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1044 代替
    1044 风光

    不久前才刚刚被警察打的头破血流,好不容易脑袋上的血止住不流了,爬趟楼梯又飚了一路鼻血,等到和几人一起协力将大姨姨夫两人的遗体放到床上后,用纸巾捂着鼻子的李鹤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发黑。

    被一路惊过来的亲戚们发现李鹤的脸色不对,总算有聪明人反应过来,大喊着说:“快让这孩子歇一会儿吧,给人累坏了!”

    众人又是七手八脚地将二楼边上的客卧收拾出来让李鹤进去休息,感觉自己确实有点撑不住了的李鹤也没多推辞,反正是自己感情最亲的大姨家,跟自己家没多大差别,谢过众人后李鹤躺倒在床。

    当人群离去房门关上,房间里渐渐安静下来。

    从医院一番波折,到这会儿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一整天几乎都在奔波,都在外面经历着各种神奇经历的李鹤,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浑身酸痛,眼皮沉重,翻看了一会儿手机,确认没什么漏接的电话后,再也忍不住,连晚饭都顾不上吃,闭上眼沉沉地睡去。

    夜晚安静且漫长。

    黑暗中的李鹤,呼吸悠长有序,由于太过疲惫甚至打起了小呼噜,仿佛睡的很香,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一觉睡得有多辛苦。

    他在做梦。

    梦里面他的面前又一次出现那座刻着一行行人名的巨大石碑,依然有把凭空出现的手术刀。

    只是这一次,手术刀很准确地划去了第二、第三两行的人名,而李鹤也能清晰地看到那两个人名是什么。

    【大姨,罗玉莲】、【大姨夫,张治军】。

    难辨男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滋滋。。。鉴于,李母罗玉萍病重导致生命体征不完整,暂不能算作一个完整的替代生命,遂按人物关系名单顺延,代替你死去的两人为【罗玉莲】、【张治军】,本次替换,完毕。。。滋滋。。。”

    “。。。滋滋。。。”

    声音消失。

    人名消失。

    手术刀消失。

    石碑消失。

    夜晚终于过去。

    天亮了。

    李鹤带着满脸的泪痕醒来。

    他双眼无神,挣扎着爬起来,做了一晚上的梦,身上肌肉更加酸痛了,他跌跌撞撞地冲出房门往大姨姨夫的房间走去。

    等看到大姨两人冰冷灰白的遗体,李鹤终于泪水决堤,噗通一声跪在了床前,匍匐在地把脸埋在手间,悄无声息地哭到撕心裂肺。

    欠大姨的,还有一份五万元的钱债。

    欠大姨的,还有一份救急于水火的人情债。

    欠大姨的,还有一份日升月落,春夏秋冬都不曾断过对自己万般关爱的亲恩债。

    李鹤抬起头想去看大姨两人,可是讨厌的眼泪老是挡住视线,他用手狠狠擦去,再看,泪水又涌出来挡住了视线,于是他一遍遍地擦,擦得眼睛越来越红肿,视线却一直没能清晰。

    大姨,你们太耍赖了啊!

    原本打算用一辈子去偿还你们的。

    结果现在你们干脆拿自己的命换了我的命。

    不带这么闹的啊!

    你们先回来,先回来一切都好商量的。

    换个方式,不要你们代替我,让我代替你们去死好不好?

    我一条命代替不了两人?那让我死后再死一遍,死无全尸死成碎片渣渣死成粉末好不好?

    回来吧。

    回来啊!

    回来。。。

    求你们了。

    李鹤一头砸在地上,溅开一朵绚烂的血花,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真的是。。

    完蛋了啊。。。

    这份恩情,

    永远都还不清了。。。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直到一楼传来争吵的声音,终于将李鹤惊醒。

    他沉默地再次向大姨两人磕了几个头,擦干眼泪和额头的血迹,站起身出门慢慢走下楼去。

    直到走到一楼大厅里,他已经听明白了争吵双方争吵的内容。

    一方是二姨罗玉青为代表的大姨家亲属,声嘶力竭地嘶吼着说自己是大姨的亲妹妹,两人没有子嗣,所以这幢房子应该留给她这个亲妹妹。

    另一方是姨夫家的表哥堂哥之类的,不甘示弱地反驳说房子当然应该是属于男人,也就是姨夫的,跟女的没什么关系,分也分不到罗玉青这个所谓的妹妹身上。

    双方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在场没有一个能够主事的人,一些和大姨两人遗产无关只是来帮忙的朋友则是劝说无用后,干脆站在一边看热闹,于是两拨人就这么一直吵的不可开交。

    李鹤安静地走过去,走到两拨人之间。

    一把掀翻了大厅中央的圆木大桌。

    巨大的力量将桌子整个掀翻过来,撞在地面上发出爆炸般的轰鸣声。

    尘土飞扬间,在场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被李鹤的动作惊得目瞪口呆,噤若寒蝉。

    李鹤挺立在众人中央,待尘埃落定,他开口说:“大姨姨夫两人一生乐善好施,与人无数,逝去后的所有遗产,我做主全部捐赠给贫困山区,相信他们也会满意这个安排的。”

    此话一出,在场双方都不乐意了,姨夫家的亲属那边有人喊道:“凭什么你做主?在场这么多长辈哪轮得到你说话?”

    李鹤瞪着血红的眼睛看过去,那人立马缩了脑袋,却是另一边又有人看不下去说:“你不过是个外甥,也没权力来处理治军夫妇的遗产吧。”

    “辈分讲完又开始跟我讲法律了?”李鹤嘴角翘起,看向说话者:“我就这么处理了,你去告我啊,正好我刚请了律师,一小时1200不用也是浪费。”

    有个小年轻缩在人堆角落里,不屑地嘟囔道:“有钱真了不起呢,你自己不还欠着他们五万块钱,得瑟个屁,正好夫妻俩一块死了,心里头乐坏了吧五万块一分不用还了!假模假样。。。”

    他的身体凌空了。

    李鹤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小年轻的面前,抓着他的领口直接举上半空。

    周围人被李鹤这杀气腾腾的动作吓得轰的一声散开,留下被抓举起来的小年轻翻着白眼死命挣扎。

    “我欠的钱,自然会还,大姨姨夫的身后事我一人全包,所有费用我一人出,不用你们掏一分钱。”李鹤钢铁般的手臂抓着小年轻,血红的眼睛看向四周。

    “看我不顺眼的,要么打死我,要么告死我。”

    “我大姨他们昨天才出的事,尸骨未寒!你们有脸在他们家里吵着抢房子!”

    “整场白事我会全部安排好,所有的仪式统统安排到位,我要他们风光大葬,你们愿意留下来送行的,我欢迎,感谢。想要乱嚼舌根闹事捣乱的。”

    他将手里已经卡的几乎窒息的小年轻直接扔出门外,冷声厉喝:“滚!”

    还在空中飞的小年轻刚刚从被松开的领口中偷得一口喘息的空气,刚吸进肚还没来得及吐出来,就砸到了院子里坚硬的水泥地上,那一口气差点直接断在肚子里,疼得直翻白眼,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周围人再一次被李鹤的动作吓得噤若寒蝉,眼前这个罗家小伙怎么会变得这么暴力,说动手就动手了?力气还这么可怕,昨天一个人就把那么重的床架抗上去了,今天又是直接把一个成年人给单手举起来扔出去,这还是人的力气吗?太可怕了。。。

    人群中挤出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女的扑上来对着李鹤又挠又抓,疯喊道:“你敢打我儿子我跟你拼了!”那男的也挽着袖子打算加入战斗。

    挨了女人几下,李鹤转身从旁边拿起个板凳,直接对着院外小年轻的位置砸了出去,板凳落在小年轻身边不足半米的位置炸开,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板凳摔成了四散的碎块,冲击力的作用下溅得小年轻又是一顿痛呼翻滚。

    由于聚集的人多,大厅里随处可见散乱的板凳,李鹤又拿起一个,对那一男一女冷冷地道:“再来碰我一下,看我能不能砸死他。”

    “儿子!”中年女尖叫着跑出去抱小年轻,中年男帮忙一起扶起他,回头遥遥地指着李鹤说:“你等着!”

    李鹤举着板凳作势要扔,中年男女吓得脖子一缩,赶紧带着儿子跑掉,一路上留下中年男的声音:“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随着中年夫妇的离去,在场的人也一个个埋着头缩着脖子逃命般逃走。

    李鹤就站在大厅里,冷眼看着,一个不留。

    待人群散尽,甚至连二姨罗玉青都带着复杂的眼神看了眼李鹤然后掉头走掉,大厅里只剩下几个跟大姨姨夫家交好的普通朋友。

    其中一个看了看散光的人群,走上来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李鹤,有些担忧地说:“小兄弟,你这出手也太狠了,治军他们夫妻俩的亲戚都走了,这怎么搞?”

    到这个时候还会留下来的基本都是真心交情,李鹤向几人道谢后,淡淡地说:“这种亲戚,要来何用,给大姨送行又不是办喜事,不交心,人再多也都是假的。”

    “唉。”那人叹了口气,说:“场面还是要的嘛,没人怎么搞。”

    李鹤看了他一眼,说:“你放心,我说过了,风,光,大,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