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2048 五人组后续(上)
    2048 五人组后续(上)

    所谓的“泥土房”,大致意思是如字面上讲的,使用泥土制造的房子,墙壁通过一块块重力压实的土块搭建而成,外表皮再裹上一层泥就算完工,这样造出来的房子,时间稍长,墙壁就会有大片泥土脱落,从某种特殊角度去欣赏,倒也有一种斑驳粗犷的原始风味。

    五人组一众,身穿本地平民服饰,就躲藏在这样一间破旧拥挤的泥土房内,为了不引起注意,他们特地挑选了一间非常不起眼,在聚集地里偏小又不算最小;偏破也不算最破;偏僻又不算最僻的房子。

    同样的,为了不引起注意,房子的原主人——一位热情好客的老人,已经被拧断脖子,埋进深深的地底,五人组几名老轮回都是挖洞高手,挖出的洞深保证尸体连一丝气味都透不出来,而填埋后多出来的泥土碎石被他们敲敲打打,正巧做成了几个小土凳供众人安坐休息。

    他们就坐在老人头上。

    哦不是。

    坐在老人尸体掩埋处的正上方,愉快地畅谈休息。

    “呸!”陈复坐着小马扎似的土墩,往地面吐了口痰,食拇二指捏着根粗制卷烟塞进嘴里嗦了一口,随后口鼻喷着烟雾不屑地说:“生在这种狗屁世界里居然对陌生人毫无戒心,不死都浪费粮食。”

    旁边同样坐在小土凳上闭目冥想的王向南眼皮抖了抖,没有说话。

    倒是紧挨着黑衣男坐的秦媚双手捂住半张脸,皱着眉头闷声道:“呛死我了,你哪来的烟不会是用积分买的吧?”

    “放你狗屁!这是我从那老头的口袋里搜出来的!”陈复得意地吐了个烟圈。

    “噫。。。”秦媚看陈复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坨大便,充斥着毫不掩饰的嫌弃:“连死人那点东西都不放过,你可真行!”

    “关你屁事!”

    王向南的气息变得紊乱,冥想显然进行不下去了,他无奈地睁开眼睛,视线扫了一圈,最后落在呆呆盯着陈复手里卷烟的发福男身上。

    “你去外面探探消息,”王向南对发福男指挥道:“一些类似饭馆等人多的地方,看看城卫是否还在搜捕,顺便给我们带点食物回来。”

    发福男用手指反指自己,惊愕地说:“我去?”

    他可不笨,知道外面到处都是搜捕的卫兵,看那些卫兵一言不合就开枪的架势,自己一旦被发现不死也要脱层皮。

    “怎么?”王向南还没说什么,陈复首先就有些不悦了,伸腿踹了发福男一脚说:“小南开口让你做的事你还不乐意?”

    尽管这一脚收着力,可还是痛的发福男的脸缩成菊花,他忙不迭地站起来,点头哈腰:“乐意!乐意!”

    紧紧捏了捏手中的【硬毛鼠刺筒】,发福男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小心翼翼地伸手开门。

    他可不笨,去外面或许还有机会活命,要是在这里跟这群杀人不眨眼的疯子闹翻,不知道会死成个什么姿势。

    “等等。”

    声音从后面传来,发福男的手在门把上停住,紧张地转回身。

    王向南从腰带里拍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扔给他,说:“这世界的物价水平已经大致了解过,子弹很值钱,这一盒应该够你消费了,速去速回。”

    发福男手忙脚乱地接住黑盒子打开看,里面是满满登登、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一排排闪着金光崭新的子弹,他点头哈腰地表示感激,收好盒子转身开门出去。

    当他真正站到屋外,关好背后的门,发福男这才大大松一口气,知觉恢复,发现身上的衣物已经被冷汗湿透。

    几个深呼吸后,原本小心翼翼满是紧张的脸上,却逐渐爬上一抹笑容。

    。。。

    一幢半新不旧的建筑,正面那扇半新不旧的大门被推开,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胖子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人声鼎沸的小酒吧,扑面而来的热浪和喧哗冲得他皱起了眉头,他用肥大的手掌在鼻子前呼扇几下,视线穿过厚厚的人群落到吧台上,那里有灯光和一个空位。

    他费力地挤过人群走到吧台前,屁股抬起旁若无人地坐在那张高脚凳上,对吧台里的调酒师说:“来杯啤酒,冰的!”

    “哗!”

    吧台周围的客人发出意味不明的哄闹声。

    调酒师平静地切着柠檬,头也不抬地说:“新人最好先打听一下这个位置是谁。。。”

    “叮铃叮铃。。。”发福男掏出一把子弹,就这么随手丢在吧台的石质台面上,子弹间互相碰撞,发出一片令人头晕目眩的美妙声音,打断了调酒师后半段的话。

    。。。

    我叫孙明华。

    三十年前是,H城黑帮大哥大。

    有点小钱但,亲戚朋友都害怕。

    后来国家说,打击违法。

    洗手上了岸,带着全家。

    改头换了面,原班人马。

    投入房地产,飞黄腾达。

    这个行业真有趣。

    不偷不抢不用打架。

    坐地生财人见人夸。

    早知有这阳光道,当初何必独木桥。

    那些年胆战心惊满身伤痕愁白一头黑发。

    现如今高楼大厦满天落霞手边一壶香茶。

    。。。

    自打入轮回,发福男,也就是孙明华,就觉得日子变得很不一样。

    原本以他的地位,要什么没有?

    结果入了轮回,要什么,都没有。

    财富权势,跟班狗腿,吃的喝的,统统消失,一切只能靠自己,白手起家从头开始。

    他怕什么?也怕死。

    但是。

    从暗黑平原里被李鹤逼着吃无名果那次可以看出,像孙明华这种人,除了死,更怕窝囊地活着。

    可他现在整日腆着脸跟在陈复屁股后边当狗腿子,低声下气委曲求全,过的真叫一个窝囊。

    连这他都忍下来了,为什么?

    图什么?

    图的就是未来能够扬眉吐气把曾经受的窝囊气连本带利收回来,图的是他曾经发过的那个誓:“李鹤你一定会后悔!”

    简直就是现代版的勾践。

    放下面子才能挣面子。

    先低头再抬头才叫抬头,一直抬头只能叫颈椎病。

    一个因为怕死而不怕死,因为怕窝囊活着而不怕窝囊的人,还有什么能击败他?

    所以,离开五人组,并且发现外面没有追杀的卫兵后,孙明华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

    他有个计划,想借五人组的刀,杀他想杀的人。

    其实孙明华一直挺瞧不上五人组的行事风格,觉得他们不够大气。

    在他看来,那个王向南聪明是聪明,可是顾虑太多畏首畏尾,总想保全自己所有人然后再试图打开局面,世间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办法?

    当初被埋伏时,就不应该去管那个没有防护道具的陈复!

    不要突围逃跑,就在原地坚决地打!

    打出优势打出气势,当场就把那些城卫打废!

    对方布置明显匆忙,到最后肯定是添油战术,正好来一批杀一批,占据有利局势消耗对方实力,等对方添不动油的时候,敌退我进一举拿下聚集地!稳得一批!

    以旁观者的角度,孙明华甚至认为,那五个人的实力,完全可以强杀硬上直接冲进敌人总部!

    怎么可以逃跑呢?

    怎么会选择逃跑呢?

    现在倒好,跑丢了最好的时机,明明那么强大的实力,却沦落到目前这种需要东躲西藏的地步。

    对于五人组,他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惋惜。

    相比之下,孙明华其实更看好李鹤小队的风格,有勇有谋,打不过时该怂也怂,而一旦打得过就坚决拼到底,哪怕拼到最后自己人死光也在所不惜。

    在这种未知陌生的世界中,谁都说不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还去斤斤计较,反复衡量得失?那只会让人踌躇不前,错失良机,甚至原地踏步,最后被死神追上。

    反倒是李鹤小队那样敢闯敢拼,才有可能冲出一片新天地。

    只可惜,各种机缘巧合,他和李鹤小队之间,已经势成水火,再难相溶。

    既然这样,那他越是看好李鹤等人,就越要趁早毁掉他们,否则一旦五人组没压住让他们窜成参天大树,一切都完蛋!

    现在五人组那么不紧不慢,一副从长计议的架势很危险,再这样躲下去,放任李鹤那几个在外面自由闯荡,鬼知道他们会闯出怎样一番天地来?

    他看的可清楚,当初谋害李鹤失败反倒让其逃脱掌控的王向南,脸色有多么难看。

    那个时候的李鹤就有令五人组重视的实力了,才进轮回多久?如果再多给他一些时间呢?想想都觉得可怕。

    所以当务之急,不能再这么拖延下去,在实施借刀杀人的计划前,先得摆脱目前的困局。

    闹出点动静,打着五人组的名义闹,逼出他们的潜力让他们正面开战。

    眼下这间酒吧,就是他计划里的目标之一。

    吧台前的灯摇晃着,孙明华藏在灯光背后的脸忽明忽暗。

    。。。

    PS:文中一首原创发福男(孙明华)的身世口水诗,为阉割版,只因原版有点过度现实,担心404,想看原版的朋友可以加读者群,群号是:。。。哈哈哈,忘了现在还没读者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