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2066 破灭
    2066 破灭

    “别紧张,是我们的管家。”金有些虚弱地安慰着全身如弦般紧绷的李鹤,迎向来人道:“彼得伯伯,你怎么来了?就你一个人吗?”

    老彼得看到自家少爷不禁老泪纵横,但眼下不是倾诉的地方,他对金说:“少爷,什么都先别问,跟紧我走。”

    见到管家这副模样,金的心里咯噔一声,尽管回西二区之后他一直隐藏担忧,一路愉快地和李鹤说着未来幸福的生活,侥幸地期盼一切安好。

    可实际上,当看到城主卫队在街巷中涌出,侥幸就已破灭。

    他心里清楚,如今这个西二区,或许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西二区。

    对家里的担忧也变的更加沉重。

    其实他很想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西一区的卫兵会出现在西二区?家里现在还好吗?但他知道现在不是闲聊的好时机,只能强行忍住开口的欲望,和李鹤一起跟着管家往前走。

    几人远离中心大道,楼间小路穿梭。

    片刻之后,三人来到一间不起眼的小木屋,老彼得掏出钥匙开门进入。

    李鹤和金跟着管家的脚步进到小木屋里,还没来得及打量周围环境,彼得关好前门后急匆匆跑到后墙打开门出去。

    两人不解地跟出去看,发现彼得又打开了旁边相邻的一间木屋的门,挥手向他们催促着。

    一头雾水地跟着老管家从一间木屋辗转到另一间木屋,以为这下总算结束了。

    实际还是没有。

    将第二间木屋的门也关闭后,老彼得走到墙角,变魔术般从地面扣起一块石板,石板下是一个拉环,他放轻手脚拉住拉环掀起墙角这处地面,露出一个向下走的通道。

    他将石板重新掩盖住拉环,拖着地板向金伸手示意往下走,等两人弯着腰钻进通道,老管家这才跟着钻下去,地板轻轻地被放下,恢复原样严丝合缝。

    这是一条仿佛修建已久的地下通道,不知何种空气循环系统在起作用,身周来往有凉风,并不觉得气闷;地面和墙面全都由贴合紧密的大石块铺成,宽度很宽敞足够三人并排行走,但高度不高,大约只有不到两米,站直身体后老觉得头顶会碰到。

    通道前方很长,尽管墙上每隔一段距离会有一盏小小的壁灯,但仍显光线不足视线投不远。

    老管家在前方带路埋头走,后面李鹤朝金挤眉弄眼,想知道这位老管家到底可不可靠。

    金理解了一会儿后,才明白李鹤的意思,开口虚弱地说:“你放心,彼得伯伯在我们家几十年了,连我父亲小时候都是在彼得伯伯的照顾下长大的,如果金家要找一个除我和我父亲之外最值得信任的人,那一定是彼得伯伯。”

    前面领路的老管家闻言,转身对金默然点头,虽然脸上没有笑容,但眼神里透出几丝感动的光芒。

    这份信任,或许是对这位为金家奉献了一生的老人最好的回报吧。

    李鹤点点头表示了解,沉默了一会儿后,开口说:“没想到会有城主卫队的人,我的等离子手枪被海瑟薇捡走了,现在看来应该要带过来的。”

    “这怪我,我以为是回家,没想到带你掉进火坑。”金的脸色愈发苍白,他衣服的下摆开始往下滴血。

    李鹤担忧地说:“你没事吧?还撑得住吗?”

    老管家听到这话不解地转过身,才看到金的腹部渗出血迹,他骇然地几步迈过来,掀起金的上衣查看。

    粘稠的衣物撕开后,一个皮肉翻卷的弹孔正往外冒着鲜血。

    “受伤了怎么不早跟我说!”老管家彼得从身上掏出一个扁平的金属盒开始摆弄。

    李鹤第一眼看着眼熟,仔细看清楚发现正是久仰大名的纳米急救包。

    金虚弱地笑道:“当时情况紧急,也就没顾得上。”

    “说还是要说的。”老管家拿着小瓶子往金的伤口上倒蓝色液体,然后将退烧贴模样的纸贴撕去防菌包装后贴到伤口上,带着些许心疼的语气说:“体内的子弹一时半会儿取不出来,这边没有手术的条件,少爷请再忍耐一段时间。”

    看到已经迅速止血的伤口,金笑着拍了拍,说:“这已经很好了,这一趟出门算是开了眼,比这更严重的伤我都挨过,不要紧。”

    老管家满眼心疼地伸出手挡住金少爷往伤口上乱拍的手,转头盯着李鹤,说:“事情的经过我都已经听老爷说了,本来不想提,但是看到少爷受伤我实在忍不住,一切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所有糟糕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听到这话,李鹤挑了挑眉毛,弯起单边嘴角露出一个无声的半笑。

    “彼得伯伯。”金赶紧出声阻止两人对视,他怕杀人不眨眼的金富贵真动气,一拳杵死他的老管家:“出发去营救他是我和妮可两人的主意,与他无关的,而且我们两人现在算是患难与共的战友了,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啊!”

    李鹤半笑着摇了摇头,不跟老头一般见识。

    老管家看着金苍白的脸色,想了想,又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打开让金饮服。

    李鹤看到那小瓶子的外包装又很眼熟,忍不住张口啊了一声:“这是。。。”

    老管家看都没看他一眼,只顾着照顾少爷,嘴里不屑地说:“年轻人,这是你没资格知道的物品。”

    我的天这到底是哪里蹦出来的老古董?李鹤翻了个白眼,看着金喝完后的模样,半猜测着说:“哈?是营养液吧?这玩意别说有没有资格知道,我在海瑟薇那都喝过。”

    老管家听到营养液还能继续面不改色,等听到海瑟薇的时候终于绷不住,惊疑不定地说:“海瑟薇?你真的认识莫里尼博士?”

    “莫里尼?”李鹤说:“如果是指那个换头博士的话,算是吧。”

    “换头。。。”老管家像是听到极度恐怖的故事,颤抖着手指着李鹤说:“你。。。你竟然敢明说这种话。。。你竟然敢对莫里尼博士出言不逊。。。”他不管不顾地拉起金的手快步走,嘴里连连说着:“不欢迎你我们金家不欢迎你,请你离开不要再和我们有任何交集,我们双方之间的联系到此为止!”

    金血流过多身体虚弱,被情绪激动的老彼得拉住一时竟然没挣脱开,他郁闷地说:“彼得伯伯你到底怎么了?金富贵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不能离开。”

    “少爷!”老管家停下脚步回头泪流满面,向着金鞠躬哀求道:“我恳求您,不要再和这人来往了,金家,真的已经惹不起更多的麻烦了。”

    金十分为难,见老管家都快跪下,赶紧扶住他,焦急地问:“彼得伯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别瞒着我直接跟我说吧!”

    老管家看了他后边的李鹤一眼,无奈地摇头,声音哽咽道:“少爷,金家。。金家亡了!前些天,西一区荣耀城尼古拉斯城主带着数千人马,全副武装杀进我们庄园,所有胆敢反抗的人统统被杀死,老爷夫人也都被抓走生死不知。。。”

    听到这里,金的灵魂已经不在了。

    老管家继续说:“最后的关头,老爷趁尼古拉斯·泰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时,安排庄园内最后的死士拼死保我逃出来,叮嘱我一定要找到少爷。。。”

    “尼古拉斯·泰!!”金喀拉举起手中FN2000,掉头就往回走,怒吼道:“我跟他拼命!”

    老管家一把抱住金的腿,哭喊道:“老爷就是知道您的性格肯定会这样,所以一再叮嘱我要找到您,并且看好您,千万不要冲动去找尼古拉斯·泰白白送命,金家的根就剩您一人,千万不能再出意外了啊少爷!”

    “你放开我!我不想伤害你!”金挣着腿,对彼得喊:“家都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尼古拉斯·泰竟然敢明目张胆开战,我还藏头缩尾算什么男人!我xx跟他干到底F!F!”

    “少爷!”老管家死死抱着金不松手,说:“老爷早有安排,您能不能好好听老爷一次啊?这个地底通道是老爷许多年前就未雨绸缪建造的,里面储藏室有足够多的水粮物资,够我们在这生活好几年,那个尼古拉斯·泰不可能常驻这边,总归还是要回到他的荣耀城里去的,只要我们耐心等着,等他走了,我们就可以逃出去,带着物资找个安全的地方休生养息,在您的带领下我们一定能够重振家族的!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找尼古拉斯报仇也来得及啊!”

    “噗哧。”李鹤终于忍不住嗤笑出声。

    老管家愤怒地瞪他:“你怎么还没离开?我们金家变成这样全都是因为你,你还好意思笑?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笑话我们这些努力想要生存下去的人?”

    “说到底,不过是躲起来等敌人离开。”李鹤耸了耸肩膀,表示对这个办法不看好。

    “哼!否则?”老管家又加了把劲,抱着快被少爷挣脱的腿,冲李鹤冷哼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用这种不屑的态度说话,你很强吗?如果你真的够强怎么不去杀了那个该死的尼古拉斯城主?那样我就无话可说佩服你并且感激你救我们金家于水火,否则就请闭上你那张无用的嘴!”

    “彼得你放开!”金还在努力挣扎。

    李鹤对自己的情况还是很有数的,当初速度还在的时候都不一定对付得了人手众多重重护卫的荣耀城城主,现在这副半残之躯更不可能。

    他摇摇头,说:“我并不是说隐藏不好,休生养息确实应该,但不该是在这里浪费时间。那个阿泰的身边肯定是守卫森严水滴不进,以我们如今的实力确实杀不了他,不过假如换个方向,我们往聚集地大门外冲出去,还是很有希望的。”

    “冲出去?”老管家冷冷地说:“放着这么安全的地下密室不要,出去外边受人追杀?你的办法还真是高明!”

    “当然不是。”李鹤说:“我们外边也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而且在那里,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那样才不会浪费时间,真正能够休生养息发展壮大重振你们金家,以及你现在也不用再抱大腿,我相信金一定听懂我说的,并且同意。”

    “你也有安全的地方?”老管家嗤鼻道:“说的真轻巧!”

    这老家伙冥顽不灵,看来不下猛药不行了!李鹤张口就是吓死老年人的一句:“你没得选,那个换头博士被我和你家少爷一起杀掉了!”

    石破天惊!

    老管家缓缓松开抱着金的手,呆呆地坐在地上,瞠目结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