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1018 赢家
    1018 赢家

    不知道是暗黑结界里林凯幸运的获得那么多件道具的原因,还是因为叶安触底反弹,怂后变得异常勇猛。

    总之,当叶安撞进包围圈,让林凯抓住机会缓了口气渐渐开始反攻时,局面开始控制住了。

    这一场打的尸横遍野,血流满地。

    林凯用的骨棒,叶安用的狼牙棒,两人都是重武器,死在这一圈的侏儒怪大多都是脑袋身体被砸烂,鲜血碎肉积聚了厚厚一层,倒是肥沃了这片土地,来年这块空地想必会被疯长的野草填满吧。

    虽然杀光了所有的侏儒怪,但三人都倒下了,这场突兀的遭遇战,没有赢家,李鹤倒霉的第一个失去战斗力,头被打破没人帮忙包扎止血,只能躺在地上流血等死。

    林凯身上的伤很恐怖,鲜血淋漓的外表下,是密密麻麻的各种洞眼和皮肉翻卷,道具增幅了四倍的防御,侏儒怪打不断他的骨头,但能破开皮肉,虽不致命,但从头到尾的战斗下来,轻伤累积成重伤,过多的失血导致头晕眼花,体力迅速流失。

    担负了绝大多数的战斗的怪力凯,尽管多了皮靴和皮裤增加了两倍体力,也禁不住战斗和失血双重消耗,这会儿累到脱力,头发上的汗像被水冲过似的,趴在地上四肢抽搐,看上去像是肌肉痉挛,却连喊疼的力气都没,翻着白眼痛苦得生不如死。

    但是。

    最惨的还是叶安。

    他可没有林凯那么硬的防御,整个人已经基本看不出人型来了,浑身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几乎找不出一块完整的皮肤,仅剩的左手此刻也算报废了,混战中不知道被哪个大片刀侏儒怪切去了半个手掌,然后他就只能用脚,于是,脚被流星锤和狼牙棒打折后,再被大片刀砍成五花肉。

    在他被砍到无力动弹的时候,场上还有四五个侏儒怪,而在当时,林凯已经累的举不起骨棒了,可以想象最后要多艰难才能杀死最后几个敌人。

    按理说叶安这么重的伤早就该去见上帝了,至今未死的原因是林凯在倒下前找到了侏儒怪死后掉落的一瓶【生命药剂】,爬着过去给叶安灌下才算堪堪吊住他的命,至于更远一些的李鹤,实在已经爬不动了,没力气寻找更多的药剂了。

    三人就这么躺着,一线生机就是林凯的体力,只要能恢复点滴,足够他爬动,就能去一点点收集侏儒怪的掉落,如果掉落中有能够救命的药剂,并且叶安和李鹤还没有流血流死,那么,这场战斗,就算是活下来了。

    就在这时。

    沙沙的落叶摩擦声响起。

    这种声音三个人都熟悉,是脚步声。

    “啧啧啧。。。看看这一地的宝贝,你们还真是浪费啊。。。”去而复返的是腆着大肚腩的发福男,在确定李鹤三人完全不能动后,这才放心地从躲藏的树后面走出来。

    他这会儿的心情是爆炸的,激动的快要爆炸!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俘虏生涯,他早就已经搞清楚林凯变那么强力的原因是什么了,无非就是那些怪物掉落的道具而已,并且那些道具,就算换个人来使用,也能变得如此强力。

    所以他心里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能够得到类似的道具,只要能够得到这样的道具!

    而现在,所有的,不论是李鹤林凯穿在身上的,还是怪物死后掉落的,所有所有的,统统就这么摆在了自己的面前!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就算是黄雀,也只不过是吃到螳螂和蝉两块肉而已。

    眼下这一地的道具,算多少块肉??

    自己当的这把黄雀,真的赚疯了!

    看到发福男出现,林凯和叶安瞪的眼珠都快炸掉,根据双方在此之前那段并不愉快的过往,他们可不相信去而复返的发福男是来救助他们的。

    这下好了,辛辛苦苦跟怪物拼了个底儿掉,结果为他人做嫁衣裳。

    发福男脸上带笑,找了个大片刀,定好角度后,背着手一点点将绑着的布条割断。

    绑了这么久,手腕早已经勒得发紫,这下得以释放赶紧扭了扭手腕活动了一下,感受着那久违的轻松自由,他的脸上笑意更浓了,而那笑里面包含的,是隐藏不住浓的几乎滴出水来的恨意。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发福男一边施施然走着,一边翻翻看看。“这东西怎么用。。。”他弯腰捡起一个盒子模样的方块,研究了一会儿双眼一亮,笑道:“原来如此,只要盯久一点就会问我要不要鉴定了啊,那么这个。。。唔。。。哥布林防御盾?。。。防御增加。。。体力。。。抵挡。。。哇!看上去棒极了!”

    “这还有一个。”又捡起一个:“哥布林披风。。。恩。。。速度。。速度。。。全是加速度的啊,我要这么多速度干什么,力量,力量才是王道啊!”说着话,同时将披风寄在了身上:“不过,反正都是白捡的,不要白不要,恩。。。真舒服。”

    “哟,这个更厉害!”捡起一颗散发着氤氲黑色光芒的晶石,惊呼道:“暗黑结晶??这个不就是当时那个大圆球所说的什么呃。。。呃。。。哦对,支线任务吗??一个10点积分?唔。。。不知道积分有什么用,不过肯定是好东西!先收起来。”

    眼看着自己几人拼了命才打下来的道具,被一个死胖子一件件捡走,嘴里还得意地念叨着。

    这就像是当着你的面吃你碗里的菜。。。

    一边吃的美滋滋还一边报菜名。。。

    你还拿他没办法。。。

    伤得就像武侠小说里浑身经脉尽断无法动弹,只能勉强发出声音的叶安朝林凯哼哼道:“林凯。。。你还能动不。。。”

    林凯趴在地上,翻着白眼,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心里郁闷地想:老之但凡还能动,早把他的脑袋揍进肚子里了!。。。

    “好嘛,原来还有一个能说话的。”发福男抬起头看了看,踱步走到叶安两人身边:“曾几何时,我对你们说过,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还记不记得?”

    他站定,笑的咬牙切齿,重复着说道:“我是不是说过,做人留一线?嗯?你们有谁听进去了?”

    “没有!”发福男猛地挥手,神情激动:“没有一个人愿意留手,是你们!是你们先把事情做绝了!”

    叶安叹了口气,他是伤的太重实在无能为力,眼下见林凯也动不了,只能无奈地感慨命数流转造物弄人,说:“东西你拿走。。。废话别太多。。。”然后闭上眼睛,只当是眼不见心不烦了。

    “别急嘛,东西肯定是会拿走的。”发福男在叶安的脑袋旁蹲了下来,狞笑着道:“至于废话是多是少。。。”他伸出手,接连的巴掌拍在叶安的脸上:“恐怕现在由不得你管了啊。”

    发福男心中有恨,手上的力道自然不会小,扇过去的巴掌啪啪作响,叶安感觉到脸上被打的火辣辣的疼,忍不住睁眼怒目瞪着他道:“你以后别落我手上!”

    “唷。”发福男愣了愣,很快转醒过来,嗤笑道:“都这副鬼样子了还跟我装!”随后高举手掌,重重一巴掌呼在了叶安的脸上,那块的皮肤肉眼可见的红肿了起来。

    收回手站起来,发福男眯起眼睛,眼神中闪过了一丝阴鸷:“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这趟如果你们几个不死,以后说不准会是个麻烦。”

    他转了转从地上收集到两把大砍刀,用其中一把将另一把刀后面连着的侏儒怪手臂砍去,就得到了一把完好并独立的大砍刀了。

    发福男握着刀满意地掂了掂,来到叶安身边,还残留之前战斗时留下的血迹的刀刃,让叶安感到十分不安,忍不住嘶哑叫道:“你敢杀人!”

    “杀人?”发福男不屑地嗤鼻,抬眼看向上方回忆道:“谈不上敢不敢,但应该会生疏些吧。。。毕竟,好久没亲自动手了。”

    这话让叶安有点错愕,脑子里不停地猜测对方在现实里是什么身份。

    在此之前,他的印象里所有人应该都差不多,这里的差不多并不是指身家多少,而是指大家都是普通人,最多就是职业不同,有人混的好些,有人混的差些,但来来往往至少都算普通人,可是现在听这话里的意思,眼前这家伙竟然杀过人!

    什么样的人才能将杀人这种事如此轻描淡写地带出来?

    还没等他继续多想,发福男悠悠说道:“不过放心吧,我是不会杀你们的,起码现在不会。”

    切。。。原来只是个装货。

    叶安在心里鄙视,枉费自己刚才联想那么丰富,结果竟然是被唬了?

    就在他暗暗松了一口气,默默吐槽对方的时候,发福男再次开口了:“因为我还弄不懂这个规则到底是怎么回事,杀人会不会有惩罚,以及若有惩罚会是怎样的一个量级。等等因素的考虑下,我是不会亲手杀你们的,但是。。。”

    发福男停顿了一下,继而带着笑意说:“但是,有一种情况我倒很有兴趣测试一下,那就是如果将你们的手脚砍去,丢在这里流血而亡或者身死怪物腹中的你们,会不会算在我的头上。”

    叶安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随后只觉得仅剩的左手臂传来一阵剧痛,本就重伤不堪的他终究扛不住,眼前一黑意识陷入昏迷。

    刚刚砍下叶安手臂的发福男伸出舌头舔了舔几缕溅到嘴角的鲜血,抬起手背擦了把额头的汗,心里丝毫没有在意这样的行为有多残忍,反而是在感慨着,终归是年纪大了,剁个手竟然都这么吃力。

    然后,一边感慨一边面不改色地砍着叶安的腿。

    期间叶安也被连绵不断的剧痛刺激到苏醒过来,但马上又会再一次地陷入昏迷,而随着血越流越多,他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弱。

    腿毕竟比手臂粗,花去的工夫和时间也更多一些,当发福男终于将叶安的左腿砍下时,他已经不能再继续了,血流的满地都是,而叶安的呼吸感觉随时都会停止,发福男心里明镜似的清晰,知道自己如果再砍另外一条腿的话,很有可能在砍的过程中这个倒霉鬼会直接死掉,那这家伙的死毋庸置疑会算到自己的头上,这样就得不偿失了。

    看着还没来得及砍下的那条右腿,又看看叶安苍白不带一丝血色的脸,发福男略有些遗憾地笑了笑,站起来走到林凯的身边。

    对于发福男的整个行为,林凯是瞪着眼睛从头看到尾的,他的脸涨的通红,额头脖子青筋遍布,眼球布满血丝,身子一弹一弹想站起来,却连翻个身都做不到,只能看似滑稽地趴在地上蹦达。

    眼睁睁看着同伴被肢解,自己挣的血涌上头青筋爆裂都没法动弹,恐怕这个世上没有什么能比这种感觉更让人小宇宙爆发了。

    可惜,林凯没有小宇宙。

    也就没有爆发。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安血流遍地昏死过去,自己却无能为力。

    发福男拎着刀,乐呵呵地说:“刚就看到你蹦达的欢,别着急嘛,人人有份,你看这不就轮到你了么?”

    说着话,手里不停,一刀砍下去,林凯的胳膊上破了丝皮。

    一个发福的中年人,没有任何力量增幅,对上防御增幅了四倍、连怪物都砍不断手脚只能伤皮肉的怪力凯。

    发福男抽回刀有点愣神:“这么硬?”随后看到林凯身上的几样道具,了然地一点头,自言自语道:“是了,你身上厉害的宝贝应该不少,要先取下来才容易砍。”

    说完,他开始一件件地脱林凯身上的道具,手套最简单,第一个被取下来。

    当他开始瞄准林凯脚上那双一看就是魔幻皮靴的道具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咻。。。”

    万分之一的关头,发福男福至心灵地一扭脑袋,一根刺针擦着他的鼻尖飞过,没入后方的树丛中。

    “差点忘了,你们还有一件远程武器来着。。。”发福男心有余悸地转回头,边说:“可惜,连老天都在帮我!我才是最后的赢。。。”

    他的话说不下去了,一颗光芒闪烁带着炫目五彩尾翼的光球映在他的瞳孔中越放越大。

    轰!!

    巨大的爆炸搅动空气,层层叠叠的环状冲击波荡出,向四周扩散。

    离的近的林凯和叶安翻着跟头被掀飞,倒霉的叶安本就呈现弥留之势,现在被这一顿冲击,像个破烂娃娃似的已然进气多出气少了,这么连番折腾,敌人和自己人变着花样来,此时叶安的模样简直惨不忍睹,如果他还有意识,估计心里会哭着喊:突然好想死啊。

    而爆炸的正中心,一个人影被高高抛起,向后翻飞数米,直到重重撞在树干上这才摔落地面,落地后狂喷一口鲜血,脸上血肉模糊,双眼更是血流不止,浑身上下衣衫褴褛无一完好,手上一个小小盾牌样的物品咔嚓几声后碎成了碎片。

    这一次,发福男终于风光不起来了,样子凄惨,目不能视眼前漆黑一片,心里更是肝胆俱裂掀起滔天骇浪,刚才那个光球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火箭弹吗?哪来这么无声无息的火箭弹啊?

    他不会明白,李鹤手中那枚一直没机会用的戒指上有一个威力多么惊人的魔法箭,因为一天一次的使用限制,导致在这一路上都没见其使用过,而唯一一次出现,则是在一天前唐蕊胡乱测试使出的那颗,在那个时候发福男还只是远远吊在后方,只能遥遥看到一些动静无法获知具体的细节。

    所以,对于发福男来说,这突然出现的死亡光球,到底是什么玩意,他无从得知,他只知道,在那一瞬间,死亡离自己那么,那么的近,如果不是手里刚刚捡到的看着像玩具似的小盾牌突然幻化出一面光盾挡在自己面前,就凭那股爆炸的力量,恐怕这会儿自己半个身子都已经被炸烂了!

    “啊啊!。。。”

    发福男凄厉地惨叫着,挣扎爬起来,摸着身后的树干往密林中逃去,一路跌跌撞撞狼狈不堪,此刻的他一心只想赶紧远离这块地方,生怕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再吃一发“火箭弹”,或者被抓起来折磨的死去活来,他可还清楚的记得自己之前是怎么对待叶安的,所以哪怕密林深处有更多怪物和未知的危险,也比呆在这里面对想象中那个可怕的结局要强。

    事实证明。

    他完全是想多了。

    李鹤在拼着最后的毅力抓起刺筒发射的那枚刺针被躲过无效后,几乎已经绝望,目光扫到食指戴着的戒指,欣喜地发现上面那颗石头赫然已经转为蓝色,毫不犹豫地指向发福男施放了“一天一枚魔法箭”。

    魔法箭的威力一如既往的令人满意,发福男直接被炸成重伤瞎了眼吓跑,可是李鹤已经看不到这一幕了,他甚至连魔法箭有没有命中目标都不知道,在施放魔法箭后的那一刻,原本就已经破裂的后脑突然一阵剧痛,直接痛到他意识丧失陷入自我保护的昏迷状态。

    至此,一个林凯四肢肌肉抽得跟无数蚯蚓在皮下乱窜似的动弹不得,两个重伤垂死的倒霉鬼李鹤和叶安又昏迷不醒,这样的情景,哪还会有人去折磨发福男。

    空地中央,经历了一场大战竟然还能奇迹般完整保存下来的篝火,还在吞吐着火舌,孜孜不倦地舔着架子上的烤肉,发出滋滋的响声,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声音,四周突然就这么静了下来。

    时间很快过去,森林里本就不亮堂,随着白天渐渐过去,光线愈加暗淡了。

    林凯已经很累了,或者说一直都好累好累,好几次想就这么睡过去,可是身边两个同伴还在等着他救命,他只能坚持着,坚持醒着,并且在这种艰难痛苦的状态下煎熬着,期待身体能够尽快动起来。

    可惜的是,不知道是森林地面潮湿,还是夜晚的来临,温度变得越来越低,而随着温度越来越低,抽搐的四肢也变得愈发僵硬麻木起来,别说恢复了,林凯几乎已经感觉不到胳膊大腿的存在了。

    就在这时,森林的另一端,沙沙的脚步声接近。

    林凯的眼睛猛地睁大。

    该死!

    发福男回来了?他的眼睛好了?

    还是想明白自己这边已经毫无战斗力,回来报仇了?

    当脚步声的主人拨开树帘,从树干后的阴影里走出,被篝火照亮脸庞。

    林凯激动的脸红脖子粗,分不清是嗓子还是鼻腔里发出一丝低哑的呜呜声,瞪圆的眼眶瞬间有了几分湿润。

    这次,

    真的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