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历史军事 > 贞观从拯救老爹开始 > 28、皇帝,你赏罚不明!
    圣谕到了!

    是封赏吗?

    陛下比那个啃爹的垃圾系统靠谱多了!看那小內侍的表情,本次封赏或许不少啊!

    唐河上喜上眉梢,立马掏出手绢擦拭掉嘴角的油脂,躬身行礼道:“臣唐河上恭请圣谕!”

    “不必如此!”

    绿袍小內侍摆摆手,继续笑着说道:“陛下有谕,莒国公四子唐河上,拐骗其余四个娃娃私自出京,潜入突厥营地,险些破坏国家大计。特押入天牢,听候发落!唐四郎,随咱走吧!”

    这......

    听完皇帝口谕,唐河上从喜上眉梢变成了一脸懵逼:“这位內侍,可是传错了,俺可是抓了颉利,有功的啊!”

    小內侍摇摇头,却是依旧笑着道:“没有!”

    没有?呵呵,原本以为是內侍传错了话语,现在看来,怕是写错了剧本哦!

    不然怎么会系统宕机,皇帝也胡来?

    深吸一口气,唐河上觉得胸口要爆开了!冷冷盯着小內侍道:“还以为內侍的笑容原本是祝贺,不曾想到,竟然是嘲笑啊!”

    心中无法发泄的不快被唐河上对准了小太监。有些人俺拿他没办法,你一个绿袍小太监,俺还没办法收拾你?有本事留下姓名,等唐某出来!

    小內侍还是一脸微笑,却快被吓死,满带哭腔道:“郎君息怒,俺不是嘲笑你,是前一段时间在宫里被罚笑,然后脸恢复不回去了!”

    嘶!

    唐河上倒吸一口冷气!竟然还有这种设定,你是认真的吗?!

    其实,不光唐四郎如此,程处弼、房二、李德奖还有李震,每一个私自跑出长安的小家伙都收到了一道收押天牢的圣谕。

    唯独不同的是,唐河上是属于蛊惑,其余四人的定义是被蛊惑!

    一字之差。

    ......

    天牢,唐河上和小伙伴们从未想过不到一天会再度聚到一起。更没想过,会是在天牢聚集。立了功,没奖赏,还关了起来,这本来就不符合常理。

    可是,皇帝就如同私企老板,能靠常理推断?

    况且还是李二陛下这位有天可汗二世和圣人可汗二世双头衔的霸道总裁。

    比之霸道总裁,天牢的牢头们还是很懂事,你看哪个保安敢得罪被贬值的公司某位领导的公子的?所以给几个小公爷安排的牢房条件自然是最好的。靠着窗户,周边没有什么犯人,牢房的地是打扫干净的,就连劳里的干草都是新鲜铺就的。

    当然,这也亏得几个小家伙跑了一趟塞北,算是吃过苦,天牢的条件倒也能凑合着住。

    要是搁在以前,怕是要把床啊、锦被什么的全部打包带过来才行。

    “哎!自己大概是最心累的主角了!就因为自己是土著?”

    唐河上幽幽一叹,顺势躺到了干草上。

    对这种设定,能说什么?还不如闭上嘴巴,节约些力气。

    唐四郎一言不发,小伙伴们可憋不住,纷纷讨论了起来。

    “你们说,皇帝叔叔几个意思?”

    “就是啊!咱们立了功,没封赏,反而被抓斤天牢!皇帝叔叔是癔症了吗?”

    “对呀!都说皇帝叔叔赏罚分明,要是脑子没坏,怎么会对咱们这样?”

    “……”

    看得出来,几个伙伴没有一个人担忧自己的处境,反而是怀疑李二的脑子锈透了。

    “四郎,你怎么看?”

    突然,程处弼转过头问到。

    “对!四郎你怎么看?”

    房二、李震、李德奖都将目光投向了唐老四。

    塞北一行,唐河上被当成小队队长这种习惯,短短时间还没改变过来。

    “不知道!”

    唐老四摇摇摇头。

    当然,三个字很难敷衍四个小伙伴,唐河上又加了一句:“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你们了解一下!”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伙伴们对视一眼,好像很有道理!

    只是,为什么俺觉得唐老四这句话里满满的幽怨?

    就是!就是!俺也有这种感觉,不过俺认为不是幽怨,而是不满!

    屁!明明是愤懑!

    李震,你怎么看?

    李震表示:用眼睛看!

    唐河上包含内心情绪的一句话轻飘飘从嘴巴里吐出来,却快速让小伙伴们起了共鸣。

    嗯,准确的说,是小伙伴们自行代入了。

    而且,代入感很强,强到小伙伴们不曾想过他们猜测的唐河上的语境其实就是自己的心境。

    自行代入的伙伴们开始认真思考唐和尚的语境,倒是让唐河上在次清闲下来。

    ......

    唐老四倒是清净了,皇帝李二陛下的书房门却是被一下子推开了。

    好不容易将奏折翻阅完毕,正打着盹的李二一下子惊醒!

    眉头深深皱起,李二目光冷冽地看着门口站立着的两个人,一个是大内太监团砸,另一个正是刚从塞北立功回来的莒国公唐俭!

    哼!

    皇帝一声冷哼,冷冷道:“茂约这是准备学学程知节和尉迟敬德?”

    学程咬金和尉迟敬德哪一点?自然自恃功高,打诨撒泼!

    “哼!”

    回答李二的,是唐俭的冷哼,是唐俭的不满。

    儿子深入敌营拯救自己,纯孝之致,率领小伙伴五人破五十骑生擒颉利,堪称有勇有谋!

    你这个做皇帝的,不褒奖也就罢了,如今还把他关进天牢!要不是家里派遣管家前来,自己还不知道这事儿!

    这是一个皇帝对待功勋的方式?杨二都做得比你李二好!

    唐俭越想越气,远远指着李二道:“皇帝,你是非不分,赏罚不明!”

    赏罚不分,四个字在书房回荡!可见莒国公是用了多大的声音说出这句话!

    李二听得是怒不可竭,好你个唐俭,不但自恃功高,还敢骂朕,你以为你是魏征吗?

    “啪!”

    李二一巴掌拍在案几上,竟然直接把案几拍坏了!

    只听李二陛下语气冷若寒风:“唐俭!去了一趟塞北,你是膨胀了吗?”

    其实就目前的事态,李二陛下完全可以把那个“吗”字去掉。

    唐俭情不自禁缩了缩脖子,却又强行伸直身躯道:“陛下,将唐河上关入天牢,还不算赏罚不明吗?他是抓了颉利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