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方寸之主 > 第二卷 天地乱凡尘 第93章 遭遇现实世界的恶意
    乌衣巷虽名为乌衣巷,实则是一条隐藏在北渊城中的街道,这是一条长约三百丈、宽五十丈的青石街道。

    街道两边整齐的排列着店铺,店铺前十丈处砌筑着许多摊位,尽头耸立着庄严气派的宫殿,那里是北渊城的城主府。

    整个乌衣巷,其实相当于一个小型坊市。

    街道上行人稀少,路人三三两两,略显冷清。

    这里很安静,并没有什么叫卖声。

    摊主们坐在摊位前,或闭目打坐,或抓耳挠腮,或低头看书…

    张玄走在街道上,心道气氛也太好了吧,哪里有什么做生意的样子。

    客人们也挺有意思,徘徊于摊位间,偶尔驻足,也不询问价格,若是看中了货物,丢了灵石便取走货物,甚至没有讨价还价。

    张玄有些傻眼,“什么时候修士间变得如此和谐了?”

    他放出神识,仔细的查阅着地摊上的货物,并没有找到灵药种子,此地货物大多是地阶灵药、矿石、灵兵、丹药…法宝这类的东西,而且都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没有?绝无可能,一定有的!”

    张玄走上大街,将注意力集中在一家名为“三木堂”的商铺,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刚进门,耳边便传来一声暴喝,“哪儿的野小子,三木堂也是你这种无名小卒能来的?本店只接待人阶二品以上修士,速速滚出去,否则否则要你好看。”

    张玄顿时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那人,“还有这样做生意的?”

    一个衣着华贵,头戴锦帽的男子,满眼厌恶的看着张玄,“呵!小子聋了不成,赶紧滚出去,别脏了本店的地板。”

    他快步走来,嘴里“啧啧啧”的嫌弃着,心疼的看着自家的地板,指着张玄身后的一串脚印道道:“老夫今天刚打的金光蜜蜡,就被你这个小兔崽子糟蹋了,真是气煞人也!”

    张玄没好气道:“不就块地板么?瞧你那紧张劲儿,要是有灵石的话,什么东西买不到?”

    掌柜的抬起头,看着张玄一身麻衣,头发凌乱不堪,鞋子上全是脏兮兮的泥土,顿时气得三尸暴跳七窃生烟,阴阳怪气道:“哟!莫非是哪家的公子不成?穿得如此邋遢,像个臭乞丐似的,难道是出来体验生活不成?”

    张玄挠了挠头,故作惋惜道:“还真让你说对了,本公子就是出来体验生活的,今天钱花光了,想来换点灵石花花,没想到你居然不想接这笔买卖,罢了,我这三阶功法看来只能便宜别人了。”

    说完,他便转身作势要离去。

    “等等,公子等等!”掌柜的双目放光,急忙改口。

    张玄确实嘴角上扬,却是不理他,执意要离去。

    掌柜的一把拉住张玄的胳膊,满脸堆笑道:“公子若是真的手头不方便,本店自然可以我给您服务,您正好有,本店正好需要,这就是缘分。”

    “哎——!”

    张玄幽幽的叹息了一声,阴阳怪气的道:“这个世界有钱就是王道,没钱真是连狗都不如。每当被人看成狗时,本公子这小心肝就好像被人扎了刀子似的,那叫一个疼啊。不过有钱的时候,本公子又觉得那点头哈腰的狗有点可怜,他的内心大概已经被势利二字填满了吧。”

    掌柜的面色僵了僵,松开了张玄,毫不在意对方之言,拍了拍手掌,“来人,给这位公子看茶,上最好的茶水。”

    他朝着张玄做了请的姿势,邀请道:“公子这边入座,关于您那功法,咱们还得细细详谈一番。”

    张玄入座,翘起二郎腿,开门见山道:“没什么好谈的,四万下品灵石,谢绝还价。”

    掌柜的递上一杯茶水,看着张玄为难道:“公子莫不是在开玩笑?三阶功法固然值四万灵石,可此地乃是极北之地,您这个价格恐怕城主府也会望而却步。”

    张玄皱了皱眉头,并未去接茶水,揶揄道:“怎么,四万灵石都出不起,刚才不是挺神气的么?”

    他用小拇指抠抠鼻孔,随后放到茶杯上弹了弹,瞥了眼那茶杯,道:“就这也叫上品茶水?这要是放在本公子家里,我家的旺财甚至都不会闻一下。”

    掌柜放下手中的茶杯,面色逐渐阴沉起来,“小子,你要是谈生意老夫欢迎,可要是来砸场子的话,可别怪三木堂不客气了。”

    张玄冷哼,“怎么,当城主府不存在?”

    他打量着掌柜的,不屑道:“不是瞧不起你,就你这炼气三层的小小修士,就算本公子坐着不动,你也拿本公子没有任何办法。”

    “哼!能拿出三阶功法的人,老夫又怎么会小看呢?”

    掌柜的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张玄,抄起地上的茶杯,猛的扔在地上。

    哗——!

    茶杯碎裂,三木堂的大门“砰”的一声关闭,随即开始吞吐玄光,俨然是开启了阵法。

    十来个身高八尺的壮汉从柜台后的竹帘冲出,皆是手持朴刀,凶神恶煞,将张玄围在店铺中。

    掌柜的站了起来,盯着张玄的猪皮面具,慢悠悠的道:“张玄,玄天坊的小小人奴一个,自幼被镣锁于店铺中,从未踏出过店铺半步。”

    他一把扯下张玄脚上的面具,啧啧称奇,“老夫实在佩服,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怀揣着三阶功法到处售卖,这不是头顶灯笼找死么?”

    张玄端坐在太师椅上,丝毫不见惊慌,老神在在道:“怎么,想要在城主府眼皮子下动手?真以为弄清楚了我的身份,你们就可以高枕无忧?”

    掌柜的轻轻起身,走到不远处,怀抱着双臂,轻喝道:“上!”

    几个壮汉毫不犹豫的,同时抬刀朝着张玄砍下。

    铛铛铛…

    清脆的声音响起,少年岿然不动,就这么坐在原地。

    掌柜的愣了愣,随即骂道:“混账,老夫给你们配置玄兵,是给尔等当废铁用的么?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不可轻敌,速速灭了这蝼蚁。”

    “是!”

    汉子们齐齐应了一声,手心有真元漫入玄兵,众人手上的朴刀寸芒涌动,威势大涨。

    铛铛铛…

    张玄坐在刀光下,索然无味的扣着鼻屎,“就你们这点出息,也敢行这杀人夺宝的勾当,莫不是在搞笑不成?”

    他不疾不徐的站了起来,朝着掌柜的踱步而去。

    掌柜的吓得连连后退,忙喝道:“都愣着作甚?速速出手掠杀此獠!”

    壮汉们面面相觑,朝着张玄一顿乱砍乱剁。

    铛铛铛…

    掌柜的仿佛见了鬼一样,疯狂的吼道:“拦住他!”

    张玄不管不顾,朝着掌柜的走去,冷声道:“本公子刚刚出山,你们就让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今天这事没有一万灵石解决不了。”

    “一万灵石?”

    掌柜的闻言,忙道:“公子要一万灵石,那便给公子一万灵石,还望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小人一马。”

    他扔出一个纳戒,“小店最近生意不景气,只剩下五千灵石的傍身,戒指里面还有不少灵药种子,也能值不少灵石,算起来也能值个五千左右灵石,这些小的都孝敬给您了。”

    张玄接过纳戒,检查一番,鄙夷道:“人啊,总是越缺什么便越炫耀什么,明明是个穷鬼,却要装得像个巨贾,挺累。”

    他顿了顿,微微摇头,暗自叹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像本公子这样低调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少年环顾四周,训斥道:“还不速速打开阵法?莫非要让本公子砸了你这黑店不成?”

    掌柜的略有犹豫,掏出一块玉佩,他的手忽然哆嗦了一下,玉简掉落在地上,他弯腰去捡,刚捡起来正要解开阵法,忽然手又哆嗦了一下,那玉简竟然又掉了下来。

    当他再次弯腰去捡,张玄脸色一冷,突然驾着玄光盾冲了过去,直直的装在其天灵盖上。

    只听“咔嚓”一声响起,掌柜的脑袋被巨大的冲击力撞进了脖子里,脑髓飞溅得到处都是。

    张玄将其尸体收起,轻飘飘道:“人命总是那么的脆弱,你们说呢?”

    铛铛铛…

    汉子们扔下手中的玄兵,颤颤巍巍跪倒在地。

    张玄推开门,回头道:“如今三木堂的掌柜毙命,你们重获自由,还是早些离开吧。”

    ————

    “你居然放了他们,看来你并不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少年,不过你的善良或许会将你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张玄止住脚步,冷笑,“本公子对别人仁慈,对你就不一定了,你最好闭嘴,多言只会让你更快消亡。”

    “桀桀,咱们走着瞧吧,本尊会让你见识到什么叫作苍天的意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