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方寸之主 > 第二卷 天地乱凡尘 第102章 北域第一大学府
    翌日。

    日出东方,照耀云海深处,天地一片赤红。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玄天北院要求很严,竞争也很激烈,天刚微亮便有弟子御剑而行,踏着飞剑伴着金颈墨雕飞行。

    御剑,也是修行的一种。

    剑修以剑入道,凝聚了本命飞剑剑胎后,引剑胎入体,将丹田内的真元化作剑元,开启无上剑道之路。

    今天的剑修们很安静,没有互相寒暄,也不打招呼,没有往日那般和气,很多剑修都黑着一张脸,自顾自的御剑而行,气氛略显尴尬。

    张凌云凭栏而立,微微皱眉,他能明显的感受到,不少弟子有些心不在焉,脚下的飞剑很不稳定,扭扭捏捏的完全不像样子,弟子之间似乎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他运转元气,大喝道:“既然心不定,就该停下来修身养性,尔等心不在此,练习再多也是徒劳,打不开心中的疙瘩,休想萌生出剑气。”

    剑修本就心高气傲,性子耿直,有弟子当即收件而立,仰天怒吼道:“本剑才是玄天北院第一剑修,尔等谁若不服,可上前…”

    铛——!

    话音未落,不知何处飞来一道飞剑,将他脚下的飞剑打落,此人尖叫着便下方落去,引得不少人欢呼鼓掌,简直是大快人心。

    赵凌云剑指舞动,飞剑飞回他身后的剑鞘,他冷哼道:“很显然你不是玄天北院第一剑修,想要加冕剑首,先问过本执事手中的飞剑。”

    他睥睨众人,复问道:“现在可还有谁认为自己是玄天北院第一剑?”

    众剑修沉默,满脸的不服,只是他们的嘴上并不会说。

    此时,那被打落的弟子重新飞了上来,朝着赵凌云固执道:“恕本剑直言,赵执事不过是仗着自己修为强横罢了,要论剑道领域,本剑才是玄天北院第一人,您若不服,咱们去虚神世界做过一场,本剑定要将您打得服服帖帖。”

    此言一出,现场嘘声一片,有剑修怒喝道:“昨晚那猪笑天给本剑排名第一剑,结果呢,你还不是被我给打趴了,废物一个,也就只能平时呈呈威风而已,真要到生死决斗,拼的就是剑道领悟,难道昨晚我陈云章还没有打服你不成?”

    忽然,一个身着黑纱连衣裙的女子款款走来,柔柔的声音从黑气面纱后传来,“虚神世界,那是什么地方?”

    众剑修没有着急解释,而是行那半跪之礼,齐声道:“我等见过太上长老!”

    女子瞥了盘坐在地上吃着元魂果的张玄一眼,心中略有不满,自己居然被无视了,她微微颔首,道:“起来吧!”

    她看向陈云章,问道:“你来说说,那虚神究竟是什么地方?”

    陈云章微微躬身,“回太上长老,虚神世界乃是天地银主座下红人、一个极其不要脸、长相极其丑恶、为人极其嚣张的猪妖领我等而去之地,那里是一方虚神世界,可由我等意识化形其中,互相切磋。”

    女子目光诧异,似乎很感兴趣,“世间竟然还有这种地方?”

    陈云章点头,恭敬道:“回想看,您若是不信,大可询问其他人。”

    众剑七嘴八舌,当着他们太上长老的面,将那猪笑天狠狠的臭骂一顿,心情似乎也好了许多。

    女子微微颔首,沉吟道:“那猪妖不怀好意,这是在坏尔等道心,玄天北院卧虎藏龙,尔等不过初入剑胎之境,与那玄天北院第一剑尚有些许距离,还得砥砺前行,勿忘初心。”

    她顿了顿又道:“那地方倒是不错,尔等可以互相切磋而不被伤害,倒是可以放开手脚修习剑术。我等剑修当驰骋天下,最忌讳畏手畏脚,你们多去那地方教练,才能与生死之间领悟剑道真谛。”

    众剑修闻言,连连称是。

    黑衣女子想了想,声音忽然变得威严,:“不过尔等还需切记一点,虚神世界乃是以意识虚拟而来,与现实尚有差距,尔等休要沉迷其中,将现实与虚拟混淆而视,乱了自己的道行。”

    她冷冷的扫视众人,警告道:“倘若刚才的事再出现一次,立刻废除修为,逐出宗门。”

    …

    ————

    一个月后。

    天清云淡,和风如煦。

    这天,盘坐在石栏下打坐的张玄猛地迸发出一股灵魂波动,眉心处的十道铭文闪烁不定,诡异而又神秘。

    在他身边打坐的赵凌云惊愕的看着张玄,再看看其身边的的果核,暗道:“自打将这小子掳来,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小子的元神波动,要不起他不经意的显露出来,我甚至都不知道这小子元神如此强大。”

    张玄幽幽的睁开眼睛,眸子一片清明,将身前的元魂果果核收起。

    大约四个月前,他击杀了三木堂掌柜,获得一棵元魂果果树幼苗,将其种植在药圃中,耗费大量的天地元气辅以先天息壤滋养后,他已经拥有了一片人阶二品元魂果果园,拥有上百棵元魂果果树。

    如今的张玄,一扫往日阴霾,识海已经完全觉醒,须弥山中积累的魂气,足以支撑他时刻从识海中获得相应的记忆。

    他的魂气供应达到新的平衡,只要能保持目前的元神状态,张玄甚至可以利用多余的魂气,开始修炼一些基本的魂术。

    ————

    “小子,这场旅途即将结束,明日就要达到玄天北院了,你可曾做好心理准备?”

    赵凌云走上少来,递给张玄一个小酒壶,“太上长老的意思是,由你继任地煞峰,替我玄天北院镇守剑冢,这个任务虽然艰巨,不过却能享受到巨大的修炼资源,很多人都眼巴巴看着这个位置,你若是继任的话,免不得会受到巨大的挑战。”

    张玄接过小酒壶,递给对方一颗元魂果,无奈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被你们那太上长老盯住,我即便是不愿意又能如何?不过倒是有个问题,难道偌大的玄天北院,都找不到一个能镇守剑冢的人选么?”

    赵凌云苦笑道:“非是找不到,而是被选中的人都死在了剑冢,七十二峰的护道人是个疯疯癫癫的老头,他根本无力护住剑子,这才是问题所在。”

    张玄忽然问道:“玄天北院有人炼丹么?”

    赵凌云愣了愣,他答不对题的道:“小子,你难道没听懂我的话么?我要告诉你的是,这千年来,地煞第七十二峰的剑子没有活过三天的,你目前处境很危险。”

    张玄“嘿嘿”一笑,喝了口酒,“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也改变不了不了什么,我也无法改变什么,我要是敢跑,你们那太上长老还不得将我生吞活剥啊。”

    赵凌云沉默片刻,问道:“你不怕死?”

    张玄反问道:“你看那赵义平他怕死么?”

    赵凌云道:“他当然怕死,只不过他知道他必死,才如此淡然。”

    张玄点头,笑,“我和他也差不多,很多人想杀我,所以我才如此淡然。”

    一个正经的人向一个不正经的提问时,往往会被气死,赵凌云翻了翻白眼,“你不吹牛,会死否?”

    张玄答道:“一天不吹,浑身难受。”

    他追问道:“你还没告诉我,玄天北院有人炼丹么?”

    “当然有,玄天北院有炼山六十四座,传承了无数万年,那里的可是学院的聚宝盆。”

    张玄双目放光,莫名其妙的道:“很快就不是了。”

    “小子,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我要学炼丹!”

    赵凌云点头,好不容易见张玄如此上进,鼓励道,“你元神如此强大,若是学习炼丹,说不定能取得不小的成就。”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