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1043 带你们回家
    1043 带你们回家

    李鹤一边说,小杜律师一边拿着小本子记录,待李鹤说完,小杜律师看着手里的小本子,对李鹤说:“李先生,是同时起诉三个不同主体的诉讼是吗?”

    李鹤问:“有没有问题?”

    小杜律师推了推眼镜说:“原本会有一些关于费用上的问题,但现在您是按时全委托性质,所以也就没有问题了。”

    李鹤点头道:“没问题的话我就先走了。”

    “好的,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可以了。”小杜律师开始安排身后的人手分散开来取证,一群人干脆利落地忙碌了起来。

    当小杜律师走到警察身边蹲下,开始询问时,警察理都没理他,冲李鹤喊道:“小鬼,我的前途已经被你毁了,还想怎样?别欺人太甚!”

    李鹤正准备上白车一起回去大姨家,听到警察的喊话,停下来看他,说:“港剧里有句话我一直很喜欢,我们法庭上见。”说完不再理会转身上车走人。

    警察咬牙切齿地对车大吼:“你xx给我等着!别落我手上!”

    小杜律师推了推眼镜,从胸前抽出一支录音笔,对着上面的收音口缓缓念道:“被告威胁恐吓我方当事人的语音证据记录完毕。”

    “你干什么!东西给我!”警察拔身而起伸手去抢录音笔。

    小杜律师淡定地站在原地,扭头对身边正拿着手机的同伴交代道:“录像拍的清晰一点,只要被告敢碰我一下,他暴力伤人和蓄意破坏证物的名头就逃不掉了。”

    警察的手僵在了半空中,脸色铁青。

    。。。。。。。。。。

    坐着车一路回到了大姨家的房子前,一路上李鹤沉默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由于之前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边上的亲戚们都不敢去打扰他。

    因为大家突然发现,原本熟知的那个罗家小伙变得有些陌生,竟敢动手跟那个大块头司机打架,后面更是连警察都敢打,更不可思议的是,打来打去打到最后,除了头破了流了点血之外,他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没缺胳膊少腿也没被警察抓走,就这么好端端地跟着大家伙一块儿回了?

    反倒是那个大块头司机和那些个警察,一边昏了另一边瘫了一地,看起来似乎更惨一些?

    罗家小伙,这是成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了?

    大姨在小村子里七拐八弯的小路尽头盖了一幢很现代化的房子,并不是传统红砖灰瓦之类的小屋,而是一幢有着独立小院的二层小别墅般的钢筋水泥房,一楼集合了大厅,厨房,储物等房间。二楼则是卧室卫生间等一类比较私人的房间,房间外的走廊朝院内的那面还有个比较考究的半圆形露台,摆着小小的桌椅可坐可躺,露台外面贴着瓷白的墙砖,看上去白净透亮一尘不染,明显经常打扫。

    白车开进院子里,大家陆陆续续下车,一些姨夫家平时走动不多的亲戚看到崭新的房子,纷纷流露出艳羡的神情,手上指指点点夸个不停。

    李鹤和工作人员一起将大姨姨夫两人的遗体用床架顺着滑轮扶下车,李鹤正准备一鼓作气抬进屋去,谁曾想工作人员手上劲一卸,将床架放在了地上。

    下午机缘巧合下才从苏醒的F+级道具【雷霆蜥蜴领主幼蛋】那获得的蓝龙之力,一时半会儿还没能完全掌握力道的轻重,工作人员那头被丢在了地上,这头的李鹤还在抬着往里走,这么一拉扯,简陋的床架差点直接散了架,吓得他赶紧停下动作,不解地回头看。

    “我的工作就是负责送到地头,现在送到了我得开车回去了。”工作人员站在原地说。

    “师傅帮帮忙抬进屋里吧,几步路的事呀。”二姨罗玉青说。

    工作人员不动,指着周围的人:“你们这么多人随便搞搞么就进去了呀,我没义务的,就是送到地头就好了的。”

    “我来。”人群里走出一个精壮的男人,李鹤看看不认识,应该是姨夫那头的亲人。

    精壮男将外套递给身边的人,卷起袖子走过来,招呼李鹤一起使劲抬起来,李鹤点头配合。

    随着精壮男哈的一声,床架起来了。

    李鹤这头起来了,精壮男那头动了动,最后竟然散了劲没能起来。

    周围的人群有点发愣,精壮男更是一脸难以置信,完全没想到这床架看着挺简陋实际上这么重?

    内心震惊的他再看向前方抬着床头原地等待,显得轻松无压力的李鹤,心里更惊了:这罗家小伙好大的力气!

    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劲,精壮男往手心吐了口唾沫搓了搓双手,带着歉意向李鹤和周围人解释道:“刚才手滑了,没抓牢,再来过。”

    起!

    精壮男的脸憋得通红,但终归是抬起来了。

    可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抬是抬起来了,可是接下来该怎么走他心里一点底都没,自己的双手还没动就开始发酸,双腿更是还没迈步就已经在颤抖了。

    事实上,由不得他多想了,前面的李鹤见床架已顺利抬起,已经开始往屋里走去了。

    拉力传来,精壮男不由自主地迈出了一步,这一步直接让他浑身的汗都迸了出来。

    还没等吸口气,前头的拉力又传来了,第二步又迈了出去。

    第三步。

    第四步。

    精壮男汗如泉涌,脸色从通红慢慢变得苍白。

    就这样几乎是被拖着,好不容易进了屋,听周围亲戚们纷纷攘攘说习俗,要抬上二楼回他们自己的卧室躺好,李鹤点点头,准备继续顺着屋内的楼梯将床架抬上二楼去,却是发现床架那头又落地了。

    精壮男脸色苍白两腿发软,浑身汗如雨下像刚从水里捞出来,无力地挥着手说:“不行了人老了,楼梯实在抬不动了。”说完也不管旁人说什么,自顾自地到一边找了个板凳坐下来,从兜里掏出烟往嘴里塞了一根,拿着火机想点火,却发现双手不停地颤抖,努力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叹了口气作罢。

    一个年轻人走出来,边伸手抓好床架准备抬,边笑嘻嘻地说:“这种力气活还是交给我们年轻人吧。”说完他还朝前面的李鹤扬了扬下巴问:“你还行不行?要不要歇一下?”

    李鹤摇头道:“我没问题。”

    “好嘞,那就走你。。。走你。。。走。。。”年轻人说。

    所有人只看到他挺了挺身子,床架纹丝不动。

    年轻人大惊失色:“这么重的?!”他赶忙扭头看之前的精壮男,却见那位就那么坐在板凳上,四肢无力,气喘如牛,累得连话都不想多说了。

    年轻人回过头看了看前方的李鹤,不甘心地鼓足劲再次试了试,勉强将床架抬起来后,却是一步都迈不动。

    他将床架放回地上,神情黯然,觉得自己有些丢人,摇头挥手退入人群中,决心老老实实当个观众不出头了。

    这下,大家都看出问题来了,纷纷围上来试重量,反而把前头的李鹤给挤开。

    有几个不信邪大个子还不死心地尝试抬着床架往楼梯口走了几步,然后赶紧放下来逃开,摇头晃脑地说:“不行不行,走平地都难,更不可能上楼梯。”

    有人出主意说:“将两人遗体放下来,不要用这个床架抬怎么样?”

    “不可以不能动不能动!”二姨罗玉青跳出来尖叫着,人群里的一些老人也跟着附和,声称必须直接到两人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上,否则会乱了风俗之类之类。

    这时,罗玉青突然眼睛一亮,看到抱着胳膊靠在门口看热闹的工作人员,赶紧过去说:“师傅,师傅你帮帮忙,我们这实在抬不了啊。”

    工作人员身子动都没动,靠在门框上连连摇头。

    罗玉青想了想,一咬牙从钱包里掏出五十元递给他,工作人员说:“你们也知道这床架有多重了,还是上楼梯,五十块是不可能的,至少五百。”

    一听对方开出的价格,罗玉青尖声道:“五百?你想钱想疯了?”

    工作人员耸肩说:“那你自己想办法吧,说实话就算真给我五百我都嫌累,那么重。”

    罗玉青咬牙纠结,身后传来李鹤的声音:“二姨,自家的事,不用麻烦别人了。”

    她不解地转身,还没开口问出来,就见李鹤正蹲在床架底下用背顶着双手大张,看那架势是打算凭一己之力将床架扛起来!

    “哎哟哟我的天小鹤你别乱来啊!快放下快放下你一个人不行的哎哟这不是瞎搞嘛。”罗玉青独特的尖嗓子焦急地响起。

    周围的亲戚也在手忙脚乱地一边小心扶着床架两边,一边乱哄哄地叫喊着让他放下。

    让所有人噤声不敢喘粗气的是,随着李鹤的双腿慢慢腾直,从而同时升起的床架。

    板凳上原本坐着抽烟精壮男猛地站了起来,嘴里夹着烟呆呆地看着。

    不远处躲在人堆中的年轻人瞠目结舌,看着自己曾经抬都抬不动的床架这会儿被一个人扛了起来。

    一个连抬着走几步都困难的重量。

    一个一听上楼梯就吓退大批身强力壮的大老爷们的重量。

    一个被百般推诿,直言人力无法抗拒,连金钱都难以诱惑的重量。

    一个很有可能达到上千斤的重量。

    完完整整地压在了李鹤的身上。

    和手抬不同,用背扛的话,为了保持床架平衡,他甚至需要以接近90度的角度弯腰前行,所有的重量实实在在地压在他的身上,压在他颤抖的双腿上。

    即使增强了百倍的基础力量,他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此刻的李鹤,浑身汗如雨下,脖子脸庞额头到处可见暴起的青筋,脸上被迅速充满的血液憋得紫红,甚至连眼球上都布满了血丝。

    有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是,蓝龙之力增强的是他的力量,并不是他的身体强度。

    现在以他的身体强度来说完全无法承担这种突然提升的力量,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适应,需要大量的锻炼和营养的补充,在控制力量的过程中逐渐将身体强度提升到能够支撑使用力量的程度,否则就会出现类似挥拳断手,踢腿断脚的自损情况。

    目前的情况来看,明显就是力量过大,而身体强度不足的问题了,哪怕能扛得动沉重的床架,可是身体却率先承受不住,包括肌肉、骨骼、血管等方面承受的压力都在超出负荷,除非他现在的身体强度也能得到百倍的增强,否则后果会怎样谁都预料不到。

    可是这些问题,李鹤考虑过吗?

    他就这么扛着床架一步一停地走到楼梯口,颤抖的双腿肌肉玩命般鼓着,随着每一个迈出去的动作,都仿佛能听到肌肉不不堪重负的撕裂声。

    抬腿上楼梯的第一步,鼻腔一热,不知道哪根血管爆了,鼻子里流出了温热的血液。

    楼梯空间实在小,根本挤不下第二个人,所有人都只能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托着,实际上却起不了什么作用,反而让李鹤有点头重脚轻往前倾的迹象。

    鼻血没有手可以擦,血液积累过多渐渐堵住了鼻子,李鹤只好改用嘴巴呼吸。

    他大口呼吸着,艰难地抬起头,看着上方还有至少二十几阶的楼梯,感受着背上的重量和仿佛就要被压裂压碎的腿脚,双手扶好床架,再次抬腿踩上第二级楼梯,而这一次他没有再停下来,而是一步一步缓慢却坚定地拾级而上。

    “大姨姨夫,外甥带你们回家。”李鹤埋着头,在心里默默想着。

    鼻尖一滴滴血液凝成一颗颗圆滚滚的珠子,伴随每一步的晃动砸落在地,在后面的人眼里留下一条“鲜血之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