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其他综合 > 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 > 第三百一十九章云不闲偏科
    慕南云说的话,总会明里暗里给她带出些暗示。他说杨凌更讨厌林裴。

    这点曲小白以前是知道的。但那时她以为杨凌讨厌他是因为他似乎对她有些别的意思。

    莫非,杨凌讨厌他,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曲小白眼眸微微眯起。

    董朗不知里面的弯弯绕,但也瞧出来曲小白根本就是在糊弄他,他也懒得问,瞧林裴那个样子,穷酸书生样,就不让人待见,主上讨厌他也没什么奇怪的。

    她看了董朗一眼,道:“一会儿宴席完了,你把林裴请过来,哦,对了,你一会儿帮他研墨,不要走。”

    董朗今日做错了事,此时只想着赎罪了,曲小白便是让他去摘天上的月亮,他也会不辞辛苦的。

    更何况只是磨墨。

    曲小白喂杨凌吃完了药,也没有再出去应酬众人,横竖有辛青君照应着,他比她做事还要周全些。

    杨凌病着,她伺候杨凌,不出去那些人须也说不得什么。更何况这个世界男子为尊,他们倒还不喜自己的主母抛头露面呢。

    这倒成了她躲懒的好借口了。

    至于她便宜爹娘那里,自有张氏几人以及杨柱子赵元等人帮她应酬。想想别人家的爹娘不说给儿女帮忙那也是不会给儿女添忙的,她这一双爹娘倒好,真真儿让她开眼界。

    她收拾了笔墨出来,开始抄医书。

    董朗就坐在一旁帮她把抄完的纸张晾干收拾整齐,一边收拾一边研读,有些比较重要的点,还会和曲小白一起讨论一下。

    抄了有几十页纸,那边依稀散了,辛青君没有让任何人到这边院里来打扰,都是直接送走的。董朗去门口瞧着大家陆续告辞,他忙把手札收拾了,去找林裴去了。走的时候还嘱咐曲小白不要再写了,这些东西不可让外人看见。

    曲小白自然也明白的,不消他说,也已经停了手。

    董朗去后不久,便把林裴寻了来,林裴似乎是喝了不少的酒,脸上微染红晕,他今日穿的一身青色长衫,满身的书卷气因为这些微的酒气,倒更显得他接地气儿了些。

    同林裴一起来的,还有慕府的管家唐木乔。

    曲小白朝他二人淡淡一笑:“林先生,唐管家,今日招待多有不周之处,还请见谅。两位吃好喝好了么?”

    “多谢杨夫人的款待,已经吃饱喝足了。今日的酒甚好,不知是什么酒,倒让我和唐管家都多喝了几杯。”林裴浅浅笑着。

    唐木乔道:“正是呢。”他抱拳一礼,“因为家主人把马骑走了,只留了一辆马车下来,在下要等林先生一起走,不请自来,夫人不会怪罪吧?”

    “怎么会呢,唐管家快请坐。”曲小白赶紧吩咐刚刚回来的毛氏去泡茶,吩咐完了,才回过头来道:“今天的酒叫做凌之香,是我们家在东疏郡买的一个酒窖里产的,这酒比一般的酒要香醇些,只因为酿酒的水是山泉水呢。”

    “原来这样,怪不得呢。”

    曲小白与他们寒暄了几句,毛氏把茶呈上来,斟了一圈茶,便退在一旁伺候着,曲小白道:“把林先生留下来,是想求林先生帮忙写一下大门的匾额,林先生的字堪称大凉第一,希望能赏这个脸。”

    林裴道:“你这么说就外道了,举手之劳罢了。”曲小白的态度一直淡漠疏离,他说话也就注意了些分寸,没有什么僭越之处。

    董朗去扛了一块香樟木的木板来,木板已经处理过,只差题字了,木板放在桌上,他又取了特制的墨块来,另拿了干净的砚台开始磨墨,墨磨好了,林裴提笔蘸饱了墨,目光在匾额上扫过,大略定下了字的轮廓大小,挥毫泼墨,书下了“杨府”二字。

    龙飞凤舞,铁画银钩,正如曲小白所说,他的字,堪称大凉第一。

    大家不由都夸赞字写得好。董朗瞧着那两个字,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可能,他主上真的嫉妒人家有才华……

    他回眸瞧瞧正在软榻上发呆的自家主子,猛然一哆嗦。这种想法很危险啊,要是主上好了,发现他有这种想法,他会死得很难看的。

    字写完了,曲小白笑道:“你这两个字也能值不少银子,看来我得给你封个大红包。”

    林裴也不拒绝,笑道:“那敢情好,不过,红包就不必了,你的好酒赠我一坛就好。”

    “一坛酒也值得你开口,我让青君给你和唐管家多搬几坛,红包么,也是要封的,图个彩头。”

    曲小白端量着那两个字,越端量越觉得好看,吩咐董朗道:“青君还没有送完客人吗?送完了就让他把匾额挂上去。”

    董朗有些无语:“不急呢,这字还要处理一下,不然风吹日晒的,没几天就脱落了。”

    “还有这一说呢?我小门小户出身,还真不懂这个。”

    众人都深深看她一眼。

    再想想她的那一双父母,都又把目光汇集在了杨凌的身上。以她的出身,必然不可能长成现在这样有城府有手段的模样,那定是杨凌的功劳吧?

    曲小白看着众人那莫测的眼神,完全不知道,他们已经给杨凌安了个大功劳。

    唐木乔看了杨凌一眼,问道:“杨公子的病,如今还没有起色吗?”

    虽然他表情看起来就跟一个外人客套几句没什么区别,但曲小白深知,他心里不定怎么焦急呢。

    可她并不因为他焦急就对他有一点好感。

    当日杨凌去当兵,他在后面可是起了不小的作用。

    她回答得很淡:“没有起色。这病不太好治,他又有病根儿。”她脑子里忽然一动,当日他把杨凌送到杨兴茂家里,一直就没有放弃过杨凌,是有什么让他自信杨凌能恢复成正常的模样吗?

    还是……他也只是在茫然地等待?

    曲小白看见辛青君远远地朝正屋这边走过来,她想起今日辛青君特意和唐木乔接触过,便没有继续试探。想来,辛青君已经试探过了。

    唐木乔说了几句客套话:“杨夫人也不要太着急上火,是病都得有个时间才能痊愈,杨公子得的也不是不治之症,总能好起来的。”

    曲小白点点头:“嗯,我相信他一定能好起来的。唐管家见多识广,若是认识什么厉害大夫,记得一定要介绍过来,小妇人在这里多谢唐管家了。”

    “放心吧,如果有遇到,我一定会带过来的。”

    董朗在一旁听着,倒也没有旁的感想。他不是个嫉贤妒能的人,若真有医术比他高的人,他愿意那个人接替他给主上治病,只是……他心里还是挺灰心的,这些年并没有遇到过比他医术好的人。

    云不闲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但云不闲那老小子偏科,擅长的是外科。

    和唐木乔林裴说了几句话,曲小白淡淡应付着,两人也瞧出她心不在焉,便起身告辞,曲小白命辛青君装了几坛好酒在车上,算是酬谢,又封了个百两的红包给林裴。

    林裴这个人当初能放弃高官厚禄到这偏僻边境给人家做个老师,自然是不会在意钱财这等俗物的,曲小白也就是真的图个彩头罢了。

    送走了林裴和唐木乔,辛青君禀告道:“小主母,吴侃吴账房和那个叫曲俊的伙计都没有走,你要不要见一见?”

    曲小白今天在人群里看见了他二人的身影,且人也是她让请来的,自然是有事情要跟他们说,他们两个也都聪明,没有离开,一直等着呢。

    想了想,道:“我现在有些乏,你让他们先去客房休息,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我等晚上再和他们说话。”

    辛青君答应着去了,这厢曲小白把自己的笔墨又摆了出来,却是没有再抄录医书,而是画了一些服装设计的图纸。

    董朗在她旁边看着,不时地偏头瞧她一眼,她全神贯注,一点旁骛也没有,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董朗的视线。

    画功算不得好,但那些衣裳的式样却是很新颖,董朗想象着那些衣裳穿在她身上,定是能增色不少,一时间脑子竟有些走神,等回过神来,不由心里骇然,看曲小白的眼神就有些无措。

    “我去看看老云切药。”

    董朗慌得起身往外走。

    曲小白这才讶然地回神:“你怎么还在这里?这是衣裳样子又不是医书手札,你看这些做什么?”

    “看看不行啊?”董朗略嫌慌乱的声音从走廊上传了回来。

    曲小白不禁好笑,小子是有病吗?成天这么冲,不枉叫他小直男。

    晚上,吴侃和曲俊都聚在一起吃了晚饭,曲小白和他们喝了两杯,点到为止,没有喝太多,曲俊和吴侃都是精明人,面上都没有表现出诸如同情惋惜之类的神情,只是劝曲小白放宽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吴侃是第一次见到曲小白的这位夫君,心里很是震惊他的容貌,想着若是他没有受伤,那得是多么倾城绝世的人物,到底是在心里深深惋惜。

    曲俊却是远远见过杨凌的,那时只觉得他是高山清雪,可远观而不可靠近,现在看着,他倒觉得他有几分可亲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