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恐怖灵异 > 死刑犯的生存游戏 > Chapter 3 溟河·潘多拉魔盒18
    贝尔沃旅馆·1楼大厅

    窗外,雷雨声轰隆,雨丝拍打着高大的落地窗,这一夜的雷雨似乎远没有要停止的迹象。

    “铃……”

    脚铃轻响,一下,一下,落在静谧的空气中。

    亚瑟抬眼看了一眼默默走在前面的恺撒,开口打破了沉默:“……每一轮都会有【猎人】吗?”

    “要看【法官】怎么安排了。”

    恺撒一脚踢开一个横在路边的尸体,她抬头环视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大厅右上角的监控摄像头上。

    那个摄像头,跟着他们的脚步,在移动。

    (看来,监控室里有老鼠啊……)

    恺撒淡淡一笑,举起斧头,威胁般将斧头尖端对着监控摄像头指了指。

    与此同时,正坐在监控室里的科林一抬眼正对上了恺撒阴森森的眼神,他打了个冷战,忙调整屏幕,移开了监控摄像头。

    看见摄像头调转了角度移开了,恺撒放下了手中的斧头,朝着大厅右侧的餐厅走去。亚瑟跟在她身后,从脚边的尸体上摸出了一把枪,趁着恺撒没注意,他忙将手枪藏了起来。

    “下次你遇见猎人的时候,记得不要正面冲撞,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逃跑。”恺撒走在前面,头也不回地叮嘱亚瑟。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都带着头罩?”亚瑟不解地皱眉,“他们难道也是NPC吗?但奇怪的是【法官】在宣读游戏规则的时候,并没有说明NPC也可以扮演【猎人】这样的角色。”

    “猎人和你们这些囚犯有着本质的区别。”恺撒停下脚步,瞥了一眼亚瑟,“猎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具有杀戮权与豁免权,在这个世界里,猎人是几乎等同于执法者的存在。”

    “……你试过攻击猎人吗?”

    “……没有。”恺撒转过身,轻巧的脚步踩过冰冷的走廊,“我从不做违反游戏规则的事情。”

    她的声音很轻,但却透着决绝。

    这仿佛就是她一以贯之的处事方法,听从系统的安排,听从【法官】的安排,规规矩矩地在游戏规则这个大框架下扮演自己的角色,才能在这里活得长久。

    她奉之为唯一的真理。

    从来没有质疑过。

    “……恺撒。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沉默良久,亚瑟终于问出了心中疑惑。

    恺撒脚步一顿,停住了。

    亚瑟看着面前这个拿着斧头的小女孩的背影,略带不安地也停下了脚步。

    他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触到了恺撒的逆鳞。

    但问题既然已经问出口了,就没有收回来的余地。

    与其如此,不如……

    “你明明有两次离开的机会不是吗,你难道不想获得无罪释放的赦免吗?”

    “我说过我在找东西。”恺撒头也不回地回答。

    她微微低着头,低垂的发丝遮挡住了她的侧脸,周身散发着低压。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站在餐厅巨大的玻璃屏风前,静谧的空气,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眼都显得格外清晰,砸落在空气中,让窗外的雷雨声,更显得嘈杂。

    “……在这里还有你找不到的东西吗?”

    “有。”恺撒停顿了十几秒,开口说道,“我找了很久,一直徘徊在这里,没有人能够帮我。”

    这一个回答,显得有些落寞。

    她像一个没有朋友的孩子,在落日后的公园里孤零零地寻找自己丢失的玩具。

    没有人帮她。

    亚瑟沉默了几秒,握紧了拳头,稳了稳心神,开口回答道:“……我可以帮你找。”

    恺撒回过头看着他,紧抿下唇不发一言。

    她打量着他,就仿佛想借此知道这句话的可信度是多少。

    那双仿佛凝着血的眼眸,看着亚瑟浑身不适。

    她的眼神,是冷的。

    没有温度。

    她的眼神,是空洞的。

    就仿佛真的丢了很重要的东西。

    亚瑟蹲下身,微微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小女孩。

    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谈话时那样。

    “所以,你丢了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我丢了一个人。”

    “人?”

    “【威尔】。”

    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也照亮了两人的侧脸。

    “吼——”

    正在这时,身旁的餐厅突然传来野兽怒吼的声音。

    亚瑟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只感觉衣领被用力一拽,他被恺撒拉了过去,整个人摔在一边。

    “轰隆——”巨大的爆破声在餐厅里响起,下一秒,两人身边的巨大玻璃屏风瞬间被震碎,一只野兽被这爆炸的冲击波撞了出来,砸在了原本亚瑟蹲着的地方,爆炸产生的黑色烟尘瞬间包围了一切。

    “吼……”

    浓烟滚滚,那只野兽的喉咙翻滚着低吼的声音,它摇了摇脖颈上长着的三个脑袋,用巨大的前爪扒拉着满地玻璃渣,它摇晃了一下,强有力的四肢支撑着身子,复又站了起来。

    “吼……”

    它低俯着最中间的脑袋,左右两边的脑袋高昂着,六只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半蹲在地上的恺撒与手足无措的亚瑟。

    耳麦,传来了系统提示音——

    【警告,警告,前方出现攻击型生物】

    【生物名称:刻耳柏洛斯】

    【目标位置:三米】

    【生物等级:V-】

    刻耳柏洛斯身高约1.6米,粗壮的脖颈上长着三只恶犬的脑袋,立着高尖的耳朵,每个脑袋都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咧着嘴,露出参差犬牙,白色的唾沫滴在地上,便将地砖腐蚀了一个几个小洞。它长者一条棘龙的长尾,四肢粗壮有力,肌肉轮廓分明,在背部缠绕着一只蛇,毒蛇被覆鳞片,正吐着信子,盯着恺撒。

    刻耳柏洛斯对着恺撒低吼,它明显感觉到了恺撒的等级在自己之上,虽然眼神凶恶,但却没有急着进攻。

    它的左前肢轻轻屈起,屈起的弧度有些奇怪,像是骨折了,右腹部也带着一个枪伤留下的弹孔,弹孔正汩汩冒血,染红了恶犬身下的地砖。

    “哒、哒、哒……”从餐厅的浓烟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个黑衣男子从浓烟处走了出来,他站在玻璃屏风的碎片上,看着几步之外对着他嘶吼的恶犬,轻蔑一笑。

    “真是只不好对付的野狗啊。”独眼举起了手中的步枪,“不过现在收拾掉你,我也能得到更高的分数。”

    “话不要说得太满了,独眼。”

    恺撒的声音在独眼身后响起,独眼还未来得及反应,便感觉后背一阵剧痛,一把斧头砍在了他的脊椎上,他咬着牙转身举枪扫射,却被恺撒用手肘压制住了枪身。刻耳柏洛斯被步枪惊动,被激惹的恶犬怒吼着躲过了步枪的扫射,前肢着地落在了亚瑟身边,未等亚瑟反应,左边的犬首一口咬住了亚瑟的手腕,将他拖进了餐厅。

    刻耳柏洛斯从恺撒身旁窜了过去拖着亚瑟消失在那团还没有散去的浓烟中。

    恺撒分神了两秒钟,这两秒钟让独眼看到了时机,他握住步枪的枪身反手打向恺撒的喉部,想借此将她按在地上,但恺撒先他一步反击,她松开手中的斧头,低着头躲过了独眼的攻击,左手扣住枪身,右手顺势扣住步枪的扳机,就势将步枪枪口对准了独眼右肩,瞬间开枪!

    “突突突。”

    独眼的右肩瞬间被打成了筛子,步枪的带子断了,独眼趔趄了几步倒在了地上。

    懒得多说废话,恺撒抬枪,一枪爆头。

    ——这是他们在巴士上就说好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瞥了一眼独眼血肉模糊的脑袋,恺撒握着步枪,转身冲入了那团浓烟中。

    黑色的烟雾弥漫在餐厅之中,身周充斥着烧焦的气息,卷入呼吸道的气体中夹杂着大量一氧化碳、二氧化硫等气体,吸入的氧分压降低了,让呼吸也沉重了几分。

    恺撒轻咳了一声,她微微眯起眼睛,下意识地放缓了呼吸频率,以减少吸入有毒气体的量。

    “该死的独眼,除了摆弄炸药外一无是处。”

    她压低了身子,低声咒骂了一句。

    本就是深夜,独眼的炸药引爆点就在餐厅入门处,炸毁了餐厅的照明设备,散不去的浓烟更降低了周遭的可见度。

    “哒……哒……”鞋底踩过爆炸后遗留了一地的粉尘碎屑,恺撒握紧了手中的步枪,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

    “啊——”

    那是亚瑟的声音。

    接着,便听到什么东西被咬断后咀嚼的声音。

    “咔嚓,咔嚓。”犬牙摩擦着坚硬的骨骼,皮肉混合着神经组织,被一下一下咬碎,接着,便是吞咽声。

    它正在进食。

    这里是它的领地。

    恺撒停下了脚步,她敏锐地听到某种犬类前掌碾过一地尘埃的声音,那种细碎的声音忽远忽近,就在她身周围绕。时而在左侧,时而在右侧,偶尔可以听到刻耳柏洛斯那三个犬首喉咙间翻滚的威慑之声。

    它在等待。

    等待她最无防备的时候,攻击她脆弱的咽喉,宣誓它才是这一片区域的所有者。

    犬类,是具有强烈领地意识的动物。

    任何入侵了它领地的生物,都不被允许或者离开。

    就算是等级高于它的敌人,在敌明我暗的情况下,也不见得能够战胜它。

    “吼……”

    刻耳柏洛斯长长的尾巴拖曳着扫过地面,带有腐蚀性的唾液滴落在脚边,它默默蛰伏在暗处,三个犬首,六只尖尖的犬耳机敏地探听着四周的一切声响,踩在地面的巨大前掌能够感知方寸之间的声响。

    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中,犬类的灵敏度大大超过了人类。

    它占了上风。

    目露杀意,恺撒停下脚步,她闭上了眼睛,摒住呼吸,侧着脑袋,被剥夺了视觉后,她的听觉更加敏锐。她听着,听着周围所有细碎的声响。

    “沙拉……”

    在三点钟方向。

    “沙拉……”

    又窜到了五点钟方向。

    “沙拉……”

    两秒之后,在十一点钟方向传来了更近的声响。

    “卡啦。”

    一小块骨骼碎屑掉在了地上。

    恺撒瞬间睁开眼,端起步枪,转身,朝着身后六点钟的方向扫射!

    “吼——”

    果然,子弹破开浓烟,笔直地打入刻耳柏洛斯的犬身,只听到刻耳柏洛斯怒吼了一声,它抬腿朝她奔来!

    恺撒俯下身一个后仰,刻耳柏洛斯从她身上越了过去!尖锐的犬牙擦过她的脸颊,恺撒往一侧滚了半圈后蹲在地上,端起步枪往刻耳柏洛斯的方向扫射!

    刻耳柏洛斯被打中了一只犬首,它哀嚎了一声,逃进了烟雾更深处!步枪打碎了远处的高窗,也激活了餐厅中因故障而失灵的灭火洒水器。

    “刷拉——”

    洒水器的水从餐厅圆形的弧顶喷撒而下,水珠混合着空气中漂浮的尘埃,将爆炸引起的烟尘压了下去。打碎的窗外,雷雨大作,雨点混合着冷风吹入餐厅,吹散了餐厅里的浓烟。

    “轰隆——”

    一道白色的闪电照亮了恺撒的侧脸。

    刻耳柏洛斯的唾沫腐蚀了她右脸的一小块皮肤,黑色的烂肉下露出红色的真皮层,隐约可见肌肉走向。她冷着脸,抬手,擦去脸颊上的唾沫,眼眸冷得像修罗。

    几步之外,刻耳柏洛斯低着头对着她嘶吼着,三个犬首,已经被恺撒打死了一个,另外两个张着嘴,对着恺撒狂吠。

    “哎哟……”

    呻吟声从餐厅的角落传来,恺撒瞥了一眼,发现亚瑟还活着。但他已经被刻耳柏洛斯吃掉了右前臂,血流了一地,他蜷缩在地上,疼得颤抖。

    恺撒换了一个持枪的姿势,她往旁边挪了几步,将自己与亚瑟处于两个对立的方向,从而让刻耳柏洛斯面向自己,暂时忽略亚瑟。

    刻耳柏洛斯压低了身子,剩余两个犬首龇牙咧嘴,随时准备冲上来!

    但就在这时,中间那个犬首的耳朵动了动,它似乎听到了什么,接着,中间那个犬首的脑袋抬了起来,敏锐地看向餐厅玻璃窗的方向。

    恺撒顺着刻耳柏洛斯的视线看去,便看到一个巨大的身影正从雨幕中朝着餐厅奔来!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做多反应!

    “葛啦——”

    一阵巨大的破裂声传来,一个三米高的身影撞断了餐厅落地窗外的栏杆,破墙而入!

    与此同时,恺撒与亚瑟的耳麦传来了系统提示音——

    【警告,警告,前方出现攻击型生物】

    【生物名称:暴猿】

    【目标位置:三米】

    【生物等级:V-】

    “吼——”

    那是一只类似巨猿的生物,高达三米,四肢着地,巨大的前肢握拳砸在地上,半曲着后肢,一脚踩碎了餐厅里的三角钢琴。一双绿色的眼睛透着杀意,胸前两片巨大的胸肌下,腹部满是环状排列的人头状突起物。那些人头从它的腹部的表皮下隆起,一个一个围在巨猿的腹部,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无一例外保持着死时尖叫惊恐地表情。

    暴猿吼叫着,一拳砸在墙上,将墙上的油画砸成了碎片,那碎屑掉落在地上,正砸在趴在地上的亚瑟身上。

    亚瑟往角落挪了挪,看着眼前几乎顶到穹隆的庞然大物,而暴猿腹部的那些人头,正盯着他,仿佛在哭诉他们死前所面临的惨状。

    突然,他看到暴猿卷起的右前肢好像正握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发现……是一个女子,一个仅有上半身但仍活着的女子!

    “洛林!”

    亚瑟一怔,他惊恐地看着暴猿挥舞着那前臂,而洛林无力地被暴猿握在掌中,从暴猿拇指与食指的间隙中露出前肩与脑袋,听到亚瑟的喊声,她抬起头朝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但眼神像是无法聚焦一样,苍白的脸色完全没有了血色,她死死抓着暴猿的食指,发白的关节在诉说着她忍受的痛苦。

    下一刻,暴猿将手中奄奄一息的洛林举起,送到了嘴边。

    “咔咔……”

    它一点点从腰部,将她的剩余部分吃了下去。

    “救……救我……”洛林哭泣着,耳畔充斥着暴猿嚼碎她肋骨的声音,嗅着暴猿口中的腥臭,她无力地伸着手臂,直到整个人都被吞了下去。

    在吃掉洛林的身体之后,暴猿的腰部逐渐浮现出了一个头状隆起物——那是洛林的脑袋。

    原来,暴猿每吃掉一个人类,都会在自己身上留下一点“标志”。

    它喜欢从脚开始一点点吃掉人类。

    这是最残忍的酷刑。

    你需要忍受被一点点吃掉的痛苦与绝望,但却又不至于立刻死亡,随着失血量的增加而逐渐失去挣扎的力气,只能看着自己被一口一口吃掉下半身、吃掉腹腔、最后整个送入巨猿口中,被咀嚼而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