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绿酒初尝人易醉 > 第十一章 巧克力不能乱吃!!!
    “你们好啊!”如果要不是看清楚了江映月什么样子的话!众人肯定不相信,这么甜美的声音竟然出自她口

    “我的东西设计好了么?你们好不听话哟~”江映月嘟嘴用抱怨的语气说道

    “既然不听话!那么……反正,这一关全军覆没的又不止你们一群,习惯就好啦!”

    “苏煜安!”郑玲扛着夏ne,实在是走不动了,却看见了苏煜安坐在桌子上,优哉游哉的,这心里可不是一般的不平衡啊!没注意现在是什么情形就直接喊道,

    苏煜安闻声转头

    江映月的目光扫在了窗前倚在桌子上,月光刚好打在了苏煜安的侧脸上,江映月笑容僵在了脸上

    “怎么了?”丝丝赶紧去扶着郑玲

    “啊!妈呀!玲玲你干嘛啊!”nene一回过神,就是看见自己半依靠在郑玲身上,吓得大叫着赶紧从郑玲身上挣脱下来。

    “呵!”苏煜安见此状轻笑了声

    “你……”郑玲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还带这样子的么?要不是……

    “咳咳!”给人家点面子”亓稚指了指门口站着的江映月

    三酸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眼镜,也点头赞通道:“人家还在门口站着呢?”

    江映月:“………………”

    “江映月!好巧啊!又见面了”苏煜安侧过身子笑着跟江映月伸手打招了招手。

    “不巧!这是我的房间!”

    苏煜安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江映月面色又阴沉了几分,惨白的面容下掩盖不住的慌乱,她大概知道了……

    “真的是你的房间么?”苏煜安斜坐在桌子上,一腿撑地,一腿摇晃着,仿佛这就是自己的地盘一样惬意

    果真,掩盖了这么多年了……

    “也可以这样说,山吉小姐,为什么要替江映月受罚呢?很是疑惑呢?”苏煜安嘟着嘴做出一副很烦恼的样子,说道。

    “!!!!!!”

    “山吉!”

    “山吉不是猫么?”

    除了亓稚,其他人的嘴巴都呈现出一个个圆圆的形态

    三酸也不禁泛起了疑惑:“山吉!”

    “我们本可以互不干扰的,苏小姐”江映月,哦!不!山吉小姐说不上是什么表情,因为她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痛苦,高兴的是有人发现了,终于可以解脱了,难过的是好不容易撑到的现在,不知道解脱之后,会将面临一个怎样的场景,江小姐会不会……

    “是么?欺骗可以容忍么?”苏煜安故作姿态的问向亓稚。

    “不可以!”亓稚坚决的回答道

    “你们可曾给过我第二个选项呢?”山吉低头像是自嘲的苦笑了几声。

    “哦~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啊!”苏煜安感叹道

    众人:“……………………你们都在说啥??我咋一句也没听明白!!!!”

    “既然这样,这么多年,也就只有你们几个知道,阿雯!出来吧”山吉已经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了,只是没想到的是,阿雯,会这么快醒来

    丝丝见阿雯是从山吉身后出来的,惊讶的合不拢嘴,不断地重复道“阿雯!阿雯!阿雯……”

    果真!有些人啊!明明知道自己没了活路,却义无反顾的上前送死,苏煜安并不意外阿雯的到来,毕竟有些人,总把好心当成驴肝肺。

    三酸手动帮丝丝合上了下巴

    “苏煜安!这是你自找的!”山吉说完,屋内的黑雾迅速蔓延,瞬间淹没了众人

    “你弄苏煜安,管我们什么事儿啊!”三酸喊道

    苏煜安:“………………”

    丝丝也小声的符合说道:“其实我们可以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的”

    山吉:“晚了”

    丝丝:“…………其实我觉得刚刚好”

    只听黑雾中一声闷哼

    “安安!”亓稚先喊了声

    “干嘛?”

    听苏煜安的语气,至少还能确认她现在很安全,亓稚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才放了下来:“无事”

    在黑雾中的能见度简直为零,第一次还好了那么一点点,至少黑雾中心有束光,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

    郑玲感觉到周围的不对劲,她身边站着的夏ne按常理来说,现在应该是叫声最大的那一个,但是周围很安静,还有两处呼吸声,郑玲原本以为是丝丝或者三酸的,可是刚刚三酸和丝丝的声音离这里很远,亓稚和苏煜安的声音听起来离这儿也不进,那么?这是什么?还会呼吸。

    “nene”郑玲还是喊了声

    夏ne赶紧回复了句“我在”

    又是一声闷哼

    零星的还有叫吵骂声

    “你快叫”

    “我不”

    “你不叫,那就让我出声好么?”

    “你也别想。”

    “信不信我锤死你。”

    “锤死我也不叫。”

    郑玲:“…………”

    郑玲已经明白了那人是谁。

    苏煜安也感觉到了夏ne的不对劲,便叫了声:“哥哥!”

    ……………………

    等了好长时间之后,才传来夏ne的答复

    苏煜安一秒变得严肃了起来,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下子亓稚也知道了,拿出枪便丢给了苏煜安,虽然是在黑雾中,伸手不见五指,但亓稚还是相信苏煜安能够稳稳的接住。

    果然,枪落进了苏煜安的手中,苏煜安轻轻道了句:“谢了!”

    “不客气,你要是真想谢,我觉得以身相许就挺好的!”

    “咳咳!”丝丝瞬间被呛到了

    “你要是觉得命太长了,我不介意送你最后一程”

    亓稚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枪口朝自己,子弹已经蓄势待发了

    “你快叫”

    “我不!”

    “那让我喊行了吧”

    “不行!”

    “砰!”一块黑雾瞬间被鲜血染成了红色,血腥味不断。

    “啊!!!”

    苏煜安面不改色的就结束了阿雯的生命。

    “妹,呜呜呜~啊!”阿雯倒地,现在夏ne终于可以哭出来了。

    枪在苏煜安的手中转了一圈,枪口最后从肩头上朝向身后。

    顶着枪口冒着白眼还丝毫不怯的山吉趴在了苏煜安的肩头上。

    “你死了!这一切,就结束了!”苏煜安冷冰冰的警告道。

    “那你开枪啊!管理者候选人杀死NPC的能力。”

    “既然不想做坏事!那就不要逞强当坏人”

    苏煜安清楚的知道,山吉要是想杀这些人的话,根本不用这样大费周章的弄出一团有一团没啥实际伤害的黑雾,也不会派出连战斗力都为负值的阿雯

    “我们又何尝不一样呢?”

    “不一样!”

    “各位设计师可在这里!”管家的声音突然在一团团黑雾中响起了。

    ………………

    一片寂静,无人回答管家的话。

    这里都有一个江映月了,没人想让管家也来凑着热闹,即使管家没有脱掉马甲,但是他的那些黑历史还是被众人扒了个一干二净。

    “既然不说话!那就是都在这里了!”

    “江小姐也在呢?”苏煜安开口打破了众人之间的寂静

    “您在说笑呢?江小姐已故去很久了!”管家干笑了几声,立刻否认道。

    “对呀!故去很久啦!还是你一手造成的呢!别不承认啊!”

    山吉凶恶的眼神立刻转移到了方管家的身上,咬牙切齿的问道:“你说什么?那人是不是任星?”

    众人:“????跟不上苏煜安的解题思路!”

    苏煜安摇了摇头,轻声道:“任星早就死了!”

    良久,山吉才敢趴在苏煜安的耳边,小声的确认道:“那是方管家小方么?”

    苏煜安对山吉笑了笑,确定以及肯定的不能再肯定的点了点头。

    方管家也安静了好久,才开口确认道:“山吉!你是山吉!”

    “江映月!不要认错认错了”苏煜安又道。

    山吉没有再说什么静静的看着苏煜安揭露着丑陋且她活了几百年都没有发现的真相!她也需要消化消化!方管家还活着!那他……

    “不可能!这是山吉的声音”管家连忙否认道,他合山吉江映月从小一起长大,对他俩也再清楚不过了,而刚刚那,分明就是山吉的声音。

    “是啊!山吉!江小姐要是还在!知道他原本的幸福都是你摧毁的,山吉要是知道!应为你,她才被困这么多年……啧!人姐妹俩,多信任你啊!”

    管家急了:“你别瞎说!我这是……”

    “这是为了她们好么?你家小姐的最爱任星,到死都爱着你家小姐!你家小姐,到死都以为,任星不曾爱过她!这一切也都是任星造成的,身为幕后黑手的你!多么成功啊!”

    “哈哈哈哈~”山吉突然笑出声了,就像是在嘲讽她自己,历经几百年的过往,她记了几百年的过往,仔细想想当时的事儿是多么漏洞百出,可她为什么没有发现。她心里的恨就想一根肉刺一样,一直折磨着她!可是现在却有人告诉她,你做的不光是无用功!而且生前所遭遇的种种都是笑话一样的存在。

    “我……”管家瞬间说不出话来了

    山吉笑着笑着就流泪了,为什么啊!她明明是个最爱美的女孩子啊!现在变成了这个骇人的模样,这些都需要重新解决一下吧!不牵扯任何人的。:“你们走吧!”话音刚落,屋内的灯就被打开驱散了黑雾。

    灯一开,屋内的现状就被看得一清二楚了。

    “山吉!你!”管家也看清楚了山吉的现状,满脸都是难以置信

    苏煜安把枪丢给了亓稚,什么话也没说率先出门

    夏ne见苏煜安出去也赶紧跟上。

    三酸和郑玲丝丝也出去了,亓稚临走时,还把门给带上了。

    文叔已经率先到达了门口,但就是不知道密码,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了众人过来。

    “你们……算了,还可以吧!”

    “郭晓婷呢?”苏煜安看了好几圈,也没看到郭晓婷的身影

    “她…………”

    苏煜安扫了说话都支支吾吾的丝丝,并没有多问。

    “别说了,别说了,密码是啥啊!”文叔等了很久的,早就等够了,结果他们竟然不是解密码而是站在一起唠叨,这都什么时候啦!真有那闲心?

    “我来”苏煜安随手拨了几个数字只听“滴答”一声,门开了

    “妹”夏ne赶紧拉着苏煜安,生怕苏煜安走丢了

    “你……你们没人留下陪我么?”从昨晚就消失的丁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楼梯口

    紧接着,同为失踪的郭晓婷也跟在了丁制的身后。

    他们的衣衫破破烂烂,裸露出来的肉体腐烂掉了,眼球不知什么时候进化成了山吉同款版黑雾,脸上爬满了黑纹,就和下午见得棺材上的纹路一模一样,他俩就像一具行尸走肉,艰难的迈着步子漫无目的向前走着。

    夏ne赶紧躲到了苏煜安的身后。

    “晓婷”丝丝见着郭晓婷,就像不要命的一样非要往上冲,还好郑玲和三酸眼疾手快的把她拦下了

    “丝丝!”郭晓婷原本甜美的声音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变的无比沙哑:“你别留我一个人!我害怕!”

    “晓婷!!!!!”

    “丝丝你看清楚!这是你认识的郭晓婷么?走啊!!”郑玲趴在丝丝的耳边大吼着,离郑玲较远的苏煜安都被震得耳朵疼了,可是丝丝就像没听见一样,非要去找郭晓婷。

    “我要带她回家!我要带她回家啊!!!”

    “她连这扇门都踏不出,怎么回家!!!”郑玲恨不得一巴掌把丝丝拍醒。

    “我……你放开我,放开我啊!”丝丝刚刚不是这个样子的。原本醒来看见郭晓婷失踪了,并不意外,虽然濒临崩溃,可是她还保存那么一丢丢理智,知道现在的自己不能倒下,三酸去安慰她的时候,她的状态还不错,苏煜安问起的时候,她还能回答的上来,可就一见郭晓婷,一听见郭晓婷的声音,就像疯了一样往上冲,根本不管现在的郭晓婷是什么样子。

    “你如果去了,你的灵魂会和她一起,永远困在这里!”苏煜安说道。

    “放开我!”丝丝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挣扎着,都蹭在了郑玲身上。

    “如果是你,你愿意让郭晓婷放弃回家的机会,陪她一起去死么?还有,难道你不想带着郭晓婷的期盼,一起回到正常生活里么?”

    “丝丝,我好害怕!”苏煜安话音刚落,郭晓婷的语气就像勾魂一样。

    “郑玲,放开她吧!让她自己选择!”听了苏煜安的话,郑玲皱了皱眉头,刚想反驳,可是转念想了一番,还是放开了丝丝。

    丝丝就像脱了缰的野马向郭晓婷冲去,一下子扑倒了郭晓婷:“别怕,别怕!我在!”

    “不走么?”文叔现在已经出门了,走了好长时间了路了,可是一回头,身后无一人,终究是放心不下重新拐回去,趴在门口,喊道。

    三酸扶了一下架在鼻子上的眼睛,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出了门。

    郑玲赶紧跟上三酸,出门后满眼都是无可奈的回头看了丝丝一眼。

    “妹!”夏ne扯着苏煜安。

    “苏小姐留步!”方管家也不知道是怎么脱身也出现在了楼梯口。

    “你们先走吧!”苏煜安硬是把夏ne推到了门外。

    “这大龙…………”

    管家的话只说到一半,就只听“砰”的一声。

    “啊!”夏ne赶紧蹲下捂着耳朵。并不知道他自己才是噪音的最大来源。

    管家的头上出现了一个血洞,只是后退了几步,就又像没事人一样,稳步前进。

    “枪法还行吧!”亓稚邀功一样的看向苏煜安。

    “一般般~”

    “你要留下干嘛?”

    “善后。”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

    “不辛苦,你带着我哥先走!”

    “别!自己哥哥自己管!”

    苏煜安:“………………”

    亓稚拿出一块剥开的巧克力,递给了苏煜安。

    “谢了!”苏煜安到了晚上双商就急剧下降,毫不犹豫的边吃了下去。

    可是,亓稚的巧克力可不是一般的啊!

    “以后不能随便吃别人的巧克力哦!”

    “???????”

    苏煜安刚吃下去,没一会儿就头昏眼花,身体乏力,靠在门上才能站稳。

    苏煜安扶着门勉勉强强的才站稳,现在才知道亓稚的话是什么意思,不禁吐槽道:“亓稚你可真行!”

    “我都在这了,你还不想走!你还真是小瞧了你对我的诱惑啊!”

    因为苏煜安现在无力,亓稚才能弯腰横抱起苏煜安,无视走不快的管家的嘶喊,“砰”的摔门而去。

    “卧槽!我妹!你真的没安好心!”夏ne赶紧捂住双眼,他就一个不注意,苏煜安就这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