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萨尔拉夫的狼群 > 第91章 反戈一击
    海伦骑在灰风背上,和另外六位战狼骑士保持着相同的速度,驱赶着已经崩溃的小地精,然后让他们去冲散其他还保持着战线的部队。战斗开始没一会就成一场一面倒的衔尾追杀,就跟盖洛普摸掉哨兵回来所说的那样:“豺狼人和巨人不在家,也见不到独立建制的大地精编队,只要我们保持阵列压过去,将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屠杀。”

    虽然其他骑士和雇佣兵头子对盖洛普如此乐观的看法抱有怀疑,但没有人可以否认盖洛普在侦察方面的威权。当战斗打响后,真如盖洛普所预料的一样,因为攻陷城镇的重大胜利而松懈的敌营一下子被攻破,缺少大地精和豺狼人压场,小地精很快被打得狼奔豕突。只是令伍芙尔人有些不习惯的是,盖洛普在进攻前告诫所有人,己方不要举起旗帜也不要吹响号角,更加不要放火,并尽可能杀死一切试图吹响号角的敌人,以拖延城中敌方主力回援的时间。毕竟就凭他们这点人如果被豺狼人的六腿骑兵围攻,能够大量杀伤敌人,可也免不了全军覆没的下场。

    海伦抽回思绪,提起盾牌挡开一支飞箭,随即刺枪一挥,将一个端着长矛冲上来的小地精钉在地上。放眼望去,到处是溃逃的敌人,不止有小地精,还被溃兵洪流推得无法重组部队,不得不加入溃逃的大地精,倒塌的帐篷和各种盘盘罐罐弄得到处都是,遍地狼藉,许多受到惊吓的大角羊、野猪和毛驴也四处乱窜。被俘的姐妹也杀死部分敌人,夺取了兵器赶往这边汇合。

    驱散敌军和营救同胞的目的已经达到,海伦一拉缰绳,灰风立马停下,他大喊道:“停止前进!所有人停止前进!”

    可是经历昨夜被偷袭、被追击、被围困,最后侥幸逃出生天,大部分士兵已经积累了一肚子戾气,如今像火山喷发般宣泄到眼前的敌人头上,加上海伦是男性,声音有些稚嫩弱小,没能让这些杀红了眼的同胞清醒过来。

    注意到局势有些失控的萨琳娜一手把串在刺枪上的小地精尸体甩掉,用尖锐如笛的声音一喊:“所有人,给我停下来!”

    很快,其他骑士相继发号施令,士兵们也纷纷清醒过来,想起当初攻打敌营的目的。

    “别管逃散的敌人,丽丝蒂大姐,麻烦你带上三十来人向南拉起一条警戒线,其他人尽快把那些受惊的大角羊拉过来聚集到一块,野猪和毛驴就别管了。祭司,祭司女士们,请过来这边,刚刚解救的姐妹们需要你们的生命魔法。”落在队伍后面的盖洛普屁颠颠地跑上来,指挥着各人打扫战场。他们滞留在战场上的时间每多一秒,就多一分危险,不得不抓紧时间。

    金发双尾巴的战狼骑士盯着盖洛普的背影,不屑地撇撇嘴:“不就是一个刚成年的小男孩么,连冲锋陷阵都不敢,拿着小瓦尔特阁下的玺戒就把自己当指挥官了,真有够狂妄的。”

    “要一个没有座骑的弓箭手跟着骑士一起冲锋,这哪门子的幽默剧?”正拿小地精的生皮衣擦拭刺枪的萨琳娜噗哧一笑,说上一句公允的话:“夜晚那会你也不听从他的计划么?”

    “只是没有更好的选择罢了。”金发狼女气鼓鼓的说着违心的话。

    昨晚在盖洛普的嘴炮劝说和宝石利诱下,民兵为了复仇,骑士为了荣誉,雇佣兵为了酬金,滞留的伍芙尔残军统一了思想,明确了目标,带着他们不多的装备行李向西门杀去。正如盖洛普所预计的一样,北街道的大火阻隔了联合军占领塔克镇的步伐,而且他们也忙着在废墟里翻找战利品。于是一行人沿途只遇到几十个砸开城门进来搜集战利品的小地精,七位战狼骑士一个冲锋就打得这些小家伙如稚童般哭喊奔逃,然后队伍在盖洛普这个本地猎人的指引下迂回北上,兵锋直指沉浸在破城大胜的喜悦中的联合军大营。

    路线是他先前独自出城侦察其后遇到亡灵巫师那一条,如同海伦提供的情报一致,豺狼人的游侠都拉到前线作为破城的尖兵,没有了这些可以在潜行侦察与狙击对射中能跟盖洛普掰得上手腕的精英单位,留在大营外围的那些小地精哨兵和大地精弓箭手完全不是对手,被盖洛普和四个巡林客逐一悄悄射杀,等战狼骑士率领着步兵们从树林冲出,小地精们除了崩溃和受死以外没有太多选择。

    双方接战后盖洛普就落到队伍后面,以精准的狙击消灭敌方的军官和角号手,那只金发双马尾对他的不屑,他非常理解。他的母亲蜜妮安教授给他知识之一,除了魔法方面的,就要数历史和兽族世界的种种人文风情。启明之神是一位温和谦逊的神祗,可他的子民却是生性残忍好斗的种族,经过他耗费巨大精力的教育,伍芙尔也只是将她们血液中流淌的暴力因子控制在某个特定范围内而已,无法真正泯灭。崇军尚武的社会风气只是这种天性的外在表现一个方面。

    在战争降临时,伍芙尔贵族们骑着战狼屹立于大军阵前,如同指引着身后无数平民士兵前进的旗帜,在响彻云霄的号角声伴奏下,战狼骑士们一往无前,所向披靡,碾碎一切敢胆挡在前路上的敌人。战狼爪子所踏之处,尽是维希帝国之土,狼头旗树立飘扬之处,皆为伍芙尔的乐园。任何一位能够骑上战狼挥舞骑枪,却不敢站在战阵前方,率领自己的士兵冲锋陷阵的贵族,是无法长久统治她的臣民——伍芙尔人可以忍受贪婪剥削却能够身先士卒冲锋的暴君型领主,但不能接受可以改善他们的生活却十分懦弱的领袖。因此像盖洛普那样躲在大伙后面放冷箭的人是很难让人认可他的指挥权的,尽管善射的战狼骑士也有不少,不过她们更爱冲在前头,用骑枪和钉头锤消灭敌人。

    对此盖洛普也无奈得很,中世纪最大的战场浪漫是什么?穿着全副盔甲,骑在高头大马上,端着长矛冲锋啊,他也很想这样过把瘾。但在治好晕狼症和练好枪术之前,端矛冲锋这种极其拉风又极其危险的事还是敬谢不敏。

    被俘的同胞身体已经变得有些虚弱,但几乎全是青壮女性,还有被俘的城卫队和骑士,只要吃饱肚子休息一下,再给一把武器就能上阵砍人。解救她们后,伍芙尔残军的数量暴增至一千二三百人的规模。即便面对六腿豹骑兵的追杀也不会在人数上处于劣势。就是把她们重新武装起来遇到困难。

    联合军最好的东西自然在豺狼人手上,可是在他们的营地内只找三、四十把砍刀和五套豺狼人身材的长摆锁子甲,多半是穷怕了的豺狼人都把精良的装备带在身上。不过盖洛普可不这么想,因为那些亡灵巫师没呆在营地,为了对付在这场偷袭战中预计必定出现的最大麻烦,他把从神殿强征来的三瓶圣水都放在最方便取出的位置,只要亡灵巫师一冒头就用羽箭醮上圣水射过去。

    而亡灵巫师没呆在营地,或者说在伍芙尔人杀进营地后,亡灵巫师就悄悄离开了,很可能说明联合军对他们的真实身份并不清楚,而亡灵巫师也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加上数量极少的备用兵器,可能亡灵们对联合军的援助也是停留在某个程度的。这是目前一个比较利好的消息,盖洛普可不想白天要与联合军打游击,到夜晚又要防范亡灵的袭击。

    联合军营地内除了大角羊以外,值得抢的东西极少。武器装备看不上,帐篷家什的带着累赘,小地精贮藏的食物在伍芙尔眼中看着就恶心,别说拿来吃了,只有豺狼人的玉米面粉和羊肉干还凑合,但每人用小皮袋什么的随便装上一些,也带不了多少,真正占大头的是那些大角羊,有什么比这些会自己跟着走的活口粮更方便在逃亡时携带呢。

    好的钢铁金属一下子被瓜分掉了,大地精的锈刀锈锤锈剑也没多少,到最后许多被解救的同胞姐妹只好一人拎着一根不合手的燧石长矛或燧石小斧,尽管小地精的兵器很糟糕,但也比手上什么都没有要好。队伍中三位祭司以及那位名叫露琪亚被解救的祭司灌着魔力回复药剂不停施法,以求最快速度让被解救的同胞恢复过来,为此盖洛普把顺来的魔力回复药剂全部贡献出来了。又以最快的速度割碎许多帐篷,做了一些担架布床,让大角羊可以把一些实在虚弱到走不路的同胞驮着走。

    一顿忙碌后伍芙尔残军出发了。熟悉本地地形的猎人领着雇佣兵们前面开路,沿着盖洛普指定的路线前往落禽丘陵,那里植被茂密,许多大小不一的山丘土坡绵延起伏,不适合骑兵活动,而且有好几处地形易守难攻,部署一百个弓箭手就能将数倍于自己的骑兵打得人仰马翻。大角羊驮着一些物资、伤员和耗尽魔法力累趴下的祭司走在中间,民兵守在队伍两侧,最精锐的骑士和城卫队殿后。

    伍芙尔残军刚进入森林片刻,一声悠长的号角声在已经竖起阔斧部落兽皮旗的塔克镇上空响起。盖洛普望向业已沦陷的家园,心中升起一阵惆怅,尽管这一任的他在那里居住的时间不多,但始终是自己的家。而那些不约而同转头远望的骑士们则没有猎人那么复杂的情感,他们只是确认了一件事:城里的敌人已经知道他们的营地被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