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2002 进入与摊牌
    2002 进入与摊牌

    低沉灰暗的天空中,时不时掠过一只巨大的变异生物,发出一声刺耳的嚎叫后向着远处的某座山峰飞去,途中却被另一只同样巨大的生物拦住,两只变异生物扑扇着翅膀绞成一团剧烈撕咬,带出一蓬蓬恶心的液体,翻滚着向地面摔落下去。

    地面温度很高,到处都是沙砾,空气中充斥着呛鼻的味道,缺少树木的缓冲,吹过来的风就没有温和的,一片片带着黄沙席卷而来,给地上万物盖上一层厚厚的被子后再呼啸而去。而就这样的环境下,还有许多不会飞的变异生物朝这边飞奔聚集,裂开巨大的嘴朝天空嘶吼,等待那两个撕打的食物掉下来——它们实在太饿了,否则不会吃同类的。

    这是一个已经彻底被变异生物占领的世界。

    以万物为食的变异生物比人类更能吃,啃光了动物和植物,终于把目光转向世界的主人“人类”身上。

    核武没能消灭遍地的变异兽,却把人类自己的家园给毁了,在变异兽潮水般的攻击中,活着的人越来越少,生存空间也越来越小。

    最后,残存的人类躲进地下,死命守住几个重要通道口,将地面上这一整片的无主之地,拱手“让”给了变异生物。

    地底深处的某个区域,无人发现的白光闪过。

    传送完毕!

    眼前风景变换,当一切停止,李鹤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山洞中,前方的洞口透进微弱的光亮。

    环顾四周,洞内还算干净,光秃秃没有什么装饰,却也没什么蛇虫鼠蚁。

    经过观察,他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跟自己一起出现在这里的,只有林凯、唐蕊、叶安三人。

    其他人呢?竟然还会分开传送的吗?

    自己这伙人传送在同一个地点,是不是意味着私底下的组队被轮回认可了?

    只是。。。

    轮回怎么知道我们组队了?

    这似乎是个细思极恐的问题,李鹤没有继续深想下去,抬眼看其他几人。

    唐蕊和叶安正忙着拧开瓶盖,什么都不管先把新手药剂喝了再说。

    而林凯已经仗着自己皮糙肉厚,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底子,率先跑到洞口,贴着岩壁向外探头探脑地观察了。

    看起来好像比上一次任务的开场安全一些?

    李鹤跟着林凯一块儿贴墙往外看。

    这像是条长长的甬道,顶上镶着一颗颗发着黯淡光芒、材质不明的灯,前后看不到底,远处的黑暗像一张吞噬万物的巨口,连同光线一起吞入腹内。

    山洞,就嵌在甬道两边的石壁上,像两排巨大的门牙,随着甬道延伸,一直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中间的“街”不宽,李鹤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山洞里的住户。

    有人伸长脖子在一个黑糊糊的罐子里捞着什么;有人低着头吃力地缝着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有人在地上垫了层布就这么侧着身子躺着睡觉;有人目光呆滞,手里捏着一块黑色的面包状物体往嘴里送,咬一口嚼两下后就继续发起了呆,鼓着腮帮子呆了一会儿后又重新转醒把面包状物体往嘴里塞;

    更外侧的山洞由于角度关系看不到内里的情况,但仅仅只是眼前这几个山洞的情况,就足以做出一定的判断。

    那就是,住在这里的人,富不到哪去。

    李鹤收回目光,感觉到右边有动静,扭头一看,五人组正昂首阔步的从隔壁山洞里走出,王向南边走边意味不明地看着李鹤,领着发福男和运动服女孩走在前面的陈复也发现了李鹤,呲牙咧嘴地笑了笑,对着他抬高下巴,手比成刀在脖子前虚划了两下。

    走出山洞后五人组迅速分成几股散开,去和邻近的几个山洞内的住户交谈收集情报,两边离得近的几个山洞都没落下。

    看到对方利落有序的行动,林凯转过头问李鹤:“我们接下来该干嘛?”

    身后的唐蕊和叶安喝完新手药剂也走过来看着他。

    李鹤没有回答,紧紧盯着分散出去的五人组,看着他们和各自的目标交谈完毕后,重新聚集到一起交头接耳低声讨论,同时在心里记下他们交谈的目标,打定主意等五人组开始行动离开后再出去找那些住户们了解一下,他们都被打听了什么问题。

    理想很美好,现实却不尽如人意。

    五人组交流了一阵子后,像是商量完毕,王向南突然朝着这边走过来,到几人跟前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开口说:“李鹤,你跟我们走。”

    这头的林凯唐蕊直接炸了,丢过去一堆“滚开”“啥意思”“凭什么”之类的话。

    面对这样的愤怒王向南完全无动于衷,只是安静的看着李鹤,等待他做出决定。

    这种意料外的事情李鹤也有点懵,仔细思考后没有歇斯底里的反抗,而是简单地问了句“为什么?”

    王向南又笑了,还轻轻鼓了两下掌:“忘记我上一次跟你说过的了?隐藏任务你可以不说,不会打断你手脚,但是我会持续关注你的,现在就是所谓的关注了:你跟我们走,呆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看这样你还能不能玩出新鲜的花样。”

    林凯扭头,疑惑地问李鹤:“啥隐藏任务?”

    “竟然连身边的朋友都没透露吗?”王向南没给李鹤出声的机会,故作惊讶道:“果真聪明!李鹤,你就是聪明的太明显了,再加上运气也不错,所以我决定时刻看着你,不能放任你成长。我需要的是一个听话无威胁力的新人,而不是可能变成麻烦的后患。”

    “李鹤你到底瞒着我们什么?”唐蕊生气地丢出一连串问题:“为什么一个外人知道的都比我们多?我们不是同伴吗?有什么事情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

    李鹤无法两头兼顾,决定先专心应付王向南:“必须要跟你们走吗?”他看着王向南的眼睛认真地说:“如果我拒绝呢?”

    王向南眼里闪过一丝狠厉:“知道吗?平日里我买东西,最讨厌的就是讨价还价。”他朝后面等着他的五人组方向努了努嘴:“他们说我在玩火,其实是误会了,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玩火!无论多么有价值的东西,如果超出我的掌控,让我觉得没把握了,那么我宁可毁掉也不愿意让这个麻烦变大。”

    李鹤想了想,又说:“我记得这个回合我是买过手脚的。”

    “别废话了,直接告诉我你的决定吧,我已经在这里浪费了太多时间。”王向南有些不耐烦了,没兴趣再跟李鹤绕圈子,直截了当地说:“明确跟你说,杀一个人扣一千点积分,虽然多,不过凑一凑还是拿得出来的,所以不要以为我多么不敢杀你,杀人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不想浪费积分而已。”

    李鹤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后悔不已,捶胸顿足的后悔自己怎么没问轮回,在任务世界里杀人的惩罚机制到底是什么?这下听着别人随意开口摊牌却不知真假,自己真的很被动。

    “这样的话,你可以滚了。”林凯从腰带拔出沙鹰指着王向南的头说:“一千点积分而已。”

    王向南的眼睛眯了起来,插在裤袋里的手突然动了动。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林凯已经被一掌扇飞在地,一路翻滚着直到撞在山洞里边的石壁上才停下,银白色的沙漠之鹰像个没人要的玩具随意地丢在一旁。

    “废物。”王向南冷冷地说:“下次拿枪威胁人之前,先把保险打开。”

    “咻!”一根刺针笔直地对着他的眼珠飞去,速度很快,距离很近,他来不及躲了!叶安举着刺筒,心里一喜,还没等多高兴一会儿,只见王向南简简单单地把眼睛一闭,刺针撞在眼皮上仿佛撞在铁板上,吭噔一声之后掉落在地。

    再看人王向南的眼睛,毫发无伤。

    叶安的脸色如同见了鬼。

    “准度够了,力道差了点。”王向南施施然地念了句电影台词,看到叶安一脸见鬼的样子,说:“很奇怪吗?我防御增幅一百五十多倍,别说你小小刺针,子弹我都挡得住。”

    “行了。”李鹤拦下义愤填膺的两人,深深地看了眼倒地的林凯,对王向南说:“别搞那么复杂,我跟你走。”

    “早这样不就得了。”王向南笑了,转身往回走,临了对唐蕊丢下一句话:“小姑娘,看在你是唯一一个没对我出手的份上,友情提示,这个聪明的家伙不告诉你们有关隐藏任务的事情,肯定是算准了我会逼问这个事情,这次过了还有下次,他摆明打算自己硬抗,而不想你们受刁难,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真是白长一颗脑子。”

    唐蕊沉默了。李鹤对她说:“照顾好林凯。”然后转身跟着王向南一起离开这个小山洞,向着五人组的方向走去。

    能迫使李鹤屈服,王向南似乎觉得很有成就感,他笑眯眯地对李鹤说:“怎么样,你不好说明的,我帮你解释了,讲不讲究?”

    李鹤面无表情地走路:“知不知道,你的话真的很多。”

    不论是离开的人,还是山洞里失魂落魄的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

    左侧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山洞里,苏爱琳眼神冰冷地看着这一切,口中轻声念叨:“最好狗咬狗全死光,我一个人笑到最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