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2058 人头
    2058 人头

    约翰张大了嘴,被这句石破天惊的话语吓掉了下巴。

    头顶已经长时间没有再发出过任何声音,死一般安静。

    但李鹤不会再被误导,不会再有动摇,他这一次终于明白了所有一切,如同拨开漫天迷雾,看到那颗深藏群山背后的人头。

    真相只有一个。

    那就是。

    全都是障眼法!

    全部都是!

    时而洋洋自得,时而焦躁暴怒,时而心虚慌张。

    只是冷笑着的脸上,极尽色彩勾勒出的一张张生动的“脸谱”。

    不惜代价的引诱,竭尽全力的阻挠,似假还真的演技。

    只是老奸巨猾的布局,让人误以为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

    那个依靠换头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将人类心理剖析至纤毫之间,一次次让人深陷泥潭而不自知。

    连用两次实验室被杀,目的是为了让人有一种“上一次是埋伏,这次总该是真的了”的自我暗示。而一直喋喋不休是为了打造出一个内心偏激的话痨科学怪人形象,为之后的彻底消音做铺垫,让人产生“话痨博士不可能憋得住不说话,除非真的死了”的错觉。

    双重陷阱外加不惜成本地投放诱饵、各种真真假假的迷雾,最终只是为了让追杀者相信一个结论:

    博士已死。

    如果李鹤是这无主之地里的原住民,任他诸葛转世智妖再生,这一局都要被瞒天过海只道大局已定一切结束从此安生,最后被安安稳稳对接好神经的博士掐爆心脏,到死都不知为何。

    一切宛如一场完美舞台剧,美轮美奂,妖艳醉人——“足智多谋”、“老谋深算”的“英雄博士”通过精妙绝伦的计策,一步一步引诱强大而无法力敌的“恶魔”落入陷阱并最终战胜。

    观众会为舞台剧里博士做出的“牺牲”而感到哀伤,为博士最终的胜利而叫好,HappyEnd大家都喜欢。

    只可惜,或许穷尽一生,博士都不会明白,无论他怎么演,演得再好,只要他不是真正死去,最终都会被李鹤看破。

    他永远都不会明白,自己到底算漏了哪一步。

    他永远都不会明白,有一种打击,叫上位信息打击。

    生物电能孵化中:91%。

    博士永远不会知道,无论他用多少个替换体,都无法让幼蛋接收到完整的生物电能。

    除非他用真人。

    但是他又怎么可能想到关键点在这里?

    他怎么能想到有个人可以如此不讲道理地清楚分辨真假美猴王?

    这是来自信息的碾压,是李鹤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是轮回对这世界原住民最不掩饰的恶意。

    你在煞费苦心布置陷阱智计百出打恶魔。

    我在玩大家来找茬。

    博士,对不住啊,大家不是同一款游戏。

    “你知道除了实验室,还有哪里可以对接神经吗?”李鹤问。

    “啊?”约翰极度迷茫地摇头道:“都是在实验室,没听说过有别的地方啊。”

    “一定有。”李鹤紧皱眉头观察四周,他清楚记得那位换头博士曾经说过一句话:我会在安全的地方接好神经。

    哪里是安全的地方?

    如果没看穿迷雾之前,李鹤会以为安全的地方指的就是副基地,但现在再看这句,更像是指某处空间。

    不管有意无意,话里的安全两字绝对不是指眼下这个快被砸烂的实验室。

    安全的地方,到底在哪里?

    李鹤抬腿往门外走去。

    临出门的那一刻,他突然想到什么,猛地用等离子手枪朝着头顶天花板开枪,几下就熔出一个大洞。

    一直以来声音都是在头顶发出,让人习惯性认为天花板里都是各种线路和扩音设备,不会有藏人的地方。

    再加上天花板曾经已经砸过一次,反向思维是不会再浪费体力砸第二次;反向反向思维是猜我不砸我偏要砸;反向反向反向思维是都已经被耍着砸了两个实验室了天花板就别再上当了吧;反向反向反向反向思维是明明上当两次偏要再傻偏要再砸,反向反向反向反向反向思维是这又是一个心理布局为了拖延时间让真正的安全点足够安全。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也说不准是不是最危险的地方一定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危险的地方本就最容易被发现,这话本就是悖论。

    找了一堆垫脚的仪器,李鹤不等天花板熔洞边缘彻底冷却就爬上去看。

    果然不出他所料,头顶上方不是实心水泥,而是像架空层的吊顶,李鹤趴上去试了试,发现材质很厚实完全可以支撑人体的重量,心里清楚自己猜对了。

    架空层没有光源,漆黑一片,李鹤懒得找灯,直接用等离子手枪打出的电浆团当照明弹,刚刚往前开了一枪,就有一个声音从侧方不远处飘来。

    “别,别开枪。”声音没有扩音器里那么洪亮,反而略显苍老,语气中有些无奈,说:“很多珍贵仪器,不要毁坏。”

    李鹤说:“那你自己出来,我也省得费力找了。”

    “唉。。。”声音长叹一口气,说:“我能问个问题吗?”

    “不能。”李鹤朝着声音的方向开了一枪,电浆团一路飘过去,挡路的任何物体都被气化。

    声音消失。

    李鹤耐心等了一会儿,突然一惊,心想不会这么巧吧被等离子手枪打死了?这下糟糕,没法用生物电能来判断真死假死了!

    幸运的是,似乎是为了躲避,声音换到另一个方向再次响起:“我所有都安排到位了,演的那么逼真,为什么你能这么肯定我没有死?难道你相信我所说的我一死你心脏就自动引爆的说法吗?如果你真的相信并且依靠这个来判断的话,那你完全是抱着跟我同归于尽的心态来杀我的啊?多大的仇恨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恩?你怎么不出声?。。。咦耶耶耶”

    不知何时李鹤已经顺着声音爬到了附近,而直到靠近后李鹤才看到,原来一直在头顶说话的这个家伙,只剩一个头颅和一台连接在脖子下的小型自走机器。

    也不知道他(它?)是通过什么原理存活下来的。

    李鹤实在忍不住好奇地问了句:“这都可以?果然只剩脑袋,这么看来你倒也算是涉足上帝禁区的大能了啊?”

    在能量武器微弱的光芒映照下,头颅上的苍老脸庞居然咧开嘴,带着一丝丝尴尬,以及一丝丝讨好意味地笑了笑,说:“哪里是什么上帝禁区你电影看多了吧?上帝禁区是脑域开发,我们只是换头,两码事别扯到一块,愚。。咳咳,恩。”

    哪怕讨好自谦,头颅的语气中都是难以掩盖呼之欲出的不屑。

    这似乎是一种深深烙印在他(它?)意识深处的优越感,从曾经说的“恩赐”以及“愚蠢的凡人”等言辞可以推断出,这个研究换头的老家伙已经自诩为神了,在他(它?)眼里,普通人类皆是凡人,唯有自己的大脑才是无可替代的至高神。

    李鹤放下手里的等离子手枪,头颅刚一喜,就见李鹤腾出手后按下了肚子上的电击器开关。

    “别别别别。”面对这种连头发都透着杀气的魔鬼筋肉人,头颅也是真的无奈了:“我记得我没害过你吧?从某种角度来说我甚至算是救了你一命吧?为什么对我穷追不放非要杀死我?”

    李鹤的动作慢下来。

    他终于还是听到这句话了。

    这确实是他心里最难迈过去的坎儿。

    那些所谓成年人思维也好,利益纠葛也罢,终归掩盖不了他要杀的是救命恩人这一事实。

    杀?那就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不杀?自己小命捏在人家手上,等对方缓过气来,生死就由不得自己。

    到底该怎么办,李鹤实在有些犹豫不决。

    头颅看到总算有句话让对方变得迟疑,当机立断趁胜追击,继续开口说:“给你心脏安装引爆器确实是我的不对,说实话这只是我的一种习惯,你看那个中蛇毒原本毫无研究价值的伙计,我也是同样对待的,这真的只是我在做大型手术后的习惯动作,就像上完厕所后的抖一抖,不抖我都不踏。。呃。。不管怎样,我都算是救了你俩的命啊!对不对?我们好好说,我问你,你觉得我们两人,有没有合作的可能性?”

    合作,其实就是李鹤最初的想法,此刻重新回到这个点,他犹豫着说:“合作的可能性取决于你想要的是什么。”

    头颅激动道:“我想让你成为终极杀戮战士,帮我消灭一路上所有的敌人!”

    李鹤摇摇头说:“这就是原因了。我有很多事情要忙,不可能跟在你身边给你当打手。”

    “那我换一种。”头颅:“你也看到过我的能量战士,虽然已经很强但还是不如你,我想你能配合我研究,让我可以优化改良能量战士让它变得更强。”

    “我需要怎样配合?”李鹤问。

    “很简单,每过段时间给我一些你的细胞组织和血液就够了!”

    李鹤思考了一会儿,说:“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解除我们心脏的引爆器。”

    “这个不好办啊。。。”头颅有些为难:“重新做手术是可以摘除,但你应该是不会愿意再让我做手术了的。”

    “那是肯定的,万一你连我心脏一块摘除怎么办?”李鹤摇头。

    “真的很难办啊。”头颅显得十分纠结:“就算能摘除,摘了之后你一走了之怎么办?”

    李鹤重新拿起等离子手枪,说:“所以没办法,既然没法摘除引爆器,我觉得我们俩还是同归于尽吧。”

    “等等等等。”头颅苦笑道:“怎么年纪轻轻动不动就寻死,你听我讲,之前有句话我是认真的,真有一个控制器,我带你去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