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其他综合 > 赐喜 > 第六十章 迷情
    安喜闻言一惊,却又突然觉得此事疑窦重重。

    看向虞以安,见到了同样的神色,便知他也是这样的想法。

    徐离哭红了眼眶,无力的跪坐在地上,一副羞于见人的模样。

    说起来,安喜与这工部尚书家的千金还有些渊源呢,不说远的,前几个月的秋夜宴上无端挑衅安喜的就是她。先前收到的许多咒骂的匿名信也全是出自尚书府的,想必这个女孩子是对她家安王爷情根深种了。

    只是...如今为何会衣不蔽体的出现在这里呢,还与安瑞发生了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正当安喜胡思乱想的时候,人群终于全都涌进了花园,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安丞相和工部尚书被人群不怀好意的让到了最前面,然后不约而同地呆愣在原地。

    这情景,这状态,任何的语言都显得过于乏味。

    还不等当事人说些什么,工部尚书突然一拳就挥在了安瑞的脸上,“你这个狗杂种!”

    现场一片哗然,这不就是在公然辱骂丞相一家子吗?小北一下子就攥紧了拳头。

    原本怒瞪着安瑞的丞相因为这句话也变了脸色,先不说他辱骂自己的事情,这状况虽然看起来一切明了但毕竟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是?缘何就认定了是安瑞的错?

    工部尚书似是刚刚反应过来似的,对着安喜连连作揖抱歉,却一直没有对丞相有所表示。

    明佩礼等人站在安王夫妻身后,虽是愤怒,却不便动手,皇家宴会,几人都没有公然处置谁的资格。

    安喜微微点了个头,却见一道人影“嗖”地自自己身边经过,一直侧立在安喜身后的虞以安一脚就踹在半蹲在地上的安瑞身上。

    安瑞措手不及整个人被踹的离地,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工部尚书的身上,将他一把老骨头压的差点散了架。

    安丞相身后不少人都低低笑出了声,这安王摆明就是在给王妃出气啊?

    淡然收腿,虞以安站在安喜身旁,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蜷缩在一旁啜泣了半天的徐离见没人搭理自己,便大声哭诉了起来。

    “爹!女儿不孝啊!这个登徒子...他....”

    工部尚书爬起来,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这个三女儿从小就是一副没娘养的样子,出门在外从来都是最没教养的那个,如今还在安王婚宴上闹出一套这种事儿来,真是丢尽了尚书府的颜面!要不是为了尚书府,自己一定把她和尚书府撇得干干净净。

    见自己的父亲阴沉了脸色并不搭理自己,又见安丞相没有出言和解的意思,徐离暗叫不好,这下可怎么办?

    “美人徐别急,你慢慢说。”

    见终于有人出言为自己解围,徐离泪眼婆娑的抬头看向长廊的方向,却见一身昂贵喜服的安喜好整以暇地瞧着自己。

    “美人徐”这个称呼一出,又是一阵低低的笑声回荡在花园中,在场的人大多都参与了皇宫秋夜宴,自然知道安喜所言何意。

    在她与安瑞这般情况下,美人又是楼里的称呼,任谁都会联想许多。

    “你!你个贱人!”见安喜如此在大庭广众下羞辱自己,徐离登时就红了眼!

    安丞相勾勾嘴角,眼见着人们对徐离的同情都变成了猜疑,暗自为安喜叫了声好。

    别人或许不了解安瑞,他作为父亲一定是了解的。他虽然为非作歹,可绝不会在自己妹妹的婚宴上闹事,并不是说他人品好有分寸,而是因为从小丞相和妻子就教育他不可以做对安喜不好的事情,他虽痴傻,却不是什么都不懂。

    “小姐!小姐您怎么在这里啊!”一个丫鬟冒冒失失的自人群中窜出来,见到眼前的景象仿佛颇有些不可置信,双膝无力的跪在石板路上,“小姐......您...”

    原本安喜还有些不清楚徐离此举的目的,在见到这个丫鬟的一刹那她内心所有疑惑都迎刃而解了。

    只见那丫鬟先是惶恐的朝工部尚书的方向磕了个头,随后辩解道:“都是奴婢不好,没能保护好小姐,才让她遭歹人毒手...”说着泪珠子像不要钱一样直啪嗒啪嗒地往地上掉。

    安喜一听,心下就有了判断。这场闹剧是徐离追求虞以安地最后一搏,为了能入安王府,她甚至赌上了清白名誉。

    按照她的计划,下一步必然是让工部尚书逼婚安王,要他们皇家对徐离负责,纳为侧妃。

    看着虞以安冷峻的侧脸,安喜顿时觉得徐离十分可怜,她对这位“魅力大无边”的安王的了解一定只停留在幻象和话本子中,如果她对虞以安有哪怕一丁点儿真实的了解,就不会做出今天的事情。

    因为“和煦如春风”的虞以安不光不会负责,还会斩草除根。

    配合着丫鬟的话语,徐离的眼眶更加红肿,似乎在无声控告着安瑞的兽行。

    “你别急。有什么事儿说出来,本宫会为你主持公道的。”说话的是虞以洛,先前安喜与她在秋夜宴上有一面之缘。

    徐离见她为自己说话,却知她一定是偏向于安喜那个贱人的,但也属实没有别的办法,只得控诉出声。

    “我一个人坐在石凳上赏花,正要回到宴席上的时候就被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安瑞压制在地,我动弹不得....他....”

    话说到这里,不用再赘述大家也明白原委了,只是....

    “徐小姐,我这王府花园里有什么花是要您离席也要非赏不可的?”安喜不再任由她胡说八道,出言制止道。

    这句话一出,大家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只有虞以安一个人因为听到安喜所说的“我这王府”而暗自窃喜。

    安王府花园刚刚修葺不久,内里只种了些桃花树,与庭院中并无不同,甚至还不如庭院中布置的优美,这徐家小姐为何大费周章跑到这里来赏花呢?还那么凑巧就能碰上安瑞?

    “啧,这是什么味道啊?”虞以洛掩了口鼻,皱起眉头一副不悦的样子,说着还对安喜使了个眼色。

    安喜心领神会,听闻八公主自幼就喜欢待在太医院中学医施针,此时必定是闻到了什么非同寻常的味道,于是也配合道:“这味道好生奇怪,闻了让人不适。”

    虞以安始终面无表情的以一个护住安喜的姿态站在她身侧,而明佩礼苦弗等人听她这样说,就算没闻到也纷纷皱起了眉头表达不适。

    人们见这练武的几位都做此反应,也觉得疑惑。

    “锦瑟,将本宫的雪柔抱来。”虞以洛扭头对一个侍女吩咐道。

    雪柔名字好听,其实是八公主养的一只大狼狗,通体短毛,足到人大腿那么高。

    话音刚落,就见徐离肉眼可见的慌张,安喜于是给了虞以洛一个感激的眼神:赌对了。

    雪柔被牵来,大叫几声就围着花园嗅了起来,最终来回踱了几趟,停在了徐离面前,不住的用鼻子拱着她的紫色衣衫。

    不一会儿就从中扯出来一个用油纸裹着的小包,散落了一地的白色粉末。

    霎时间,一阵奇异的怪香弥漫了花园的每个角落,现在每个人都能闻到这股子甜甜的气味。

    明佩礼大惊失色,贴近安喜和虞以安耳语道:“这是迷情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