的缓慢调整着复合长弓的射击轴,然后等待对方走进绝对来不及反应的必杀距离上。

    两百尺、一百九十尺、一百八十尺……独眼巨人每一步都踩倒大片低矮的植物,灌木折断发出的声响在盖洛普耳中如同号角的长鸣,

    一百五十尺、一百四十尺……

    再近一些。盖洛普闭气屏息,将身体对长弓造成的晃动降至最少。时间在等待中一分一少地流逝。

    然而独眼巨人走到一百二十尺的距离时,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从盖洛普的伪装斗篷上传来,好像有什么东西正粘在斗篷正往上爬动着。

    这不是该分心的时候!

    盖洛普试图强迫自己忘记那种感觉,将注意集中到逼迫的独眼巨人上。在森林蹲守陷阱时,由于长时间一动不动,被小蛇老鼠什么的动物当作木头从身体上跑过不是头一回了。但这种感觉非常糟糕,让人无法忽略。

    猎人心中一紧,“别去管它,它不会要你的命,但树下的独眼巨人会要你的命!”他忍不住在心中强调道,头部却不由自主地转向那种感觉传来的方向,接着看见两条毛茸茸的小脚搭到肩膀上,钻出一张同样毛茸茸的脸,两块锋利的蜇反复搅动着,八只乌黑的单眼对上了盖洛普的目光。

    盖洛普当然知道这是个什么生物。柯特福蜘蛛,又叫捕鸟蛛,可以长到面盆那么大,没有毒素,所以不是什么有威胁性的东西。

    但是要吓到人,不一定得具有多少威胁性的。

    盖洛普的理智想无视这个不大不小的八脚怪,可是他的身体在一段孩提时代的记忆驱使下先一步尖叫起来。

    宛如少女遭受侵犯时所发出的高亢尖叫打破森林间的肃杀,树上的猎人一抖肩膀甩下八脚怪,同时树下的巨人抬手扔出了石块。

    石块飞向树冠,撞断所有挡在前进道路上的树枝,无数绿叶如雨点纷纷飘落,猎人狼狈不堪地跳到地上,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上一任的盖洛普,我被你害惨了,居然怕一个没毒的蜘蛛……

    盖洛普一边在心中腹诽着这具肉体的前任,同时从连爬带滚的闪到一棵树后。没等他喘上一口气,就听见独眼巨人挥起大棒产生的风声,顿时往前一滚拉开距离。

    重新站起时,盖洛普看到刚才充当掩体的大树被大棒扫断,正朝着一边倒下,而独眼巨人再度抡起大棒冲过来了,前者只好拔出比獴之牙迎了上去。

    论攻击范围,半人高的木棒显然优于仅有三尺长的比獴之牙。论力量,独眼巨人一棒打断一棵树的力量,盖洛普加持了神之巨力都不够看。所以猎人没有选择直线冲击独眼巨人,而是凭借伍芙尔族那不足五尺的娇小身材和敏捷的动作在巨人身旁游走,引诱那根木棒一次次挥向自己,又一次次落空。

    周旋之间,盖洛普发现独眼巨人高大力沉,跑步速度很快,但转身显得有些迟缓。于是就这样,独眼巨人为圆心,盖洛普为圆弧,不断重复着转圈、逼近、闪避、急退,牵引着对方的行动。任凭那根大木棒在挥得呼呼生风,或者重重地砸到地上,扬起大片尘土,或者扫断倒霉的大树,弄得落叶纷飞,却怎么也沾不到盖洛普。盖洛普也不断试图逼近巨人的内圈,但一见木棒挥来又马上闪开。

    在这种僵持中,独眼巨人的耐心随着时间推移被一点点的消耗,挥棒的动作也越发浮躁。一直只打中空气的他恼怒地用兽族通用语冲盖洛普喊道:“够了!小妮子,别逃来逃去,你是来决斗还是来玩的?”

    “两者皆有吧。”盖洛普一边侧跳躲开一记本可以把他砸成肉酱的重击,一边轻佻地回答道,“另外,我不是女人,所以别喊我小妮子。”

    “别逃!”盖洛普的回答使巨人徒然火大,向前急冲几步将她纳入攻击范围,双手紧握木棒,宛如一个巨大的陀螺似的旋转起来。

    面对着看上去必中无疑的攻击,盖洛普就地一滚,任由木棒在脊背上挥过,直接闯入巨人的内圈。趁着对方的大棒挥出来不及收回,盖洛普的比獴之牙划过巨人的膝盖,切铁如泥的兽牙割开堪比厚皮甲的皮肤,切开坚韧的肌肉和骨骼。

    独眼巨人发出凄厉的呼喊,单膝跪地,反击的木棒卷起可怕的风声横扫过来。盖洛普马上后仰躺下,木棒上没有刨去的树皮快要贴着他的面巾掠过。不等巨人补上第二棒,他急忙打滚,远离独眼巨人的攻击范围才重新站立。

    巨人挣扎着想要站起,已然残废的右腿显然不足以完成这任务,巨大的身躯稍微挺直一下腰板,便再度轰然跪下,唯一能换来的是更大的痛苦,腰间的伤口也血流如注。他龇牙咧嘴地冲盖洛普喊道:“小母狼,卑鄙!”

    盖洛普不置可否,心中倒有一阵腹诽:你个子比我高,手臂比我长,如果你注意到的话。废掉了对方的机动力后,他确信稳操胜券,但没有因此掉以轻心。

    猎人迈出轻快的步子,绕着难以移动的独眼巨人转圈子,抓住破绽就上前给对方一刀。当独眼巨人身上多了十几道血流如注的伤口,快因体力不支而像一块烂肉一般瘫倒在地上时,他才仿效奎爷对付巨人那样跳到独眼巨人的后背上,将比獴之牙刺入对方的后颈,结束对手的痛苦和生命。

    经过一番苦战,以一己之力干掉了这样的强者,疲惫不堪的盖洛普很想马上坐下来喘口气,全身的肌肉仿佛正沿着神经向大脑发出“我罢工我要休息”的悲鸣。可惜时不待他,伏击阵地那边彻底平静下来,原先按兵不动的敌方后半截的军队终于展开行动,不难想像再不离开这里,没准就会被搜索过来的地精捡便宜了——先前的战斗可有一些豺狼人战士逃了回去。

    盖洛普捡起遗落的复合长弓,听到身后一声尖利的破空声传来,那是弓弦复位的声音,他绝对不会认错。箭矢还在飞驰,电光火石之间,猎人左手握住斗篷的边角,猛的一掀,卷起一道幕布摭在身前。

    手中披风突然一紧,然后左肋下传来一阵抽痛,盖洛普低头望去,只见一支羽箭穿过了伪装斗篷,减去了不少力道后,破开链甲扎入胸腔内。他看不出这支箭是不是插到肋骨上,唯一感到的是伤口不算深。

    比獴之牙一闪,羽箭的长杆应声而断,只留下不足半寸的断杆露在伤口外面。盖洛普不清楚那箭头有没有倒钩,加上伤在胸腔,极有可能伤到肺部,随便拔出来只会加重伤势,只好留着去到安全地方再作处理。另一方面,袭击他的人很厉害,羽箭射来的方面见不到一点光源,而他又位于阴影内,却被对方精确狙击。换作平常状态,盖洛普很乐意跟对方来一场弓箭手之间的狙击决斗,可凭目前的状态,走为上计才是正道。

    没跑出去多远,第二支羽箭呼啸而至。盖洛普连忙侧身翻滚,顿时感到脸上一痛,羽箭已经在他的脸颊上划出一道血痕,并扯着面巾钉到一棵树上。

    不等到对方射出第三支箭,被吓出一身冷汗的盖洛普一把扯下伪装斗篷,把它抛向一边,自己则向反方向滚地。随后那个看不见的弓箭手一口气射出三支羽箭,把半空飞扬的伪装斗篷射个直贯而穿。

    得此良机,猎人点燃布袋里最后一个狼烟球,迅速潜入黑暗逃之夭夭。

    ……

    莫戈莫赤摘下钉在树上的那支羽箭,将串在箭头上的面巾拿到鼻尖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清香飘进鼻腔。他闭上眼睛,脑子正把这种新气味刻印下来。这种像是花香的气味是所有伍芙尔人都有的气味,还是说只属于那个火红色长发的伍芙尔魔弓手?

    “头儿,那个小妮子跑了。”一个搜索结束归来的亲兵端着角弓请示道:“需要骑上豹子追吗?”

    “不用了。”莫戈莫赤摆摆手,“那家伙怎样了?他的军队呢?”

    无须多言,他的亲兵们都明白他口中的那家伙是指谁。另一个亲兵顿时上前一步报告:“死伤惨重,熊地精战斗团可以除名了。帕亚帕亚头领去见战猎之神了,一支弩箭射穿了他的头盔……”说到这里,那个亲兵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是他是死在冲锋的路上。”

    那个白痴,到死了还是那么愚勇,战猎之神啊,我感谢您的眷顾。莫戈莫赤心中淡淡一笑,尽管生前有各种争斗龌龊,既然对方已经死了,让他独揽前锋部队的大权,那么不再说对方坏话也不是不可以的。

    利用对方勇往直前,撞墙也不回头的个性,让帕亚帕亚跟伍芙尔人死磕一场——伍芙尔人敢打他们埋伏,说明对方必有依仗,搞不好那座堡垒已经被占领了。塔西佗首领的奇袭大概得变成强攻了。

    本来自己按兵不动是等帕亚帕亚的部队与伍芙尔人打得差不多后,自己亲自收拾残局,在混乱中除掉帕亚帕亚,只是敌人做得比想像中还要好,竟然把帕亚帕亚干掉了,免去了莫戈莫赤弄脏自己双手的麻烦。

    “敌人呢?”

    “全部逃掉了,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

    莫戈莫赤不满地皱起眉头:“哼,打了半天,连对方一根毛都没留下。算了,把部队集结起来,照顾好伤员。派一支够机灵的人去侦察一下堡垒,今晚就在这森林里过夜吧,值哨的人眼睛给我睁大点。”

    理论上来说,一个夜晚不会发起两次袭击,不过前军被打惨了,也不得不让士兵们提高警惕。

    亲兵们闻言便四散开来,有的去安顿大军,有的去打扫战场,豺狼人的生产力比地精食人魔这些邻居要高不少,但还没宽裕到可以浪费死者的装备的地步。最后莫戈莫赤一个人被留了下来。

    莫戈莫赤对此并不担心,他不仅是阔斧部落的头领之一,同时是部落里最了不起的游侠。他在独眼巨人的尸体四周慢慢踱步,查看着这场战斗的痕迹,在脑海里推演着双方的行动。毫无疑问,敌人孤身一人,英勇又富有冒险精神,脱离了大部队,独自进行袭击,造成了军中的独眼巨人两死一残,护卫巨人的二十多位部落勇士亦有十四人被干掉。在十分疲惫的情况下被他偷袭居然能从他百步穿杨的箭术中逃脱。

    莫戈莫赤确信伤击了对方,同时也认为最有杀伤力的第一箭已经被对方化解,没能造成致命伤。联系到对方飞奔逃跑时那根火红色的长马尾,没准她就是干掉莫扎比的那个魔弓手。

    莫戈莫赤把那条面巾折叠收起,五指开开合合,舒发着内心难以抑制的兴奋。那是一个危险猎物的标记,也是一种击败强大对手的鞭笞,在不久的将来,他相信战猎之神会让自己与那个魔弓手相遇,然后他用毕生练就的技艺打败她,割下她的头颅挂到墙上以证明他才是最厉害的游侠,又或者俘虏她,把她献给塔西佗首领换取一笔丰富的奖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