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1010 活下去
    1010 活下去

    是唐蕊的声音!

    两人对视一眼,顾不上休息起身冲上台阶。

    石室外,黑暗的草地上,一个直立的人型黑影在距离唐蕊大概十米远的地方,摇摇晃晃地站着。

    林凯横开手臂将唐蕊护在身后,李鹤在一旁严阵以待,手里拿着一根前端碎裂显得有些锋锐的长条木板——在起身时他留了个心眼,在边上的碎木板中快速地挑了根较完整的用来防身。

    看到李鹤手里的木板,林凯和唐蕊两人心思各不同。

    对啊!地上那么多碎木板,我怎么就没想到拿来当武器呢?还是李鹤脑子好使啊!

    这是林凯的想法。

    而唐蕊心里想的则是:胆小鬼就是胆小鬼,光顾着自己,也不说给林大哥拿一把,真自私!

    紧了紧手上的手套,林凯慢慢走向黑影,在迈出的一步步中调动身体力量,握起的拳头蓄势待发,这一次有准备的他,打算一出手就给对方致命一击,绝不让尴尬的历史重演。

    李鹤拿着木板,没有跟的太近,走了几步后就停下来,谨慎地环顾四周,注意着所有有可能出现意外的地方。

    他清楚自己的情况,本是普通人力量有限,在正面战斗中帮不上林凯的忙,更何况现在带伤之躯,贸然冲上去只会给林凯添乱,所以他不能用蛮力,要用巧劲,要伺机而动,充分利用自己手里的武器,在适当的时候分担伙伴的压力。

    但是这一幕落在唐蕊的眼里,更显得李鹤窝囊胆小,即使手里有武器都只敢停在后边畏惧不前,她眼里的失望和鄙视更浓了。

    前方,林凯却是有着超然的默契,察觉到李鹤停下来拿着武器戒备,并没有傻乎乎的跟着自己,心里实实在在地涌起一股安全感,有这样随时保持冷静的伙伴真好啊,自己可以放心地冲了,不用担心背后会有什么危险。

    更重要的是,如果在战斗中出现困境的话,保持自由身的李鹤也能随时赶上来帮忙。

    有这样随时保持冷静的伙伴,真好啊!

    林凯带着满满的感慨,走近了黑影不到两米的距离,右手青筋一鼓,就要挥拳冲上。

    就在这时。

    一个虚弱的声音从黑影处传过来:“别动手。。。是我。。。”

    突然传来的人类的声音让林凯硬生生止住了即将挥出的拳头,瞪大了眼睛。

    平原的夜一如既往的安静。

    这道声音很虚弱,很轻,但也足够让几人都听到。

    李鹤一脸意外地向前走去,唐蕊速度更快,一溜小跑就越过了他跑到林凯身边,惹的李鹤不住地瞥着女孩的双脚。

    【硬毛鼠皮靴】:G级道具,速度增加1,体力增加1,防御增加1。

    不愧是速度增幅1倍的道具皮靴啊,那么不合脚都还能跑这么快!

    几人靠近后,黑影的样子也看清了,一身脏兮兮皱巴巴的西服,空了半截的右手臂乱七八糟的包扎着,站在原地摇摇欲坠不停打着摆子,凄惨的模样除了西服男还能是谁?

    “你怎么过来了?”林凯开口问道:“不是跟那个发福男一起了吗?”

    西服男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凄苦地问:“能不能。。。给我点。。。吃的?”

    听到这话,林凯看了看李鹤和唐蕊,犹豫地说道:“我们的食物也很有限了,之前不是留了一份给你们了吗?这么快吃完了?”

    艰难地摇了摇头,明白不会有食物给自己后,西服男没有再多说什么,晃悠悠地转身离开。

    “等一下!”

    已经打算往回走了的林凯不解地瞪大眼睛看唐蕊,一旁的李鹤则是头疼的想要揉太阳穴。

    这个正义感爆棚的姑娘,又要大发慈悲,普度世人了。

    “你别回去了,跟我们走吧,我那里还有一点食物。”唐蕊拉着西服男,一边向石室走去,一边向林凯求情:“真的很可怜!!”

    林凯哭笑不得:“跟我说有啥用。。。”看了眼沉默的李鹤,无奈地歪了歪脑袋说:“算了算了,来就来吧。”

    西服男被唐蕊拉着走,背后不远处还跟着一个人型黑影,同样摇摇晃晃的,看上去饿的站不稳的样子,林凯看到了,苦笑着说:“得,又多一张嘴。”

    “看起来那个发福男真的对你们不好啊,一个个都呆不下去了。”他大大咧咧地走过去想拉对方:“别不好意思啦,来都来了,一起去吃点东西。”

    李鹤一直沉默地看着,当看到林凯走向后出现的那个黑影,而身边的西服男脸上露出疑惑时,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问西服男:“还有谁跟你一起来的?”

    西服男疑惑地看着黑影,愣愣地说:“没人了啊。。。我自己来的。。。”

    糟糕!

    “林凯回来!”李鹤大喊。

    “啥?”林凯回头纳闷。

    “嗷!”人型黑影发出一声嚎叫,将近在身前的林凯扑倒在地。

    原本以为是同类的黑影突然变成一个浑身腐烂的怪物,林凯一时反应不及被扑个正着,整个人直接摔在湿泞的草地里,身上的伤口齐齐崩发,剧痛让他深深地长吸一口气,头晕眼花目不能视。

    所有人被这突兀的一幕看呆,站在原地惊慌失措,李鹤却早有心理准备,这会儿事发,他拎着木板就冲了上去。

    这次是一个类人型怪物,脑袋上皮肤溃烂,没有毛发,眼珠灰白,嘶吼着状似疯狂。

    看到猎物摔倒在地近在咫尺,怪物张着腥臭的嘴,一边嘶吼一边低头咬。

    然后,

    它的嘴被合上了。

    一只手,

    一只力量十足的手。

    顶住它的下巴,直直往上推,推得它脑袋后仰朝天,半个身子都抬了起来。

    怪物被突然出现的巨力弄的有点蒙,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挣扎着甩动脑袋想要摆脱这只顶住自己下巴的手。

    这个方式是对的,快速晃动的情况下,很快就甩掉了这只手。

    只是,它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再次开始嘶吼,脑袋边上出现了另一只手。

    确切的说,是一个拳头。

    一个力量十足的拳头。

    “嘭!”

    沉闷的声音从拳头和脑袋的接触点发出,怪物的身子像被摇摆的巨锤砸中,咕噜噜地滚到了一边。

    战况转变的太快,李鹤没跑几步就停了下来,局面稳定,可以放心了,林凯能单杀的怪物,那就让他单独享受怪物的掉落吧,自己就不去分战利品了。

    林凯翻身,单膝压在怪物的肚子上,脸上充斥着澎湃的怒意,戴着【食尸鬼手套】的右手握拳,狠狠砸下,第一下就将怪物的胸骨砸塌。

    怪物反抗,挥爪向林凯的脸上抓去,被他一把擒住。

    “这一次又一次的,老虎不发威,真当老子是病猫啊啊!”林凯大喝一声,抓着怪物前肢的双手巨力迸发,直接将怪物爪子连肘扯断。。。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至少以林凯目前的状态不可能凭空扯断怪物的前肢,作为一个比普通人都要更羸弱一些的网吧常客,本身的力量基数就不高,即使增幅了三倍,也达不到空手劈树裂石的程度,更何况他身上带伤,力道还没发出,十成先去了三成。

    一阵格拉拉的骨骼位移声响过,怪物的前肢脱臼。

    但这一次的怪物和之前碰到的不同,似乎根本没有痛觉,前肢被松开后,依然无知无觉地软塌塌挥舞着。

    胸骨塌了,前肢脱臼了,可依然活蹦乱跳地挣扎攻击着。

    冲着坚硬的脑袋砸了几记重拳后,戴着手套的手都肿了,对方竟然完好无损。

    面对这种皮粗肉厚的家伙,林凯一时间竟拿它没办法,而且这几次的全力攻击,已然开始气喘。

    不远处的李鹤看出了他的处境,决定上去帮忙,这已经不是分不分战利品的问题了,不快速解决敌人的话,等林凯力竭,风水就要轮流转了!

    即将迈出的腿停住,李鹤心里考虑了一下,把手里的木板递向站在一旁发愣的西服男,说:“想要食物,就体现你的作用吧。”

    西服男一脸迷茫地接过木板,不解地问:“干。。。嘛?”

    李鹤伸手指向怪物:“去杀掉怪物。”

    怪物目前已经被林凯压制,虽然杀不死,但也没多大威胁了,那么剩下所需要的,只是勇气了。

    “杀。。。。我。。。。杀??”西服男的手开始抖。

    唐蕊看不下去了,一把夺过木板对李鹤说:“自己怂就怂了,摆出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欺负老实人,有意思吗?”说完她自己要冲。

    李鹤一把拉住她,面无表情地看着西服男道:“你杀不杀?”

    在这样的环境里,谁都想活命,都在努力地活下去,没有人天生应有优待,林凯不在,这个黑脸李鹤决定自己抗。

    “李鹤你是不是神经!”唐蕊挣扎着,怒道:“你怕你不用去,他也不用去,这个怪物我来杀!”

    那边传来无奈的声音:“来个人!”

    李鹤知道林凯已经快坚持不住了,算起来这已经是第三次了,空有一身力量却没办法单杀怪物,看林凯之前的样子,除非实在没办法否则都不会再开口的。

    他心里也急,但这一步不能妥协,如果这个家伙没有上场战斗的可能性,那么留下来只会是队伍的负担,现在是求生,不是在玩过家家!

    紧紧地捏住唐蕊纤细的胳膊,双眼却是死死地盯着西服男,意思很明确,如果等我动手,那么你就得离开。

    场面一时僵持住了。

    林凯那边传来的动静越来越大,而西服男还是一声不吭。

    就算是为了自己,他也应该上的。

    这人,没救了。

    李鹤的心里暗叹了一声,伸手握住唐蕊手里的木板,他等不下去决定自己上了,再拖下去林凯有危险。

    就在手刚搭上木板的那一刻,另一只手抢先抓住了木板的另一端。

    李鹤意外抬头。

    西服男浑身颤抖,但语气坚定:“我。。。我去!”

    唐蕊努力抢夺着木板,无奈女孩毕竟是女孩,力道总归弱些,也没得到过力量方面的增幅,最终木板还是落入西服男的手里,她焦急地说:“别理那个神经病啊你,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了,不能再乱动的!李鹤你!放!开!我!”

    李鹤赶紧松开双手平摊举起,后退了一步远离眼前这个已经处于暴怒状态的小狮子。

    “你这人敢不敢再烂一点啊李鹤!”唐蕊骂:“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像你这么烂的人啊!!”

    李鹤摊手耸肩,说:“他自愿的。”

    唐蕊:“自愿个屁啊自愿!还不是被你逼的!李鹤我今天算是看透你了,我原来以为你只是窝囊胆小而已,没想到你竟然烂的这么彻底!你才是最该去死的那个混蛋啊!你没救了啊你!”

    没救了。。这个评价好像刚刚给了别人,结果现在落自己头上了,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李鹤心里好笑地吐槽着。

    他的心情不错,因为在两人争吵的时间里,西服男已经一步一晃地走到怪物脑袋前了。

    林凯看到西服男颤颤悠悠地拿着木板过来,一边使出全力压制怪物,一边指挥道:“对准脑袋。”

    西服男举了几次没能下手。

    “快点!”林凯咬牙。

    看情况实在拖不下去了,西服男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大喊一声,握着木板的左手用力砸下。

    “能不能瞄准一点?”看到木板吭哧一声砸进泥土里,林凯脸色铁青:“睁开眼看清楚了砸,你早晚都要过这一关的!”

    西服男慌忙地睁开眼,眼里已经氲满泪水,他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黑夜里,没人注意到他眼眶里的泪光。

    连看都不敢看,这家伙比当初李鹤第一次杀死怪物的表现还要差劲!林凯冷着脸道:“别废话了,动作快点!”

    “我还有老婆孩子。。。老爹老娘。。。家人都在等我回去。。。”西服男嘴唇哆嗦着:“我。。。我。。。”

    再一次举起木板,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一定要。。。活下去!”

    木板重重落下,划过空气,狠狠地扎在怪物的眼眶里。

    “嗷嗷嗷!!!”像是唯一的致命点被击中,怪物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前肢竟然挣开了林凯的钳制,往回抓住扎在脸上的木板往外拔。

    林凯的体力已经几近枯竭,勉强抬手去按也已经按不住了。

    西服男的力气远不及这种等级的战斗,何况只剩一只左手,此刻被怪物的一阵抵抗,木板几乎脱手而出。

    看到情况变得不受控制,林凯急道:“压不住了!你快走!”同时他回头大喊:“李鹤!怪物爆发了,快过来救命!”

    但是,西服男仿佛完全没听到,眼神呆滞的流着泪,嘴里呢喃着:“活下。。。活下去。。。”

    “要活下去啊啊啊!”

    他发出一阵撕裂般沙哑的低吼,直接用脑门撞在了木板末端上!

    “碰!”

    。

    “碰!”

    。。

    “碰!”

    。。。

    每一次撞击,木板就下降几分。

    林凯目瞪口呆地看着发疯的西服男,看着他就这么用脑门将木板一寸寸地往下撞。

    怪物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弱。

    西服男的额头也变得血肉模糊。

    赶过来的李鹤,看到这一幕,默默地止住脚步,唐蕊捂着嘴想喊不敢喊地呆在了原地。

    到最后,怪物已经停止了挣扎不动了,腥臭的汁液从脑后流出来,木板的另一头明显已经钉进了地面,直接将怪物的头颅刺穿。

    可是西服男却仿佛忘了伤,忘了痛,忘了脚下的怪物,忘了周围的人,忘了所有的一切。

    只知道不停地撞着那截已经被鲜血浸满的木板。

    只求搏出一条活下去的路。

    “碰!”

    “碰!”

    “碰!”

    一声声富有节奏感的撞击声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散开,消泯在远方的空气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