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2017 祸不单行
    2017 祸不单行

    一条足有两个手掌长度的蜈蚣出现在李鹤背后的石壁上,从那溃烂的皮肤上看,实属变异兽无疑,蜈蚣昂扬着半段身躯,目标赫然是背对着它的李鹤。

    好歹也已经是第二次任务的轮回者了,听到妮可的惊叫李鹤没有再像普通人的反应那样扭头看,而是直接侧扑到一边,变异蜈蚣从石壁上飞射过来,堪堪划过李鹤的脑袋落在篝火旁的地面上。

    李鹤眼疾手快蓝龙之力爆发,不顾滚烫的热度抓起篝火旁的石块对准蜈蚣砸了下去。

    变异蜈蚣被雷霆般落下的石块砸中,吱的一声爆出一堆不知名汁液成为石块下的一堆肉泥。

    直到此时,金和妮可才慌乱地站起来,惊恐地看着压在石块底下的变异蜈蚣。

    条件反射般迅速处理完这次危机后,李鹤也是有些后怕,但看到被石块碾碎的蜈蚣,对自己的反应还算比较满意。

    他拍拍手带着些微笑抬起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眼神一凝。

    山洞不高,妮可一站起来脑袋就几乎贴到洞顶,而就在洞顶石壁上,还有一条变异蜈蚣在飞快地爬过来,距离妮可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

    李鹤直接扑了过去,和妮可两人一起摔在地上,变异蜈蚣落下,没咬到妮可,却是落到了李鹤的后背!

    “咻!”

    一把匕首带着风声划过李鹤的后背,穿过变异蜈蚣的头部将它带飞,笔直地钉在石壁上,力道之大直接让匕首深深地扎入了石壁中,变异蜈蚣遭受重创身体卷曲起裹住匕刃,没一会儿就无力地松开身体死去。

    事发突然,在洞口警戒的乔斯刚刚回身赶来,眼看来不及追上,只能瞄准落到李鹤背上的变异蜈蚣飞出了手中的匕首。

    解决掉这条变异蜈蚣后,乔斯几个踏步冲过来,仔细观察了各处石壁,确认没有再出现新的变异蜈蚣后,从石壁上拔出匕首。

    死去的变异蜈蚣轻飘飘落在地上,落地的同时滚出一颗蚕豆般大小的冒着蓝光的石头。

    能量结晶!

    乔斯将结晶捡起,快速赶到李鹤和妮可身边。

    倒在地上的妮可根本没注意到刚刚脑袋边有蜈蚣,只看到李鹤突然扑过来抱住自己,此刻大脑被震得有点昏沉,瞪着大眼睛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李鹤,心脏剧烈跳动仿佛要从嗓子里蹦出来,脑海里一个劲地问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直到用手撑在地上趴着的李鹤脸上的汗滴落下来,她才恍若苏醒,看着李鹤满脸的汗水,她却笑了,也不嫌脏,伸出手帮他擦了擦,轻轻地问:“你。。。很紧张吗?”

    轻柔的声音没人听见,周围全是乔斯和金两人乱哄哄的声音。

    “快!”乔斯大吼:“脱衣服!”

    妮可歪脑袋:“脱衣服??”

    “不行来不及了,直接撕开!”混乱中又是乔斯大吼的声音。

    妮可歪脑袋:“撕???”

    女孩白嫩的双腿有些紧张地交叠在一起。

    实际上,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此时的李鹤已经痛的目不能视,心里有个声音在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拼命救个不相干的人。。。’

    混乱声中一道布帛撕裂的声音响过,一块还沾有腐蚀物的衣物被远远丢到山洞的角落,乔斯对金吩咐着:“你扶好他!”

    事出紧急,金倒没计较乔斯冒失的语气,这个东方男子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救过自己两次,而且这次也是为了救妮可才在背上留下那样一道越来越深的腐蚀伤痕,于情于理都该认真帮忙。

    乔斯挪开石块拿起金属棒,旋转底部开关,金属棒折口处原本温和的火焰颜色由黄转蓝,力度也由原来的松散转为焊枪般集束火焰,乔斯的匕首不知道是哪种材质,刚刚将变异蜈蚣钉在墙上时没有被腐蚀,此刻在集束火焰的高温下也没被融化,只是变得更亮了些。

    简单地高温杀菌后,匕首直接扎进了李鹤的背,伤口处的皮肉立马被烫出肉烤焦了的怪异气味。

    撑在地上的李鹤脸瞬间通红,充血的眼睛瞪得滚圆,额头和脖子全是鼓胀的青筋,一声沉闷的嘶吼后终究还是手一软倒下,扑在了底下的妮可身上。

    “诶?诶??”男孩突然一脑袋扑在自己胸口这让妮可大惊,急忙伸手想推开他。

    却发现,这个倒在自己身上的东方男孩,双眼紧闭,气若游丝,一副大限将至的模样。

    而直到李鹤倒下,妮可才终于看到了后面站着的两人。

    还伸手抓着李鹤手臂的金,以及,拿着匕首正往李鹤背上扎着的乔斯。

    “你们要干什么?!”妮可慌乱地抱紧胸口处的脑袋,大声质问道。

    “别乱动!”乔斯也是满头大汗,手上却一直未停,李鹤背上被变异蜈蚣腐蚀到的那处伤口已经越来越深并且有开始扩散的迹象,他捏着匕首一刀刀地剜下,从干净没被腐蚀到的肉上落刀,需要将整块肉挖出来才够安全。

    妮可吃力地抬起头,这才看到李鹤背上可怕的伤口,她纷乱的大脑终于清醒了一些,结合刚才发生的一切,颤抖着声音问:“他受伤了是吗?是帮我挡了变异兽的攻击才受伤的是吗?”

    没有回答她。

    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又闭上了。

    而乔斯此刻已经完全顾不上理会她,一心一意割着肉,期间也许是实在太痛,昏迷中的李鹤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和金两人使劲按着李鹤不乱动,保证落刀的稳定,可是以他俩的力量想要按住李鹤,实在是太辛苦了。

    经过一段恍若窒息的紧张时间,乔斯满头大汗地用匕首挑起一块血淋淋的肉扔到山洞角落,在身上不知哪里掏出一个扁平的金属盒,从里面拿起一片类似退烧贴模样的纸贴以及一个不透明的小瓶子,将瓶子打开倒出一股浓稠的淡蓝色液体灌进李鹤被剜去大块肉的伤口,等淡蓝色液体将伤口填满后,将纸贴撕去防菌包装然后整个覆盖在伤口上贴住。

    这场手术,才算是告一段落。

    血,流了一地,从李鹤的背上一直顺着往下,经过妮可细细的腰,最后淌在地上汇成小溪流到墙边。

    乔斯长出一口气,收回匕首回头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和金两人一起,眼神复杂地看着昏倒在妮可身上的东方男孩,以及呆呆抱着他脑袋的妮可。

    妮可,也只剩呆呆地抱着李鹤,大眼睛没有聚焦地望着洞顶。

    洞外传来一片汽车轰鸣声,金的脸色一喜,急急忙忙冲到洞口边,看到外面车灯的光线照来,有些喜极而泣:“车队来了!终于来了!”

    一群身穿“宇航服”般衣服的人风风火火地冲进洞里,领头一位将头盔提在手里的人进来第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妮可,以及趴在她身上的陌生男子,怒气勃发,直接一脚将李鹤踹翻到一边,撞到石壁落回地面,埋头趴在了地上。

    李鹤昏死得很彻底,即使是这种动静都没能醒过来。

    妮可尖叫着爬起来去扶李鹤,看向来人哭喊道:“爸爸,你不能这样对待他!是他救了我!”

    乔斯站起来,语气意外地说:“城主,您怎么亲自。。。”

    “啪!”被称为城主的男人狠狠一巴掌扇在乔斯的脸上,乔斯身子挺得笔直不闪不避,只是嘴角划下一丝血丝。

    “城主”颤抖着手指指了指妮可和乔斯,最后停留在金的身上,看着金缩头缩脑的样子,恨恨一挥手,对手下说:“扶好小姐,回城!”

    一群穿着“宇航服”的手下过来扶起妮可往洞外的车走去,妮可挣扎着叫:“爸爸!求求你!带上他,他救了我的命!”

    往外走的背影顿了顿,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挥了挥手说:“动作快,把地上那个一起带走。”

    伴随着阵阵随风飘舞的雨丝,已经彻底黑下来的荒原上,一只十多辆装甲车组成的车队快速有序地往前开去,周围车灯照射不到的黑暗中郁郁葱葱层层叠叠的黑影起伏晃动,却没有一个黑影敢靠近。

    这片无主之地当下的统治者,它们的个体实力其实并不能真正地和人类制造的钢铁机械硬拼,之所以能够逼退人类占据地表,其实更多的只不过是比人类更能适应恶劣的环境,仅此而已。

    昏暗的地底世界某个铁栅石洞里,李鹤睁开了眼睛。

    背部还是痛,但已经处于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他的记忆停留在早前帮妮可挡下变异蜈蚣,之后背部剧烈疼痛的那一刻。

    他躺在原地没有出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这个山洞很像自己刚被传送进来时呆的那种,只是洞口多了一道封闭的铁栅,透过铁栅往外看却没有看到对面有什么山洞或住户,映入眼眶的只有一片在昏暗光线下隐隐可见的泥土。

    除此之外。

    李鹤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换过了,还算干净。

    可是身上的东西,同样也没了个干净。

    手枪、门帘布、腰带、戒指。

    统统不见。

    在周围看了一圈也没看到哪里有放着自己的物品,洞内空空如也。

    这种情况让他的心里感到不安的同时又有些愤怒:‘这是把我当囚犯关起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