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2003 变异兽
    2003 变异兽

    “哟!”看到李鹤乖乖跟着王向南过来,陈复挑着眉毛轻飘地笑道:“就你一个人灰溜溜这么可怜?那几个号称同生共死的同伴呢?”

    又不是杀头,怎么就要同生共死了?

    李鹤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会这个智障,转而看着王向南说:“他们真要一起过来,你放得下心吗?”

    陈复不屑地用鼻腔喷出一声“切”。

    “他们要是乐意放弃发育集体过来蹲着,我无非多花点时间和精力罢,有什么放不下心的?你真以为几个新人的手段能威胁到我?”

    王向南好笑地回看李鹤:“倒是你,眼睁睁看着你被我带走没有半点跟上的意思,这种同伴要来有什么意义?”

    李鹤笑了:“你说这种话,我可以理解为挑拨离间吗?”

    “对呀。”王向南大大方方点头承认:“多有意思啊!”

    他的计划很简单,就是盯死李鹤这个有点跳的新人,至于是盯李鹤一个人还是连同全体一块儿盯了,其实都无所谓,单独把李鹤拎出来只是想让盯的过程变得稍微有趣一些。

    其余人如果选择跟着一起“同甘共苦”,那就等于全体放弃挣扎,在自己眼皮底下他们就别想能有什么机会了,道具一个不会有;隐藏任务更是妄想;唯一的主线任务,一帆风顺那就大家一起回归然后积分上交,倘若不顺遇到危险就丢出去引雷当炮灰。

    而如果其余人选择放弃李鹤自己几人去发育?那更好,要么玩玩光明正大的挑拨,坐看人间冷暖和小团队解体;要么看李鹤孤身一人屈服归顺或者宁死不从,反正都是一出出精彩的好戏。

    当任意一种选择都对计划者有利时,这个计谋就叫阳谋。

    归根结底还是实力差距过大,在这种差距面前,技巧会像烈日下的残雪,很难翻出花样。

    或许是老天看不下去这群人这么闲的聊天,情况,突然就发生了变化。

    甬道那头传来一阵喧哗,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声浪拂过众人耳边,一个关键词蹦出来“变异兽”。

    王向南的脸上有些困惑,之前收集到的情报里,并没有“变异兽”这个概念。

    不过这些许的困惑不足以对他造成影响,以五人组丰富的经验和强大的实力底蕴,即使没有对应的情报,随机应变,兵来将挡即可。

    不需要多说,光头壮汉金刚一声不吭地走出,站到众人最前方,双手下垂,没见什么气势,却像一座稳重的大山一样将可能到来的危险挡在外面。

    有人从视线尽头的黑暗里跑过来,领头的几个拼命地喊着:“快跑啊!变异兽来了!”似乎有某种潜在的默契,一路上听到动静的人也都慌乱地从山洞里冲出,不管不顾跟上人群埋头就跑。

    人群冲过来,跑最前的几个剧烈地喘气,看的出来边跑边喊对他们的肺活量是个巨大的考验,看到五人组等人横刀立马地站在甬道中央,有点费解,不过还是好心地又提醒了一次:“快跑,变异兽!”

    说完也顾不上管这几个傻乎乎的人有没有听到,绕过几人继续往后跑去。

    后续跟上的人群面对这群“傻站着”的人也纷纷露出不解的表情,在这紧要关头倒也没人停下来做多余的事情,左右绕过。

    五人组的脸上表情严肃,但多次闯过生死关的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碰见敌情连照面都不打就逃,太掉老轮回的份。

    本也有些意动想跑的运动服女孩,看到没人动,就连“被俘虏”的李鹤也眯着眼睛看前方,没有半点逃跑的意思,她揪着手指,强自忍住了。

    如果此刻从甬道上方俯瞰会发现,地面跑动的人群就像涌来的潮水,而甬道中央站着的轮回者们就像破开潮水的礁石,自信且坚定,无论最终涌来的是小鱼小虾还是大白鲨。

    看到了!李鹤瞳孔一缩。

    紧跟人群后边的是一只豹子般大小的生物,尖牙利爪,身体表面坑坑洼洼状似溃烂,看上去奔跃的力量极大,不时扑击落后的人,被扑倒的倒霉鬼连挣扎都来不及就被一口咬断脖子丢在一旁。

    抓到猎物后咬死却不吃?李鹤心头掠过一抹不祥的预感,他明确看到有一个倒霉的人被怪物咬住脖子后甩到一边,却没有全断,至少颈椎没被咬断,意识清醒却因半截喉咙气管都被撕碎发不出声音,只剩躺在地上翻着白眼手脚剧烈抽搐着,脖间不断往外涌着大股的血浆,那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模样惨不忍睹。

    光头壮汉金刚看到正主出现,似乎是对这么多人被一只小豹子吓得只知道逃窜感到非常不屑,朝地上啐了一声,双手肌肉鼓起正面迎着怪物就冲了上去。

    轰!

    仿佛两辆高速行驶的汽车迎面撞在一起,小小的甬道里爆起一篷碎土飞尘。

    金刚用肩膀顶着怪物的身子,在它张口即咬的时刻猛地一甩胳膊将它扔出几米远。

    正要继续冲前准备彻底完结“小豹子”的金刚却看到,怪物落地的瞬间,泥土地面突然张开一道巨口,黑漆漆的洞将怪物吞入腹中,地面合上,一阵牙酸的骨肉摩擦声响过后,再也没了动静。

    金刚诧异地往回看,闷声闷气地问:“为什么?”

    五人组其余的人也都不解地看向正收回手的王向南,陈复也跟着问道:“小南怎么你还出手了呢?那么一只小东西金刚随手就处理掉了吧?何必浪费你的魔力?”

    魔力?也就是法力吧?也就是说,刚刚那个吞噬怪物的招数,是魔法?李鹤看了眼王向南,不动声色,对于五人组的疑惑他却是觉得很可笑,一群神经大条的家伙,似乎都没注意到那个光头壮汉其实已经受伤了呢。

    施放完魔法收回手臂的王向南,轻轻呼了一口气,面对队友的疑惑,他没有多解释什么,走到回来的金刚身边,仔细地检查着他的肩膀。

    那里有一大片衣物已经没了,皮肤正肉眼可见的溃烂着,很快就见了骨。

    金刚这才看到自己肩膀的惨状,吓了一大跳:“怎么可能!什么时候?”

    边上的陈复和热裤女秦媚也不由自主地变了脸色,身为队友,金刚的防御有多强他们非常清楚,结果这一照面就伤成这样了?这任务才刚刚开始啊!

    “毒?不对,”黑衣男上前判断伤口:“像是腐蚀。”他对金刚说:“直接用生命药剂吧。”

    金刚从腰带里掏出一瓶生命药剂,一半洒在伤口上,剩下一半喝下肚子,满脸郁闷地说:“感觉很差,任务刚开始就费了一瓶生命药剂。”

    “可能还不止!”王向南皱着眉头看伤口,只见伤口上裹着李鹤他们曾经见过的那种状态的液体,正在努力的愈合,却似乎跟不上腐蚀的速度,伤口停留在不断腐蚀和修复的拉锯战中,并且腐蚀还稍微占着上风。

    这下,黑衣男也有点头疼了。

    陈复脸色复杂地说:“这都好不了,难道要用神圣药剂?”

    一听到神圣药剂,金刚直接从腰带里拍出一把匕首,对着肩膀试了试发现角度不合适,又把匕首递给陈复,咬牙怒喝道:“帮我把那块烂肉挖掉!”

    王向南阻止了正要上前的陈复,摇头说:“迟了,已经腐蚀到骨头,除非整个肩膀砍掉,否则还会继续扩大。”他抬起头,和黑衣男交换了一下眼神,从自己的腰带里掏出一瓶散发着紫光的小瓶子递给金刚。

    后边的李鹤伸着脖子看了一眼,还真就是当初自己几人曾经获得过的【初级神圣药剂】,再看他们五个一副抠抠搜搜,万般不舍的样子,似乎那个药剂很珍贵?

    【初级神圣药剂】,G+级道具,服用后少量恢复生命力,解除中毒、混乱、诅咒等部分负面状态。

    看到王向南拿出药剂瓶子,金刚的眼都红了,狠声道:“那就把肩膀整个砍掉!少只胳膊我照样能干死这群阴险的狗东西!”

    见金刚不接,王向南直接把瓶子拧开,将瓶内紫色的液体倒了一半在伤口上,然后剩下的半瓶递过去,说:“没必要,任务才刚开始,保留战斗力。”

    推脱不过金刚也不矫情,拿过瓶子像喝高度烈酒一样脸红脖子粗地一口灌下,然后大手一紧将玻璃瓶子直接捏碎在手心,看向黑衣男带着些愧疚说:“刘哥对不起,我太大意了!”

    黑衣男拍了拍他的后背,看到伤口不再有腐蚀的现象,在生命药剂的作用下开始缓缓愈合,这才放心地收回目光,没有多说什么。

    王向南半安慰半分析的说:“还是情报不足,谁也猜不到那头怪物会有这么强的腐蚀性,难怪那些人不反抗直接扭头跑,这种怪物只能用远程攻击手段解决掉,近身太危险了,以金刚的防御都能被腐蚀成这样,普通人恐怕沾上一点都要命。”

    陈复拍了拍腰带,示意他有枪,热裤女秦媚翻着白眼切了一声。

    随着金刚的伤势问题解决,虽然消耗了一瓶宝贵的神圣药剂,不过五人组间的气氛总算没那么凝重了。

    但是,一直在后面观察的李鹤,此刻却皱起了眉头,眼睛定定地看着之前那些被怪物扑倒甩在旁边的那些人类尸体,心里一股抹不开的阴霾越来越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