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富少的低调生涯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绝不会让你食言
    “周小姐!不要出去!”

    站在门口的一个守卫,看到周允突然冲出来,急忙去拦。

    这守卫并非是熊家的人,而是熊老留守在洞房外面的贴身侍从。

    熊老带着其他所有人出去寻找陆原了,但是还是留下来了一个侍从守候在洞房的外面。

    只因为他知道,周允到底是三少爷最喜欢的女孩,虽然三少爷离开了,但是他在三少爷回来之前,一定也会好好的照顾周允的。

    如果三少爷一辈子不回来,他就会尽职尽责的以一个长辈或者一个仆从的身份照顾周允。

    直到,直到自己年迈离开……

    熊老还不相信熊家的其他人,毕竟自己离开家族三十多年了,所以现在自己必须忙于寻找三少爷的时候,他留下了自己的一个从陆家带出来的贴身侍从来保护周允。

    熊老的侍从的忠心,勿用怀疑!

    当然了,熊老也没办法阻止婚礼的进行,毕竟周允现在喜欢的人是熊耀。

    所以,熊老只是交待,侍从站在洞房外面,如果假如说周允要是突然大喊或者呼救什么的,这个侍从就冲进去保护周允。

    现在看到周允突然向外面冲去,他顿时一惊。

    因为,此时他很明白,外面是何其的危险。

    “周小姐,外面危险,快回去!”守卫向周允冲去。

    然而周允此时怎么会听他的,周允的视线里也再没有其他人,只有那道远处的光柱,她就像是飞蛾一样,无论多远,无论有多少阻隔,还是阻挡不住她扑向那道光柱的决心。

    “周小姐!”

    守卫来不及再多说什么了,他直接冲向周允,想强行阻拦住她。

    砰!

    然而,他刚靠近周允,一块巨大的树枝,从空中遽然落下,正砸在守卫的肩头,把他压在了树枝下,一时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允跑向外面,跑出去熊家。

    熊耀也跟着跑了出来,“虹虹!”,但是看到外面的骇人景象,顿时他立刻收刹住了脚步,眼睁睁的看着周允跑出了大门。

    呼!

    一块灯牌,擦着周允的身边,坠落在地上,摔成无数碎片!

    周允看都没看一眼,继续向那光柱的方向跑去。

    呼,砰,呼!

    外面,无数的东西从空中纷纷坠落!

    灯牌,灯箱,路灯,飞鸟,蝙蝠,防盗网,树枝……

    仿佛是一场陨石的爆炸,漫天的流星雨纷纷坠落。

    在周允的身边不停的摔落,炸开。

    此时,整个武江市,街上没有任何人了,所有人都躲进了建筑物。

    纵横交错的武江市街道,此时已经空无一人,在夜幕下,看起来就仿佛是世界末日一样,只有周允一个人,向着那道光柱的方向,飞奔在这街道上。

    “小姑娘,你干什么,不要命了啊!”

    “就是,快躲进来啊!砸到你会死人的啊!”

    已经躲进了建筑里的人们,看着一个小姑娘在狂乱坠落的接到上狂奔,都又心疼又担心。

    周允就仿佛没听到一样,飞快的跑过一条,又一条街道。

    她就像是动漫里的少女,踮着脚跑得飞快,空中的杂物下雨一般从她身边落下,砸在她的脚边,整个街道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碎片,裸露撕裂的电线,在空中发出滋滋的火花。

    周允却仿佛是什么都看不到,刷刷刷,她踮着脚,灵巧的避开地上的狼藉碎片,继续向光柱的方向,也就是九仙山的方向跑去。

    呼!

    一块印着“上海歌舞厅”的灯箱突然从空中坠落,砸在了二楼的电线上之后,冒出绽放一样的火花。

    砰的一声,又砸在了周允的肩膀上。

    周允淬不及防,正在奔跑的她,突然被砸中,整个人就倒了下去,惯性让她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鲜血瞬间染红了身体,地上的碎片垃圾,毫不留情的划破了她的手肘和膝盖。

    但她看都没有看一眼自己身上的伤口,爬起来继续向九仙山方向跑去。

    即使摔倒了,她的目光也没有移开那道光柱。

    陡然,一声低沉的吼声,从九仙山的方向传来,虽然沉闷,但是却几乎穿透了整个城市,就仿佛是云层里的闷雷。

    躲在建筑里的人们,不由的面面相觑,心头都升起一种说不清楚的骇意。

    然而周允听了却不由心头一震。

    这是陆原的声音!

    这声音里,充满了一种撕裂一般的痛苦,一种塌陷一般的痛苦!

    她怎么能忘记陆原的痛苦的声音?

    没有人会比她熟悉陆原的痛苦的声音了,她永远都会记得那一个时刻,那一个自己被艾敬她们打得昏迷在路边,陆原抱着自己在啜泣的时刻!

    虽然她昏迷了,但是她依然会感受到陆原抱着自己的温暖的怀抱,感觉到他泪水的温度,感觉到陆原痛苦的低吼。

    这一个瞬间,这一声痛苦的低吼。

    众人听了都感觉到骇意,唯独周允听了,两行泪水刷的就涌了出来。

    是的,这一个瞬间,她想起了更多的事情。

    她想起了所有的事情,从周允,到曹虹,她想起来了,所有的事情都串起来了。

    她想起来了第一次和陆原在湖边认识的样子,想起来了一起用树枝吃哈根达斯的那个时光,想起来自己为了给陆原带好吃的,买了坏的水果,在宿舍里,给他切片的事情。

    想到了在食堂里,两人吃一份炒饭,陆原吃的满脸都是饭粒的事情。

    想到了自己出了车祸,醒来之后在曹家的事情。

    然后,她想到了自己在武江大学的东湖边上,遇到了熊耀的事情……

    想到这里,周允浑身一震,泪水更甚。

    自己,怎么会这样?

    自己怎么会把别人当成了陆原?怎么会把对陆原的感情,放到了另外一个人身上!

    自己太对不起陆原了!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当她又想起了在婚礼上碰到陆原的时候,想到陆原看着她,一点一点的讲述着如何找到她如何思念她,如何忏悔,而自己却无动于衷的时候,周允的心都碎了。

    是了,还有,当自己看到陆原拿出那朵玫瑰,自己一下子惊慌失措,嚷着让陆原滚开,却去寻找熊耀的保护的时候,周允的心,就真的彻底的撕裂一般的痛楚。

    是啊,他寻找了自己那么久,自己却让他滚开。

    他那么小心翼翼地的来到自己跟前,自己却转身躲在了熊耀的背后。

    尽管是因为自己看到玫瑰花,想到了机场时候那个人用玫瑰花骗走了自己,所以自己才会对玫瑰花留下了阴影。

    可是,自己又怎么可以对拿着玫瑰花的陆原那么冷漠!

    自己已经把对他的感情,错误的放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而婚礼上,自己却又把对另外一个人的恐慌和厌恶,因为玫瑰花,而错误的放在了陆原的身上!

    想到这里,周允早已泪流满面。

    她更加疯狂的奔跑起来,一边奔跑着,她的脑海里一边想着陆原最后和熊耀说的那些话。

    想着他一点一点的告诉熊耀自己爱吃什么,自己的习惯,以及威胁熊耀不能对自己不好。

    想着陆原离开熊家时候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陆原,一定很痛苦很痛苦吧!

    他那么痛苦,却还是在想着自己!

    而在他走出熊家的时候,自己甚至都没有去看他一眼。

    周允跑得更快了,那光柱虽然还十分的遥远,但是似乎成为了她生命里唯一的路标和目标,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自己去到达那里!

    陆原,你一定要坚持住,坚持到我到达你的身边。

    因为你说过的,你要保护我照顾我一辈子的。

    你在我妈妈面前说过的!

    你答应我的!

    你放心,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我就算是竭尽全力,也绝不会让你食言的,我一定会让你实现你的诺言的!

    吼!

    又是一声吼叫,在周允听起来,里面夹杂了无数的痛苦。

    狂风大作!

    不停的从上空掉落的各种杂物,在这狂风之中,就仿佛是一场台风席卷了整个城市,漫天都是各种杂物飞舞。

    周允单薄的身躯,在这地狱一般的环境中,依然飞快的前行。

    一道道残片,在狂风的作用下,抽打着她的身躯,她却反而跑的更快!

    此时,九仙山,登天台上,光柱更加的强烈了,那一道从天而降的光芒,就仿佛是打开了的新世界的天梯,然而,被紧紧裹在其中的陆原,脸上却极为的痛苦和挣扎。

    他跪在地上,整个身躯被压得很弯很弯,就仿佛是身上有千钧之力在压着他。

    吼!

    他在低吼,他看起来在努力的抬头,脖子上的青筋宛如是青龙一般暴起。

    然而,他却半寸都抬不起来。

    “少主这是怎么了啊?”

    不远处,一伙人正在关切的看着陆原。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章九他们三个随从,以及瑶光。

    是的,当九仙山上出现了光柱的时候,章九就已经预料到了什么,他迅速的带上了蓝凰和朱策,三人急匆匆就往九仙山上赶来。

    而在半路上,又碰到了也一路赶来的瑶光。

    章九当时问瑶光为什么来九仙山,瑶光摇摇头说不知道,但是就是心里有一种**,促使着她赶往这里。

    四人一路来到山顶。

    正好就看到陆原正被光柱包围着。

    眼前的景象,即使是章九他们,也是看得惊诧万分,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所以就只能先站在附近。

    “少主要危险!”章九的语气都变得凝重起来了。

    “怎么了?”蓝凰心里一紧,急忙问道。

    “少主正在承受巨大的能量,如果他再不吸收这些能量的话,他会被能量撕碎的。”章九凝重的看着光柱下的陆原。

    强烈的光柱下,陆原的身躯都几乎变得半透明了。

    “能量在哪里?”

    “你看到那光柱了吗,那是巨大的能量被实化的样子,能量是虚无不可见的,但是当能量强烈到一定情况下的时候,就会产生光芒,当能量可见的时候,那样的能量已经是炽热到了极点了!”章九指着那道从天而降的光柱,“那不是光,那是能量,你要知道,此时那光柱里面的温度,恐怕达到了几亿摄氏度,压力也会达到几万万兆帕,别说生物,对于一切东西来说,那里就是一个分解场,任何东西进入,都会立刻汽化为乌有……”

    蓝凰听着章九的话,不敢相信的看着那道光柱,看着光柱下,跪在地上,还在挣扎的那个不愿意倒下的身影。

    心中也不免震撼。

    到底是什么人,还可以在那种能量场内生存!

    想到这里,蓝凰心中陡然一荡。

    是啊,那是少主啊!

    魔族的天玄,那是称霸万界的存在啊!

    是了,都过了三万五千年了,自己都差点忘记少主以前是多么逆天了。

    “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巨大的能量啊?”蓝凰看着陆原,喃喃的说道。

    “这是少主引来的能量。”章九也呆呆的看着光柱里的陆原,“这能量存在于三个大陆之间的虚无空间,这些能量连接着大陆,能把三个大陆连接起来,你可以想想这能量的强大,少主是为数不多可以吸收虚无空间能量的人。”

    “少主引来的能量,他又为什么不吸收呢?!”蓝凰着急的看着光柱中的陆原。

    光柱越来越亮,可见能量还在源源不断的涌来。

    章九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本来少主是准备吸收这些能量的,他已经开始觉醒了,可是,在最后关头,他却又选择了拒绝吸收,可是这些能量如果一直不被吸收,会把少主压垮的,他在挣扎,可是他没有太多的挣扎的余地了,这些能量越来越多,他再不吸收,他真的会死的!”

    “那他吸收啊,少主为什么不吸收!”蓝凰着急的跺着脚。

    “我不知道,他其实已经觉醒了,觉醒的少主对于力量的渴望是非常强烈的,那种强烈,比世界上最强的毒瘾发作还要强烈上万倍,可是,这么多他引来的能量,唾手可得,他却依然选择了拒绝!”章九此时也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陆原,突然他醒悟道,“他,不想吸收这能量,只因为他不想彻底觉醒,他,他还保留着这一世的记忆,他,他有留恋的事物!”

    “那他为什么不逃离那里!”蓝凰真的急了,眼睛都红了。

    “他动不了,能量太大了,他支撑都支撑不住了,哪里逃得出来。”章九盯着光柱中的陆原,悲痛的说道。“他,已经无法控制这些能量了。”

    “少主会死?”蓝凰不敢相信的喃喃的说道,“他宁愿死,也不接受这些能量,他即使内心无比渴望能量,也不接受能量,只为了保存这一世的记忆?!”

    “不……”章九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很难说清楚的表情,那是一种极度的震惊和不可思议的导致的平静的表情,“少主他其实现在这个状态,已经并不记得这一世的确切的清晰的记忆了,换句话说,其实他已经不记得任何人的样子,甚至不记得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了,他只是内心的深处,有一个东西,他自己也说不出来的东西,牵绊着他,让他不想觉醒,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他只知道,自己不要觉醒,不要觉醒……”

    章九的话,还没说完。

    一个轻灵的身影,从他身边迅速掠过,疾风一样,冲向了光柱下的陆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