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富少的低调生涯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四合院里的生活
    “就是,如果发生这种事情,不早就传疯了。”秀花婶看着女儿魔障一般,叹息着说道。

    “什么乱传的,就是真的!”赵倩顿时就急了,“只不过不是在锦城,所以传的没那么火热罢了,那是在金陵,对,就在金陵大学,那个,周允,你也知道吧,是不是有这个事?!金陵肯定人人都知道!”

    周允一愣,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那时候半昏迷了,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后来,她自然也慢慢的了解了发生的一切。

    是的,那一次,是陆原为了她叫来了五架直升机的支援!

    那时候的陆原,地位何等尊贵,又何等风光?

    然而,为了自己,他却离开家族,现在和自己过着这么落魄的日子。

    离开武江市的时候,熊老把陆原托付给她的时候,告诉过她,一定要隐居,一定不能暴露陆原昔日的身份。

    至于具体原因,熊老也没说那么多,毕竟具体原因太复杂,而且当时候时间紧迫。

    所以,现在赵倩突然提起这个事。

    周允也只能装作不知道的摇摇头,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毕竟说的越多,就越容易露陷。

    这小贱货,还真够犯贱的啊!突然看到周允摇头,赵倩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毕竟这个事情的确是真的,赵倩心里百分百肯定周允知道,就发生在金陵大学,她能不知道?

    现在竟然摇头,不用说了,肯定是故意的。

    故意让自己出丑。

    是的,这个贱货,自己上了大学出来没找到好工作,混的一塌糊涂,心里肯定不平衡,故意和自己作对的。

    好啊,小贱货,你等着!

    赵倩扔下筷子,就走了出去。

    “那个,倩倩姐……”周允顿时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虽说赵倩对她很不友好,但是,毕竟大家从小一起长大,而且赵叔叔和秀花婶对自己都很好,更何况赵倩气得离开,也是因为自己刚才摇头。

    而自己刚才摇头说不知道直升机的事情,尽管自己有充分的理由摇头,但是自己依然是在撒谎。

    换句话说,是自己撒谎,惹怒了赵倩离开的。

    周允站起来,想追出去。

    “小允,你不用理会她。”秀花婶眼疾手快,急忙就抓住了周允,夹了几块肉给她,“你多吃点菜,瞧你,都瘦的,以后啊,你住在这里,天天来这里吃饭,记住了啊,别跟我客气!”

    周允听着秀花婶这些话,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

    说真的,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又能看到秀花婶他们,周允真的很感动,毕竟自己从小长大的村子,那种温暖和回忆,也是无可替代的。

    也就是这个时候。

    “小允!”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周允抬头,就看到村头王二婶的脸了。

    “哎呀,周允啊!”

    “小允来了啊!”

    一声,又一声。

    不一会儿,竟然又挤进来一群人,周允都愣了,全部都是村子里的人。

    “我说秀花啊,你也真是的,小允来了,怎么不给我们说一说,小允可是我们村子里唯一一个大学生啊,最有出息的!”有人说道。

    “我这不是没来得及吗。”秀花婶也笑着说道,“我就打算等小允吃完饭,安顿好了,再告诉你们的。”

    说着,秀花婶也转头笑呵呵的给周允说道,“小允啊,你也别奇怪突然看到这么多村子里的人,你也知道的,我们那村子,太偏僻了,都赚不到钱,大家伙儿索性都来了锦城打工了,平时就都住在一起,没事有个照应嘛。”

    “好了好了,秀花你也让我们说两句嘛。”王二婶喜滋滋的来到周允面前,“啧啧,小允真有气质啊,不愧是上了大学的,比我们村子里其他丫头都有气质多了。”

    “那可不,小允人家上了大学,将来肯定是城里人,以后还会做大官赚大钱的。”

    “小允这是不是到锦城工作了啊,当官了吧,肯定的,以后我们有事,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小允也能给我们帮忙啊!”

    “对对,小允啊,上一次我在外面卖鸡蛋灌饼,被城管抓到手推车给没收了,你上过大学,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帮我给要回来啊。”

    “小允啊,我儿子跟我一起从村子里也来锦城了,他要上学,但是没有资格在这里上学,你能不能给找找门路啊,我们都是农村人,你是上过大学的,你动的多。”

    “这是小允男朋友吧,啧啧,一看也是大学生,肯定是城里人吧?”

    “一定家里很有钱吧,毕竟小允上的是全国前十的大学,找的男朋友,肯定不差的啊。”

    “小允啊,你可不能发达了就忘记我们了啊,当初你上大学,我们全村人都每家每户凑了鸡蛋给你的,一起把你送到村口的。”

    “瞧你说的,怎么说话的呢,小允是那种人吗?小允要是那种人,还会来我们这个穷窝窝吗,小允这是没有忘记我们啊,是来报恩的!”

    众人围住了周允和陆原,七嘴八舌的夸赞道。

    周允被众人一时纷纷扰扰的话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呵呵,你们真以为她有这个能力来帮助你们?你们真以为她是来报恩的?”一个声音从门口悠悠的传来。

    赵倩不失时机的走了进来。

    “咋了啊,赵倩,不是你跟我们说小允来了吗?”王二婶不明白的看着赵倩。

    “没错啊,我只是告诉你们她来了,可没说她有能力帮助你们,难道你们不知道,她这一次来,可不是看望我们的,而是来这里租房子住的。”赵倩说道。

    “什么?!”

    众人听了,顿时都大吃一惊。

    简直不敢相信啊。

    “这,怎么可能?”有人说道,“这可是锦城脏乱破老棚户区啊,只有我们这种没什么文化没什么本事的打工的才会租住在这种地方,小允上过大学的有本事的人,怎么可能住在这种地方呢。”

    “是啊,是啊。”其他人也附和着说道。

    “呵呵,上过大学,有本事?”赵倩嘴角浮起一丝混杂着讥讽和得意的微笑,“上过大学的人会连工作都找不到吗?上过大学的,会找一个同样都没有工作的男朋友吗?”

    赵倩说着,冲到墙角,一把扯开陆原和周允搬家带来的东西,“看看,这就是他们的东西,他们要在这里租住了,这些破烂,比我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众人看着那堆东西,顿时也都愣住了。

    也是,周允带来的,不外乎是一些简陋的衣服,床单被罩,塑料盆碗,草席凉鞋,泡面辣酱之类的,跟任何一个在外打工的民工们的东西,没啥区别。

    “他们过的比你们还糟,你们还指望他们帮助你们?”赵倩说道。

    一时之间,屋子里死一样的安静。

    众人都惊呆了,这冲击力太大,毕竟以他们的思维,觉得上了大学,肯定将来就一定出人头地了,有出息了。

    然而,现在这看起来,真不比自己好多少啊?

    “这,这不是吧,那时候不是说考的什么金陵大学吗,重点大学,上了之后,就能怎么样怎么样的吗?”

    “怎么会这样啊?”

    “呵呵,肯定是上了大学之后,到大城市就变了,没有上进心了,我听说很多农村女孩子到了大学之后,努力心没有了,倒是学会了一大堆的攀比毛病,耽误了学业了,她应该也是吧!”

    “肯定是的,唉,你说你一个农村女孩子,非要养成那种毛病,到了大学里,就好好学习嘛,非天天瞎搞胡搞的,现在搞成这样,呵呵,后悔了吧。”

    众人的语气,逐渐都变了风向。

    从一开始的热情,变成了冷漠的议论。

    “那可不啊,说不定连毕业证都没有拿到呢,要不然,怎么会连个工作都找不到呢?”又有人说道。

    “对了,周允,你的毕业证呢?让我看看你的金陵大学的毕业证啊,现在都过了毕业季了,你也应该有毕业证了吧。”赵倩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在周允带来的东西里翻来翻去的,“怎么回事啊,我都找不到你的毕业证啊,有本事拿出来给我们大家看一看啊。”

    周允低着头,脸红的厉害,没好意思讲话。

    是的,现在的确已经到了七月了,算起来,她和陆原的确都毕业了。

    可是,也确实没有毕业证。

    毕竟,现在他们没办法,也不能冒着风险回金陵市。

    要拿毕业证,肯定拿不出来啊。

    “看吧,没有毕业证!”赵倩仿佛是胜利一样,大声喊道。

    “连毕业证都拿不到!这样的话,上了四年大学,也没啥用啊,还花了那么多钱,还以为多厉害了呢,呵呵。”

    人群里,有人发出一声冷笑。

    “说真的,我那时候就觉得她不会有多大出息,倒是你们,呵呵,还真以为自己村子里能出什么大人物啊,别做梦了。”有人马后炮的说道。

    “刚才山柱说什么来着,手推车被城管没收了,还让她去帮忙要回来,哈哈,就这个样子,怎么帮你要回来啊,真是太搞笑了。”

    “唉,就是啊,白高兴了一场了,她那时候上大学,我还去山神庙里给她拜神祈祷她一路飞黄腾达呢,结果呢,比我们都还不如。”

    “就是,亏我当初她上大学的时候,还给她送了一篮子鸡蛋呢。”

    “是啊,我也送了,我还送了一只野兔,早知道,还不如我自己吃了呢!”

    “就是不知道还能要回来不。”

    “看她这个样子,应该是没钱还我们了吧。”

    此时的众人,语气渐渐多了几分嘲讽和埋怨。

    周允听着众人的议论,头低的更狠了,脸上羞愧的通红,泪水都啪嗒啪嗒的掉。

    她不应该羞愧,毕竟这不怪她。

    可是,她也没办法不羞愧,毕竟这么多人议论着她,而且还都是村子里的熟悉的人,这是多丢人的一件事情啊。

    她的心里也很难过,一种说不出来的难过。

    “你们都说什么呢!”

    终于,一直在旁边憋得太久的绣花婶子也爆发了,“你们到底是不是小允的乡亲乡邻啊,难道你们过来看小允就是因为你们觉得她可以帮助你们啊,原来你们当初她上大学的时候你们送鸡蛋送火腿,就是为了将来可以攀附小允啊!你们怎么都是这样的人呢,竟然还有人有脸问小允要还钱?你们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啊?我们给小允送鸡蛋,那是因为小允是我们村子的骄傲,也是我们大家的心意,是情意,而不是为了将来的利益!谁都有困难期,小允现在正是困难期,你们一个村子的,不帮忙扶持就算了,竟然还来讨债,有良心的留下来,没良心的离开我的屋子!”

    秀花婶抱着周允,冲众人吼道。

    “好了,大家都回去睡觉吧。”赵继生也打开门,做出了送客的姿态。

    “呵呵,秀花婶,你也小心一点吧,她混成这个样子,突然来找你,怕不是要来麻烦你哦……”有人呵呵说道。

    “出去!”秀花婶毫不留情的吼了回去。

    “还有你,也出去!带着你的朋友,出去!”人都走光了,只剩下赵倩她们三人站在屋子里,得意的看着周允,不过显然,秀花婶也没打算放过她们。

    赵倩笑了笑,满意的走了。

    “别怕,孩子,秀花婶知道你肯定有苦衷的,我是看着你长大的,知道你不是他们说的那种人,你不要担心,你就住在这里,以后秀花婶可以照顾你。”秀花婶搂着周允,轻轻的拍打着。

    说完,秀花婶又抬头看了看陆原,“小陆啊,我也相信你不是他们说的那种人,你现在只不过遇到了困难而已,既然小允看中你,那你就一定是一个不一般的人,我相信小允的眼光。你们一定要好好的。走吧,我带你们去看你们的房子。”

    这个晚上,陆原和周允,就在这个四合院里住下了。

    他们的房间并不是和赵继生他们一家在一起,而是在四楼一个单间里面,很简陋,但是至少比公寓大楼便宜很多。

    晚上,周允躺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

    看得陆原很心疼,他很明白周允的心情。

    是啊,那么多人围着她说着那些难听的话,还都是她认为的最亲的村子里的人,那些**裸的嘲讽的话,真的就仿佛是刀子一样,让人鲜血淋淋,衣不蔽体。

    “对不起,周允。”陆原攥紧着拳头,认真的说道。

    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这句话,他是默默的说的。

    现在,他虽然不是陆家的三少爷了,但是至少,他还是一个人,一个男人。

    他还可以拼,还有命拼。

    他的话刚说完,一个柔软的身体,就钻入了他的怀抱。

    周允没有说话,但是她已不需要说话。

    一个月过去了。

    这一个月,陆原和周允就住在这个四合院里。

    其实,他们过得,并不是很舒服。

    毕竟这个四合院里,住的,大部分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而且有时候晾衣服啊洗衣服啊什么的,都在院子里。

    而自从知道了周允的情况之后,除了赵继生和秀花婶,其他人总是显得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

    甚至还有一些人,就是幸灾乐祸的样子,比如赵倩那种人。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和周允差不多大的。

    当时周允考上大学的时候,被全村人夸奖羡慕,周允又漂亮学习又好,让她们都觉得很自卑,现在看到周允这样,她们倒是觉得狠狠出了一口气。

    幸好有秀花婶和赵叔叔平时的照顾,让周允找到了一些曾经的感觉。

    这一段时间,她一直在找工作,不过没有毕业证,找工作真的很困难。

    而陆原,陆原也自然同样的困难,毕竟他也没有毕业证……

    烈日下,工地上。

    一个年轻的**着上身的身影,正扛着一袋水泥,噔噔噔的在竹架子上走得飞快。

    汗水顺着他被晒得黝黑的脊背,像小溪水一样蔓延。

    砰。

    他丢下最后一包水泥,满脸都是粉尘的走向了旁边一个包工头模样的人。

    “小子,不错嘛,看你也不是很壮,竟然一个月扛了这么多水泥,啧啧,你可真够拼的啊,这里是六千块钱,妈的,你小子真厉害,竟然刷新了我手下扛水泥的记录了。”包工头点了六千块钱,递给了青年。

    看着青年离开的身影,包工头不禁咂咂舌头,“这小子,对自己真狠啊,一个月干的活抵两个人了,愿你下辈子投胎到富贵之家吧。”

    青年拿着钱,先是一路飞奔,来到了一个女装店里。

    指着一件淡黄色的裙子,“这个多少钱?”

    店员皱了皱眉头,有点厌恶的看了看青年,但是也不好意思往外面赶,哼了一声,“你买得起吗,三千块呢,这一件。”

    她的话刚说完,啪的一声,青年直接甩出一叠还带着水泥粉尘的钞票,豪迈的大声说道,“包上!按照礼品规格包上!”

    回去的公交车上,车厢里的乘客们,都好奇的看着一个满身脏兮兮的青年,怀里却抱着一个干净精致的礼品盒。

    终于,青年下了车,一路狂奔,进了破旧的四合院。

    一口气,跑到了四楼。

    楼上,周允正在用手机查招聘信息,还时不时的做一下记录。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精致的盒子,出现在了她眼帘。

    抬头,眼前,正是脏兮兮的一身黝黑的陆原。

    “拆开,送你的。”陆原说道。

    周允一愣,看着那精致的盒子,她的女孩子心思自然也是一动,不由自主的就拆开了盒子。

    一件优雅的淡黄色的裙子,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那丝绸一样的材质,轻盈的造型,柔滑的手感,周允不禁都是目光闪出了亮光。

    是啊,哪个女孩子,能拒绝好看的衣服?

    “陆原,你,为什么突然要送我东西啊?”周允说道。

    “你忘了吗,今天是我们认识的一周年。”陆原微笑着看着面前的人。

    “啊!我差点都忘记了!”周允猛地一拍脑袋,“瞧我这记性,对不起哦,陆原,我,我这一段时间太忙了,对不起……”

    “没事,你不用说对不起。”陆原看着面前的人,看着比往日更消瘦的周允,目光里带着几分心疼,轻轻的搂着她入怀。

    是啊,这一段时间,周允又何尝不是吃了很多苦呢,每天都要找工作,为了省钱,都是怀里揣着馒头和白开水,能走路的地方,绝不会坐车。

    “对了,这件衣服多少钱啊?”

    “不贵,才八十块钱。呵呵。”陆原轻描淡写的说道。

    “啊这么贵啊,八十块啊!真是的,你不应该花钱,给我买衣服的,你要多给你自己买点吃的,你每天都要干那么多活。”周允趴在陆原胸口,带点埋怨的语气说道,“我,我一点都不喜欢衣服的,我觉得现在穿的衣服就挺好,我喜欢简单的,喜欢朴素的衣服。”

    陆原听了,不禁一刹那,目光微微湿润了。

    他没说话,只是轻轻抚摸着周允的头发,周允啊周允,你虽然这么说,可是你不知道,我好几次看到你站在过道上,看着楼下别人那件淡黄色的裙子发呆。

    又多少次看到你,经过楼下晾衣服的时候,都会在那裙子的附近多逗留一会儿。

    我怎么会看不出来你喜欢那件裙子啊。

    是啊,它真的和你很般配,都是那么的轻盈,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样,我知道,你穿上它,一定很美。

    所以,今天发了劳务费,第一时间就是买了这样一条裙子,送给你!

    当然了,这些话,陆原没有说出来。

    他只是抱着周允,抱得更紧。

    “来,穿上看一看吧。”

    “嗯。”

    周允点点头,目光里藏掩不住惊喜,也是一脸兴奋的试着穿上了裙子。

    她身材窈窕,轻盈灵动,脸蛋绝美仿佛不屑人间,裙子摇曳风动,人裙一时无限风采。

    站在这老破灰旧的过道上,却就仿佛是刚从云端落下的蝴蝶。

    “真好看。”陆原看的呆了,真的很美。

    只有周允才配的上这个裙子。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衣服了。”周允微笑着说道,“因为是你买的,而且,你说了好看。”

    这一瞬间,这一个微笑,陆原觉得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事物。

    这一刹那,他觉得,就算是遍历世界上一切艰难阻险,也绝不辜负周允。

    “妈的,是哪个烂人,偷了老娘的裙子!”就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了一个暴怒的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