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大夏文圣 > 第一百七十六章:真龙宝米!朝野哗然!皇帝喜极而泣!赋无上权力!

第一百七十六章:真龙宝米!朝野哗然!皇帝喜极而泣!赋无上权力!

第一百七十六章:真龙宝米!朝野哗然!皇帝喜极而泣!赋无上权力! (第1/2页)

皇宫大殿内。
  
  随着顾锦年的声音响起,引得正殿所有官员神色一变。
  
  大夏天灾。
  
  给予众臣绝望,不,不是众臣,而是给予大夏所有人绝望。
  
  大旱,地动,雪灾,火灾,还有天降火石,这些事情如何不让人绝望?
  
  而且每一件事情,看似不相关,却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几个大问题摆在面前。
  
  第一,救灾先救那个?
  
  第二,如何施救?
  
  第三,紧急情况应对方法?
  
  第四,内乱之事该如何防备?
  
  第五,民变之事,又应当如何处置?
  
  这五件事情,还是目前能想到的事情,一些想不到或者是无法想到的事情,应当如何解决?
  
  也正是因为一团糟,所以即便是大家有想法,可也不敢直接说出来。
  
  必须要从长计议。
  
  但问题来了。
  
  从长计议的话,来得及吗?
  
  答桉是来不及的。
  
  或者是说,没有人保证来得及。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顾锦年会站出来,而且还如此自信,献国策定难?
  
  实话实话,要是换任何一个人,百官绝对不会理会。
  
  六部尚书,包括宰相都想不出任何解决办法,谁能想出来?
  
  可说话之人,是顾锦年,这位大夏奇才,他的话,不得不让人去重视。
  
  “宣。”
  
  龙椅上,永盛大帝显得有些激动,虽然他内心还是觉得顾锦年献不出良策,可至少顾锦年现在的所作所为,让人有了中心骨。
  
  对于这次大灾,他有想法,可一直没有说的原因,就是想看看百官能不能站出来,站出来说一句话。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弱小的。
  
  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引领众人抵抗灾难。
  
  这个人不能是自己。
  
  必须要是臣子。
  
  自己若是站出来,对于天下人来说,皇帝肯定是要守天下的,这是皇帝的职责。
  
  顾锦年站出来了。
  
  永盛大帝兴奋不已,即便顾锦年没有太多的想法,他在这个时候选择站出来,也是一件极大的好事,鼓舞士气。
  
  很快。
  
  顾锦年走上大殿当中,他器宇轩昂,眉宇之间充满着自信。
  
  只见。
  
  “臣,顾锦年,拜见陛下。”
  
  走进大殿内,顾锦年直视永盛大帝,面色平静,让人莫名感到一种无法言说的自信。
  
  “爱卿无须多礼。”
  
  “来人,殿前赐座。”
  
  永盛大帝出声,他很直接,更是当众赐座。
  
  要知道,即便是一些国公都没有被永盛大帝赐座,这个行为彰显皇恩宠爱。
  
  一些不好的目光投来,略带吃味,永盛大帝看到了。
  
  但他没有任何反应。
  
  之前魏闲说,朝臣当中有人对自己偏爱顾锦年感到不满。
  
  实话实说,永盛大帝一开始还的确有些想法,觉得是不是自己太偏爱顾锦年。
  
  身为帝王,自然知道什么叫做一碗水端平,帝王之术,就是善于平衡,这样才能让自己坐稳这个位置。
  
  可现在,永盛大帝管他三七二十一。
  
  就偏爱顾锦年又能如何?
  
  这群文武百官,一个个比得过顾锦年吗?大夏王朝发生事情,你们能出来解决吗?
  
  就算顾锦年解决不了,你们能学顾锦年这般吗?
  
  一个个就是怕事,这也不敢做,那也不敢做,顾锦年做了,然后又说是顾锦年受皇恩浩荡?
  
  真是一群什么玩意?
  
  永盛大帝不在乎那么多了,爱怎么想就怎么想,随便他们。
  
  关键时刻,还是自己外甥知道疼舅舅啊。
  
  “陛下。”
  
  “臣有国策,可定大夏之难。”
  
  顾锦年出声,他望着永盛大帝,如此说道。
  
  “爱卿直言。”
  
  永盛大帝出声,让顾锦年直说。
  
  “此番,大夏天灾出现,臣认为,第一时间应当公布天灾,同时请陛下下一道圣旨,告知大夏百姓,朝廷将会竭尽全力,同时让各地捐赠银两物质粮食,发动全国之力,拯救这场大灾。”
  
  顾锦年出声,这是他第一步计划。
  
  只是话音出现,李善的声音却直接响起。
  
  “不可!”
  
  李善出声,打断了顾锦年的话语。
  
  “侯爷,您有如此决心,老夫敬佩,但天下人并不是都想侯爷这般有信心,如若昭告天下,势必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到时候极有可能发生哄抢粮食物资之事,尤其是一些商人,唯利是图,难以防止。”
  
  “老夫并非是往坏处去想,而是担心有不法之人,四处造谣,引发大夏内乱。”
  
  李善出声,他认为顾锦年这个想法有问题,并不实用。
  
  殿上,永盛大帝内心有些不满,不过这个不满不是针对顾锦年的,而是针对李善。
  
  顾锦年这个想法听起来还不错,当然李善说的也没错,可问题是顾锦年主动站出来,愿意引领众人抗灾,并且也敢承担责任。
  
  你李善想不出办法就算了,还在这里泼冷水,这如何让他能不满?
  
  不过,永盛大帝没有说什么,挑刺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看看顾锦年有没有应对之法,若是有的话,说服了众臣,那么这件事情,也就更周全了。
  
  无论怎么说,救灾是第一,讨论出最好的抉择出来,才是王道。
  
  “李相所言不错。”
  
  “可本侯的计划还没有彻底说完。”
  
  顾锦年语气平静。
  
  后者当下沉默,看着顾锦年,让他发挥。
  
  “昭告天下,必然会引起百姓恐慌,但同样的,只要朝廷上下,众志成城,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夏百姓,百姓也必然会选择支持朝廷。”
  
  顾锦年出声。
  
  可此话一说,不少官员却不由叹了口气,认为顾锦年还是太理想化了。
  
  一来,百姓凭什么跟你众志成城?
  
  二来,大夏官员又如何能上下一心?
  
  如果事情有这么好处理,那谁不会说?
  
  “侯爷还是太理想化了,敢问侯爷,百姓终究是寻常人,人都有自己的私欲,大灾降临,如何让百姓保持冷静?”
  
  李善继续出声,询问顾锦年。
  
  “凭陛下圣旨,凭太子仁厚,凭秦王威望,凭魏王之能,凭皇室一脉,再凭本侯立军令状,敢问李相,这些够不够百姓安定?”
  
  顾锦年望着李善,他一字一句道。
  
  话说到这里,满朝文武都惊讶了,哪怕是永盛大帝都不由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至于太子,秦王,魏王,还有晋王他们却一个个好奇的看向顾锦年。
  
  有点不太明白顾锦年的意思。
  
  “锦年,你是何意?”
  
  永盛大帝直接询问道。
  
  “回陛下。”
  
  “大灾当前,臣愿请缨抗灾,立下军令状,半年内平定各地灾祸,如若不成,臣愿退出朝堂,贬为庶人。”
  
  “但如此天灾之下,仅凭臣一人之力,无法让百姓安心下来,可陛下若下圣旨,派太子等人,领兵前往各地赈灾,让百姓看到大夏抗灾之志。”
  
  “相信必可扭转局势,大夏太子,奔赴灾区,与将士同吃同住,救灾发粮,可定军心,亦可定民心。”
  
  顾锦年出声道。
  
  的确,民心这个点,极其容易发生动荡,毕竟架不住有心人挑拨,再加上百姓也的确害怕。
  
  人有同情心,可人更有恐惧之心以及自私之心。
  
  可如若让大夏这些王爷亲自前往灾地,让他们去处理灾情,甚至都不需要他们去做什么,只要出现在灾地,就相当于是一个定海神针了。
  
  一来,大夏抗灾的决心,展现给世人看。
  
  百姓们有什么话说?皇帝的儿子都亲自跑去灾地,你能说什么?这还不能表达朝廷对抗灾的决心吗?
  
  二来,也算是管控灾地的一些是非,免得有些官员,欺上瞒下,有这些皇子在,可以稳定不少。
  
  毕竟这大夏王朝有一半是他们的啊。
  
  而且也不怕你乱来,你要是能力不行,回头慢慢清算你。
  
  听到这话,大殿内,秦王的眼神是最明亮的。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件事情也是一次展现自己能力的机会啊。
  
  他想要争太子之位,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可自己的机会不大,毕竟长幼尊卑,最主要的就是没有机会给自己展示才华。
  
  可这次机会意义太大了。
  
  如果自己能在这次救灾过程中,取得亮眼的成绩,这样一来对自己争夺太子之位,就更加有利了。
  
  “果然是我好老弟啊,这个时候还想着帮老哥一把。”
  
  秦王心中喜悦,他下意识认为,顾锦年是在帮他。
  
  而对于太子而言,这件事情他很认同,一来是这样做的的确确可以稳定军心,稳定民心。
  
  确实有利于大夏王朝,二来自己身为太子,这样做也的确能更加坐稳太子之位。
  
  只要自己做实事,永远站在第一线,那么对自己未来执政,是一件好事。
  
  一件天大的好事。
  
  “看来,让基儿跟在锦年身旁还是有好处的。”
  
  李高心中暗道,不过他最在乎的还是,这样做能给大夏王朝带来好处。
  
  至于大殿上,永盛大帝再听到这个想法后,更是不由站起身来。
  
  “好。”
  
  “这个想法好。”
  
  “如此一来,的确可以定下民心啊。”
  
  永盛大帝这回是彻底震撼了,他还真没想到让自己这些儿子们去做这件事情。
  
  无论有没有才能,有才能的就过去赈灾,没才能的就过去当个吉祥物。
  
  其目的就是为了稳定军心,稳定民心。
  
  如此一来,大夏百姓将会更加信任朝廷,如若这次大灾过后,自己的威望,也能达到顶峰。
  
  百官们也纷纷议论,认为这个想法很不错。
  
  只是李善的声音还是响起。
  
  “可万一,太子他们受伤该怎么办?”
  
  李善出声,这话一说,瞬间引来一些人皱眉,虽然说可以挑刺,毕竟救灾这么大的事情,多挑挑刺也是一件好事。
  
  可没必要如此吧?
  
  “如若当真死在灾乱之中,是本王的无能,怪不得天命侯。”
  
  “而且,身为皇子,国家危难之时,本王愿意站在最前线,若是能用我的命,换来大夏的安定,本王愿意。”
  
  此时,秦王的声音响起,他往前走了一步,一番话说的康慨激昂。
  
  “好!”
  
  “不愧是朕的好儿子,说的好。”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也不由赞许,自己这儿子没有白生啊。
  
  给自己争脸。
  
  “王爷大义。”
  
  顾锦年朝着秦王一拜,无论秦王是作秀也好,还是发自内心也罢,只要是为了百姓,这一拜合情合理。
  
  “锦年,是本王应当谢你,国家危难,满朝文武不敢多言一句,可唯独你站出来,本王拜你。”
  
  听到自己父皇的赞赏,秦王内心乐开了花,不过他还是朝着顾锦年一拜,商业互吹。
  
  不过殿下,一些臣子神色微微一变,秦王这番举动,只是几句话,就能得到皇帝如此赞赏,这并非是一个良好的讯号。
  
  但不得不说的是,顾锦年这个法子,的的确确可以。
  
  这回李善没有话说了。
  
  但李善不说话,有其他官员开口。
  
  “敢问侯爷,民心可定,那接下来该怎么做?”
  
  有人询问,看着顾锦年。
  
  “太子率兵奔赴陇西郡,秦王奔赴东林郡,魏王奔赴南越郡,其余王爷相互配合,跟随在旁,亦或者稳定后勤。”
  
  “由户部去筹银集物,以最快速度,运输到灾情之地,刑部与兵部联手,要在第一时间内管控言论,所有造谣生事者,一律抓拿入狱,等到灾情结束之后,再去慢慢定夺。”
  
  顾锦年开口,道出自己的想法。
  
  太子,秦王,魏王,这三位可不是小人物,太子是未来的皇帝,朝中有无数大臣支持太子,让他去处理陇西郡是最好的。
  
  各地官员,包括种种事情,太子都能妥善处理,没有人敢不给太子面子,他登场所有官员必须要认真处理。
  
  而且朝中大臣们,也会在暗中疯狂支持太子,因为他们是希望太子继承大统,成为皇帝。
  
  所以这件事情,他们必须要竭尽全力,之前是尽责即可,现在就是竭尽全力了。
  
  尤其是把秦王,魏王,所有皇子全部拉下水,大家都想争,那么就能产生内卷。
  
  一但产生内卷,积极性得到提高,受益的就是百姓。
  
  顾锦年是站在解决事情这个角度去思考。
  
  其他的事情,他都不管。
  
  不得不说,这里面有一定心学的成分,这段时间研究心学,故而有些感悟,如今拿出来用,还真是有不错的成效。
  
  “陛下下旨,皇室赈灾,控制言论,稳定局势。”
  
  “此计乃为上策也。”
  
  杨开的声音响起,他明白顾锦年的想法,从而忍不住赞叹。
  
  “那江中郡呢?”
  
  有官员开口,询问顾锦年,三郡之地都有人去,江中郡这个难题谁来负责?
  
  “本侯亲自去。”
  
  顾锦年出声,给予回答,江中郡才是最大的麻烦,但他会亲自前往江中郡,定下民心。
  
  “侯爷有什么办法吗?”
  
  “江中郡大旱,必然会引起百姓恐慌,只怕就算是侯爷亲自去了,也难以安定百姓啊。”
  
  有官员出声,看向顾锦年说道。
  
  这话没有半点挑刺,因为没事的时候,百姓可以喊你一声侯爷,可以尊称你一句后世之圣。
  
  可问题是,大旱年间,所有庄稼毁于一旦,有存粮的还好说一点,最起码扛一个季度还是没问题。
  
  不至于绝望。
  
  没有存粮的怎么办?
  
  这个时候,随便来个人散播谣言,那就完了。
  
  一但谣言散播出去,到时候就是民心惶惶啊,别说什么刑部和兵部去抓人。
  
  抓的完吗?
  
  抓不完的。
  
  江中郡这个难题,只怕难以解决。
  
  “开放粮产,赈灾救民,户部集粮资,其余的本侯有办法解决。”
  
  顾锦年出声。
  
  他如此说道。
  
  真龙稻穗的事情,他不可能跟所有人说,等朝会结束后,自己会跟永盛大帝说。
  
  只不过,顾锦年如此的回答,并不让人满意。
  
  不少人略微皱眉,毕竟顾锦年说的不清不楚。
  
  仅凭这个就让众人相信顾锦年,这不可能。
  
  “侯爷,并非是下官不相信侯爷,而是赈灾之事,牵扯太大,其他的不说,如若开仓放粮,集资粮米,就是天文数字。”
  
  “别的不说,大夏国库目前的余银,外加上各地官府的存粮,只够江中郡所有百姓三年。”
  
  “若仅仅只是江中郡一郡受灾那还好说,这陇西郡,东林郡,南越郡,这三处地方也需要大量赈灾。”
  
  “外加上这样抽走粮食,只怕更会引起各地百姓恐慌。”
  
  “百姓募捐倒是可以,但百姓捐赠再多,也不可能把自身家当捐出来,此事侯爷是否有些欠缺考虑?”
  
  对方出声,如此说道。
  
  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大夏存粮不多,外加上还要运输,运输成本才是最恐怖的,总不可能动用龙舟吧?
  
  真动用龙舟的话,数量也不够。
  
  至于集粮募捐,这只是杯水车薪。
  
  主要麻烦还是因为,灾难一起出现,哪怕一个一个出现,都比一口气出现要好。
  
  各地都需要赈灾粮,而且其他几个地方更需要粮食,最起码江中郡只是大旱,庄稼毁了,去年年底的时候,至少收割了一波。
  
  不至于说立刻饿死。
  
  陇西郡这几个地方,发生了如此恐怖的天灾,是真的没有粮食。
  
  若是集中粮食到江中郡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无需太多粮食。”
  
  “只需要七天的口粮。”
  
  “运输至江中郡,其他的事情,本侯可以妥善处理。”
  
  “至于怎么处理,如何平定,本侯自有妙计。”
  
  顾锦年出声,他显得无比自信,七日口粮,内定下江中郡之难。
  
  此言一出。
  
  满堂瞬间大惊。
  
  所有人都惊愕的看向顾锦年,有人眼神古怪,有人眼神震撼。
  
  江中郡是最大的麻烦。
  
  也正是因为江中郡的大旱,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隐患,随时会爆炸的隐患,一但这个隐患炸了,就会影响到其他灾地。
  
  但同样的,江中郡也是最好解决的灾情。
  
  只要能让庄稼起死回生亦或者给百姓们半年的口粮,那么江中郡就能安然无事。
  
  然而,这几乎不可能。
  
  别的灾区可不会答应,于情不行,于理也不行。
  
  现在顾锦年说,只需要七天口粮,就可以解决这个天大的麻烦,众人自然是震惊啊。
  
  震惊之后,就是不信,完全不信。
  
  “愿侯爷能道出良策,此事涉及到大夏命运,侯爷说的不清不楚,老夫实在是不敢苟同。”
  
  “老夫也有良策一计。”
  
  此时此刻,李善的声音再度响起。
  
  他要求顾锦年说出良策是什么,不然的话,凭借顾锦年一张嘴,谁敢相信?
  
  江中郡,足足有一万又四千万人口啊,这是何等概念?
  
  大夏人口最多的郡地。
  
  占据大夏十分之一的人口,如若江中郡乱了,那大夏王朝离灭国就接近了。
  
  当然也正是因为江中郡人口极多,所以耕地极多,大部分百姓都是靠种地为生。
  
  所以出现大旱之事,才会如此棘手,要换做江南之地,其实还真没这么大的问题。
  
  毕竟江南地区,虽然也是农耕为主,但商贸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影帝的野蛮娇妻 三寸人间 赘婿当道 穿成农门恶婆婆 叶清心启 况天长游 仙路剑尊 狂武战帝 罗浮 嫡女仙途