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1036 唐蕊说
    1036 唐蕊说

    唐蕊说,等大家聚集到一起后再商量下一步计划。

    唐蕊说,她和她的林大哥两人早在轮回空间里就交换了联系方式。

    唐蕊说,林大哥要去找叶安,让她先来找李鹤。

    唐蕊说,她一整晚都没合过眼,闭上眼就做恶梦,梦里全是任务世界里的血与肉。

    唐蕊说,没想到和李鹤在同一个城市,这么近。

    唐蕊说,苏爱琳昨晚把她的号给拉黑了,还在单位的集体群里一直说她的坏话,最后表示无法呆要辞职后退了群。

    唐蕊说,领导连夜打电话向她问责,表示不论有什么私人纠纷都不应该闹得众人皆知,对单位影响极差。

    一路上都是唐蕊在说,李鹤静静地听,反正神一般的唐蕊也不管李鹤听没听进去,就自顾自地天南地北尬聊。

    这样的情况一直保持到医院,一直保持到唐蕊无意说出了一些奇怪的牢骚。

    唐蕊说,那个领导常年加班深夜不回家,丢下家里的妻儿不管,只知道自以为是地摆出一副父亲的威严面孔,最喜欢的就是不分青红皂白教训自家孩子。

    李鹤听的下巴都掉了,他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忙问:“你怎么这么清楚领导的事情?”

    唐蕊说,那个领导,南沪银行本城支行行长,是她爸爸。

    李鹤看国宝似的看着她,稀奇道:“这么说你还是个官二代。”

    唐蕊不屑地哼:“个破支行行长也能叫官?”

    这会儿李鹤却已经顾不上和她继续拌嘴了,一路聊天脚步未停,两人很快就到了李母罗玉萍所在的病房,却是已经不用去看床位了,因为李母此刻就裹着一条薄被,被放在一个过道角落的担架车上。

    李鹤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蹲在担架车前。

    母亲的手很凉,或者说是全身都很凉,没有药物的支撑导致陷入了昏迷状态,具体什么情况一时半会儿还看不出来,但是仅仅只是昏迷,就已经足以令人担心了。

    看到这一幕的唐蕊正义感爆发了,高声大喊道:“医生!护士!这里还有活着的人吗?”

    刚巧从一个病房里出来的护士道:“注意你的声音,这是住院部,别影响病人休息。”

    唐蕊一指李母:“这就是你所谓的休息?”

    这个情况比较特殊,小护士处理不了,赶紧扭头找领导,却是被李鹤拉住。

    李鹤的脸色很难看,但还是努力平静地沉声说道:“我妈已经昏过去了,赶紧先救醒她。”

    小护士急了:“哎呀你别拉我呀,这事不归我管你等我叫医生。”

    闻声赶过来的医生到了,正是一直负责治疗李母罗玉萍的主治陈非泉医生,看到李鹤的瞬间心里就了然了,原本小跑着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慢悠悠地走过来说道:“通知过你很多次了,费用一直交不齐,医院只能停止治疗处理。”

    李鹤说:“你停药我无话可说,床位费我少过你半毛吗?”

    陈非泉皮笑肉不笑地解释道:“医院床位一直都很紧张,既然你们不打算继续治疗,那就得腾出来给有需要的人了。”

    “我什么时候说不继续治疗了?”李鹤有点压不住火,深吸了一口长气,说:“不说那些了,我今天有带钱,马上安排我妈继续治疗。”

    陈非泉插在白大褂里的手伸出来一只,指了指大门口,说:“带钱就行,去挂号吧。”

    “挂什么号?”唐蕊纳闷了。

    “你是哪位?”陈非泉答非所问地扫了眼唐蕊,心里有些意外这姑娘的打扮挺靓丽,却是没有表露出来,想着任你倾国倾城美如仙,跟这医院里的小护士还是差了点味道。

    “你管我哪位,问你话呢!”唐蕊急死了。

    “哦。”陈非泉眯了眯眼睛,说:“住院部需要保持清洁安静,无关人员请离开,不要影响其他病人休息。”转而不理两人,自顾自走了。

    李鹤对唐蕊说:“麻烦你在这里照看一下,我去挂号。”

    “挂什么号!”唐蕊拉住准备走的李鹤,气道:“直接转院!在这种年年排倒数的破医院里当班的破医生还有脸得瑟,真给他脸了!”她气呼呼地掏出手机,边拨号边说:“我爸有第一医院里的朋友,我问问。”

    耳光灵敏的陈非泉医生还没走远,听到女孩的话,起先是不屑地暗自嘲笑,等到后来开始手机对话时,他放慢了脚步,竖起了耳朵。

    “任叔叔您好,我是唐蕊啊,是这样的我这边有病人急需去第一医院治疗,您能不能派车过来接我们一下啊?”

    “哦我就在那个五华附属医院住院楼门口。”

    “好的我等您,谢谢任叔叔。”

    唐蕊收起手机,对李鹤点头道:“搞定了,我们去门口等吧。”

    李鹤点头道谢,小心翼翼地推着母亲向门口走去。

    两人经过的时候,陈非泉拦住了他们,歪着脑袋斜着眼睛看向唐蕊问:“你说你认识第一医院的人?”

    唐蕊一句废话都不想说,黑着脸吼:“滚!”

    面对如此不友好的回应,陈非泉冷了脸,眼睛瞄了瞄李母罗玉萍躺着的担架车,阴阳怪气地说:“谁允许你们把担架车推出来了?担架车是医院急救用品,未经批准不得私自挪用,给我放回去!”

    唐蕊把包一甩就想发飙,李鹤拦住她,看向陈非泉冷冷地问道:“陈医生,我自问没招惹过你,为什么对我们母子百般刁难?”

    “哟哟哟出口成章,文化人啊?”陈非泉显得十分开心地嘲笑道:“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哪有工夫针对你,只是公事公办而已。”

    “可以的。”李鹤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弯下身子将母亲轻轻背起,就这么一步步地走出去。

    唐蕊收拾起东西,临走前伸出食指凌空指向陈非泉点了点,咬牙切齿地说道:“陈医生是吧,我记住你了!”

    “怎么的?这架势是要威胁我?”陈非泉笑着摊手道:“我可是良民,玩黑不提倡啊。”

    唐蕊没有再理他,快走几步追上李鹤帮忙扶着李母的身子。

    两人就这么在住院楼大门外等着,李鹤波澜不惊的表情下其实藏着一颗焦虑不安的心,本来他并没有将昨晚的梦放心上,只当是一个无聊的噩梦罢了,可这在医院里,接连发生的奇怪现象,一直在阻挠对母亲的救治,这就像一个警钟,时时敲打在他的心坎上,不断地提醒他想起昨晚的梦。

    快一点。。。再快一点。。。

    李鹤感受到母亲越来越凉的身体,心也越沉越低。

    这时,一个路过的腆着五层下巴的医院小领导模样的男人走过,看到李鹤背着还穿有医院住院服的病人等在大门口,皱眉头说道:“怎么让病人呆门口?”

    唐蕊见似乎来了个领导,急忙想开口打报告,却被匆匆赶上的陈非泉抢先。

    “王主任,这就是12号房那个一直交不齐费用的病人,院里决定给停了药,家属就来闹,说是不给继续治就转院,这不,就这么不管不顾背着病人出来了。”

    对方说的半真半假,断章取义,唐蕊被这番无耻言论气笑了。

    被陈非泉称呼王主任的男人听完,不悦地批评道:“胡闹!”

    唐蕊心中一喜!这领导难道包青天附体?

    只听王主任批评道:“家属闹你就任由他们瞎胡闹的?这么站在住院楼门口影响多不好你不知道吗?被别的病人看到心里会怎么想?”

    陈非泉低眉顺眼地连连称是。

    王主任批评完陈非泉,转而斜着眼看李鹤,走近放低声音道:“我不知道你们都提了什么无理要求还拿转院来威胁我们?不过呢,在这里我做个主,一切都不追究了,剩余的费用呢我也代表院方给你们免掉,不用你们补了,要转院的话,就出去医院大门外等着吧,别堵在这里影响我们正常工作。”

    陈非泉靠近王主任低声提醒道:“主任,这家病人还差着近千元的费用呢。”

    王主任呼吸一滞,脸色有点难看,看了看他,咬咬牙豪迈地一挥手道:“我说免就免了。”

    却是唐蕊忍无可忍,从包里掏出一叠红彤彤的百元钞砸在王主任的脸上怒道:“我xx差你这点破钱!”

    一叠纸币被强化身体后还不太能控制住力道的怪力女砸在脸上,还是很痛的,看着飘散飞舞的现金,王主任捂着脸,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和陈非泉两人脸红脖子粗地大吼:“你要干什么!要在医院闹是吧?叫警察来!”

    一辆印着第一医院图样的救护车快速地开了过来,车后门打开七七八八下来一群人,有医生有护士。

    李鹤在来人的帮助下将母亲放上担架,跟着一起进了车。

    来人里出来一位浓眉大眼,目光精睿的中年人,走到唐蕊身边,对呆滞的王主任和陈非泉两人点头道:“两位辛苦了,院方那边已经打过招呼,病人我这就接走了。”随后招呼唐蕊一起上了救护车。

    临上车前,唐蕊还是咬牙切齿地用手指点着两人,说:“王主任,陈医生,你们俩我记住了!”

    一大群人风风火火地来,风风火火地走,出入自由,随意得仿佛这里是他们的后花园。

    陈非泉呆呆地呢喃:“第。。。第一医院?”

    王主任呆呆地呢喃:“任。。。任院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