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富少的低调生涯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姐姐你在想什么
    陆原愣住了。

    他没有想到,那件事竟然会对郑婕伤害的这么深。

    这不可能。

    怎么,怎么会这样?

    陆原当时候只是不想谈恋爱,一心想靠自己努力考上大学,而不是像堂弟陆天赐那样靠着家族的力量去上什么哈佛大学。

    至于对郑婕,陆原既不是喜欢,也不是讨厌。

    所以拒绝了。

    本以为就是一件简单的小事。

    谁知道,在郑婕的心里,竟然留下这么深的伤痕。

    这真的是,始料未及。

    “可是,可是你现在不也是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了吗,你都已经嫁人了,有自己的老公,自己的家庭了,你,也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了。”陆原突然想起了开玛莎拉蒂的刘大富,是啊,既然郑婕叫他老公,想必两人肯定也是相爱了。

    啪!

    陆原刚说完。

    脸上却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郑婕扬手就是一巴掌,目光愤怒的盯着陆原,起伏的胸脯,在透露着她此时愤怒的心情。

    “这一巴掌,是你应得的!”郑婕盯着陆原,一字一字的说道,“我刚才都说过了,那个叫郑婕的女孩子,已经死在了三年前红星高中的元旦汇演舞台上了!现在的郑婕,只是一具躯壳罢了!如果心里没爱,那算什么活着!”

    陆原虽然脸上火辣辣的疼,但是听郑婕这么说,心里却也有点不是滋味。

    唉,如果这是她的真心话,那,那自己还真是对不起她。

    虽然自己是无意的。

    “你以为我真心的喜欢刘大富吗?那你就错了,大错特错!”郑婕继续盯着陆原,说道,“我说过,从你拒绝我那天起,我就变了,心中再也没有纯情,我开始游走在男人之间,我再也不会真正的喜欢一个人了,我虽然嫁给刘大富,说起来也只是为了他的钱而已,刘大富有钱,也会赚钱,也认识很多人,我喜欢他,只是喜欢他可以为我提供的财富和地位。”

    说到这里,郑婕进一步逼近了陆原。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只有咫尺了,陆原甚至能闻到从郑婕嘴里呼出来的暖气。

    郑婕盯着陆原,冷冷的说道:“你要明白,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陆原无言。

    心里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扯淡的人生。

    说起来,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你喜欢我,我不喜欢你,这都是很正常的,你表白我,我拒绝你,这也是很正常的,怎么这么正常的一件事,天底下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事情,偏偏到了自己身上,就这么蛋疼呢?

    最蛋疼的,自己怎么就这么巧,遇到了郑婕,本来以为和郑婕没太多的事情,谁知道竟然却又隐藏着这么大的一场恩怨?

    “对不起。”

    陆原说道。

    是啊,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虽然陆原觉得自己并不需要说对不起,自己并不需要对不起。

    但是,人家都这么惨了,自己还是道个歉。

    “呵呵,不用了。”郑婕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容,看着陆原,“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而且,虽然我没有了爱了,但是我生活富足过的很好,从某种角度来说,呵呵,我还要感谢你呢,如果你当时候没有拒绝我,我和你在一起了,现在恐怕也要跟你一样东奔西走为生活和工作奔波,说实话,一想到你去路边野鸡店解决生理需要我就感觉到恶心,三年过去了,你越发的吊丝了,呵呵,看来老天真是有眼,让伤害过我的人,得到了报应。”

    陆原心里叹了口气。

    他现在知道了郑婕心里的痛苦和伤害,所以对于郑婕的这些嘲讽也不往心里去了,是啊,就让这女人发泄一会儿。

    “对不起。”陆原又一次说道。

    “滚!”

    然而,郑婕却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你没资格跟我说对不起。”郑婕嘴角几声冷笑,说道,“说真的,就你这样,真的是配不上我当时的喜欢,现在,从前的郑婕早已死在三年前,坟头草也很高了,现在的郑婕,不但对你没有半分喜欢,心里有的只是鄙视,快滚!”

    “唉。”

    陆原轻叹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而郑婕,轻蔑的笑着看着陆原渐渐消失在街道的街灯下,慢慢的,她脸上的轻蔑笑容逐渐的消失了。

    随即,一种忧愤浮现在她的脸上,那是一种说不清楚的忧愤和恨意。

    郑婕蹲下去,将脸埋在自己的双臂中,慢慢的啜泣起来。

    再说陆原,离开了之后。

    就找了个便宜的旅社,住了下去。

    躺在床上,想起刚才的郑婕,心里也不免有些唏嘘。

    问世间,情是何物……

    真的没想到,女孩子的心思竟然如此之复杂和深邃,这么一件自己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的事情,竟然会对郑婕有这么大的作用,甚至左右了郑婕的人生了啊。

    那,周允呢?

    是不是,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些无意的事情,自己不关注不在意的事情,周允却会记得?会影响她?

    自己不在意的事情都有如此大的力量。

    那么,自己在意的事情,岂不是对女孩子产生的作用更大?!

    周允在杭州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自己一无所知。

    自己答应去接她,最后也没去。

    这些事情,光是自己想起来,心里就内疚悔恨不已,那对于周允来说,是不是产生的伤害更大更深?!

    毕竟今天,陆原已经从郑婕身上,见识了女孩子那细腻无比的一面了。

    早点睡,明天就去普心寺,拜谒枯荣大师。

    陆原心里默念,沉沉睡去。

    此时,武江市的某户别墅的房间里。

    这房间,粉色的装饰,曼妙的帷帐,可爱的玩偶,精致的摆件,很显然,这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

    “姐姐,你在想什么啊?”

    一个穿着粉色睡衣的少女,看着身边一个穿着浅黄色睡衣的少女,说道。

    浅黄少女此时,正托着香腮,坐在暖黄色的台灯下。这少女,长相俊俏,鼻头微微翘起看起来很是高贵,又仿佛带着几分骄傲,侧脸完美无暇,几缕精致的发丝垂落在耳旁,偶尔拂动,仿佛是三月散落在碧江之上的杨柳枝条,风轻轻一吹,柳香就弥漫醉了春风。

    少女手里一只可爱熊头的签字笔,在面前的纸上写写画画。

    只是少女面前的纸上,却只是胡乱的一些圈圈,显然,乱七八糟的,毫无章法。

    浅黄少女,侧过头,冲着粉色少女轻轻一笑,摸了摸粉色少女的脸蛋,没说话。

    不过虽然是微笑,但是目光里,却总有一种说不清的落寞。

    “还在想以前的事情吗?还是一点都没想起来吗?”粉色少女又问道。

    “是啊,一点都想不起来了。”浅黄少女叹了口气,放下了手里的笔。

    然后她站起身,拿起面前那张被自己画满了毫无意义的圆圈的纸张,打开了抽屉,那抽屉里,类似这样涂涂画画的纸张,已经厚厚的一叠,少说也有上百张了。

    少女用手轻轻抚摸过那些纸张,目光里的好看的光华,微微在颤动,然后把那张纸,放了进去,关上了抽屉。

    “姐姐,你问问爸爸啊,爸爸是怎么找到你的,也许爸爸知道呢?”浅色少女继续说道,她的目光甚至带着几分急切。

    看来她似乎也很想替自己的姐姐分担忧愁,替自己的姐姐想办法。

    “爸爸说我八字不好,所以从小放到了深山里寄养,然后今年一直抚养我的人家去世了,所以他把我接回来了,至于我想不起以前的事情,爸爸也没有多说,只是说从小在深山里长大,也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让我不要乱想。”浅黄少女说着,又蹙了蹙眉头,“可是,我总觉得有点不太对,我总觉得自己经历过很多事情。”

    “哼,爸爸最喜欢骗人!”听到浅黄少女提到爸爸,粉色少女顿时脸上露出几分忧愤,仿佛有一肚子话要说,一肚子火要发泄,“他以前跟我说过,说我长大随便我喜欢哪个男孩子都可以,只要我喜欢,可以嫁给任何我喜欢的人!然而,他是个大骗子,现在我长大了,他却逼着我嫁给熊辉!”

    浅黄少女看到妹妹情绪突然变化,心里也顿时不忍。

    轻轻的抚过妹妹的头发,“对了,妹妹,那熊辉是什么人啊,你为什么这么逃避,甚至还离家出走了呢?”

    “姐姐,你以前不在武江,不知道熊家,不知道熊辉,我跟你说,熊家在武江市几乎可以算是第一家族了,据说家族祖上可以追溯的楚怀王,他们姓熊,就是春秋时候楚国楚王的姓,所以,他们都自诩自己是贵族。”

    “而熊辉,是熊家年轻一辈里面的老三,这家伙,是个浪荡纨绔子弟,每年不知道玩弄多少女人,不仅如此,他做过的坏事,可以说是罄竹难书,bǎngjià殴打,据说他的案底有一米多高,但是因为他家族强大,所以也没人敢动他,还有,他还结过好几次婚,当然了,无一例外,都离婚了!每个和他结婚的女人,下场都很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