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诸天降临游戏世界 > 第17章 阴阳怪气郝理海
    人最幸运的事情,莫过于你付出的每一滴汗水都有所回报。

    挨打挨出了蛮横冲撞,武炀终于如愿以偿的踏入了青铜级。

    仍旧是被众人半搀扶着,武炀结束了上午的课程。因为魔鬼训练的原因,肉盾班的人大都需要身边有个伴才能走动。

    因此每次出行,一班人都整整齐齐的。

    自然惹来旁人注视,更别说他们因为昨天的事已然成为整个居南城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下一群人聚在一块儿,把火力一滴不差的全揽到了身上。

    武炀现在自信心爆棚,因为据他所知此刻的雷霆学院还没有几个人能到青铜级的。这也算得上是他在成功路上迈出了一小步。

    “班长,我现在越来越后悔了……”

    易鹤搀扶着武炀,哭丧着一张脸全然没有先前课上训练时,身为副班长的派头。

    这家伙其实也简单,就是那种容易热血上头又爱脑补是类型。眼下凉了热血,剩下的就是一肚子担惊受怕了。

    “没什么,人死鸟朝天,谁小谁没脸。反正我是不怕。”

    武炀嘿嘿一笑,让易鹤立马接上话。

    气势雄浑还专门提了提跨“我也不怕!”

    这种事,没有那个男人愿意怂的,男孩也不行!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班人算是顶着满食堂的议论如坐针毡的吃完了这顿午饭。大抵是谁都不自在,可因为消耗大,也就吃了个平时的饭量。

    武炀这会儿缓过来,就辞别了众人独自出了学校。

    他得先去审裁院把自己这黑铁级的实力给坐实了才行。倒不是为了拿个牌子炫耀,而是只有到了青铜级才能够出城狩猎。

    早拿了牌子,自然早心安。

    居南城最气派的建筑有三,一是雷霆学院,二是城主府,三就是这审裁院居南城分院。

    其中,审裁院的规格无疑是最高的。

    审裁院以黑铁、青铜、白银、黄金、铂晶、紫曜、钻石七种材料按照某个比例混合建造,其上还有印记纹路和圣光庇护。

    而每座审裁院最顶部,都有着八大职业的始祖头像。

    审裁院内人数不少,除却实力鉴定的功能之外。审裁院内部人员的实力也都大大高出普通职业者。

    无论是平均等级还是同级战力都是如此。

    宽阔的大厅让人流显得稀少,大门正前方就是服务中心。长须老人面色枯槁,像一张枯树皮一般。

    “什么级别的检测?”老人头也不抬,来这里的人无非就是这一个原因。

    “青铜级。”武炀也不意外。

    “姓名、年龄、职业、检测技能。”

    老人拿起笔,依旧不抬头。

    “武炀,16岁,肉盾,我检测蛮横冲撞。”

    老人听见年龄是顿了下笔,等听到蛮横冲撞的时候终于抬起了头。

    十六岁应该刚入雷霆学院才对,而居南城里似乎没有姓武的出名人家。

    “可是别城人士?”

    “老先生可以查查我的资料。”武炀把问题抛了回去。

    他确实不知道这些,而今日前来的另一个目的,也就是核实自己的身份。以免日后出了纰漏。

    而审裁院作为海辛斯大陆最大的官方机构,自然是掌握着每一个人的信息。

    老人看了眼武炀,随即便去查了查。只要有审裁院的身份在,就从来没有得罪人这么一说。

    老人去的快回来的也快,脸上似乎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只不过这种笑容在老人脸上显得十分诡异罢了。

    “十五号房等着。”

    “好嘞。”

    武炀没问,但心中已经了然。

    他确实是这居南城的孤儿无疑了。

    因为武炀知道这老人是出了名的厌恶权贵。而且是孤儿出身,所以只要看到孤儿里出现天才,这家伙就会高兴。

    前台两侧各有一条长廊,长廊过道,两侧则是一间间标有牌号的密闭房间。

    这就是测试技能检验等级的屋子。

    正等着,长廊尽头忽然就前簇后拥的响起一阵道贺声。

    “恭喜郝公子啊。”

    “十六岁的五级青铜战士,还是靠着【大剑击】通过测试,未来前途无量啊。”

    追捧声的中央,则是一位和武炀渊源深厚的帅小伙。就是昨天替孙旺出头的,和武炀立下赌局的那位战士三班的班长。

    “好巧啊。”

    郝理海停在武炀面前,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就是欠他拿拖鞋均匀的在脸上盖满章。

    “这是打算傍上那条大腿啊?”

    郝理海自然不会认为武炀这种一没背景二没天赋的家伙,能在开学第二天就学会了青铜级的技能。

    他立下赌约之后的当天下午就把肉盾班所有人的资料都查了一个遍。

    除了那个易鹤家里还算有点钱,其他人的背景简直是千篇一律的苍白无力。甚至绝大多数人至今为止的资料里,连城都没有出过。

    自然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奇遇了。

    而眼前这个武炀,就是其中之一。所以郝理海才会这么说。

    武炀撇撇嘴,根本懒得理这个家伙。

    郝理海也不恼怒,毕竟这审裁院里也不会允许他们两个人打架的。

    “喂,把巴结人的台词再好好琢磨琢磨,省的到时候被人家嫌弃不够真诚。大腿没报上反而又多得罪一个。”

    “本事没多大,阴阳怪气的话倒是一套一套的。你全家都是阴阳人吗?也对,不然你和你爹也不能英俊的特色悬殊。”

    郝理海一时没理解武炀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他知道这是骂他的就对了。

    “现在就让你多说说话,省的一个月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郝理海冷哼一声,旋即不再和武炀有过多的言语。

    刚走了两步,郝理海突然站定。

    气得浑身颤抖脸色涨红,双手更是紧了又松,往返数次之久才平息了心中的怒火。

    猛然转过头,郝理海的眼神里似乎喷出了火一般“好好享受你为数不多的时光吧。”

    “果然是阴阳人,这都忍啊。”武炀更加阴阳怪气,他说话向来都是有事实依据的。

    空口撤白话,满天扯谎的事情他可做不来。

    郝理海不再停留,快步离开了审裁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