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重生年代:炮灰长姐带妹逆袭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 三丫番外(44)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 三丫番外(44)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 三丫番外(44) (第1/2页)

武母一检查出是胃癌早期,武正清就知道就找了熟人在医院旁边租了一间屋,然后请了个大姐帮着洗衣做饭。
  
  武二哥回去后,武大嫂是过来接替的。因为武母这会已经是术后一个星期,能自己下床走动。武大嫂觉得有两个人照顾不需要做饭的,就将人辞了。毕竟请个人,又多了一份开支。
  
  请的那位大姐厨艺不错,做的饭菜不仅遵了医嘱也合武母的口味。可武大嫂做的面条或者粥,不是糊了就是咸了。
  
  这日煮了个鲫鱼粥,武母吃了一口就吐了,太腥了。她气得骂道:“你是故意将粥弄成这样,我吃不下东西无法恢复,这样你就不用伺候我了?”
  
  武大嫂很委屈地说道:“我问了医生,人家说你现在不能吃生姜,所以才没有放。”
  
  前两天刚吃过医生都说没问题,现在就说不能吃,武母不可能信这鬼话:“哪个医生跟你说的,你告诉我?”
  
  武大嫂表示当时是在走廊拦住个医生,忘记问对方名字了。
  
  武母听到这话,气得不行。
  
  武父看她这个样子,骂了武大嫂一顿:“你妈刚做完手术,不能生气更不能受刺激。你要是做不好,我再去将人请回来,费用你们跟老二平摊。。”
  
  武大嫂说道:“爸,我们没钱了。”
  
  武父板着脸说道:“没钱就去借,借不到就将房子卖了。”
  
  武大嫂不敢吭声了。
  
  武母很伤心,表示两个儿媳妇都靠不住,这以后可怎么办。
  
  武父很想说,最好的儿媳妇被你逼得跑了,不然哪会受这个气。只是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
  
  一个星期以后武母出院,没有立即回去,因为后续还有许多检查要做。武二哥的房子没租出去,夫妻两个人直接搬了过去,然后请了人洗衣做饭搞卫生。
  
  也亏得武父的工资比较高,承担得了武母的一应开支。
  
  在四九城又呆了两个月,检查后医生说没什么事可以回家了。
  
  这次生大病让武母心生惧意,怕哪一日就没了,所以不愿跟武父回西北,想去武二哥那儿去。
  
  武父不同意:“你住院时,老二媳妇面都没露,你要过去每天都得生闷气。医生可交代了,你这病要静养不能受刺激。”
  
  武母想孙子了,还是背着武父给武正华打了电话。
  
  武二哥一口拒绝。因为武鹏没人管得到,武二哥特意转了岗。经过这段时间的管教,武鹏已经改了许多。可若是武母去了将前功尽弃,那很快又会回到从前,他的牺牲变得毫无意义了。
  
  武母见他不愿意,就给武大哥打电话说想去她那儿了。武大哥没意见,但却遭到武大嫂的强烈反对。
  
  武大嫂反对的理由很充足,她说武母对武博有求必应,太宠溺孩子。之前来家里住十天半个月她没拒绝,一是时间短就住个十天半个月;二是武母过来都是大包小包还会塞钱给她;三是会帮着做家务带孩子。
  
  当然,这待遇是在武博出生后才有的。现在什么好处都没有看还得照顾她,武大嫂自然不会不同意。
  
  武大哥说道:“爸,小娟说若是妈要来我家住,她就带着孩子搬出去住。爸,她要搬走,别人还以为我们要离婚呢!”
  
  “爸,你还是带着妈住到干休所去,那边看医生也方便。我以后逢年过节就带了孩子去探望你们。”
  
  武父能怎么办,总不能真让大儿媳带着孩子搬出去吧!
  
  不过武母这次生病,也让武父知道看清楚,这两个儿媳妇都靠不住的。
  
  武母知道大儿媳不让她过去非常难过,说道:“之前我过去的时候她都很高兴,还说希望我能多去,现在看我生病就嫌弃。”
  
  武父现在对两个儿子也不抱期望了,他说道:“你每次给钱给东西还帮着照顾孩子做家务,你去老大媳妇当然欢迎。你现在身体不好不能劳累不能受气,过去还得她伺候你,她当然不愿意。”
  
  武母伤心不已,说道:“我现在这身体,说不定哪日就去了。我想临死之前让孙子多陪陪,难道也有错吗?”
  
  一个两个都说她太宠溺孙子,以此不让她住过去。那以前怎么就不说她将孩子宠坏,无非是看她现在生病不想照顾。
  
  武父表示她想法没错,但宠溺孙子是错:“你就别东想西想了。老大跟老二都答应有假就带了孩子回来看你。”
  
  儿子都不欢迎他们去,要这样去,到时候一日三小吵,三日一大吵对老伴身体也不好。所以,他极力劝说武母回西北。
  
  回到西北,武父就办了离休手续,然后就带着武母住进了干休所。
  
  请了人洗衣做饭,武母只要抱养好身体就行。
  
  武大哥兑现承诺,有假就带了孩子回来,甚至暑假武博都过来呆了一个月。
  
  武二哥只过节回来,平日是只打电话的。他是怕前功尽弃,武鹏现在规矩了很多,得在家在理。
  
  至于武正清,没回家,不过逢年过节会打电话问安。
  
  中秋节前,武正清又是只打了个电话问候,说了寥寥几句就挂了。
  
  武母与武父说道:“田绣肯定是带了妙妙在羊城,不然他不会调去羊城。”
  
  “你别想了,他们已经离婚了。”
  
  武母有别的想法,说道:“离婚了也还可以复婚。他们是因为我才离婚的,我去给田绣道歉。”
  
  “田绣性子柔顺,只要我真心道歉并且答应以后不会去打扰她跟正清,看在孩子的份上她也会同意复婚。”
  
  武父觉得她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田绣性子是柔顺,可田韶不是心肠软的。相反,她精明能干又狠辣果断。咱们之前说的事都没兑现,在她那儿已经没有信用了。”
  
  “你现在这个情况,哪怕愿意上门道歉且做出承诺,田韶也不会相信的。想让他们复婚,不可能的。”
  
  若是田绣不听田韶的,那或许还有可能。这话也不对,若是田绣不听她的也不会离婚。
  
  武母说道:“正清也不愿意再婚,难道要这样耗着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 那年花开1981 黄昏分界 灯花笑 逼我重生是吧 从斩妖除魔开始长生不死 普罗之主 晋末长剑 影帝的野蛮娇妻 无始皇手谕,不得出银河边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