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凯恩出现得是如此突然,莉娜没有丝毫的准备,当看到自己丈夫慢慢走到门口面对着自己的时候,莉娜整个人的思维都简短的停滞了片刻,身体因为太过激动的微微颤抖。

    张了张嘴巴,惊喜中不停地说着:“oh,my God!”莉娜快步走向凯恩,声音中带着哭腔地紧紧抱住自己的丈夫。

    《Helpiessly Hoping》明快悲伤的音乐中,莉娜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紧紧地抱着这个男人,把脸压在他的身前低声哭泣着。

    “oh,my God!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莉娜太过激动了,以至于她根本就没有看到,怀中的男人在她抱住对方的时候,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更没有悲伤,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或许称之为呆滞更为确切,仿佛,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做出什么反应来面对这个自己主动来寻找的女人。

    松开凯恩,莉娜的手在凯恩的脸上摩挲着,用力在他的嘴唇上吻了几下,似乎是在确认这并不是自己的幻觉,熟悉的感觉却在告诉她,她的丈夫真的已经回来了!

    这时候凯恩的脸上终于挤出了一个笑容,可是这个笑容却非常的不自然,就像是在进行一个拙劣的模仿,以至于这个模仿者都很快放弃了微笑的举动。

    莉娜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自己丈夫身上的不自然,抱着他的脸庞,疑惑地喊了一句“凯恩?”

    但这种情绪马上又被喜悦的情绪所掩盖,让她下意识地忘记了自己丈夫身上的不自然,再次紧紧地抱住凯恩,生怕他再次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之中。

    汽车旅馆叶千狐租下的房间中,叶千狐托着下巴听着发生在远处的悲喜剧,虽然他所能看到的也只有热呈现所显示的画面,脑海中还是很自然地勾勒出里面两人相拥的场景。

    听了好一会,叶千狐抬了抬眼角,道:“红后,把音乐关了好吗?”

    “你不觉得这首歌很符合现在的场景吗?”红后如是说着,不过还是遵从叶千狐的命令把音乐关掉,于是名为《Helpiessly Hoping》BGM消失不见,耳边只剩下莉娜公寓中属于男女主角的声音。

    “如果说应景的话,我觉得《熟悉的陌生人》可能更合适,”笑着说了一句,叶千狐再次命令道,“开启超声波装置,我要里面更加确切的信息。”

    红后的声音却罕见地有些迟疑,“可是,如果超声波被这个微光的产物感应到怎么办,我不确定它是不是有这个能力。”

    相比而言,叶千狐却很镇定,道:“没关系,也算是试探一下了。”

    “好的。”红后回应了一句,随即在叶千狐的侧前方出现了一个新的全息投影画面,那是利用超声波装置所构建出了莉娜公寓房的立体模型,和之前的那些画面相比,这个3D图想要清晰太多了,就连里面男女的一些小动作都能够被清晰地在这里展现出来。

    说起来,叶千狐越来越觉得,凯恩其实挺倒霉的。

    本是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结果忽然发现自己的妻子给自己带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自暴自弃一般地参与了那个有去无回的探索队伍进入微光之中,然后,就真的再也没有回来。

    就算是死亡的方式恐怕也很痛苦,还记得在后来莉娜发现的录像中,凯恩诉说自己的状况。

    “我曾经觉得我是一个人,我有自己的生活,大家叫我凯恩,现在我没有这么肯定了。”

    “我的身体像液体一样流动,我的思想不受约束,我受不了了。”

    不停重复的那句“我受不了了”展现着凯恩那时候的痛苦,无论是身体还是思想上的,最终,他为了摆脱这种痛苦,开启了一颗磷弹,在刺眼个光芒和火焰之中彻底结束了自己的痛苦。

    怎么看,妥妥的就是一个悲剧。

    事实证明,红后的担心并不是问题。

    在开启超声波装置后,这个凯恩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和正常的人类一样,根本就感应不到来自外界的超声波。

    当然,就算是他真的感应到了,叶千狐也并不担心。

    汽车旅馆和莉娜的公寓有些远,然而那里的坐标已经被他清晰地记录下来,一旦遇到变故,他可以在瞬间到达那里,直接放弃监视开启抓捕活动!

    从这方面来讲,他在遥远的汽车旅馆中监视,还是就在对方放在的外面,并没有多少差别。

    依然没有急着开始抓捕的举动,叶千狐和红后继续通过放在那里的各种设备观察记录着凯恩的表现。很多就算是尽在眼前的莉娜也没有注意到的东西,在这些设备的扫描写显露无疑。

    这个所谓的凯恩,他的身体很不稳定。他已经拥有了人类的身体,但是现在看来,却并没有让这具身体真正稳定下来,在看似正常的外表下,其实内部充满了问题。

    而且,从微光环境中诞生的他,现在同样也不适应微光之外的环境。如果没有失误的话,人类所熟悉的环境,对于他来说,至少目前而言是有害的。

    另一边,莉娜依然还沉浸在凯恩重新回来的喜悦之中。

    当然,并没有一言不合就滚床单之类喜闻乐见的场景出现,接下来的发展,除了远程各种监控数据中凯恩的身体数据比较有意义之外,公寓里面的场景也只能用平淡的来形容。

    无论是学识还是生活而言,莉娜都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初始的喜悦让莉娜忽略了很多问题,但这种情绪稍稍退去之后,她还是留意到了很多自己之前下意识所忽视的问题,也终于察觉到自己的丈夫此时的奇怪的状态。

    毕竟不管怎么说,一个人的脸上,总是没有多少表情,就算是偶尔浮现出什么也显得僵硬无比,这真的太奇怪了。尤其是,莉娜所熟悉的那个凯恩,其实是一个非常开朗的人,对生活充满了热情,而不是眼前这个忧郁的中年人形象。

    天色就像是莉娜的心情一样渐渐沉静下来,太阳用自己不变的速度缓缓沉落在大地的边缘,公寓中的暖色的灯光取代了阳光成为新的照明。

    一楼的餐厅里面,凯恩依然穿着来时的一身黑色坐在餐桌后面,桌上放着一杯清水,却从一开始就没有被动过。

    莉娜倚靠在橱柜边,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凯恩的身上,彼此沉默了良久之后,莉娜终于主动开口打破了餐厅中令人压抑的氛围。

    突然离开,一年音讯全无,却又在这一天毫无征兆地回到家中。虽然还是那个人,但是整个人却流露着一种让莉娜陌生的气息。现在,她迫切地想要从凯恩的口中得到一个解释。

    “没人知道你的小队发生的什么事情,我联系了所有人,我能找到的每一个人,其他家属了解的情况和我一样少。”

    构思了一下语言,莉娜问道:“这是秘密任务吗?”

    对面,凯恩安然坐在那里,姿态没有任何的改变,目光落在桌上的那杯清水,淡淡地说道:“也许吧。”

    “什么叫‘也许’?”

    凯恩终于抬起头看起莉娜,道:“好的,没错,是秘密任务,对,我想是的。”

    这样的答案,就像是,为了不让莉娜继续问下去,而很随意地按照对方的想法说下去。

    “又是巴基斯坦?”莉娜回忆着曾经的记忆,问道。

    “我不知道是哪里,或是...”凯恩忽然顿了一下,并没有压低声音地自语道,“怎么回事。”

    莉娜却很不满意凯恩的答案,应该说很不理解为什么凯恩竟然自己去了哪里都不知道,有些焦躁地问道:“那里暖和吗?有雪吗?当地人讲葡萄牙语、斯瓦西里语还是普什图语?”

    然而,对面的男人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莉娜看着他,换了一个问题再次问道:“你回来多久了?”

    “我不知道。”

    凯恩依然给出这样的答案,让莉娜的焦虑情绪加重了几分,“你是怎么回来的?降落在哪个空军基地?”

    “我不知道。”

    “你的队员呢,他们和你一起回来了吗?”

    对面的男人依然沉默,连“我不知道”都懒得说了一样。

    “你肯定可以告诉我一些情况,你从地球上消失了12个月,我应该得到一个比没有解释更好的解释。”

    凯恩却忽然反问道:“这很重要吗?”

    这个问题让莉娜沉默的下来,离开橱柜边在凯恩的对面坐下,隔着餐桌轻轻抓住凯恩放在桌上的右手。

    水杯折射的影像中,两个人的手指仿佛是交错融合在了一起,不分彼此。

    “凯恩,你是怎么回家的?”

    “我在外面。”

    “房子外面?”

    “不是,我在房间外面,那个有床的房间,门开着,我看见你了。”

    “我认出你了,你的脸。”

    有些枯燥的一问一答,同样响在一处汽车旅馆之中。

    叶千狐依然坐在一堆全息投影前面,托着下巴,仿佛他的姿态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改变一样。

    这时候,这时候,红后的声音轻轻说道:“我的主人,凯恩的身体一直在恶化,尤其是他的内脏。”

    “检测结果显示,他的内脏器官一直在变得更加虚弱,现在已经到达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程度。这样的情况,如果他真的是人类,不立刻进行救治的话,随时都可能死去。”

    “还有,他开始内出血了,很严重。”

    叶千狐闻言,点点头,从椅子上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有点僵硬的身体,该干活了。

    另一边,餐厅中,在红后向叶千狐汇报着凯恩情况的时候,作为当事人的凯恩从表面上来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放在寻常人身上,已经非常可以带来极大痛苦的身体,似乎依然不能让他的脸上浮现出多少表情来。

    把右手从莉娜的掌心中抽出来,终于抬起那杯清水喝了一口便又放回桌上,手指在桌上敲击了几下,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平静地说道:“我不太舒服。”

    他现在样子很奇怪,根本看不出来他有什么不舒服。莉娜的目光落在玻璃杯上,表情忽然变得凝重,在原本清澈的水中,此时却蓦然多了一抹代表着血液的鲜红!

    “你受伤了吗,还是感染了什么!?”

    莉娜猛然站了起来,口中急促地问着,同时赶紧跑到一边找到自己的手机,焦急地拨打医院的电话。

    凯恩依然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正在为自己焦急的莉娜,平淡地说道:“我不知道,我只是不太舒服。”

    莉娜手指飞快地按下医院的号码,然而电话却根本就没有打通。

    “fuck!”

    愤怒地突出一个词汇,莉娜看了一下手机的显示,有信号。再一次拨打医院的电话,结果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改变,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回应!

    于此同时,在这短短的片刻时间,凯恩的状况却在急剧恶化!

    让人不舒服的平淡表情终于被口中涌出的鲜血打断,根本就不可抑制,凯恩的真实状况根本就不是一个不太舒服能够形容的,殷红的鲜血不停地从他的口中涌出,仿佛根本就不会停止一样。

    坐在椅子上的身体忽然失去力量倾倒,在莉娜焦急的目光中砸在餐厅的地板上。

    莉娜手里紧紧地抓着电话,几步就绕过餐桌再次看到地上的凯恩,他这时候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身体倒在地板上不停抽搐着,每一次的抽搐,都有新的血液从他的口中涌出。

    赶紧把凯恩的身体翻过来让他变成平躺的姿势,莉娜不停呼唤着凯恩的名字,脑海中正在回转着这时候该怎么做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急促的脚步声!

    莉娜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抬起头,接着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不远处,脸上带着漠然的表情,快步朝着她走过来!

    “你...”

    莉娜刚刚想要说什么,然而声音才刚刚出口,叶千狐猛然加快脚步,低身,伸手把什么东西按在了莉娜的脖子上。

    叶千狐的速度之快,几乎让莉娜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甚至都没有看清叶千狐动作,接着就感觉到脖子刺痛了一下,随即在眨眼之间就因为注射进血液的药物失去意识。

    接住莉娜失去意识的身体,让她轻轻倚靠在墙边,叶千狐拿出另一支早已经准备好的药剂,从凯恩的脖子注入他的身体。

    这里面的药物,可以暂时稳定一下凯恩越来越糟糕的身体。

    叶千狐当然不是要救他,只不过,他暂时还不能死,至少,在叶千狐从他的身上获得想要的信息之前,他还不能死去。

    抓住凯恩的身体,正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叶千狐的目光在墙角莉娜的身体上扫过。

    犹豫了一下,叶千狐右臂抱住莉娜的身体,左手抓住地上的凯恩,下一刻,三个人同时消失在餐厅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