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其他综合 > 帝少你被拉黑了 > 第891章南北同时出手
    白初晓吃着三明治,“不是谁都能是他,你学不来,魅力也没他大。”

    祁临风啧了一声。

    钟易突然觉得早餐不香了,还吃着饭,就开始发狗粮?

    吃完早餐,他们上车离开南山。

    借着这个机会,白初晓从钟易口中又打听了一番祁如嫣。

    因为祁如嫣是祁家的童养媳,祁家四位少爷,全跟她保持绝对距离,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接触得比较多的,是祁墨熠,毕竟同一家公司上班。

    但是,白初晓第一次去祁氏找祁墨夜下班后,看到祁墨熠和祁如嫣坐的两辆车,能看出来他们间的距离。

    奈何祁家没有女孩,祁如嫣独苗,被孤立一样。

    听钟易这么说,白初晓感觉还挺惨的。

    怪不得每次去祁家,极少看几位少爷们和祁如嫣有所交流。

    祁如嫣混得甚至不如江然。

    他们可以把江然当小妹,而祁如嫣有‘童养媳’的身份,祁家四位少爷不愿意被婚约绑着,所以,永远过不去这个坎。

    “你说她去南部训练过?”白初晓捏着下巴,看向祁墨夜,“你知道吗?”

    祁墨夜:“嗯。”

    他们都来过,自然知道。

    他没去关注也没看过现场,只听说成果不大。

    “她和我一批去的。”钟易说。

    “你练得咋样?”白初晓问。

    “那当然行,一个打三不是问题,开玩笑,我一条街的老大白叫的?”钟易吹牛逼。

    “祁如嫣除了计算机厉害点,其他都不行,武术练一年多,成果不大,但也够普通防身,她在训练营被打得可惨了,女神你是北部的,知道训练营多残酷吧?”

    祁如嫣和钟易一个起跑线,可能是女生,十五岁开始,练了一年多,结果和钟易比,差了不是一点。

    “知道。”白初晓点头。

    在那里,弱者就得挨揍。

    第一次见祁如嫣,江然说,不清楚祁如嫣喜欢谁。

    好像对四位少爷都一样,平平淡淡。

    白初晓也有这种感觉,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

    说不定祁如嫣和四位少爷一样,互相嫌弃看不上,只是不好表达出来。

    一路上,白初晓大致打听了祁如嫣的事,反正没坏处。

    到达目的地。

    他们下车。

    钟易说了一路,口渴了,“女神你是有危机感?没关系,我许愿了,外婆迟早会接受你的,相信我!”

    白初晓有些意外,钟易许的愿居然是这个?

    许愿不为自己,卧槽,有点感动。

    “谢了,必须实现。”白初晓笑了笑。

    这个月里,养伤的某天晚上。

    突发好奇,问了祁墨夜有关于钟易的事。

    钟易的母亲,因为执意生下他,才去世。

    也得知钟易名字的来源。

    白初晓希望钟易一直这样乐观开朗下去。

    钟易很好,这世上的所有温柔,他值得。

    白初晓和唐听雨告别。

    “要回阳城了?”

    “暂时不,还有点私事。”唐听雨摸了摸鼻子。

    之后,大家各自散去。

    今天后,他们要开始忙了。

    有人要处理南北的关系。

    有人要管理公司,还有挽回。

    有人要筹备新赛季的比赛。

    有人努力想研究出解药。

    每个人,都在朝各自的方向前进。

    ……

    从南山回来的那天,黑白格发生了一件大事情。

    南北两部,给了西部一个狠狠的下马威。

    只因,他们动了白初晓。

    杀鸡儆猴,东部原本对档案蠢蠢欲动,被这么一弄,彻底没了弯心思。

    主要是没实力。

    南北啊,黑白格最强的两部,如今同时出手!

    前段时间,南部毁了北部的订婚宴,险些正面交锋。

    现在两部没掐起来,他妈奇了怪了!

    东部的人议论得不可开交。

    “南部怎么回事,居然放任北部拿着档案耀武扬威?这一点都不南部。”

    “没听西部说吗,南北的少主和堂主搞上了。”

    “这么劲爆,所以南部毁了北部订婚宴,传说中的抢婚?”

    “看来南北要和睦相处了。”

    “未必,我觉得严夫人和韩夫人不会罢休,否则为什么有订婚宴和抢婚事件?”

    “不知是真是假,听说最近有几个云族的人去了南部。”

    此话一出,大家纷纷沉默。

    云族三年一度的招揽新人大赛,所有优秀新人即将云集,恐怕要掀起一波风浪。

    而四部里,北部持有档案,其他三部低人一等。

    这个时期,南部和云族有来往……

    如果消息是真的,那韩夫人不愧是韩夫人。

    ……

    这天。

    白初晓和沈欢以及钟易聚在一起,研究药剂。

    另一边。

    韩夫人把江邪和祁墨夜召回南部。

    祁墨夜过来的时候,江邪正在抽烟。

    江邪眼底慵懒之色更浓,一张妖孽的脸庞在烟雾中更为魅惑。

    烟灰缸里全是烟蒂,看得出来心情不是很好。

    祁墨夜淡淡开口,“失恋了?”

    江邪修长的手指夹着香烟,漫不经心的吐烟圈。

    感觉场景有点熟悉。

    去年祁墨夜因为白初晓不回家,使劲抽烟,导致生病。

    他当时也是这么问祁墨夜的。

    江邪现在理解那时祁墨夜为什么得相思病了。

    他估计也快了。

    操,难不成没她还活不下去?

    江邪心烦气躁的灭了烟,站起身来,“一腿都没有,哪来失恋。”

    人没见着。

    早知道这样,不如和他们留在江城,回阳城还得处理天空集团的文件,搞得他没一天空的。

    祁墨夜没再说话。

    他们去往韩夫人居住的那栋楼。

    “逸说前两天有云族的人过来,不会想和他们合作吧。”江邪单手插兜往前走,“要是这样……”

    剩下的话,江邪没有说。

    韩夫人和云族的那位梁先生有些交集。

    这也是南部之前可以去云族问解药,并且得知那么多消息的原因。

    不过,梁先生是梁先生,他不代表云族。

    祁墨夜面无表情,眼底一片暗沉。

    大厅里。

    韩夫人在等他们。

    茶几上放着沏好的茶,踏步进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茶叶的清香。

    “外婆。”

    “来了。”韩夫人道。

    祁墨夜和江邪在一旁坐下。

    韩夫人拿着茶杯,不紧不慢的语调,“后天你们去云族,代表南部,给云淮贺寿。”

    妙书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