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1031 你是不是想死
    1031 你是不是想死

    屋子并不是很大,打着一室一厅招牌,却掩盖不了它只有30平方的事实。进门后就是一个所谓的“一厅”,这是一个包含了入门玄关、厨房、洗漱台的横厅,站在玄关处,正面有道窄门可以进入隔墙的卧室,如果不去卧室则可以顺着厨房、洗漱台继续往右去,那是一个硬生生垒墙隔出来的小型卫生间,小小的卫生间在里面转个身都很困难,并且没有灯,只能透着垒墙上的小小玻璃窗借用一些横厅上白炽灯泡的光,以此进行如厕、沐浴、洗衣等一系列用水活动。

    李鹤刚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洗漱台前对着墙上的小镜子化妆打扮着的余落落。

    米白色的翻领毛衣和紧身毛呢一步裙,勾勒出余落落妖娆的身材,正是一个虽然够不上女神,却有着诱人身材的美人儿,再加上精致的妆容,走在街上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曾经,李鹤也为自己能够拥有这么美貌的女友而感到自豪,在旁人艳羡的目光中翘起幸福的嘴角。

    到如今,那种幸福感已经消失许久了,女为悦己者容,心思敏锐的李鹤有所猜测,这个“悦己者”怕是已经不是自己了。

    可是他却不想去探究真相,不论怎样,他只想努力工作抓紧时间赚钱,凑够给母亲治病的费用,以及和女友结婚的钱。

    不论怎样,只要结婚了就好了,他喜欢稳定的生活,害怕失去。

    不论怎样!

    “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听到开门声,余落落对着小镜子描眉,头也不回地说。

    李鹤满心想和她分享七十万的喜悦,听到问题一愣道:“哦,在巷子口被车撞了。”

    听到这句话,余落落停下手里的眉笔扭过头看了一眼李鹤,皱眉道:“那赶紧去洗洗,别进卧室啊,脏死了。”

    听到女友第一反应竟然是嫌自己脏,李鹤重复了一遍:“我被车撞了。”

    余落落回过头去继续照着镜子:“所以呢?”

    李鹤闷声道:“你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我有没有受伤?”

    “你现在不是好端端站在这里吗?”余落落满意地放下眉笔,开始补眼影。

    好吧。

    李鹤默默地看着女友专注的背影,喜悦的心情像被一盆冰透的冷水从头浇灭,没有再说话,径直走进卧室。

    “诶你怎么回事,让你别进卧室听不到吗?”外面飘进女友的声音,李鹤坐在床沿边,淡淡地回道:“我找件换洗的衣服。”

    “这人真的是,那你小心点啊今天刚换的床单。”声音飘进来。

    “恩。”飘出去。

    李鹤看着床单,伸手抓了抓,几道灰黑色的印子瞬间留下。

    哦也,恶作剧成功!

    若是以前,这样的恶作剧会换来一顿女友娇嗔的拳头,如今只剩灌满胸腔的莲心般苦涩。

    随便找了套换洗的衣服就闷声不吭地钻进了卫生间,将身上的脏衣服换下,轮回者腰带小心地放在一边,这才开始洗澡。

    水有些温凉不是很热,他却像久旱逢甘露一般任由水流从头冲刷着身体。

    任务世界里水资源珍贵,连喝都不够何况洗漱,尽管在回归时轮回已经把身体状况恢复正常,可心底里还是有一种几天没刷牙的腻歪。

    重新回到现实,平日里没觉得多珍贵的自来水也变得美好起来。

    张开嘴对着淋浴喷头灌了一嘴水,再全部吐出去,闭着眼睛感受水流撞击在皮肤上的感觉。

    洗吧。

    洗掉一身的疲惫,洗掉那些远的近的烦恼。

    “你要洗多久啊?省点水费交房租吧今天房东又来催了!”女友的声音将埋头冲洗的李鹤唤醒。

    低着头,睁开眼睛,看着水流顺着头发从四周落下,轻轻抚摸着右手食指上的【食尸鬼戒指】,李鹤的脸上满是无奈。

    外面传来悉悉索索收拾手提包的声音,想来是化妆完毕。

    余落落的声音也准时地传进来:“我出门了,晚饭你自己随便弄点吃。”

    李鹤一愣,抹了把脸问:“几点回来?我去接你。”

    “朋友过生日呢!谁知道玩到几点,你别等我了,晚了就先睡,来不及了我走了。”

    “砰”

    关门声响起,李鹤抓紧速度洗完,将腰带戴好穿上衣服,拿上钱包手机钥匙等随身物品,几步冲到大门打开,顺着余落落隐约可闻的鞋跟落地声追了上去。

    等他下了楼道出了底层的大门,余落落已经在远处的巷口拐弯了,他紧了紧身上还带着潮气的衣服,加快脚步赶去。

    可惜那双【硬毛鼠皮靴】已经换结晶换掉了,否则跑起来可以更轻更快。

    走在路上的余落落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跟了个人,她的心里有点急,脚步有点快,有种迫不及待离开这里,投入前方新天地的急切。

    当转过巷口,看到前方公路边停靠着的那辆银白色索纳塔,她匀了匀呼吸,捋了捋发梢,摆出最甜美的微笑迎上去。

    见余落落走近,车上下来一个高挺的男子,上身穿着材质光滑柔顺的白色衬衫,随意搭配了一条浅灰色西装裤和锃亮的皮鞋,风度翩翩地从车头绕过来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啦,我来晚了。”余落落歉意地说。

    男子假装苦着脸说:“真的好晚啊,我等的望眼欲穿啊。”

    余落落甜甜地笑着:“望眼欲穿这么厉害啊?那一会儿补偿你好不好?”

    “怎么补偿呢?”男子满脸好奇。

    余落落眨了眨眼睛说:“那我要先想一下的。”说完笑嘻嘻地弯身进车。

    男子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关上门走回驾驶座开动车子离去。

    等李鹤赶到巷口,只能看到余落落和高个男子上车后,逐渐远去的银白色索纳塔。

    他还想继续追,可巷口不好打车,只能去公路口等,还没等他迈出跑向公路的脚,手臂却被人拉住了。

    “小伙子你回来了正好!”

    之前在巷口驾车撞到李鹤的那名戴眼镜的中年人,本来正在和接警而来的交警说着话,突然发现李鹤去而复返,虽然换了身衣服却不妨碍他认出这个不要求追究一心离开的“小伙子”。

    “同志,事故的另一名当事人就是这位小伙子。”中年人拉着李鹤对交警说。

    交警捏着小本子走过来:“你好,请出示一下身份证我做一下记录。”

    李鹤眼睁睁看着载着自己女友的汽车消失在视线尽头,扭头看向那只拉住自己的手臂,以及手臂的主人。

    在暗黑平原生死挣扎浴血奋战九死偷一生;

    在轮回空间里眼见仇敌却无可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回到现实后女友对自己的状况冷淡漠视,心急火燎地出门却是上了陌生男子的私家车。

    要说网约车?什么时候网约车的司机服务好到会下车帮乘客开车门的地步了?

    这么一系列的事情,他内心受到的刺激就没停过,心底早就已经压满了一点就爆的暴戾。

    这会儿看着拉住自己的中年人,李鹤戴着【食尸鬼戒指】的食指一动,眼中划过直欲喷涌而出的杀意。

    一天一枚魔法箭!

    轰!

    给我炸成一片漫天飞舞的血肉碎沫吧!

    。。。。

    不对!

    这是现实!

    李鹤被自己心里的想法惊醒,赶紧闭上了眼睛深呼吸,压制着心底越来越难以忍受的嗜血。

    可是,就这么一眼,年过半百早已见惯风浪的中年人却凭空觉得背后一阵发冷,手不自觉地松了开。

    他奇怪地看了看自己松开的手,又看了看闭着眼睛的“小伙子”,满脑子疑惑:刚才发生了什么?

    “身份证有吗?”一旁的交警再次开口问道,打破了两人间凝固的僵硬。

    李鹤闭着眼睛,说:“我说过,不追究了。”

    “你是不打算追究了,可人家已经报了警,事故的明细还是需要记录一下的。”交警公事公办,已经出警了如果什么都不做那回去没法交差。

    你是不是想死?

    李鹤心里这么想着,然后从钱包里掏出身份证递过去。

    一直站在中年人边上的年轻女孩斜着眼睛看李鹤,嘴里偷偷地哼道:“拽什么拽。”

    女孩的妈妈扯了一下她的胳膊,偷眼看了看李鹤,发现他并没有注意这边,这才放心。

    交警记录好所有人的笔录信息后,公布道:“好了,既然你们双方已经商量好,那这个事情就不用再走流程了。”他对中年人说:“巷子路窄,天黑视野差,以后开车慢点。”

    中年人连连点头说好。

    交警再扭头对李鹤说:“你也是,以后不要随便乱穿马路了,走人行横道,注意交通安全!”

    你这么啰嗦是不是想死?

    李鹤心里这么想着,然后点头道:“辛苦了。”

    “没事就行。”交警敬了个礼,返身回警车离开。

    中年人面带微笑,心里不知在想什么,目送警车离去,转头对李鹤说:“小伙子,请你吃个饭,当作不小心撞到你的道歉好不好?”

    “不用了。”李鹤面无表情地说,将身份证塞回钱包里,转身走。

    “诶,那至少留个电话吧?可能是隐伤,回头你身体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也好方便联系。”中年人在后面喊。

    有完没完,你是不是想死?

    李鹤心里这么想着,举手向身后挥了挥,说:“再见。”

    看着李鹤走远直到没入“农民房”里,中年人这才慢悠悠地上车点火启动。

    早就已经坐进后排的女孩不满地问道:“爸,你干嘛总是那么老好人啊?你看人家根本就不稀罕。”

    “然然。”中年人回过头,认真地说:“别人稀罕不稀罕是别人的事,我们做不做就是自己的素质了。你关注的重点应该是自己有没有做到位,而不是去关心别人的想法。”

    女孩的母亲在边上握着女儿的手拍了拍,温柔地说:“爸爸说的话你要记心里。”

    “知道了!”被称为然然的女孩撅着嘴,眨着眼看向窗外不再说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