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1039 可以放心的梦
    1039 可以放心的梦

    时值中午,唐蕊拎着饭盒回到第一医院。

    李母罗玉萍已经脱离危险转到普通病房了,不过说是普通病房,却也已经是比原先在五华附属医院好得多的单人病房,李鹤守在床边一刻不离,就这么定定地看着挂着点滴安睡的母亲。

    这是唐蕊推开病房门看到的景象。

    她将饭盒在窗户边的小餐桌上摆好,然后到床边看看,对李鹤说:“我听医生说,你妈妈现在没有大碍了,还有就是这病在第一医院里有过许多起治愈的先例,只要坚持治疗是完全可以治好的。”

    李鹤从沉思中醒来,看着眼前这个为自己的事情跑前跑后忙了一上午的女孩,原本以为她的正义感过剩是有选择的,现在看来,真的是毫无保留心济天下的圣母性格啊。

    就连自己这个一直被瞧不起的人都这么尽心尽力地帮忙。

    这样的性格,如果是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里,估计会死得很惨吧。

    可是,

    在当下,

    他由衷地对她说:“谢谢你,唐蕊。”

    “可以了可以了。”唐蕊被李鹤看得毛毛的,赶紧岔开话题:“去吃饭吧,我也不知道你的口味,随便带了点。”

    “有饭吃?”李鹤眼睛一亮,几步跑到窗户边的小餐桌,打开饭盒就往嘴里扒饭。

    母亲安全没有事!而且病情得到控制,而且这医院是有能力治好的!

    这个好消息让他的心情变得大好,这证明昨晚的梦可以丢掉,不用担心了。

    胃口大开。

    吼哧吼哧,全部吃光光!

    李鹤满嘴饭菜,模糊不清地说:“谢谢啊!”

    唐蕊目瞪口呆地看着飞速消失的饭菜,小拳头捏的发白,心里抓狂地大吼:你是猪吗?我还没吃呢!这白痴连我的那份都吃掉了!

    或许是神秘人物任叔叔叮嘱过,所以医生护士们都很用心,母亲这边已经可以放心。

    所以吃饱后的李鹤决定下午去公司,把辞职手续办妥,正式脱凡修仙。

    “嗝”李鹤看着跟自己一起上出租车的唐蕊,惊讶地打了个饱嗝,不解地问:“我去办离职你也跟过来干什么?”

    眼看李鹤肆无忌惮地炫耀饱腹,再摸摸自己饿扁的肚子,唐蕊的拳头又捏的发了白,深呼吸后缓缓地说:“不是我要跟着你,我跟林大哥商量好了,在大家碰面之前,我们先去把一些能办的事情办了。”

    李鹤问:“什么是我们能办的事?”

    “我哪知道?”唐蕊没好气地说:“林大哥说你脑子好,一定能想到的,所以才来找你,谁能想到你私生活这么混乱的。”

    “‘私生活’这词过分了啊。”李鹤纠正她的用词,然后说:“这才是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吧?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个大小姐一样一天到晚无所事事的?”

    “你才大小姐!你才无所事事!”唐蕊反击。

    “说起来,倒真的有些事可以准备一下,我们最起码需要有一个安静安全的聚点,测试一些需要测试的项目。”李鹤思考着,说:“可以租个郊区的仓库,恩。。。”

    看到李鹤终于恢复正常,进入应该有的状态,唐蕊心里这才堪堪松了口气,如果他一直是之前那种混乱的状态,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说。”前排的出租车司机脸黑黑地转过头说:“你们小两口吵归吵,能不能先告诉我要去哪?”

    “。。。。。”

    李鹤歉意地报了地址,车子启动出发。

    关于司机师傅的误会,两人却也没多解释什么,彼此心里都清楚,对方不是自己心里的那个人,没有暧昧的情绪,都是成年人了此类小误会已经不会放在心上。

    唐蕊更是明白,自己一个女孩子,跟异性一起上出租车,别人不了解己方两人之间的战友关系,有误会很正常,解释反而麻烦,越描越黑不如不提。

    很快到了李鹤平时上班的公司,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平日里接一些活动策划,场地布置之类的订单,勉强算是个事务中介公司。

    “林凯他们是在哪里?”两人边走边说,李鹤问。

    “他们在同一个城市,离这儿不远的一个小城。”唐蕊说:“考虑到我们H城这边各种门路更丰富些,所以定在这里碰头。”

    李鹤点头道:“很合理,小城虽然安静但也有诸多不便。”

    路过一个熟悉的同事,见李鹤带着一个明眸皓齿的姑娘不紧不慢地走,脸色怪异地说:“李鹤你才来啊,彭经理都发火了,你抓紧点吧。”

    “好的,我正要去找他。”李鹤点点头回道,脚步依旧不紧不慢。

    待到经理室敲门进去,坐在真皮办公椅上的彭经理却没有想象中的怒气蓬勃,他轻抬眼看到唐蕊,问:“女朋友?”

    李鹤摇头道:“朋友。”

    彭经理点点头,没多纠结,随手一指说:“坐。”

    唐蕊四下里看了一圈,房间里唯一一张待客沙发上层层叠叠堆满了各种资料杂物,心里对这个刚见面彭经理印象直降而下:这破经理室里连个能坐的木墩子都没有就让我们坐,坐墙上吗?

    “不耽误经理时间,我办完手续就走。”李鹤显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从背包里拿出一叠资料递过去,说:“这是之前我负责跟进的客户,客户信息和进度都在资料里了,您看着安排其他同事接手吧。”

    彭经理接过资料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放在一边,端起茶杯吹着漂浮的茶叶,说:“说说吧,跳到哪里去?”

    “什么?”李鹤一时没明白。

    “咕噜”喝了一口茶汤,彭经理悠悠说:“真看不出来啊,平时不声不响,突然就跳槽了,聊聊呗,是哪家公司?”

    李鹤懂了,原来人家是以为自己有了下家才辞职的,这真是个搞笑的误会了。他摇头道:“没有公司,只是单纯的辞职。”

    彭经理放下茶杯,抬眼看他,好一会儿才摇摇头,脸上带着莫名的笑容,说:“还记得当初你怎么进的公司吗?”

    李鹤心里一动,有些感慨,点头道:“记得,感谢彭经理栽培。”

    “感谢?”

    彭经理笑了笑,猛地一顿茶杯拔高声音怒道:

    “你就是这么感谢我的?”

    “当初要不是我带你进公司赏你口饭吃,你早就和你那个重病的老母亲一起饿死在街上了吧?”

    “现在翅膀硬了敢跟我甩脸子了?辞职?”

    “没有下家公司你也敢辞职?也配跟我提辞职?”

    “不怕没钱给你妈治病死病床上吗?”

    一直在边上无聊着的唐蕊被彭经理突然的爆发吓了一跳,她有点无法理解对方突然而来的怒火,不明白只是简单辞个职为什么会让他这么生气,可是彭经理最后的几句话却听得她很不舒服,开口对彭经理说道:“嘴下留德,别张口闭口都是妈,你没妈的吗?”

    “滚一边关你屁事!”彭经理张口对着唐蕊就喷。

    李鹤挡在唐蕊前,不悦地说:“我以为工作需要交接才来的,没工夫听你喷脏话,没事我就走了。”

    “哼哼,还跟我犟,交接个屁,你手上这些垃圾客户谁稀罕?”

    彭经理拍着手边的那叠资料,冷笑着说:

    “还搞什么辞职,拿辞职来吓唬我想涨工资吧?”

    “我跟你说李鹤,你现在回到你的岗位上好好工作,我就当今天没这回事,否则。。”

    他伸出食指点着李鹤:

    “别说涨工资,你连这个月的工资都拿不到!知道不?”

    “。。。。”

    李鹤伸手一把将资料拿回来塞进背包,面无表情地说:“念你领我入行。”

    话音落下,他虚扶了一下唐蕊的手臂,两人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彭经理不依不饶的叫骂:“你要滚就滚!真当我找不到人了?这个月的工资早就扣光了一分都没有。。。”

    两人快步走出公司大门,回到街上打车,李鹤站在马路边回头看公司招牌,心里感慨万千。

    唐蕊说:“真的太不可思议了,你平日里的人缘该有多差啊,怎么每个人见你都跟见了仇人似的?”

    “让你见笑了。”李鹤也是无奈地摇头苦笑:“可能跟我从不会说好话,并且不懂人情世故的原因吧。”

    “这个我深有体会。”唐蕊想起在【暗黑平原】的庇难石室里,自己被他说的话气到暴走的场景,点头赞同道:“你这个人真的很不会说话,一开口就特别刺激人,要是不熟悉的人很容易就被你气到,性格差点的可能就会记恨在心了。”

    李鹤回头看她:“你这是在夸自己性格好吗?”

    “。。。。。”唐蕊气的说不出话,好半天狠狠点着头咬着牙从牙缝里吐字说:“你人缘差绝对是有道理的!”

    手机响起,李鹤拿出看,有些意外地接起来:“二姨?”

    手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响,唐蕊听的清清楚楚,一个妇女的声音传出来:“小鹤,你大姨姨夫两人,走了,你来送送他们吧。”

    轰隆。

    阳光绚烂的午后,天边凭空传来一阵雷暴轰鸣声,李鹤举着手机,半天说不出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