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诸天降临游戏世界 > 第8章 傻白甜都是泡帅哥用的!
    明香药店。

    武炀刚到,毋勇后脚就站在了身边。

    手里拿了套粉色的蕾丝边长裙,面目凝重的看着武炀。

    “没有别的办法了?”

    “相信我,这是最好的办法。”武炀瞟了眼毋勇手中拎的长裙。

    确认过眼神,是毋笙琪经常穿的那身。

    “好吧。”

    毋勇有些不太情愿的递给武炀,这毕竟是他妹妹穿过的衣服,就这么给一个别的男人确实有些别扭。

    而且……还是裙子。

    “相信我,没有那个男人会愿意穿裙子的。”武炀眼神真诚了些。

    毋勇想了想,就松手了。

    也是,哪个大男人会喜欢这种东西。

    “接下来要什么?”

    “一颗普通的魔形丸就好。”

    两人站在药店门口,看着老板,久久无语。

    “两位,一颗普通魔形丸?”

    络腮胡的胖大叔搓了搓手,在两人之间扫视。

    “对。”

    武炀看着胖大叔按在魔形丸盒子上的手,又看了看毋勇。

    毋勇:???

    “我没钱。”武炀语速平缓。

    “早说嘛。”毋勇咧嘴笑着,还拍了拍武炀的肩膀。

    这才一把把钱拍在柜台上。

    柜台一震,胖老板也是如此。

    “还有什么需要的,一并说了!”

    “哦,还需要……”

    ……

    夜深人静。

    因为天空中那闪电状的古怪裂缝,驻扎在附近的雷龙军团整日披甲带刀游荡在小镇周边。

    连带着,小镇里晚上就没什么人了。

    张三本来也不想出来的,可富贵险中求。一想到那位肌肤水嫩如水的甜傻少女,他就忍不住春心荡漾。

    虽说至今还没有人成功过,但谁不想自己是那个幸运儿呢?

    万一机会成熟,得了甜傻少女的芳心。

    那位在雷龙军团的大舅哥可就是自己最大的助力了。说是一飞冲天也丝毫不为过。

    至于失败的风险……

    无非是被那位大舅哥吊在镇口,又或是挂在雷霆学院的门上。

    被失手打死的,都是活该。

    烂命一条,赌大赚大。

    熟悉的粉色蕾丝长裙正如张三计划中的那样出现在视野里。

    高挑的身材,纤细的腰肢,还有那……

    咦,今天怎么平了些。

    张三也没多想,就把这个归结到女孩子再傻也是爱美的缘由上。

    平就平点呗,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三两步快走,张三脚下的步子就开始没了章法。东倒西歪,嘴里还呜咽着什么。

    听说昨晚新来个生面孔,用装醉的套路混进了毋家。张三今个儿来之前也灌了两口糟酒。

    噗通!

    人直挺挺的倒在了穿着粉色蕾丝长裙的武炀脚边。

    普通的魔形丸功效就是把你的脸在短时间内幻化成一个你想象中的样子。

    没什么大的作用,因为青铜级的职业者就能够看穿这种障眼法。

    也就对付对付像张三这样的小人物。

    两手轻轻提起裙角,武炀蹲下身。纤细的手指凑到张三鼻尖处。

    捏着嗓子声音婉转“还活着。”

    装死的张三听着这声音突然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

    不管了不管了,先摸两把再说。

    手偷偷的攀上去,张三的心噗通噗通乱跳。这种刺激的感觉就像……

    忽然一股凉意袭来,让张三猛然睁开双眼。

    一人长宽的森寒锤面,齐人高的锤身。巨大的铁锤阴影将张三笼罩其中。

    最关键的是,“毋笙琪”单手拎着如此巨大的铁锤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我的妈呀……”张三的三条腿都在打颤。

    只见毋笙琪单手挥舞着铁锤在半空转了一圈。

    只是风压,就让张三小脸唰凉。

    只听毋笙琪开口“老娘平日里装淑女是用来泡帅哥的,可不是钓你们这些小混混的。”

    “平日里说两句老掉牙的骚话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敢把主意打到老娘的身子上?”

    张三的脸越来越白,他只觉得心目中那个女神在逐渐的崩塌。

    不,这一定不是真的。

    琪琪是个可爱软萌心地善良的傻白甜!

    才不是这个单手拎着大锤,用高跟鞋毫不顾忌形象的踩在自己身上的野蛮女人。

    似乎是为了让张三彻底死心,“毋笙琪”直接把脸凑到了张三的面前。

    他从未如此之近的接触过自己的女神,他还能闻见女神身上那股他朝思暮想的清雅香味。

    倔强的泪水突然决堤,张三哇的一声哭出来,彻底看傻了“毋笙琪”。

    不过“毋笙琪”仍是趁热打铁,说“识相的赶紧滚蛋,顺便告诉你的那些狐朋狗友们。再敢来找死,我就把他们锤成肉饼送到夫子肉铺!”

    张三,哭着跑了。

    看着那狼狈嚎叫着的背影,武炀满心自得的同时又有些莫名其妙。

    自己的演技这么好吗,居然能把一个大老爷们当场吓哭。

    啧啧。

    蹬掉了粉色的高跟鞋,武炀烫脚似得在原地碰了两下。

    嘴里嘟囔着“也不知道是哪个造孽的发明了这玩意儿,居然还是男人先穿……跟个鬼一样。”

    一手提上鞋子,一手拖着铁锤。

    武炀按照计划和毋勇在街角路口碰面。

    “怎么样?”

    “我妹妹名声不会就这么毁了吧?”毋勇后知后觉,皱着眉头问。

    “放心吧,琪琪那么漂亮善良的女孩。以后只要一解释,自然就会真相大白。”武炀拍拍毋勇的肩膀,示意其放宽心。

    毋勇想想也是,长出了一口气“这事儿算是解决了吧。”

    武炀稍作迟疑,说“还不好说,稳妥期间还要再看看。”

    “这样吧,这两天我就先委屈自己在你们家守着。他们要是还有人再来,同样的法子我多来几次估计就传开了。”

    毋勇闻言,顿时沉声道“那就多谢武兄弟了!”

    “没事,都是自己人嘛。帮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白求安连忙摆手“以后毋大哥可千万不要再和我说谢字了,生分!”

    “哈哈哈,好。”

    毋勇笑得开怀,这兄弟是真对脾气。

    “以后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有什么不方便麻烦院长的,就来找大哥我!”

    “毋大哥这么说,我是肯定不会和你客气的。”

    武炀也是满脸阔达,心中却也松了口气。

    住的地方可算是有着落了。

    哼,果然,什么问题都难不倒英俊潇洒的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