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2037 瑟瑟发抖
    2038 爱枪爱车

    听到李鹤的问话,前排两人对视了一眼,没有吱声。

    李鹤凭直觉感到有些不对劲,左手按在了车门把手上,眼睛透过车窗看到了外面的滚滚黄沙,于是又有些犹豫。

    察觉到动静,副驾驶座上的白人转过身子,手里赫然是一把上了膛的手枪,他将枪口对准李鹤,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食物和水是没有,子弹倒是有不少,你老实点就少遭罪。”

    突然被枪瞄准,生命受到威胁,李鹤心头闪过一丝暴起的冲动,同时还有一丝懊恼,自责怎会如此松懈大意,明知道那荣耀城里的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肯定会派人出来搜索追杀,却没有丝毫戒备地上了车,人在精疲力尽的时候真的太容易放掉该有的警惕了。

    他沙哑着嗓音问:“你们是那个尼古拉斯的人?不直接杀了我俩是要送到哪去?”

    白人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毛,没有理会他的问题,拇指摩挲着握把说:“你主动上车是最好的情况,否则我还担心弄不了两个人呢。现在,慢慢地把手放在我能看到的地方。”

    李鹤心里打着小算盘,试探道:“既然不打算杀我那就给点吃的,不然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就饿死了,三天没。。。”

    “不要跟我说废话,活的死的都无所谓,我只是懒得抬尸体。”白人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紧跟着抬高嗓门喊:“喂喂喂!”他瞪着眼睛说:“我说的是双手!你的右手在干什么?”

    李鹤举着左手语气无辜地说:“那只手断了我指挥不动。”

    “哦是吗?”

    白人话音未落直接开了枪。

    “砰!”

    李鹤的右手血流如注,闷哼了一声赶紧用左手捂住伤口,脸色愈发苍白了几分。

    白人开心地笑道:“很好,现在我相信了。”

    李鹤低下头剧烈地喘息,强行压住内心的戾气,脸上的肌肉在颤抖,捂着伤口的手指缝中止不住的鲜血涌出来。

    这辆车是仅剩的希望,是他目前为止所能看到的唯一逃离此处的办法,他的心里清楚,以现在这副破身体,想同时干翻两个人抢车实在太困难,他需要等待对方落单机会,既然他们没有第一时间杀了他,那就有机会,当下绝对不能冲动。

    一直闷声不吭的司机皱着眉头开口:“班森,别在车里开枪。”

    被称为“班森”的白人满不在乎地回道:“放心吧我用的小口径,不会打坏你的宝贝车。”

    “那也不可以,打到哪里都不可以,已经没有钱修理了!”贝雷帽司机的语气有点不悦。

    “好吧好吧我会注意的!”班森保持持枪警戒的姿势歪着脑袋对贝雷帽司机说:“还有多久到?我这样扭着身体很辛苦。”

    “快了。”

    无趣地耸耸肩,右手继续拿枪对着李鹤的脑袋,空出的左手勾出一把斯太尔摇晃,班森百无聊赖地说:“瞧瞧,多功能战术冲锋手枪,多么优雅动听令人着迷的名字。不怪我小心谨慎,谁让你身上有这么精良的武器呢?”

    ‘原来不止没有戒备地上了车,更是连身上武器被搜走都没注意到啊!还好能量武器藏得隐匿没被发现,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李鹤头痛欲裂,人在精疲力尽的时候真的是太容易放掉该有的警惕了,他转了转眼珠,扯着嘴角有气无力地说:“既然你认得这把手枪,就该清楚谁会用这种武器。”

    班森勾着斯太尔的左手猛地一抖,心里划过一个念头,脸色突然有些发青。

    他的反应一丝不差地全部落入李鹤的眼睛,对两人的身份也大致有了猜测,至少排除了一部分。

    安静了一小会儿后,似乎是觉得被对方简单一句话就扰乱了心神,班森有些恼羞成怒,摆出凶狠的面孔吼道:“荣耀城又怎样?想吓唬我?老子有车有枪未必怕了他们!”

    吼了一顿,班森感觉舒服多了,冷静下来哼道:“再说了,就你这副小身板,怎么可能会是城主卫队的人?你一开始还在反问我们呢,哼哼,以为我连荣耀城城主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吗?”

    说到这里,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好奇地说:“话说回来,我倒真有点好奇,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得罪那位大名鼎鼎的尼古拉斯城主的?”

    李鹤没有继续这个容易暴露自己底细的话题,随着血流得越来越多,他感到身体越来越冷,他开口说:“不打算给我止血吗?”

    班森举着枪盯着他,脸上带着些许讥讽的意味轻笑着,而贝雷帽司机理都不理只管闷头开车。

    确认过这两个人真的没多少在意自己的死活,李鹤抿了抿嘴,用牙齿咬住左手衣袖撕下一块布,准备多多少少包扎一下,那边班森立马抬了抬枪口警告道:“别动!”

    “我给自己包扎止血也不可以吗?”李鹤说。

    “不可以。”班森肆无忌惮地笑着。

    “。。。”

    李鹤深吸一口气,不再说话。

    车子驶到一个被沙砾掩盖,隐藏得十分隐蔽不靠近完全看不出来的地下入口处,停了下来。

    李鹤的嘴唇已经毫无血色,脸色苍白得如同停尸间里的死尸,右手被他自己捏的青紫,是因为担心流血过多撑不了太久,于是左手用的力气稍微大了些。

    他虚弱地靠在椅背上,看着这支受尽折磨的右手,有些担忧。

    似乎是听到动静,一些人从那处隐蔽的地下入口内涌出,手里拿着五花八门的老式火药枪,基本是手枪,只有其中一人拎着把著名的FN2000在人群的拱卫下好整以暇地走出来。

    驾驶位车门打开,贝雷帽司机下车,朝那名拎着步枪的人走去,语气尊敬地说:“爱德华队长,有新货到,麻烦您跟里头说一声吧?”

    “哦。”爱德华将原本拎着的FN2000举起抗在肩膀上,神态悠然,用鼻腔哼哼了两声,站在原地没动。

    贝雷帽司机脸色有些尴尬,左右看了看,上前两步将一个长条状盒子递到他的手中,讨好地笑道:“一码5点56毫米步枪弹,辛苦您了!”

    爱德华将子弹盒在手里掂了掂,满意的点点头,用鼻腔哼道:“早就等着了,带上货直接跟我进去吧。”

    “好好。”贝雷帽司机听到‘早就等着’几个字,脸色明显变了变,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回身配合班森一起,拔出手枪瞄准李鹤,保证视野无死角。

    车内的班森冲李鹤撇了撇手枪示意说:“下车。”

    车外的贝雷帽司机语气平静地威胁着:“慢一点,慢慢地走下来,假如让我看到你某个动作速度过快,我会毫不犹豫地开枪打爆你的头。”

    李鹤的语气也很平静:“被看到还能叫过快么。”

    贝雷帽司机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分析这句话所包含的内容,就听到一声巨响。

    “嘭!”

    副驾驶座的班森,连同车门一起,腾空飞了出去。

    神奇的是,他手里的枪却好端端地平放在前挡玻璃下的台子上。

    再看李鹤,已经稳稳当当地坐在驾驶位上,正一脸郁闷地看着车子的换挡杆——这辆车是手动档,对断了右手的他十分不友好。

    “砰砰。。。”车外的贝雷帽司机开始胡乱开枪,打得靠在后排椅背依旧昏迷着的金身体一抖一抖。

    发动机凶猛的轰鸣声如同猛兽仰天狂啸,李鹤大脚轰油直接气死教练的二档起步,越野车如同脱缰的野猪轰隆隆卷起漫天黄沙冲出去。

    原世界里早早在大学时期就考下了驾照,几年时间却只能蹭同事朋友的车开,一直小心翼翼畏首畏尾,李鹤早就想体验一把狂放不羁、瞎机八乱开的感觉。

    正好这次情况危急生死时速。

    正好这次天高海阔无拘无束。

    正好这次沙砾平原没有公路没有红绿灯没有人行道没有讨厌的摄像头拍下你放飞自我的超速。

    沉稳冷静如李鹤,带着几乎可以直接圆寂的伤势,在车门大开的越野车内,发出了一声高昂的激吼声。

    “咿呀吼!。。。”

    后方留在原地的人,不论是贝雷帽司机还是正准备带头进地下入口的爱德华队长,亦或是连同车门一起摔在地上摔得七荤八素的白人班森。

    全体整齐地目瞪口呆。

    直到越野车歪歪扭扭开出去老远,贝雷帽司机总算清醒回神,看着掉在地上如同破烂一般的车门,他眼泪都要飙出来,五官扭曲心疼地大喊:“我的车!!”

    爱德华队长被这声杜鹃啼血般的嘶喊惊醒,看着远去的越野车有些发懵,出声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队长!”贝雷帽司机仿佛看到了救星,抓住爱德华的衣袖哀求道:“求求您帮我追回我的车!只要车能回来我别的全都不要了,货全归您!”

    爱德华听到这话眼睛一亮,沉默了一会儿却是摩挲着手里的爱枪,看似不禁意地嘟囔:“这货还没交易就跑了,要能追回本就是我们的啊。”

    贝雷帽司机愣了愣,认命般地点头道:“对对货本来就是您的!这样,您帮我把车追回来,我再加您五码,不,十码步枪弹作为感谢!”

    爱德华伸手一摊:“先给钱,再追人。”

    贝雷帽司机虎躯一震,双目落下泪两行,只觉这一趟简直亏出血来,咬着牙从身上掏出三码条形子弹盒放在对方手里,哀声道:“身上只带了这么点,剩下的都在车上,您先帮我把车追回,我一定将剩余的尾数奉上。”

    爱德华将子弹盒在手里掂了掂,终于松了口,说:“看在以往交情上,我就破例先帮你追人。”他带头往地下入口钻进去,挥手大喊:“兄弟们,上车追!”

    贝雷帽司机就在入口处不住地弯腰道谢,眼泪鼻涕横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