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1004 咒语
    1004 咒语

    “说起来,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叫啥呢。我叫林凯,你呢?”由于天色阴暗视线不佳,皮夹克小心翼翼地看着路说道。

    “李鹤。”李鹤随口回答,然后继续低头看戒指,思考着戒指的介绍。一天一枚魔法箭,这东西到底是怎么用的?他的心里好奇不已,难不成这戒指真能释放出电影里那种玄而又玄的魔法来?不过话说回来,就当前身处的这种环境,再想想之前和皮夹克合力干掉的那只前所未见的怪物,心里的这份猜测也变得凝实了大半。

    “我的天!”林凯仿佛见到了特别不可思议的事情,满脸震惊地看着李鹤道:“原来你会说话啊!”看到李鹤终于把注意力从戒指上移开,抬起头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林凯笑着说:“从一开始起就没听你出过声,我还以为是哑巴呢!你这家伙也够可以的啊,能说话为啥一直不出声,不会憋得慌吗?”

    好无聊的问题,李鹤翻了翻白眼低下头又开始继续研究戒指去了。

    倒是追上来的唐蕊自来熟地插话道:“自我介绍怎么能不带上我呢,我叫唐蕊,在南沪银行上班,接下来大家就是患难与共的同伴了,多多关照啊。”

    你叫唐蕊全世界都知道了好不好?林凯也学着李鹤的样子翻了翻白眼,突然想起一个事,略带犹豫地开口问道:“之前那个被食尸鬼抓住的女孩,怎么样了?”

    听到他们说起这个,李鹤也转过头来看着唐蕊。

    “你们一直没问,我还以为你们不在意呢。”许是回忆到当时的画面,唐蕊的脸色白了些,干呕了一下后摇了摇头说:“没救了。。。当时你们俩还在跟那个怪物缠斗,我注意到逃回来的那个女孩过去看了,然后就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哭,我等给西服男包扎完后也过去看了下,很惨。。。半个脑袋都没了。”

    三个人都沉默了。

    事出突然,谁也想不到这个鬼地方会出现这么危险的怪物,更没想到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么轻易地在眼前逝去。

    为了缓解有些凝固的气氛,唐蕊向李鹤借过戒指来把玩:“还没研究出这个戒指的用法吗?”她用戒指挨个试了一圈手指,最后戴到了食指上,玩笑地说:“会不会是用喊的?”

    李鹤还没反应过来,唐蕊已经摆出架势,像挥舞着魔法棒似的把食指向前挥出,嘴里喊道:“魔法箭!”

    两人停住脚步,屏住呼吸,仔细地看着唐蕊前伸的食指。。。。。

    纤细修长,洁白如玉,修到刚好长度的指甲上抹着一层淡淡的粉色,光滑如镜。之前大家的神经一直紧绷着,这会儿才发现,这姑娘的手竟然出人意料的耐看。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唐蕊嘟囔着,不甘心地继续喊:“魔法箭,施放!”

    “放!”

    “去!”

    “出!”

    “射!”

    “。。。。。”林凯和李鹤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像是终于玩累了,已经把“咒语”喊到“芝麻开门”的唐蕊拧开纯净水瓶盖喝了几口,看到李鹤两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自己,忍不住脸红了红,假装没发现,举起戴着戒指的右手欣赏:“指环两边像花藤一样缠绕着托起中间的蓝色石头,这石头真漂亮,像水晶一样。不得不说,这个戒指的造型还是蛮独特的。”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怔怔地看着戒指,呆了一会儿后叹道:“唉。。。就是可惜,那个什么一天一枚魔法箭用。。。不。。。。。。”

    唐蕊的话说不下去了,戴着食尸鬼戒指的食指指尖在她刚说完“一天一枚魔法箭”后立即亮起了白光,快速地凝结成一个尖锥形的光球,带着五彩斑斓的尾翼顺着指尖的方向冲出。

    食指的方向左前方斜向下,所以光球飞速掠过几人眼前带起一抹惊艳后撞到了十几米外的地面上,小小的光球蕴含了出乎意料的威力,被撞到的地面仿佛被炮弹砸中,轰的泥土翻飞,炸出一个两米方圆的大坑。

    这坑爹的戒指技能名竟然就是“一天一枚魔法箭”!

    明显是很低级的魔法名字都这么啰嗦,难怪故事里那些放大招的魔法师们要念那么久的咒语了,估计人家实际上也就是读个技能名而已,只不过是技能名变态了些,比如什么:一月一次月月都准时来到用一次休息一个月的惊天动地毁天灭地神挡杀神佛挡灭佛一次花光一管儿蓝的超级无敌天地无极宇宙霹雳大大大大大大大大魔法箭。。。。看名字就知道有多难念了,而且在故事里像禁咒这样的“核武”一般都是要跟人玩命了才会出现的,又紧张又刺激,时间还很有限,再加上平时肯定不能练,谁没事放个禁咒玩?所以,要一口气念下来不能停顿不能念错,还有儿化音,换谁不得念个十几二十分钟半小时的啊!

    林凯急吼吼地跑过去绕着大坑探头探脑地看了一圈,回过头来冲着目瞪口呆走近的两人竖起大拇指道:“牛!”

    唐蕊脸色尴尬,摘下戒指塞给李鹤:“没想到威力这么大。”

    “还能再来一发不?”林凯凑过来看着戒指,嘴里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唐蕊摇头道:“不能用了,刚刚我已经试过,再念就没反应了,你们看戒指上那颗蓝色的石头颜色已经变成红色了,估计要等颜色恢复才能再次使用。”看了看一脸无所谓的李鹤,叹气道:“真可惜,保命的东西就这么被我浪费了。”

    “运气真够好啊!”林凯笑嘻嘻地勾着李鹤的肩膀:“这玩意儿太强力了,我都有点后悔了,要不咱俩换换吧?”

    李鹤是真的无所谓,直接把戒指丢过去,吓的林凯一阵手忙脚乱。

    “你这家伙!”林凯哭笑不得地捶了李鹤一拳,顺手把戒指又塞还给他:“我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放心吧我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该你的就是你的!”

    几人研究出了强力“核武”,气氛变得热闹不少,仿佛连阴冷的雨丝都被吹散,笑闹着继续往前走去。

    后方,不知道发福男许了其他人什么好处,似乎变成了小团体的首领,他倒也知道利害,领着几人远远地跟着李鹤三人,看到几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眼珠子转了转就猜到是好东西,虽然不知道是哪个但一定是被两人分掉的那两件宝贝!

    “好东西都被他们吞了,我们累死累活得不到半点好处。”发福男咬牙切齿地对其他人说道:“下回不管怎样,我们都要争取到属于我们的那份,那是我们应得的!”

    小团体的其他人没有出声,但变得急促的呼吸透露出他们的心思,望向李鹤几人背影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热切和贪婪,那是对求生的渴望,和对宝物的占有欲。

    唯一理智尚存的苏爱琳本想鄙视发福男的无耻,却见其他人都没说话,他们目光里隐含的神色更是让她有些心慌,也就埋下头,默默地跟着大家,像一具被掏空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天色越来越暗了,时间,估算着也临近了夜晚。

    顺着草间小路行走的几人,随着体力的流失,气氛从开始的热闹,逐渐变的低沉下来,最后只剩下沉默的埋头赶路。

    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看到小路两边的环境都逐渐变化,不再是那种平坦的荒草地,而是有了高低起伏的小土坡,低矮的灌木和小植也开始出现,时不时还有一些长满青苔的半人高石块嵌在泥土中。

    一路上,他们看到了许多战斗遗留下来的痕迹,以及一具具形状各异的怪物尸体,不得不说,顺着那五人组走过的路追赶,确实安全许多,但伴随而来的,也是气氛变得压抑了许多——怪物掉落的宝贝被五人组搜刮一空,李鹤三人一路走来一无所获。

    当再一次路过一块半人高石块时,林凯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天,朝身边两人说:“不行了,今晚估计是追不上了,先想办法过夜吧,明天天亮再赶路。”

    唐蕊闻言,当即身子一软,靠着石块坐了下来。。。雨一直在下,虽然不大但时间久了照样淋湿,而且这种软绵渗透型的潮湿更令人发冷,而她的外套已经早早的变成了救护包扎用的绷带了,此刻身上披着林凯的皮夹克,依然挡不住寒冷的入侵。

    掏出属于自己的那份压缩饼干咬了一口在嘴里慢慢咀嚼,唐蕊的体力几近枯竭,她觉得好辛苦,从小到大娇生惯养的女孩何曾受过这种磨难,别说淋着雨赶路了,就算淋着雨,都是不被允许的。

    她,已经够坚强了。

    吊在三人后方的那个发福男小团体里,几名女性早就已经坚持不住,相互搀扶半死不活的拖着腿走路,发福男和西服男两名男性也好不到哪里去,西服男断臂重伤,情况更严重一些,脸上早已没了血色,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仿佛马上会倒下。。。手臂只是非常粗糙地包扎止血,在这种环境下,没有专业的医生,没有治疗的条件,伤口或许已经感染发炎。

    西服男,可能连这个夜晚,都熬不过去了。

    林凯在四周收集了一些看上去还算干燥的枯枝叶回来,掏出打火机试着点一堆篝火,翻遍全身没找到像样的引火物。李鹤想了想,将外套的内衬撕下来,使劲搓揉蓬松了递过去。

    内衬的干燥度还算良好,打火机一点就着,只是那些枯枝叶实在不争气,折腾了半天,只见冒青烟却不见火苗,打火机发烫了都没能成功,当最后一缕内衬也烧完耗尽,林凯长叹一声放弃了,靠着石块找了个背风的方向坐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合不合适,但还是轮流守个夜吧,前半夜你坚持一下,后半夜我来,时间久一些你可以直接休息到天亮。”林凯看了看已经忍不住靠着石块缩成一团睡着的唐蕊,对李鹤说,“小唐毕竟是女孩子,跟着我们走这一路累坏了,守夜这种活就咱俩抗起来吧,如果你觉得不妥,前半夜我来守也行。”

    李鹤四处看了看,最后吭哧吭哧地爬上了石块顶,摊平双腿扭着头朝周围观望了一会儿,开口道:“没手机没手表的,谁能区分前半夜后半夜?你先睡吧,我撑不住了再叫你。”

    “也好,这种鬼天气,睡也是种折磨,我闭会儿眼得了。”林凯此刻就像个可靠的大哥哥,紧了紧唐蕊身上的皮夹克,又把那件被当作绷带使的外套给她盖上,然后自己抱着胳膊,用这么个不太舒服的姿势背靠石块坐着闭上眼休息。

    四周开始安静下来,唐蕊的睡眠状态不算好,时不时皱起的眉头似乎在做噩梦,身上潮地上凉,就这么坐在地上睡着真不是个好主意,可是在这荒郊野外没遮没挡的,除了这样还能有什么办法?

    这样的夜晚万籁寂静,孤独像冰冷潮湿的寒风,渗进身体里往心脏钻去。

    李鹤掏出压缩饼干咬了一口慢慢嚼着,抬起头看着阴沉压抑的夜空,止不住的思念,家里的人,你们,都好吗?

    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么自己本该死去。

    可现在却卷入这样一场梦般旅程,是福还是祸,他说不清。

    或许,心大的人,会将这样的意外当作上天赐福,兴奋激动地去享受所有遇到的一切,比如林凯。

    可是李鹤做不到。。。

    家里,牵挂太多。

    揉着手指上戴着的食尸鬼戒指,他思绪万千。

    人都是这样,胡思乱想想得多了,一些负面情绪就会涌上来。

    他想到自己在这场遭遇中死去,想到家里的老母亲从此无依无靠没人照顾,想了很多悲观的未来。

    时间悄然而逝。

    李鹤沉浸在负面情绪中无法自拔,就这么坐在石块顶上发起了呆。

    十几米外的夜幕里,一个鼠型黑影匍匐在地上走走停停,每次停下时,黑影前端形似头的部分四下扭动,像在观察或搜寻,然后又继续爬动。

    前进的方向,是李鹤几人停留的那个石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