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富少的低调生涯 > 第四十章 离开酒店回学校
    男青年,毕竟也是个狂种富二代,并不是被吓大的。

    呵呵一笑,指着朱大有,冷笑道:“装你麻痹呢,我告诉你吧,我爸就是上银财团的董事之一!”

    秦九儿一听,不由看了男青年一眼。

    “上银财团是金陵市最大的财团之一,控制很多资产和企业的。”秦九儿捂着嘴巴,悄悄的跟何敏说道。

    她老爸毕竟也是开公司的,所以秦九儿多多少少也会了解一些金陵市的各大商业情况。

    “哦,那看来你家这么有钱,这一百万赔起来应该不困难了。”朱大有点点头,说道。

    男青年差点被朱大有气笑了。

    这傻逼的脑回路真的跟正常人不一样啊,正常人一听自己老爸是上银财团,那肯定是吓得不敢要赔偿了啊。

    区区一个酒店的经理,还跟自己卯上了?

    上银财团一年都不知道投资多少个酒店呢!

    “好,你牛逼,你敢不敢让我给我爸打个电话!”

    男青年忌惮的看着朱大有,说道。

    他觉得朱大有只不过是看他年轻,所以敢欺负他。所以他担心朱大有会不给他打电话出去求助。

    “打吧。”朱大有说道。

    “好,你他妈的别来抢我手机啊!”男青年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自己老爸的电话。

    为了达到装逼的效果,男青年还打开了免提。

    “喂,老爸!”电话一接通,男青年的脸上立刻就展现出一种强大的自信。

    “儿子,一大早就给老爸打电话,什么事,是不是缺钱用了?”

    “老爸,你快带人来,我在一家酒店里,就是不小心弄坏了一幅画,他们让我赔一百万!还不给我走!”

    “妈的,哪家酒店!敢让我儿子赔钱!还他妈的一百万,是不是不想开了,竟然还控制你人身自由,老子让经理坐牢!你告诉我地址,我马上带人过去,今天直接封了他的酒店!”电话里,青年老爸的声音,暴跳如雷。

    男青年得意的笑了,看着朱大有,“老头,你还横吗?待会儿我看看你怎么求我的。”

    “你还没告诉你爸酒店地址呢。”朱大有淡定的说道。

    “妈的,不见棺材不掉泪。”男青年哼了一声,又拿起电话,“老爸,上海路的黑桃k酒店,你快来吧!”

    “黑,黑桃k?”

    电话里的声音,迟疑了一下,随即,电话里传来一种听不懂的咒骂,接着就是破口大骂,“你这个混帐东西,你怎么跑到黑桃k撒野了,还打坏了人家的东西,你这个孽畜,平时老子就该好好的管教管教你的,现在闯出大祸,你还有脸来跟我求助!”

    男青年瞬间就愣在那里了,眼神也一下子呆住了。

    “叫你赔偿的人,是不是前台服务员?”电话里声音,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又说道,“那我这就给你打一百万过去,你赶紧赔给人家!然后给我滚回家,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啊?”

    男青年此时大脑已经完全懵逼了,机械的说道,“老爸,不是前台服务员。”

    “那是什么人,长什么样子,快告诉我!”电话里的语气,就好像恨不得能从话筒里跑出来掐男青年的脖子一样。

    “一个中年人,四十多岁,脸上白白净净的,嘴唇上有一些稀疏的胡子,看起来有点不苟言笑……”

    “啪嗒,砰……”电话里传来一声噪音,似乎是话筒掉在地上的声音。

    随即,男青年老爸捡起话筒,继续大骂,“你,你这个孽畜,那是朱先生,你赶紧给我跪下去道歉!”

    男青年已经被老爸骂的傻了,他的骄傲和嚣张,不过都来自于老爸,现在连老爸都这样了,他直接就焉了,没有了后台支持的纨绔子弟,其实甚至不如一条虫。

    男青年直接扑通就跪在了朱大有跟前:“叔叔,我错了,对不起,钱我一定赔给你!”

    “把电话递给朱先生!”男青年老爸命令道。

    朱大有接过了电话。

    “朱先生,对不起,是我教子无妨,冲撞了你,还请你雅量就不要计较这个了吧,打坏了你的画,我一定照价赔偿,一百万,我这就转给你!”

    “不是一百万,你要给我一百〇一万。”朱大有看了看刚才被男青年打伤的那个女生,“住我的酒店有个规矩,那就是绝不能在酒店里打架,因为每个住进来的客人,只要没有退房,都是我的客人,既然是我的客人,那我就有保护的义务,现在你的儿子打伤了我的客人,所以罚款一万,当然,这一万,也不是给我的,是给被你儿子打伤的人。”

    “好好,没问题没问题。”别说一百〇一万,就是两百万,恐怕他也会照给不误的。

    “哟,两位这么早就起来了,我们这里提供早餐,两位需要我带你们去餐厅吗?”

    朱大有一脸的微笑,和蔼的看着何敏秦九儿说道。

    虽然陆原并没有告诉朱大有什么,但是朱大有毕竟老练,昨天晚上,就已经能看出来陆原是和她们认识的。

    而且,既然三少爷帮助她们,说明三少爷应该对她们还挺好的。

    那既然是三少爷喜欢的人,自己又怎么敢不好好对待呢?

    “啊?”

    何敏秦九儿,两人此时已经完全被刚才的事情震惊了。

    那男青年开着免提,他老爸和朱大有的对话,自然也都听得清清楚楚。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上银财团的董事,竟然对一个酒店的经理,这么恭敬。

    而且刚才她们也见识了朱大有的手段。

    真是老辣啊。

    两人此时对朱大有也是有几分怕怕。

    只不过,此时她们更加好奇,为什么昨天陆原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让这么厉害的经理不但不要求赔偿,还对陆原显得很感激。

    而今天早晨,同样的男青年,同样差不多的话,却被整成这个样子?

    正在这时,从门口进来一个戴着棒球帽的送货员。

    “朱经理吗?”送货员手里拿着一个扁扁的大盒子。

    “嗯,我是。”

    “噢,这是你在巴斯艺术馆预定的一副达芬奇的油画,我们给你送来了,请你过目。”送货员说着,打开手里的盒子。

    里面赫然是一副外国的油画。

    “哇,真是太美啦!”

    朱大有脸上放出几分惊喜,宛若孩童。

    何敏,秦九儿,两人忍不住又都对视了一眼。

    看这经理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被陆原说服的样子啊?

    也就是在这时,楼梯口又走下来两个人。

    一个是陈锋,另一个就是陆原,陆原此时挠着一头的鸡窝,打着呵欠,慢吞吞下了楼。

    “三……”

    朱大有反应倒是也快,并没有喊出三少爷,同时把刚才那副油画往送货员怀里一丢,“不要了!哼,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竟然花重金买外国人的画,我真是羞愧啊,这钱,我还不如捐给山区儿童呢!走吧走吧!”

    送货员愣了愣,也是没办法,就走了。

    “走吧,也该回校了。”

    陈锋陆原来到何敏和秦九儿身边,陈锋说道。

    四人离开黑桃k,打了一辆车就直奔金陵大学。

    至于王雷,谁也没再提起她。

    一路上,何敏和秦九儿一直在咬耳朵,窃窃私语的。

    “九儿,今天早晨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何敏趴在秦九儿的耳边说道,“朱经理,他根本还是喜欢外国画的,而且你看他收到快递的样子,那么惊喜,说明他很喜欢油画,可是后来陆原出来的时候,他又立刻把油画还给了送货员。你说,这是为什么?”

    “我,我怎么知道?”

    秦九儿虽然嘴里这么说,但是心里也隐隐在猜测着一些东西。

    “这说明昨天陆原让他放弃赔偿,并不是因为陆原说的那些中国人外国人的话,毕竟那些话,今天那个纨绔子弟也说了,一点用都没有。真正的原因,是陆原再要求他放弃赔偿!”

    “啊?”

    “所以说,就算你昨天想到了陆原那些话,就算你跟经理说那些话,也是没用的!”

    “额……”秦九儿点点头,其实她也不傻,昨天今天看了经历了那么多,也看出来了一些门道。

    “所以说,陆原说的那些话,只是个幌子,用来蒙蔽我们的。我觉得就算陆原直接让经理放弃赔偿,经理也会答应的!”

    “这么说,陆原和经理认识?”秦九儿呆了呆,她不太敢相信自己这个想法。

    “有可能吧,现在也不能急于下结论。不过无论怎么样,昨天陆原帮了你,你都该谢谢他的。”何敏说道。

    正说着,车子到了。

    几个人下了车,陆原因为此时脑子里只想着要去找周允。

    “那个,我有点事,我先走了。”陆原说道。

    何敏急忙暗暗掐了秦九儿一下。

    秦九儿明白何敏的意思,而且想一想,昨天的事情确实让她很后怕,如果不是陆原,她就要赔三百万啊!

    “陆原,谢谢你昨天帮了我,嗯,还有……”

    秦九儿正想琢磨着再多说点什么呢。

    “啊,没事,我走了啊,各位,拜拜。”陆原并没有太在意她说什么,毕竟此时他只想着周允,就摆摆手,走掉了。

    秦九儿顿时张口结舌,站在那里,看着陆原的背影走远。

    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心里突然有点失落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