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2018 金富贵
    2018 金富贵

    背上不知怎么了,痛中带着点麻,山洞里也没有什么镜子,看不到背上的情况。

    摸摸肚子有点饿,嗓子更是干渴的厉害,李鹤摇摇晃晃站起来走到铁栅边拍了拍。

    眼下更重要的是先找回自己的东西。

    铁栅外昏暗的灯光下过来一人,像是专门看守这里的,留着乱糟糟的头发和胡子,看到李鹤嘿笑一声,递进来一个灰叽叽的面包说:“吃吧,你可真能睡,整整一天一夜,要不是还喘着气我都以为你死了。”

    “为什么关着我。。。我的东西呢?”李鹤说话出口后才发现声音沙哑的厉害,他指着腹部比划着腰带的样式,向洞外的人问道。

    “你想多了没人关着你,聚集地里房屋有限,就暂时给你安排到这儿了,城主吩咐过等你醒来就带去见他。”看门人顺手将铁栅打开,递过黑面包说:“你换下来的那些东西,好像是有专门的人保管着,一会儿见到城主就知道了。”

    “城主?什么城主?是他救了我吗?”李鹤问。

    “一看你就是外地人,还什么城主,不就是我们这片聚集地的城主咯!连夜带着车队把你载回来的,不然你伤成那样还昏迷着,留在地表还能有命活着?”看门人见李鹤没接面包,又往前递了递,有些不耐烦地说:“赶紧吃吧,吃完带你去见城主。”

    李鹤看着干巴巴的面包,咽了口唾沫,觉得此刻的自己实在对付不了这道硬菜,为难地说:“吃就不必了,有水吗?渴得厉害。”

    看门人拿着面包愣了愣,看了眼李鹤,连连点头道:“行,还是位少爷。”他收回面包,转而从腰间解下来一个椭圆形的壶递给李鹤。

    接过壶拧开盖闻了闻,没什么特殊的味道,李鹤倒了一点进嘴里尝了尝,除了有点涩口外就是普通的水。

    他这小心翼翼的动作却让看门人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伸手夺水壶说:“你这人真没礼貌,聚集地里饮用水是配比的,我好心把自己的水给你喝,你倒还嫌弃我。”

    抓着水壶的手纹丝不动,李鹤如今的力量哪怕不禁意间也不是一个普通人能轻易撼动的,看门人发现拿不回来顿时急了:“哎你够了啊!这可是我一天的量!”

    “抱歉,抱歉。”赶紧松手把壶还给对方,李鹤刚突然听到‘聚集地’这跟任务有关的字眼发了会儿愣,反应过来后把这事放心底默默琢磨着没有多问。

    见李鹤对面包的确毫无兴趣,看门人也不勉强,问了句“还能走路吧?”就率先向外走去。

    出山洞走了一小段泥土通道后,视野豁然开朗。

    李鹤扭头回看,原来这个山洞是在半山壁上开凿出来的一个内嵌的洞,通过泥土通道走出来后身前就是一段小小的石制窄台,台前有通往地面的石阶,类似这样内嵌的山洞周围一圈皆是,并排铺开远远连成一圈,而当视线越过窄台向前放眼望去。

    一个形似体育馆但比体育馆大上数万倍的半圆形空间屹然而现,上百根巨大的通天柱撑着高高的天顶,天顶上不知镶嵌着何种光源,温暖柔和却又亮度十足的光线向四周均匀地洒下,柱底是一片错落有致高低起伏的建筑,川流的人群在建筑群中的街道上时走时停,喧哗的声浪一阵阵扑面而来,站在半山壁的窄台上向外看去,一个热闹繁华的地底城市尽收眼底。

    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掀起惊涛骇浪,能在地底开凿出如此巨大宏伟的空间,实属鬼斧神工,天匠莫及。李鹤跟着看门人一路走下石阶,融入地面的人群中,一路走一路看。

    两人走的这条路像是一条商业街,行人很多,不过说是商业街可能理解的不太恰当,道路两旁的建筑形态奇特各有不同,有现代风格的便利店,也有古典风格的酒馆,更有科技感十足的能量水晶用品店,李鹤甚至还看到一家门外印着巨大奇特图案的武器店,武器店里卖的是真真正正的武器——店内的墙上挂着大大小小各种规格的枪械,在所有枪械的顶端还有一枚巨大的单兵火箭筒!

    极力控制住自己想进能量水晶用品店和武器店里看看的念头,跟着看门人一路走到坐落在一根巨大通天柱底下的城堡,李鹤这才知道之前看到那家武器店外印着的那个图案代表什么。

    看门人说,这座城堡就是城主的,而城堡外墙上的旗帜上就印着跟武器店一样醒目的图案——一个点着蜡烛的奶油蛋糕!

    李鹤默默点头,心里对这城主的印象大为改观,任何时候,一个吃货都是值得用最大的善意去理解的。

    原本他还对自己被安排在那样一个山洞里感到些微不满,此刻已经大大释怀了,或许真如看门人所说,城里人太多,居所都满了呢。

    看门人让李鹤在原地稍等,上前跟大门的守卫交流着什么,守卫看了看李鹤,拿起一个对讲机说了几句,大门缓缓向内打开。

    城堡搭配对讲机,实在是古典与现代艺术的完美融合,李鹤开始有点喜欢这里了。

    沿着打开的门向里走去,一道道门在他的眼前缓慢打开,当穿过最后一道巨大的厚木大门,李鹤看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厅内人很多,但却整整齐齐排成两列,队列的中央有一个裹着厚实雪白皮毛的座椅,座椅上坐着一个身穿白底镶金华丽服饰的男人,他坐的很随意甚至有些慵懒,大半个身子都陷进饰椅的雪白软毛里。

    跟着看门人走近一看,李鹤眼睛一亮,那个坐在座椅上的男人,头上顶着的正是城堡外墙旗帜上印的那个点蜡烛的大奶油蛋糕!

    ‘不愧是资深吃货!’

    李鹤心里赞叹了一声,转念又想:

    ‘不对啊,哪有吃货把蛋糕顶在脑袋上而不吃的道理?吃货只是好吃,又不是脑残?’

    ‘难道,那个奶油蛋糕,其实并不是奶油蛋糕?’

    李鹤感觉有些失落。

    旁边的看门人已经五体投地的跪拜下去了,座椅前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领结的人大喝一声:“见到城主还不行礼!”

    李鹤顺着声音看过去,看那人一身笔挺西装,觉得这里的人真有趣,古代现代胡乱搭配,好像玩的还很开心,同时他还看到了黑西装旁边一声不吭的乔斯。

    总算有个熟悉的面孔,李鹤投过去一个和善的微笑,不过乔斯低垂眼眉没有回应,倒是一旁的黑西装横眉怒目,死死盯着李鹤,眼里似有火要喷出来。

    无奈地耸耸肩,李鹤低头看那个趴在地上几乎融进地板里的看门人,又看左右两边只是站着并没有趴成一张纸的人,心想这个行礼大概也是按各自家乡的风俗来的?那自己算哪里人?地球人吗?

    想了半天,李鹤觉得要不还是按照古代侠客的帅气礼来得了,于是朝着座位上的人抱了抱拳,点了点头。

    行礼完毕。

    恩,很是大方得体。

    李鹤给自己的表现点了个赞。

    黑西装直接炸了,怒道:“放肆!卫兵。。”

    “算啦。”座椅上的男人懒洋洋地挥手制止黑西装,从座椅上正了正身子,看着李鹤开口说:“来者是客,这里是西一区聚集地‘荣耀城’,我是城主尼古拉斯·泰,你的名字是?”

    ‘尼古拉斯。。。泰?听上去。。。好欠扁啊。’李鹤在心里疯狂吐槽这个名字。

    之前在被变异蜈蚣腐蚀后背,乔斯动手剜肉的时候李鹤就失去意识了,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加上一路上也没主动询问过妮可几人的身份,只是间或听到过几个类似‘车队’‘他们’的词。

    看妮可出门身边带侍卫的架势,倒是能猜测出她的身份不简单,不过已知信息还是太少,李鹤在这个大厅里只看到乔斯一人,不好判断中央座椅上那个城主是否跟妮可有关系,所幸一路以来也没报过自己的名字,他决定干脆瞎编一个。

    至于编什么好呢?

    李鹤思考了一下,发现这些人的名字都奇奇怪怪的,短有一个单字叫‘金’的,长呢又是什么尼古拉斯泰的,他觉得就算瞎编也不能太瞎,干脆从认识的人里借用一个。

    至于认识的人。。

    好像到目前为止一共也就认识这三人。

    乔斯就在眼前,不太好意思。

    妮可的名字一听就是女的不好不好不好。

    那就只剩。。

    “我叫金。。呃。。”李鹤话刚出口,就看到乔斯抬眼看了自己一下,连忙改口道:“富贵!我叫金富贵!”

    ‘完蛋了完蛋了。。金富贵?我为什么会取这么个名字?难道冥冥中有什么脑残光波命中了我?’李鹤在心里疯狂吐槽这个名字。

    “金富贵?”尼古拉斯·泰微微一愣,低头看了眼一边的乔斯,笑了笑说:“一个很有深度的名字,金呃富贵,你的情况乔斯都已经跟我汇报过了,东方不是有个说法叫缘吗?我相信你们在茫茫地表能够相遇也是一种缘,他们救下你也只是举手之劳,就不用放在心上了。”

    “你等会儿。”李鹤纳闷地说:“他们救我?”

    “大胆!”之前一直怒视李鹤的黑西装怒喝道:“城主还没说完轮不到你说话!”

    尼古拉斯·泰轻轻摆手示意不要紧,看着李鹤说:“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已经昏过去了,不知道也不奇怪,你被变异蜈蚣的腐蚀伤到了后背,是乔斯紧急手术救了你一命。”

    李鹤眼神怪异地看向乔斯,他当然知道自己被变异蜈蚣腐蚀后是乔斯在给自己动刀子,落刀之前他可还没失去意识,何况当时在场的只有他们几人,自己此刻能站在这里说话肯定是他们救了自己,这点没有错。

    可为什么这个话题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乔斯低垂着眼眉不去看他,李鹤倒手碰了碰后背那块痛麻的区域,面无表情地看着乔斯说:“感谢三位救命之恩!”

    其中,‘救命’两个字,被他咬得特别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