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1048 众生相(上)
    1048 众生相(上)

    李鹤的爆喝,吓到了身边的老奶奶,吓呆了附近的乘客,更吓掉了小男孩手中的手机,咔嘣一声摔在公交车的底板上。

    那手机不知是什么价位,质量很一般,就这么一摔竟然直接黑屏了。

    小男孩手忙脚乱地拾起手机,看着漆黑一片的屏幕,想到刚才那局游戏里的关键节点,想到自己突然离场要被判为逃兵,想到被队友举报要扣好多好多分,心头不禁泛起无限委屈,泪水止不住地涌出眼眶,哇哇大哭起来。

    看到宝贝孙子竟然被欺负哭了,老奶奶心疼的整张脸都皱到了一块,赶紧擦眼泪擦鼻涕地哄着乖孙,同时冲着李鹤一通乱骂:

    “你这个小年轻怎么一点素质都没有的?”

    “这么小个小孩子你跟他较什么劲?还冲他喊,要脸不要脸?”

    “你看看你说的那叫什么话!什么叫把座位还给你?这座位是你们家的?上边写你名字了?我刚刚听都听不下耳去,实在是看你年轻不懂事我没说你!你家大人怎么教育出你这种人的?”

    有奶奶撑腰,小男孩哭的更加肆无忌惮得意洋洋了,手舞足蹈地哭,一边哭一边偷眼找了个机会,狠狠跺了一脚李鹤的脚面。

    嘶!。。。

    还是那句话,蓝龙之力,增强的只是力量,而不是防御。。。。

    李鹤抱着脚,胸口仿佛有成千上万的火山喷发:

    这熊孩子有人要没?没人要我可打死了啊。

    他伸出手,不顾老婆婆诧异的目光,蓝龙之力爆发,一把抓着小男孩的领子将他拎了起来,像拎一只狗崽子似的就那么硬生生地从座位上拎了起来,随手放到一边的地上,然后自己施施然地坐到了位置上。

    车厢里安静了两秒。

    两秒后,小男孩坐在地上彻底地放声大哭起来,像一个撒泼的疯子。

    老人反应过来,见孙子被丢在地上,立马满脸凶恶地对着李鹤又拉又扯,只可惜两人的力量水平完全不在一个档次,拉扯了半天,李鹤悠然坐在座位上纹丝不动,老奶奶自己却累的直喘气,见武力上拿他没办法,干脆也坐到了地上嚎啕大哭,边哭边喊:“哇。。。都看看啊。。。这个人仗着自己年纪轻力气大,欺负我们一老一小啊。。。老天爷你开开眼,看看这个没天理的世道吧。。。”

    车里响起了一阵嗡嗡的议论声,像一群弄丢了窝的马蜂,聚集在一起生气地寻找破坏家园的凶手。

    附近有乘客起身空出两个位置请老人和小男孩坐,两人却只是赖在地上哭不挪位置。

    离得近的见小孩老人撒泼蹬腿,纷纷退远怕惹麻烦上身,离得远的不知道情况想看热闹越挤越近,退远的和挤近的撞成一片,车上的秩序变得混乱起来。

    开车的司机从后视镜上往后看了一眼,按了按车内的提醒,车内广播响了起来:“请给有需要的乘客让个座。”

    这个广播在此时此刻显得有些尴尬和讽刺,让座?让着呢,那有两个位置空着呢,可人偏偏不要,就赖在地上,赖着李鹤了,有什么办法,人家现在要的已经不是座了。

    有个不知道前因后果,纯粹路见不平打算锄强扶弱的彪形大汉指着李鹤大声说:“你站起来,给人道歉。”

    李鹤把头转向窗外,甩了一个后脑勺给他,理都没理。

    也有一些在边上知道事情前后的人好心劝李鹤道:“小伙子,何必跟老人小孩怄气呢,大度点让让他们不就没事了吗。”

    李鹤扭头看了眼在地上撒泼的两人,对劝解的人说:“一个少而无教,长大变恶人,一个为老不尊,恶人变老人,把别人对他们的好看成理所当然,觉得全世界都欠他们的。对于这样的人,有必要客气么。”

    就差在地上打滚的老人听到李鹤的评价,哭喊的更大声了,她要让全车人都来评理,看看到底是端坐在座位上的年轻人占着理,还是被欺负倒在地上的老人小孩占着理。

    劝解的好心人见李鹤打定主意硬肝到底了,也是无奈地叹着气摇着头退走,由着一大波不明真相的群众围拢过来,义愤填膺地指责李鹤。

    “老人家一大把年纪了,带个年幼的小孙子,多不容易,你这年轻人竟然好意思下的去手?”

    “一个大老爷们,欺负老人小孩,真有本事!”

    “就是,这么能耐没见他打击犯罪为国争光去。”

    “欺软怕硬的人多了,在这里欺负老幼厉害的不行,回头见到真正的狠人怕是立马怂了。”

    “不就是个座位吗?小伙子你年纪轻轻,让人家老人小孩坐,自己站一会儿又能怎样?真是的。”

    “就是,这种人,良心不会痛吗?”

    “。。。。。。。”

    后边的“然然”姑娘其实早在李鹤最开始起身让座结果被小屁孩抢先坐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对这场“战役”可以说是从头看到尾,所以和别的一知半解、听信一面之词的乘客不同,她很清楚事情发展的过程,也清楚知道李鹤的憋屈。

    此刻看到车上万夫所指、百口莫辩的场面,她眼里透着兴致勃勃的好奇,好奇当初那个“拽拽的”“不把爸爸放眼里的”“害自己被爸爸说了一顿的”男人会怎么处理当下这种情况呢?

    那位打算锄强扶弱的彪形大汉忍不下去了,走过来直接上手,一把抓住李鹤的领口,怒喝道:“你丫的还不道歉!”

    原本他抓着衣领,是打算把这个看上去瘦弱的年轻人提溜起来的,结果没想到对方脚底抓地,腰部用力,这一把除了把衣领扯得高高的几乎撕裂外,年轻人一动都没动。

    李鹤感觉自己衣服要被扯破,抬眼看向彪形大汉,顺着他的力道缓缓站起来,贴着脸盯着他。

    彪形大汉被突然站起来贴得这么近瞪着自己的年轻人吓一跳,不自觉地松了手,语气松软地说:“你你你道歉。”

    前方的司机将公交车停下来,打开司机位的护栏,挤过人群走过来,伸手挡在两人中间黑着脸说:“车上不准打架,分开都分开。”

    彪形大汉一脸“给司机师傅面子”的表情,忿忿地擦着鼻子往后退了一步。

    司机师傅向四周看了一圈,目光扫过坐在地上的老人小孩,扫过围观看热闹的乘客,最后落在又重新坐回去的李鹤身上,继续黑着脸说:“怎么着?是不是要我请你起来?”

    李鹤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起来?”

    “我不跟你争。”司机师傅冷笑道,回身走到车头,先把前后车门打开,然后将车子彻底熄火,拔出钥匙在手里惦着,远远地对李鹤说:“从现在开始,要么请你起来,要么,请你下车,否则这车我就不开了,让全车人都等你吧。”

    司机的话音一落,车上哄然响起各种叫好的声音。

    “好样的!司机师傅威武霸气!”

    “对这种人就是要直接赶下车!和这种没素质的人坐同一辆车我感到恶心!”

    “滚咯!滚咯!滚下去咯!”

    也有乘客皱着眉头看时间,面对这种情况感到焦虑。

    “搞什么啊,我还有事不能迟到,快开车别耽误时间啊。”

    “小伙子,你就当行行好服个软让司机开车吧,我赶着去车站接人呢。”

    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意料之外,车尾的“然然”姑娘有点应接不暇,反应过来打算挺身而出为李鹤证明清白的时候,发现整个事情已经不是自己解释几句就能解决的了,不由得有点后悔自己一开始的不做为,接下来该怎么办,她也不知道了。

    就在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李鹤身上时,一脸事不关己看着窗外的李鹤,目光一凝,像是看到了什么,挺起身子凑近窗户往外仔细地看过去。

    乘客还是喋喋不休地指责着李鹤,但是也有一些不愿意说话的人,无聊四处看的时候注意到车外发生的情况。

    一开始只是偶尔几个熟人之间私底下悄悄地讨论着,对着窗外指指点点。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看向车窗外,议论声也渐渐大了起来。

    “咦,快看。”

    “那辆车好奇怪,迷路了吧?”

    侧面的一个路口,一辆大货车歪歪扭扭地朝着这边冲过来,可实际上,公交车停的这一侧公路,只有直行,根本没有横向通行的路,大货车对这边开来,要么左拐要么右拐,不该这么直直的冲过来啊!

    货车很快冲过路口,距离公交车越来越近,有些乘客还在笑嘻嘻地讨论着那辆货车司机的技术,可有些感觉不妙的乘客开始尖叫起来了。

    “啊啊危险!”

    “小心!小心那辆车!快开车快避开!”

    不用他们说,多年的职业经验让公车的司机师傅已经迅速地插钥匙发动。

    可好巧不巧的,就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第一下点火竟然没能启动车子!

    这个时候,货车已经跨过大半条路,距离公车不足五米了,没有任何拐弯的迹象。

    所有人都看出不对劲来了,有人开始疯狂尖叫,有人拼命地往车门挤去。

    也许,社会上有很多正义感使命感加于一身,将责任看的比生命更高的行业人员,会在危难关头做出舍己为人的举动。

    但很明显,眼下的这位司机师傅,只是个普通人。

    他第一下没能发动车子后,看到事不可为,没有继续尝试,转而第一时间从开着的前车门头也不回地逃了出去。

    没有更多思考的时间了,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大货车狠狠地撞在了公交车的车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