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无妄轮回志 > 2021 不仅仅是力量
    2021 不仅仅是力量

    “汉克,你去吧。”尼古拉斯·泰点了个名字,剩下三名卫兵中走出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

    “怎样算战胜?”看到这个连脖子上是肌肉的大个子,李鹤追问了一句。

    尼古拉斯·泰模棱两可地说:“因为不用武器,所以。。。直到哪一方认输就可以咯,不能动了或死了也算。”

    “嚣张的东方小鬼。”汉克脱下外套露出一身精壮的腱子肉,拧着拳头狞笑着说:“看你不顺眼很久了,总听他们说你有多厉害,我就那么不相信呢?你说你会爆炸所以我不会弄死你,但我一定会揍得你叫爸爸。”

    李鹤歪着脑袋对尼古拉斯·泰说:“可以开始了吗?”

    尼古拉斯·泰笑着说:“来吧,双方准备。”

    “开始!”

    汉克瞪着铜铃般的大眼,对准李鹤的脑袋一拳砸去,硕大的拳头划破空气带起一阵嗡嗡声。

    然后,拳头打在了空气中。

    “嘭。”

    一个沉闷的声音同时响起,仿佛肉店老板的大锤砸进肉里的声音,不用眼看光听的话,还以为是哪家在砸做肉丸用的肉酱。

    “下一个。”李鹤收回拳头,个子矮也有矮的好处,对方人高马大可一旦手臂挥起就是中门大开,即使李鹤毫无搏击经验,面对这种大好机会也不会错过。

    尼古拉斯·泰极力伸着脖子想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开什么玩笑?这就结束了?汉克可是卫队里体格最强壮的一个啊,平时锻炼几百斤重的铁球抱着跟玩儿似的,就算不说力量,单他一身铜墙铁壁的肌肉,连铁管都砸弯的抗击打能力,结果连对方一拳都扛不住?

    乔斯的脸色也很难看,尽管他的心里有所准备,知道这个叫金富贵的东方人力气很大,也确实见过他举起几吨重巨石的场面,可真正见到他出手还是被吓到了。

    那道重拳进肉的声音,仿佛砸在了几人的心口上。

    接收到城主眼神的示意,黑西装走近场内检查,小心翼翼地靠近汉克身边,小心翼翼地看李鹤。

    李鹤轻轻揉捏着手指,耐心等待下一个对手到来。

    于是黑西装扭头看汉克。

    这一看,差点给他屎吓出来。

    汉克的五官扭曲,眼珠翻白,嘴巴大张,嗓子眼里不停涌出血沫子顺着嘴角流下,伴随同样止不住的眼泪鼻涕,保持着挥拳的姿势一动不动。

    他很快被黑西装和场外的几人一起合力抬下去了。

    伤的怎样不得而知,只是在抬的过程中,时不时会从嘴里喷出一些鲜血,血液中偶尔还会伴随着一些深褐色的碎沫,也不知道肚子里伤到了哪些内脏。

    自己点的人一回合就抬了,这让尼古拉斯·泰的脸上有点挂不住,在第二个人走过去的时候他忍不住开口提了一句:“塞维,认真点。”

    塞维的脚步顿住,回头看城主,郑重地点头,然后走到李鹤的面前站定。

    李鹤注意到,这人脚步轻盈,身材不像刚刚那位汉克那么高大,穿在身上的衣服看上去有点松垮,精瘦的脸看上去没有多少脂肪,一双西方人特有的蓝眼睛凹陷在眼眶内,稍微低下头就能将眼睛藏进眼眉的阴影中,无法看清眼神。

    还是那句话,李鹤是没有搏击经验的,刚刚那么大一个大块头都被自己一拳撂倒,现在来了个看上去还没那个汉克厉害的瘦子,喜不自胜,待尼古拉斯·泰的开始声落下,率先冲拳向塞维,准备依样画葫芦速战速决。

    塞维清楚这拳上包含的力量,没硬接,顺着拳来的方向侧身一带,同时脚下非常顺便地伸出去给李鹤一绊。

    李鹤脸色骤变,往前蹒跚着冲了两步还是没稳住身体,一头扑倒在地,脑后还挨了一拳——塞维速度非常快,在他摔倒的第一时间就跟上,居高临下一拳砸在他的头上。

    像是脑袋挨了一棍,天旋地转的李鹤仿佛一只翻倒的乌龟,四肢胡乱挥舞,暂时逼退了敌人。

    说是逼退,实际上是塞维一击即中后立刻像一根弹簧一样后跳,避开了对方有可能产生的反击。

    他很谨慎,在深知对方力量恐怖的情况下,见好就收丝毫不贪功,

    胡乱挥舞着四肢,趁机快速转回身体,李鹤捂着脑袋想站起身,却发现对面的塞维脚步一垫冲来,他赶紧重复一顿王八拳。

    塞维站在原地弹跳着,嘴角弯起一丝弧度。

    他已经看出来,这个金富贵除了力量大的可怕外,不懂任何格斗技巧,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连架都不太会打的普通人。

    他觉得,他很有必要教教这个只知道用蛮力的年轻人,什么叫战斗。

    真正的战斗,依靠的可不仅仅是力量呢。

    李鹤看得出对方身手的敏捷,知道自己直来直去的拳头没多大希望能打中对方,干脆窝着身子冲过去打算用抱的,只要能抱住他近身拼力量,自己就有赢的希望。

    经验丰富的塞维一眼就看穿了李鹤的意图,李鹤的速度是没有任何增幅的,以一个普通人的速度,哪怕他力量奇大一脚蹬裂地板加了点速,在塞维眼里也是慢的可怜,从他身体动起来的那一刻塞维就已经知道他要莽头冲的方向,轻松闪开好几个身位以至于李鹤扑腾而至时,双手使劲张开也捞不到半片衣角。

    塞维摇摇头,可笑地看着晃晃悠悠重心不稳的李鹤,故技重施伸脚绊倒,然后跟上重重一拳砸到脑壳上,最后迅速退开观察对手的反应。

    李鹤吃力地转过身坐在地上,灰头土脸,头晕目眩,头部挨了两下重击此刻一个劲地回荡着嗡嗡的噪音,他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竟然开口说:“跟个泥鳅一样,要打你来打,我是懒得动了,反正打不到你。”

    见对方真的就那么席地而坐揉脑袋,塞维垫着步靠近,距离足够的瞬间直接抬脚踢出。

    李鹤早就等这一脚了,张开怀抱就抱,打定主意哪怕脑壳被打破也要给人抓住,否则永远被动挨打。

    可惜,塞维似乎也很清楚李鹤的想法,踢出的脚只是虚晃一下就收回,反而弹出了另一条腿,在李鹤附身做怀抱状的姿势下,一记从左扫来的鞭腿狠狠抽在他的头部。

    李鹤整个人,就好像一个被鞭子抽中的不倒翁,顺着鞭子的方向笔直地摔在地上,区别在于,他倒地后,不会像不倒翁一样再弹回来,反倒是脑袋撞在地上弹了弹,这之后才像一个坏掉的人偶侧翻在地一动不动。

    王座上的尼古拉斯·泰看到这个情况,紧张地喊了一句:“小心点别给打死了,死了可是会爆炸的。”

    塞维向城主点头,然后转身看着李鹤,他对自己的身手很有把握,力道控制的刚好,那一记鞭腿还不足以要人命。

    鼻血流出来了。

    顺着脸颊流过耳垂滴在地面上。

    太阳穴附近的一大片区域,撕裂般的痛。

    李鹤站不起来,他甚至连坐都坐不起来,躺在地上抱着脑袋缩成一团,对方几次三番瞄准头部攻击,导致他现在连眼睛都睁不开,就算勉强睁开看东西也是血红一片。

    隐约间,他看到对方靠近自己说了一句“认输吗?”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回应,又听对方大声地说:“哦不认输,那继续吧。”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鞋面在眼前放大,下一秒,脸上感受到一股剧痛,鼻梁似乎有断掉的声响,脑袋不受控制地后仰,带动身子向后掀翻。

    站立的塞维,看着倒飞出去的李鹤,像踢了一脚足球一样活动了一下脚腕,然后走近他低下身问:“认输吗?”

    以及继续老样子,不等回答就直起身子向王座方向说:“不认输,那只能继续了。”

    说完话,又是一脚踢在李鹤那已经血肉模糊的脸上,让那张脸变得更加血肉模糊。

    塞维习惯性地打算接着问,却猛然发现,原本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连续的攻击不仅让李鹤变得越来越虚弱,也让塞维慢慢放松警惕,面对一个毫无搏击经验,并且已经无力反抗只剩残命供自己玩乐的人,他实在提不起太多的精神。

    不得不承认,刚刚在踢完之后,塞维有过那么一点几秒的时间没有盯着对手看,而是向王座的方向带着些许炫耀式地微笑。

    等他再回过头看地上时,那个本该血肉模糊无力反抗的人竟然生生不见了!

    身为卫队顶尖高手,即使偶尔放松了警惕,面对突发意外也有足够的应对措施。

    在发现人消失,塞维第一时间向周身挥拳,然后几个迅猛的后空翻,远远跳开这片怪异的区域。

    一番动作之后,塞维平复了一下呼吸,再注意看时,场上还是没人,不过他却意外地看到。

    王座方向的几人,包括城主,都是一脸见鬼一样看着自己。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看着自己的身后。

    塞维猛地摆臂转身,利用旋转的力量将手臂向后掼去。

    只是这一次,他引以为傲的速度和技巧,却仿佛失去了作用,速度极快的摆臂被一只手掌精准地扣住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凑过来,裂开肿胀的嘴唇露出带血的牙齿,似乎是在笑着对他说:“你。。。打得我好痛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