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1002 首战
    1002 首战

    眼前一晃,原本光线充足的房间不见了,李鹤发现自己坐在了一片湿漉漉的草地上,手掌按着的地面上是一簇簇枯黑的杂草。有雨落下来,并不大,天色阴暗,瞳孔适应黑暗后环顾四周,看起来像是一片广阔的平原,但是由于光线不足,视野能见度很低。

    咔嗒,几束光亮了起来,李鹤下意识地看过去,五人组端着枪打着战术手电分头警戒并搜寻着。

    担任斥候的陈复率先发现藏于杂草间的一条小路,回头招呼了一声,其余四人收拢阵形快速跟了上去。

    窜出去的五人组发现新人完全没有跟上来的意思,想想这次场景是伤亡率奇高的魔幻类,自身都没多大把握能活下来,几个人就干脆放弃了这批新人,毕竟魔幻背景下,就算拿新人当炮灰,也是没有杀伤力的。

    最后,还是校服少年王向南微微叹了口气,一抹腰带,手中出现了一些压缩食品和饮用水,放在地上后扫了一圈周围看着他的新人们,没有说话,转身追上队伍离开了。

    看到五人组就这么毫不犹豫的远去,那几束手电亮起的光线也一点点的消失在视野尽头,在场的新人都有点不知所措。

    “这算什么?那几个看起来熟门熟路的家伙真就把我们扔这儿不管死活了?”之前那个手臂骨折又被轮回修复的发福男第一个开口。

    这句话没有得到回应,在目前这种氛围下,这种没有针对性的“向群体发言”是不会有人主动搭话的。不过有人开了头,倒是引起了一系列小范围的声音。

    两个之前就一直抱在一起的运动服姑娘此刻终于忍不住低声哭了出来,随着五人组的离去,周围逐渐恢复阴暗,湿漉漉的小雨打在身上,空中时有时无的风,再加上两人呜呜的哭声,气氛一时有些慎人。

    苏爱琳抱着胳膊搓了搓,受潮了的衣服贴在身上,再被夜风一吹,顿时冷了,看到身边的唐蕊正在不停地观察着四周,不禁问道:“唐蕊,我们该怎么办啊?”

    众人本就六神无主,突然听到这种明显指向性的问题,纷纷把视线投了过来。

    唐蕊收回观察的目光,发现其他人都在看自己,心里有些气苏爱琳的无脑,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将手腕上的皮筋取下来,拢了拢被雨水打湿显得散乱的头发,然后仔细地绑好。

    看到唐蕊没有说话,之前开口却没人注意的发福男心里打起了小九九,站起来拍了拍手:“大家都冷静一下,听我说。”看到这一次有人看自己了,发福男心里有点得意,但脸上不露分毫,继续说:“我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我们要找一个比较安全和干燥的地方,最起码先离开这个露天的草地,下着雨大家全都淋湿了,在这种没人管的时候要是生了病,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两个运动服女孩倒是不哭了,可是也没吭声,其他人也没什么说话的心思,倒是那个皮夹克青年不屑地撇了撇嘴,手里偷偷地拧着一个小瓶子的瓶盖。

    尴尬的安静,发福男不悦地说:“你们这算什么?没人拿主意也没人说话。得!我也不多说了,你们愿意这么淋着雨那就继续淋着吧。”说着话,走过去收拾起之前王向南留在地上的那些食物。

    “你要走就走,把食物留下来呗。”皮夹克青年终于拧开了瓶盖,仰起脑袋一气灌进肚子。

    “哼,你们想坐着等死我可不想!。。。”发福男起身看向皮夹克青年:“。。。。你在喝什么?”

    皮夹克青年没理他,闭上了眼睛感受着。

    “对了!你之前在那个房间里的时候凑过去跟那几个人有说话。。。”或许在现实中身居高位,从来没人敢这么对他,此刻接连被无视的发福男终于发作,快步走过去伸手抓住了皮夹克的衣领,大声质问:“你都知道些什么?刚才喝的又是什么?说!”

    啪!

    闭眼感受的皮夹克青年感觉到自己领口被抓住,条件反射地一巴掌扇开对方的手。

    发福男只觉得一股大力砸中自己手臂,带着身体不由自主地转了半圈狠狠摔倒在地。“你敢动手!”虽然草地湿泥柔软没受伤,但毕竟胖,这么一摔免不了五脏六腑一番震荡的疼痛,更是觉得丢脸丢大了。

    动静闹的这么大,其他人纷纷看了过来,却是没人过来劝,两个运动服女孩更是一脸嫌弃地往边上挪的远了些,生怕遭到波及。

    皮夹克青年却是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刚才挥出的手,满脸的惊喜:“这种感觉,力气增加了好多!”

    “我弄死你!”气极的发福男动了真怒,嚎叫着扑了过去,皮夹克青年还沉浸在自己身体的变化中,一时没反应过来被扑倒在地,被暴怒的发福男掐住了脖子,脑袋挨了好几拳。

    看到真的打起来了,众人更加惶恐了,苏爱琳叫喊着:“别打啦都别打啦!”

    一直低声念着什么的中年妇女此时也顾不上再念了,一个劲地哀声喊:“作孽啊,有事好好说,不要打架啊。”

    唐蕊快速地看了一圈,在场的只有四个男的,两个在打架,另外两个,那个穿着西服的家伙一直神情呆滞对什么都不关心,那就只剩。。。

    “你还坐着看啊?一起过去拉开他们。”

    正埋头看戏的李鹤突然被踢了一脚,诧异地扭头看了一眼说话的唐蕊,又把脑袋转了回来,然后埋进了腿弯。

    唐蕊被噎,还想说些什么,一道凄厉的惨叫打断了她。

    “啊!!”

    所有人停住,看向声音的来处。

    之前抱在一起的运动服女孩只剩一个,正手脚并用地往众人这边翻爬过来,而另一个却是被一个模糊的黑影抓住不停地挣扎。

    “救救她,求求你们快救救她!”由于之前躲打架躲的比较靠后,所以离人堆较远,此刻终于回到人群中,运动服女孩找到了一丝安全感,回过神后马上向众人求助。

    阴影中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啃食咀嚼声。

    没人敢动,在这种时候,大家都选择了明哲保身。

    “求求你们。。。救她。。。”运动服女孩还在哭着求助。

    唐蕊气恼地瞪了一眼李鹤,李鹤装作没看见。开什么玩笑!那个不知道什么鬼东西,好可怕。

    透过夜幕可以看到那个被抓住的女孩已经停止了挣扎,属于脑袋的那部分明显凹下去一大半,后面抓着她的那个模糊黑影松开女孩,挺起身子,似乎在寻找下一个目标。

    “死。。。。死人了?!”苏爱琳声音颤抖,惊得张大了嘴瞪大了眼睛,双手紧紧抓住身边唐蕊的手臂。

    “!”之前那个侥幸逃脱回到人群里的运动服女孩,受不了这种突然而来的巨大刺激,吱的一声昏了过去。

    在场的人完全无法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前一秒还好端端活生生的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死掉了?!

    生命,变得这么脆弱了吗?

    原本掐在一起的发福男和皮夹克也明智的停止了内斗,皮夹克青年推开发福男站起来,擦了擦鼻子盯着不远处的黑影。

    发福男望向黑影处的眼神发直,突然出现的死亡事件,让他也有点惊到,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偷偷挪动身子往人堆里躲。

    藏进人堆后心里感觉安全不少,发福男远远望着倒在黑影下的运动服女孩,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光芒,目光掠过女孩掩在运动服下的琳珑有致的身体以及笔直的双腿。

    可惜了。。。不禁意地舔了舔嘴角,发福男心里感叹着,随后又偷偷打量起一旁昏倒在地的女孩,以及穿着职业套裙的唐蕊,满意的眯起了眼睛。

    众人这会儿全都聚到了一起,离那个黑影远远的,唯有一个人,依然木讷地坐着。

    “危险!快过来!”唐蕊朝着原地发愣的西服男大喊,却察觉自己的袖口被拉了一下。“别喊啊,万一引过来怎么办啊!”苏爱琳小声地说,声音中带着责备。

    唐蕊瞪大了眼睛看着苏爱琳,满脸难以置信,她想过去拉那个西服男一把,被苏爱琳死死拉住。

    许是被声音惊醒,黑暗中的黑影猛地扑了出来,一把跳到了呆坐着的西服男身上。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看清了那个黑影的真面目,丑陋完全不足以形容,那是一个四肢着地浑身腐烂得血肉模糊的怪物,背后有一条粗壮的尾巴,四个锋利的爪刃还带着血红色的碎肉,光秃秃的脑袋上鼓着黑色的血管,眼睛部分只有两个洞,看不到里面是否有眼珠的存在,底下一张巨大的裂缝横跨半个脑袋,此刻正大张着露出两排仿佛犬类尖牙的牙齿。

    西服男终于回魂,扭头发现身上趴着个这样一个又恶心又恐怖的怪物,吓的双手乱推乱打,想把怪物从身上推出去。

    怪物一歪脑袋躲过西服男拍过来的手,张着大嘴咬了下去,这一下没咬到脑袋却是咬住了抵挡的手臂,两排尖锐的牙齿重重一合,一条小臂直接被咬断。

    “啊!!”滚烫的鲜血洒了一脸,西服男痛的惨叫,扭头发现一堆躲的远远见死不救的人群,心生怨气,一边用仅存的左手抵挡着怪物的脑袋,一边挣扎着蹬腿往人群爬去。

    唐蕊被苏爱琳拉住,急得大喊:“快救人啊!”

    发福男揉着之前被皮夹克青年打疼的手臂,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说:“光知道用嘴说,你自己怎么不去?”

    “你!”唐蕊手指着发福男,气的浑身颤抖,能说出这种话的人良心一定黑的很彻底。她猛地甩开苏爱琳的手,四下里看了一下没找到什么能拿在手里的工具,干脆脱下脚上的皮鞋握在手里,大步冲向西服男。

    一直缩着脖子的李鹤看到这个正义感十足的女人竟然真的敢冲上去,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咬了咬牙也跟着跑过去。

    边上,皮夹克青年看到两人冲出,双眼一亮,神情又开始兴奋了,手指临空点了点余下的几人,特别是发福男,意味深长地笑道:“你们还是不明白现在是啥处境啊!”话音未落人已经飞快地冲向怪物,速度竟然比提前跑的唐蕊李鹤还要快,几下就超过了他们俩赶到西服男身边,飞起一脚踹向了怪物。

    怪物此刻正硬扛着西服男的拳头,咬住他的头,身子挨中皮夹克踢过来的一脚,往一边摔去,在地上连着滚了好几圈才止住势头。

    唐蕊和李鹤两人赶到,扶起倒地哀嚎着的西服男,他的模样甚是凄惨,脸上血流不止,被怪物锋利的牙齿咬出了一排血洞,所幸怪物还没来得及用力就被踢飞,否则就不止是破相这么简单了。

    “力量不是很大,以我现在的能力,完全可以压制。”皮夹克活动了一下脚踝,看着翻滚在地的怪物,艺高人胆大,举步走去。

    倒在地上的怪物似乎被刚刚那一脚踢的有点晕,这会儿摇头晃脑地在地上爬了好几次都没能爬起来。皮夹克靠近后拔腿想再给它来一脚,好巧不巧那怪物终于清醒了,看到眼前有人,后腿一蹬直接扑。

    皮夹克措手不及,单腿站立不稳被扑倒在地,怪物张大了巨嘴往下咬,皮夹克喝过药剂,力气跟西服男可不一样,右手抵住怪物的下颚推出腾挪的空间,身体发力一个翻身压着怪物的四肢把它按在了地上。

    就像之前猜想的一样,他的力量果然可以压制住怪物,只是,目前这个状态就有点尴尬了,虽然怪物的四肢都被压住,但是挣扎的非常剧烈,只剩一个脑袋不停地张嘴伸脖子,虽然够不到抬着上半身的皮夹克,但皮夹克想腾出手脚攻击怪物也是完全没有机会。

    就在皮夹克还在想办法的时候,情况却发生了变化,怪物发现自己够不到对方的头时,竟然聪明地扭过头,对着皮夹克按着自己爪子的手臂咬了过去!

    皮夹克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抬起右手躲避怪物的嘴,结果悲剧了,他的右手原本压着怪物的爪子,这一抬起,怪物的左爪得到了解脱,毫不犹豫地照着皮夹克的脑袋就是一爪子!

    福至心灵地扭头躲开了正脸,怪物锋利的爪尖划过侧脸留下几道深深的血痕,皮肉翻卷开来,右耳遭了秧直接被扯掉半只。

    “呃啊啊啊!”剧烈的疼痛直刺脑海深处,皮夹克眼前一黑几乎昏厥,残存的意识让他极力控制住自己的动作,右手重新按住了怪物胡乱挥舞的爪子,死死地压在地上,伤痛让他的双眼充血,手臂青筋毕现,爆发的力气直接将怪物的爪子深深地陷进泥土里。

    大口大口的吞吐着空气,脸上的剧痛终于让皮夹克的认清楚现实,不管药剂的效果有多逆天,自己毕竟还是个普通人,遇到危险照样会丢掉性命,单打独斗一定倒霉。想到这里,他艰难地偏过脑袋朝后面吼道:“来个人!”

    此刻身后离的最近的是唐蕊和李鹤两人,李鹤看到唐蕊正在用脱下的外套按住西服男的伤口止血,抿了抿嘴,朝皮夹克跑去,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冲了,干脆就冲到底吧!

    之前站的远没注意,等李鹤跑近了才被皮夹克车祸现场般的样子吓一跳。。。这家伙之前不是挺生猛的嘛,怎么搞的这么惨?

    “还傻愣着干啥!快弄死这家伙啊!”皮夹克的脸上汗水混着血液不停往下滴,随着血液的流失,察觉到身体也逐渐变得虚弱,心里大喊不妙,再不止血的话,这样下去要死掉了!

    李鹤看了一圈,皮夹克就这么趴着压在怪物身上,只留了个脑袋在不停地乱咬,很是无从下手,尝试性地对着怪物的脑袋踹了一脚,咚的一声闷响怪物的脑袋歪了歪,然后更加疯狂地挣扎起来,裂开的大嘴差点咬到李鹤刚踢完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脚踝。

    看到这么不痛不痒的一脚,双手已经开始酸涩乏力的皮夹克感觉好想哭,眼神幽怨地盯着李鹤。

    被皮夹克这么幽怨地盯着,李鹤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可是看着眼前的怪物,从小到大连只鸡都没杀过,何况这样一个可怕的大家伙!他转头在地上寻找,心里想着好歹找个石头啊棍子之类的吧?

    “卧槽你智障啊啊啊!!”看到李鹤竟然还不下手,皮夹克气的哇哇大叫,仰起脖子怒吼一声,然后对准怪物的脑袋就是一脑门狠狠地撞了下去。

    血花飞溅!

    皮夹克脑袋上旧伤未愈又添新伤,额头被怪物锋利的牙齿划出一排血痕,但是这一下撞击立功了,怪物的前排牙齿被撞飞大半,缺了牙的嘴流着黑绿色的汁液,虽然恶心,但是威慑力大减。

    看皮夹克已经半疯,李鹤不敢再磨蹭,咬了咬牙心里也是发了狠,抬起脚对着怪物的脑袋狠狠地踢。

    第一脚,怪物的脑袋扭向了地面,连带着身体和上方压着的皮夹克都一起斜着挪动了一丝,可见这一脚的力量毫无保留。

    感受到怪物的挣扎力度明显减弱,皮夹克大喜,紧了紧压制的双手。

    第二脚,碰!怪物的脑袋明显凹进去了一块,脖子向下呈现不自然的扭曲。

    李鹤走了几步换了个方向,站到另一边后抬起了脚,这一刻,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画面,多年前那个在塞尔赫斯特公园球场踢出绝杀世界波的男人,在抬脚的时候是否跟此刻自己的心情一样,有点点激动,有点点兴奋,还有那一丝难以明喻的,对接下来这一脚所可能带来的成功的预感。

    碰!

    喀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