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历史军事 > 贞观从拯救老爹开始 > 40、别惊讶!这是基操!
    未时,皇帝陛下依旧在纠结。

    在纠结是果断认识自己的错误,还是继续僵着。

    唐四郎已经跨过平康坊,走到了宜阳坊李纲的宅子。两进大小的宅子是皇帝赏赐的,对于孩子们都在外为官的李纲来说,够住。

    被管家引导着往里走,这一路唐老四竟然没发现一个婢女丫鬟。

    最终,唐河上被引入李纲的书房,那时李纲正拿着一卷竹简古卷品读。

    看着唐四郎到了,李纲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竹简道:“来了,别客套,自己坐。”

    唐河上拱手行了一礼,坐下道:“李师,今日讲什么内容?”

    这话倒是让李纲翻了一个白眼,你唐老四什么都会,还讲什么?

    李纲道:“你来讲,老夫听!”

    唐河上愣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道:“李师,这不妥吧?哪有学生给老师讲课的!”

    “迂腐!”

    李纲双目一瞪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你为何不能给老夫授课?还是觉得老夫行将就木,学不来你脑子里那些知识?”

    话都到了这个份上,唐河上还能有啥话说。

    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然后从基础开始讲起。

    一下午很快就过去,唐河上只讲了地理和部分常见的物理知识。

    什么地球是圆的,人站在地上不会忘太空里掉是因为万有引力。什么太阳从东边生气是因为地球自西向东自转。

    什么光其实本来就是七个颜色,只是混到一起就成了无色的;什么围绕在人周围有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叫做空气;什么发出声音是因为振动,什么船在水里不会沉下去是因为浮力......

    这些只是算不得深奥,却听得李纲老夫子险些怀疑人生。

    为什么,老夫都听不懂?

    为什么,老夫感觉人生和信仰被颠覆?

    ......

    李纲:老夫心好累!

    唐河上:俺口好渴!

    终于,夜幕将至,唐河上停止讲述,起身拱手告辞。

    李纲摆了摆手,表示道别。

    回到莒国公府,唐河上准备和老爹老妈请个安,然后直接睡觉去,讲了一下午,很累的说。

    刚走进正厅,唐老四便发现有些不对劲。

    坐在主位上那位,不是自己的老爹,而是某个写作李世民,读作皇帝叔叔的男子。

    皇帝叔叔的脸色有些暗,看来,好像与父亲聊得不是太开森啊!

    “见过陛下,见过父亲!”

    唐河上拱手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准备溜走。

    “回来!”

    坐在次座上的老爹却一下子将唐老四叫住了。

    转过身来,唐河上只听见老爹说道:“刚刚陛下和为父正在讨论些与你有关的事情,正好你回来了,你自己定夺吧!”

    “就是!”

    李二陛下也点头道:“唐四郎,你是当事人,你说说看法!”

    唐河上一头雾水,看法?

    看什么,法什么?

    两位大佬,倒是说清楚啊!

    唐俭见着唐河上不回话,一巴掌拍在身前的案几上道:“逆子,陛下问你话呢!”

    听着“逆子”二字,皇帝的脸平白无故的抽搐了一下。

    唐四郎无奈道:“陛下、父亲,你们倒是告诉我什么事儿啊!”

    皇帝与唐俭略微尴尬,眼神开始交流。

    皇帝:唐俭,咱们没有告诉你儿子,咱们争议的内容?

    唐俭:我没说,你说了没有?

    皇帝:没有,刚刚只顾着和你斗气了!

    ......

    “咳!”

    皇帝干咳一声道:“四郎你还记得马蹄铁、马鞍和火药不?”

    唐河上点点头道:“臣弄出来的东西,自然记得啊!”

    皇帝又道:“嗯,李靖在报功的时候,将这三个功劳和抓住颉利的功劳合并一块报了。所以,朕按照首功给你了封赏,这马蹄、马鞍还有火药,你看是不是......!”

    唐河上一听明白了,皇帝这是来要东西来了。

    只是,这事情为何闹得不愉快?莫不是老爹不愿,然后两位才争执得面红耳赤?

    唐老四将目光投向了老爹,想从老爹哪里得到写讯息。

    莒国公果然没让儿子失望,阴阳怪气道:“陛下的生意经当真厉害啊!抓颉利的功劳,马鞍、马蹄铁还有火药,四件功劳合并一起,竟然只赏赐一个七品散官。当真是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啊!唐某读书少,却是记得策勋十二转的制度。”

    听着老爹的语气,唐四郎额头上都有些黑线。用不着这样阴阳怪气吧,不合规矩就不合规矩嘛,直说啊!为何要说:某读书少,你莫豁我哟!

    皇帝的脸色变了变,也不知道是尴尬还是郁闷,只听义正言辞的话语传来:“此事,朕也觉得此事有些不妥。明日便让房玄龄和杜如晦重新算过功劳。唐卿觉得,奉议郎如何?”

    唐俭呵呵一笑仅仅说了一句话:“从六品,还是散官?”

    老爹此话一说,唐河上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皇帝陛下此时的脸色是不愉快的!毕竟那语气,怎么听都有些阴冷。

    只听见李二陛下咬牙切齿道:“奉议郎,外加将作监监丞,明日让唐四郎带着火药试试效果。效果好的话,朕再在将作监下设火药监,唐河上任少监为主官,贰官两名,从七品,让他自己在勋贵子弟中选如何?”

    唐俭还不满足,幽幽道:“若是效果好,还请陛下加一个开国男!那玩意的威力,臣是见识过的,可抵千军!”

    皇帝气结,一时间竟然一句话不说。

    唐俭继续道:“陛下可曾想过,历来战争都是拿人命去填。而今有了火药,会减少多少死亡?一个开国男从五品而已,比之战死带来的抚恤、人口折损、百姓家破,那可是千值万值!”

    皇帝听完,豁然起身冷冷道:“茂约不愧是当代纵横派最杰出之人,果然舌功了得,堪称不烂!明日,要是效果差了,呵呵!”

    皇帝说罢,直接拂袖离去,看都不看唐老四一眼。

    一直躬身站立的唐老四心中有些凌乱,功劳和官位可以这样讨价还价?

    这,总觉得有些荒唐啊!

    唐俭起身,缓缓走到儿子身边,拍了拍唐老四的肩膀淡淡道:“别惊讶,这是基操!一会儿把剩下的几个罐子合成一个,威力会不会大些?”

    唐老四头皮有些发麻道:“会!”

    “嗯!那就明天把动静弄响一些!”

    老爹丢下一句话,酷酷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