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2028 所谓死士(修)
    2028 千斤

    艾利克仿佛不认识般看着防守位上的亨特,大家从小一起长大,谁还不知道谁?这个壮的跟牛似的家伙从来不会吃亏,哪怕口头上的争论都要怼赢为止,现在竟然低声下气地哀求。

    这种情况艾利克不懂怎么处理,只好用求助的目光投向远处的老大。

    克斯犹豫了一会儿,对着通话器开口:“我知道了,那么留下的人里,亨特。。。”

    “老大!”通话器里,亨特突然打断克斯的话:“别把我换掉!”

    “亨特,听从指挥!”

    “老大!各位!”亨特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一直以来,你们已经为我做的足够多了。从我和玛莉结婚,任务就开始变得极其简单和安全,我一边做着普通的任务一边却还享受着死士队伍优渥的待遇,我承认我是个自私的人,当成为一个丈夫和父亲后,我就开始有所顾虑,变得畏首畏尾不敢向前。”

    “可怕的是即便我意识到了这一点,却仍没有做出改变,仍旧无耻地享受着你们为我创造的舒适生活。”

    “这,让我感到非常愧疚,每天都在痛苦地自责,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伴们在出生入死用鲜血和生命证明这支队伍的价值,而我却独自一人懦弱地躲藏着!”

    “我确实已经是一个女人的丈夫,和一个两岁孩童的父亲了,每次看到他们的笑容,我心里的愧疚都会暂时忘却,但过后就会加倍的涌回来。”

    “因为我知道,我首先应该是这支为我挡风遮雨的队伍中的一员,应该是一名勇敢无所畏惧的死士!”

    “几年时间你们帮我挡了太多太多,这一次,请不要再将我排除出去,不要再把我推出队伍,让我留下,承担我应该承担的职责,完成我原本应该完成的工作,让我为你们挡一次!”

    “我这一生,最应该做的是往前冲!死在为家族效忠的任务里!死在战场上!而不是老死在安逸的家中,这样,将来当我的孩子长大后,才会知道他的父亲是一名合格的勇士,他才能够骄傲地把头抬起来,大声告诉他的伙伴们,他的父亲不是一个抛弃伙伴的懦夫!”

    “所以,各位,请,拜托了!”

    小艾利克愣住了。

    克斯愣住了。

    队伍中所有的死士统统愣住了,墙边的金猛地站了起来,眼眶闪烁,口中无意识地轻声呼唤:“亨特。。。”

    克斯再一次摘下金丝眼镜,擦了擦上面的雾气,嘴角颤抖,表情复杂地深呼吸:“呼。。真是。。该死啊。。。”

    “呼。。。”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气长长地呼出后,戴上眼镜,对着通话器说道:“说了这么多废话,亨特你的体力还很足嘛?我现在再次重申一遍,亨特,听从指挥!”

    “老大。。。”通话器里传来亨特不甘的声音。

    “死士队伍成员亨特听令!我现在命你守第一防守位,同其余5人死守入口,如战况需要有人做出危险性攻击,你第一个上!大声告诉我你明不明白!”

    亨特原地呆了一瞬,随后欣喜地张嘴大笑,用枪托重重锤了两下胸口,仰天长啸:“明白!!!”

    “老大!”艾利克焦急地喊。

    克斯快速地收拾身上的装备,对靠着墙身上做了临时处理已经慢慢止血不再飙的李鹤冷冷地丢下一句:“还能不能动?”

    ‘这架势是要背我呗?’

    ‘一脸丝毫不加掩饰的鄙视和厌恶,这是在嫌我碍事呗?’

    ‘呵,我李鹤这辈子,最恨被人看不起!’

    李鹤挺直了胸膛,吸足了气,将好不容易恢复点的体力全部鼓起,张嘴怒喝道:“不能!!!”

    克斯被狠狠地震了一把,看了金一眼,还是无奈地把李鹤背起来,不悦地说:“喊那么大声干嘛我耳朵不聋!有这力气你留着跑路逃出去不行吗?浪费!”

    李鹤冷哼一声:“我乐意!”

    他在心里快乐地想:‘看不起就看不起呗,又不少块肉,不用自己跑多轻松。’

    对面那头的一群死士们,看克斯这边已经自顾自收拾起来,完全没有再商量的意思,多焦急也只能偃旗息鼓,含泪和留守队员告别。

    艾利克牙根鼓动,看着亨特说:“你的孩子和玛莉我会照看好,只要我还活着,我们一起等你回来!”

    亨特咧着嘴笑,拍拍他的胳膊说:“谢谢,走吧。”又抬头看向对面克斯的背影,对着通话器说:“谢了,老大!”

    那边背着李鹤的克斯身形一顿,没回头,低声骂道:“你想死难道不让你死啊!别废话了,除留下的6人外,其余人准备,大家注意安全我们后门见,出发!”

    背着李鹤的克斯带着金一起从这头顺着墙向后跑,15名队员顺着围墙另一头向后跑,双方分道扬镳,整个入口的围墙内,只留下了6个人。

    亨特贴着围墙最外端,小心地伸出枪口向外瞄,嘴角挂起一抹邪笑:“来吧,孙子们。”

    “砰!”

    。。。。。。。。

    城堡围墙外,远处的一层高地上。

    城主尼古拉斯·泰远远看着城堡围墙的入口,皱着眉头脸显不悦,显然是对卫队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攻进入口有些不满,在场调过来的城主卫队足足有上千人,而对方只有区区十几个,百倍的差距,就算迟一秒没杀光都觉得丢脸,何况是现在这样一大群人堵在墙外,被一颗手雷吓破了胆踌躇不前,拖了整整十分钟!

    他的身边依旧跟着那名穿着黑西装打着领结的总管,总管周围人影攒动,有人靠近黑西装说了些什么,黑西装点点头,走到尼古拉斯·泰旁低声说:“城主,火箭筒和手雷都到了,正分发给前头的侍卫。”

    尼古拉斯·泰缓缓点头,看着交火点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十多秒,他才回过神,问:“派去城堡后门的部队怎样了?”

    黑西装抬手腕看了看时间,微微弯腰回道:“两分钟前汇报过已经出发,现在应该快到了。”

    尼古拉斯·泰眯起眼:“应该?”

    黑西装的额头瞬间浮了一层冷汗,他顾不上去擦,从后边抓来一人厉声道:“马上给我安排远程通讯,我要知道绕后部队的确切位置!”

    “让他们到后门就直接进去清场。”尼古拉斯·泰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转身走下高地,随口吩咐着:“饿了,准备晚餐,今晚我喝点酒。”

    黑西装一愣,小心翼翼地确认了一句:“呃。。。全杀光吗?”

    尼古拉斯·泰扶了扶头上的王冠,沉闷地嗯了一声:“一个不留。”

    。。。。。。。。

    克斯背着李鹤,率先跑在金的前方,顺着弯曲形的围墙向城堡后方跑去。

    趴在一个奔跑的人身上并不像想象中那么舒服,李鹤被颠得鼻血流不停,到后来实在受不了了,急喊到:“停停停。。。”

    克斯并没有停下脚步,只是微微放慢了速度,冷冷问道:“干什么?”

    李鹤挣扎着跳下来,脚踩到地面时连连踉跄着退了好几步,一直退到了另一侧的城堡墙体上,靠着墙擦了把鼻血说:“血流多了,我有点头晕。”

    “真是麻烦!”克斯看了眼金,发现老板也有点气喘,只好说:“时间非常紧迫,我们只能稍微休息一小会儿。”

    李鹤咂巴了一下嘴,虚弱地问:“有吃的吗?”

    克斯只顾伸着脖子查看四周警戒着,完全无视他。

    金摇头,从腰带上解下一个小壶递给他说:“出来的急没想到带食物,还有点水,你喝吧。”

    李鹤接过小壶,仰天灌出一副吹瓶的架势,也不管什么失血多的情况下不能喝水的说法,先喝个水饱再说。

    实际上,水饱也只是个美好的梦,壶里的水也就够灌三五口就没了,李鹤仰着脖子张着嘴巴抖小壶,确认真的滴不出水后,这才意犹未尽满脸可惜地把壶递回给金。

    “这是什么?”喝了点水之后多少恢复了些精神,李鹤发现几人停下来的这处地方,城堡墙上有扇内嵌的小木门,好奇地问。

    金看了眼木门,又后退几步抬头看了看城堡上方建筑朝向,略加判断了一下,说:“我们现在的位置已经偏向城堡侧后方了,这里应该是某个类似储物室的房间。”

    克斯过来检查了下门锁:“关门的人走的很仓促,门锁都没锁紧。”随着话音落下,他手里微微用力,原本看似合上的木门就嘎吱一声打开了!

    “没时间了,休息够了就走。”虽然打开了门,但克斯似乎完全没有兴趣,催促着要重新起程。

    “来都来了!。。。何况门是你打开的。”李鹤拉着金一起,探头探脑地钻进木门。

    看到连老板都一起跟进去,考虑到自己的职责担心老板安慰,克斯连忙跟着一起钻了进去。

    眼前是一个小小的木质房间,空荡荡的没什么摆设,除了一副简陋的桌椅之外,就是正面墙上的一道直达房顶的大石门。

    克斯用手指揩拭桌面:“没什么灰尘,这地方竟然是有专门的人看守着的,应该是不久前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匆忙离开。。。”说到这,他好像有些反应过来,眼神复杂地看了眼李鹤,发现李鹤正在好奇地研究大石门,于是他返回到小木门旁边,对着通话器试了试音:“能听到吗?到了吗?”

    通话器仍然静默。

    这只是短频通讯的小器物,几人现在不论是跟前门的6人还是去后门的15人距离都超限了,联系不上也是正常。

    还是那句话,谁都没想到这一趟会发展到这种地步,除了心理之外,物质上也有很多准备都不够充分。

    “你猜这石门里面有什么?”李鹤趴在石门上听,对一旁的金说道。

    “外面的木门内嵌藏得很隐蔽,视线角度被墙体遮挡,不靠近仔细看很难发觉,我来过这城堡这么多次都没注意到这扇门,而且门内竟然还有专人负责看守。”金弯着手指敲了敲石门,实心且厚重,他说:“可能是某些贵重物品吧。”

    “贵重物品?”李鹤眼睛一亮:“黄金吗?”

    金微微一愣:“黄金?藏那东西有什么用?我指的贵重物品,可能是武器之类的。”

    克斯走过来,表情已经有些急躁,催促道:“够了吧,已经停留太久了,再不抓紧时间就来不及了!我们可不是来这里游玩的!”

    李鹤思考了一会儿,点头道:“有道理,这样,你们先走,我再研究研究。”

    金说:“我不可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不把你活着带回去,我的兄弟都白死了!”

    克斯一把擒住李鹤的领口,难以忍受地低声嘶吼:“你玩够了吧!有什么好研究的?这门一看就是机关控制,没有钥匙找不到机关这么大的石门足有上千斤根本动不了!你只是在浪费我兄弟们用生命拼出来的宝贵时间!!”

    “哧。。。嗝咔咔咔咔。。。”

    李鹤单手按在门上,门顺着力道移动了几丝。

    “千斤?就是连一吨都不到咯?”李鹤好奇地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